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一枝花

 

孙哲平打开门,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张佳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把明天的工作提早做掉,这样就能在荣耀酒吧待上一整天,高不高兴?”果不其然,张佳乐如同一只猫,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他的话爱理不理。

“了不起。”张佳乐敷衍道,“你别挡着我看电视。”

孙哲平不和张佳乐计较,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不一会儿,张佳乐就自己缠上来了,一下子空出一大半的沙发。

“你不是说你要替苏沐橙的班?”孙哲平问道。

“是啊。”张佳乐猛地坐起来,“苏沐橙和叶修换了班,叶修不归在排表里,然后老板娘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给我放了一天假。”

“那不是挺好。”

“你跟老板娘达成什么协议了?”

“没有。”

“不可能。老板娘是大方和财迷的纠结矛盾体。你肯定给她什么好处了!”

“当然没有。可能是想和我搞好关系,将来孙氏的活动继续放在荣耀酒吧举办。”

张佳乐疑虑半消,“的确有可能。”

“别胡思乱想。”

“你今天和喻文州说了没有?他什么反应?”张佳乐问道。

“能有什么反应,他只当普通应酬。”

张佳乐眼光发亮,“迫不及待想看到黄少天的表情。”

“你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

“担心我做什么?”

“喻文州的个性我比较了解,估计和我做交易的时候,把你搭进去。而你的好朋友黄少天……应该和你有相同的想法。”

“相同的想法……”张佳乐起先没明白,黄少天的想法,我的想法。恍然大悟,黄少天撺掇着自己和孙哲平,而自己也想着让黄少天和喻文州见面。“但是我们在一起了,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碰上喻文州,他肯定比我心烦意乱。”

“他们俩的事情,我们无从评判,就让他们自己掺和去吧。”

“也是,我瞎操那么多心做什么。”

“你最近要忙的事有:一,和孙哲平公开关系。二,把员工宿舍的东西都搬到家里。”

“你怎么老惦记这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可以暂缓,毕竟我要重新追你一次。但是第二件事情挺容易就办的吧。”

“不啊,第二件事和第一件事连在一起的?”

“什么?”

“是啊,搬家这件事情就证明你把我追到,然后两个人幸福快乐的同居啊。”

“我们现在不幸福快乐?”

“额,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些杂物,放那儿先堆一下。”

“家里的空间很大,足够你堆东西,很多地方都是空的。”

“我当然知道,这家装修的时候,还是我盯着的。你看看你,除了挑家具的时候在场,别的时候都不知道跑哪里忙去了。”

这回换孙哲平理亏。

“好了,洗澡睡觉。啊,这个按摩浴缸也是我挑的。”

“知道了,都是您的功劳。”

又被张佳乐糊弄过去了。

 

两人特意错开时间,张佳乐和往常一样的时间上班。一到员工休息室换衣服的时候,黄少天一把揽住张佳乐,“你昨天还好吧?有没有出什么事?”

张佳乐不明,“我挺好啊。”

“哦?”黄少天抑扬顿挫,张佳乐预感不妙,“昨天员工宿舍停电,你过得好?陈果特意让大家晚点来,早上补个觉。没有空调,难道不觉得热吗?快速速招来,你昨天在哪儿!”

张佳乐心想,这还需要他回答,很明显黄少天已经猜到了。

“嘿嘿,分享一下,你昨天过得怎么样?”黄少天一脸坏笑,“孙哲平的房子是不是很大?你们两个纯盖棉被聊天?”

张佳乐充耳不闻,奈何黄少天一直跟在身旁,碎碎念,“不要害羞。填补一下广大群众的好奇心。要不然我就告诉其他人你昨天不在员工宿舍。”

张佳乐出声阻止:“昨晚就是普通地住在他家一晚而已。”

黄少天只是诈一下张佳乐,“到底怎么回事?”

张佳乐含糊道:“因为一些不能说的理由,我去了孙哲平的家,然后因为天太晚了,就待在了他家。就说这么简单,别发散你的思维!”

黄少天吐槽道:“不能说的理由。光这六个字,就足够浮想翩翩好吗?天太晚就住下了,你是小学生吗,妈妈不放心你回家!这明显就是有预谋的,把你骗过去,真实目的就是让你住下。”

张佳乐敷衍道:“是是是。”

黄少天道:“你这个态度不对啊。”

张佳乐猛地回过头,“我们能不谈这事了吗?我睡也没睡好,还这么早来上班,可怜可怜我吧。”

黄少天唱道:“唉,知道太多是我的错吗?明明我天资聪颖,无奈遭人妒忌。真的好想分享给其他人这个秘密。”

张佳乐真的很想对着黄少天说:“喻文州下周要来了。”就冲他这样,张佳乐无数次都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黄少天跑回来,“张佳乐!”

张佳乐不耐烦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黄少天道:“孙哲平来了。”

“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张佳乐又道,“等我换完衣服就出去。”

“你一个人没问题?”

“谁怕他?”

张佳乐气势汹汹地出去,小声道:“你来得也太早了吧。”

孙哲平问道:“有吗?现在不是营业时间吗?”

“是啊。”

“那我为什么不能来?”

“唉,今天差点就被发现了。昨天宿舍停电,老板娘推迟上班时间。”

孙哲平皱眉道:“你想会员工宿舍住?”

“没有。我只是提醒你一下。”

“好。”孙哲平把身边的玫瑰花递给了张佳乐。

“这,这什么?”张佳乐一愣。

“追人得送花,老板说买满一百枝打折,我就买了一百枝。”

“我这放哪儿啊?”

“到时候带回家不就行了。”

张佳乐刚拿起玫瑰花,准备放到休息室,陆陆续续地到来,每个人在看到一大束玫瑰花之后,都要发表一下感叹。

“哟,玫瑰花,谁的啊?”

“果然是孙总大手笔。”

“一、二、三……整整一百枝啊!”

“谁查查一百枝花语是什么?”

“百分之百的爱。”

“哦~”

整齐的声音让张佳乐招架不住,拿花挡脸。都怪孙哲平,送花就算了,还要送那么大束!

 

孙哲平几乎每天出现,风雨无阻,都会带花,有时玫瑰,有时百合,总是在变。每个走进荣耀酒吧的人都觉得能闻到似有似无的花香。张佳乐也被嘲得习惯了,我自岿然不动。

不过,喻文州没能习惯总是迟到早退的孙哲平。一旦他离开,所有事情都由自己做主,也不知道是否该庆幸孙哲平对自己的信任。

对于孙哲平这种天天去荣耀酒吧待着的行为,喻文州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提出反对的人,“孙总,这么多天不见,我都以为这个公司是我的了。”

“你有能力,也干得不错,会给你加工资的。”孙哲平充耳不闻。

“我要休假。”和孙哲平混久了,喻文州偶尔也学会了单刀直入,毕竟孙哲平的领会能力欠佳,怕听不懂。当然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作听不懂,有待商讨。

“可以,再过段时间。”孙哲平点头答应。下周五,喻文州一去荣耀酒吧,估计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

“嗯?你想做什么?”孙哲平太爽快,让喻文州心有余虑。

“因为这段时间事情我要处理的比较多,所以需要靠你在公司坐镇。这个月结束,我给你休假。”张佳乐上次追了自己约有八个月的时间,孙哲平不敢保证自己是否得先满足这时间标准。反正他都和张佳乐在一起四年了,还是得照顾到下属的心情。

“好吧。”喻文州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离一个月结束,也就两个星期不到。到时候如果孙哲平再不给自己休假,就学他样,潇洒地离开。

孙哲平再三保证,肯定会放假,还是带薪休假。喻文州可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到时候算上自己知瞒不报,这个让步就有点大了。

 

 

第十枝花

第十二枝花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