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一游


递交的帖子,没被退回来,也不知道是接受还是不接受。王俊凯有些心焦,王大陆倒是颇为淡定。

次日下午,王大陆直接带着王俊凯上了魔教。

“大陆师兄,我们这样不会被轰出来吗?”王俊凯担忧道。

“安心,我们都已经交了帖子,没被拒收,就代表同意。”王大陆道。

“这……”王俊凯无法反驳。

不出所料被拦了下来,“什么人?”

“在下苍山派王大陆请求见教主一面。”王大陆刻意用上几分内力,足以让里面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让他们进来。”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王大陆和王俊凯都能听出是当时大闹婚宴的红衣男子。

“是!”

两位衣着暴露的姑娘微微欠身在前带路,每走一步,身上的铃铛就会作响。听着并不悦耳,王大陆皱眉,王俊凯觉着不过是普通的铃铛声。

一条不算长的路,总是在绕圈,王俊凯实在忍不住出声道:“这条路我们刚走过了。”

姑娘一惊,脸上仍保持着笑,“果然是年纪小,沉不住气,很快就到了。”

铃铛声消失,脚步变快,不超过一炷香就到了。推开门,让王大陆王俊凯进去,站在外面候着。

“苍山派王大陆。”

“苍山派王俊凯。”

红衣男子头枕在椅背,躺在椅子上,背卡在把手上,漫不经心道:“不知苍山派前来所为何事?”

王大陆道:“受武林盟主的委托,前来询问一件事。”

“哦?什么事?”

“全国都散布着一条谣言,威胁到了李盟主日常生活,且连累其子及女眷,还望魔教还于清白。”

“什么谣言?”

“李盟主拥有珍宝岛藏宝图一张。”

“他的确有,我未曾诬陷他。”一跃而起,到王大陆面前,赤裸着双脚,绕着他,轻声道,“这位少侠为何相信李盟主,而不是我呢?你怎知他说的不是真相?”

“不少人受谣言蛊惑,纷纷潜入李家,却没找到藏宝图。”

“难道不是李祥杰藏得极深,所以才没有偷到。”

“李盟主若是有,早就公之于众。”

“那是因为他想要独吞这笔宝藏。”

“白珂,李盟主的媳妇传言她能记住藏宝图,为何人们依旧想要找寻藏宝图,掳她不就好了?”

“她既是李祥杰其子之妇,就是亲属,帮亲不帮理,极有可能造假。”

“你口口声声说他有宝藏,何来的证据?”

“你字字句句指责我骗人,又是何来的证据!”

两人互不相让,针锋相对。

先前的你来我往,王俊凯找不到机会出声相劝。眼下是最好的机会,“这么说下去也不是个结果,不知谁能拿出更有利的证据?”

王大陆瞪了王俊凯一眼,他们本就是替李祥杰出面,哪里了解那么多弯弯绕绕。

红衣男子冷哼一声,“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可你,不过是苍山派的一名弟子,对李祥杰知道得不多。传出去,就变成我魔教仗势欺人。”

王大陆道:“若是你能给我说服我,二话不说,现在就离开,并且誓不插手此事。”

红衣男子表情古怪,“话不要说得太早,当日,我可说过苍山派和这藏宝图也有瓜葛。倒是你是管还是不管?”

王大陆退后一步,“这些的前提是你有证据。”

红衣男子仰天长笑,“你们苍山派的人当真有意思。”

目光流转,王俊凯能感觉到他刚才看了自己一眼。

王大陆道:“可否现在让我等一看证据?”

红衣男子突然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王大陆道:“文岚,魔教右护法。”

王俊凯的惊讶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的身份,而是王大陆怎么知道的。

“你知道我拿不出证据,和你一样,我受制于教主的命令。”文岚又道,“这一局我们平了。”

“李盟主已广发请帖,邀中原武林一聚,共同商讨藏宝图一事,不如右护法一同出席?” 

“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聚在一起,光这个就让我厌恶不已,没有必要前去。”

“正是这样的人聚在一起,魔教的谣言才会止于此。”

“你无须用激将法,我不会去的。我说了,受制于教主的命令。”

“不知教主的命令是?”

“冷眼旁观,自会大乱。”

“在下领教。”

“既然所问之事互相不能证明,我也帮不了什么忙。这一次放你们进来,下一次……”文岚略有停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下一次可不一定了。”

待文岚离去后,王大陆和王俊凯就被送出魔教。一路上,总是有怪异的眼神和闲言碎语向自己投来。明明是并排走,王俊凯就是知道他们讨论的对象是自己。“大陆师兄,我们就这么走了?”

“要不然呢?你刚刚也看到了,我根本说不过那个文岚。”王大陆又道,“不过他所说的确言之有理。况且昊然他们也都觉得李祥杰有问题。”

王俊凯若有所思。

王大陆控诉道:“你刚才也不帮我。”

提到这个,王俊凯就生气,“我怎么帮你,我想讲话的就被你一把推开。”

王大陆挠了挠头,“有吗?”

王俊凯坚定道:“有。”

“委屈你一下。刚才实在是太着急了。”

“没事,这个魔教和我想得一点都不太一样。”

“哼,带路的女子身上的铃铛是摄魂铃,靡靡之音,你年纪小可能没感觉。文岚的武功高强,别看他的姿势妖娆,实则是为了平衡那个椅子。路上的植物大多都是有毒的,我认出来的有纳彩籽,服用之后就会七窍流血;空尘桔,结出的果实像桔子,吃完身体麻痹。”

王俊凯现在想来,一阵后怕,“大陆师兄,你知道得还挺多。”

“这个都是一山教我们的,他还给我们准备了相应解药和延缓毒性的药。”王大陆把药瓶收起来,“现在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回扬州。”

“这么赶?”

“要不然就赶不上除夕了。”王大陆挤眉弄眼,“不想和马思远过年?”

“大陆师兄!”王俊凯恼羞成怒。

“好,我不说了。”


董子健收到王大陆的来信,“意料之中,毫无收获,不过大陆和小凯能进魔教,也算能给李祥杰一个交代。”

“这个才叫正常。”刘昊然接过信,匆匆扫了两眼,“大陆讲得不多,等他回来,再好好问问。”

“嗯,看得出来。”董子健摊手道。信上的字迹都快飞起来了。

“是他的风格。”刘昊然又道,“先好好安生过一个年吧。”


除夕当天,王大陆和王俊凯终于到达扬州城。两人风尘仆仆,倒头就睡,到了傍晚,精神抖擞。

年夜饭是由李府提供的,地道的扬州菜,分成三等分,一道一道上,即便在庭院里吃,菜也不会凉,影响口感。

王大陆问道:“一山呢?”

刘昊然道:“他和齐三石回家过年了。”

王大陆讶异道:“什么?”

董子健道:“是啊。谁让一山今年想回家过年,就只能找齐三石帮忙呗。”

王大陆讶异道:“一山不会比你们两个还要早结婚吧?”

董子健被王大陆的话吓得呛了一下,“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多?”

王大陆道:“张一山年年不敢回家,不就是怕被催婚。带了齐三石,伯母不还得赶紧把人留下。”

刘昊然道:“你有空关心一山,不如先关心关心你。”

王大陆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董子健道:“小凯都知道要带着马思远出去逛庙会,你再看看你,沦落到和我俩一起吃年夜饭。”

王大陆反驳道:“本朝哪条律例说了二十六岁就得结婚。”

刘昊然道:“没违反。”

董子健道:“没说过。”

“那不就得了。”王大陆描述了在魔教的情形,“我怀疑他们等的就是这场集会。”

“李祥杰推三阻四,帖子还是我们发的,难不成魔教教主早有预料?”董子健皱眉道,“不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如果没有我们,继续施加压力,李祥杰只能求助。但是在婚宴上,文岚提到了苍山派,估计就是想逐一攻破。而李祥杰也是为此,急匆匆地找我们寻求帮助。”刘昊然道。

“还以为有所突破,每一步都踩在魔教下的圈套里,真是不爽。”董子健道。

“既然魔教矛头对准的是李祥杰,我们不妨低调,暗中观察,寻求反击的机会。”王大陆道。

“马上就是大会,我们的确得低调,否则影响了苍山派的中立就不好了。”刘昊然道。

“魔教看重的是这一点!”董子健激动道,“在逼迫苍山做决断,是和魔教一起,还是与正派为伍。”

“这对魔教有什么好处?”王大陆问道。

“……可能是藏宝图?”董子健试探道。

“如果是藏宝图,有必要这么大费周折吗?”王大陆道。

“唉。”三人长叹,百思不得其解。



第三十游

第三十二游

评论 ( 1 )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