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枝花

 

万事开头难。

下定了决心,就要付诸于行动。

主动追求,这四个字,主动不成问题,追求就让张佳乐苦恼不已。

性取向的特殊,张佳乐从未追求过人的经验,倒是被人追的次数挺多。大多都是递个情书,每日桌上都会出现新鲜出炉的早餐,这种学生时代的把戏套用在孙哲平身上似乎不太适合。说实话,连孙哲平人在那儿他都不知道,怎么送情书,怎么送一日三餐。而且经过今天这一见面,孙哲平他该不会换电话号码?

张佳乐心如死灰,但让他现在立即打电话给孙哲平验个真假是绝对不肯的。都把话说成那个地步,孙哲平还愿意理他吗?想了想,张佳乐还是主动打电话给了孙哲平。

又一次接通了。

“乐乐?”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佳乐脑海中有一根弦断了,不知说什么才好,良久的沉默,“叫什么乐乐,我和你没那么熟,叫全名。”

:张佳乐。”孙哲平从善如流道。

张佳乐点点头,还好隔着电话,孙哲平看不到自己愚蠢的举动,“诶。”

似是一声轻笑,“怎么还想着给我这个胆小鬼打电话。”

“那你怎么还接我这个想要做你男朋友的电话。”张佳乐反驳道。

“我好像还没同意。”孙哲平道。

“我这不是还……还在努力吗?”张佳乐扭捏道。

“是吗?把我扔在咖啡店里,当着其他顾客的面吼我,你这追人的方式真特别。”孙哲平笑道。

“我第一次追人,还不熟练。”张佳乐破罐子破摔道,“之后肯定就好了。”

“原来是这样啊。”孙哲平故意拖长音。

“那当然了!你等着瞧吧!”张佳乐被激发起斗志,决定现在就写情书给孙哲平。

“好,我拭目以待。”孙哲平道。

“我一定会让你做我男朋友的!”张佳乐当即挂了电话。

摊开纸,拿起笔,写下致孙哲平四个字之后,就不知道写什么,张佳乐懊恼地趴在桌上。

 

“我现在还记得你给我写的第一封情书。”孙哲平道。

“你不会还保留着吧?”张佳乐惊讶道。

“那当然,你写的每一封我都留着。”孙哲平又道,“就在家里。”

“简直就是黑历史,求不提。”张佳乐用手捂着耳朵,如果现在地上有一条缝,他一定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当时收到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情书。”孙哲平哭笑不得。没有酸词歪诗,内容朴实无华,连一句我爱你也没有。通篇痛斥他这个人。说他胆小鬼,说他亲了张佳乐还不做出补偿,说他要负责任。结尾来了一句做我男朋友,我就原谅你。

“还不是那时候你在电话里气我!”张佳乐被孙哲平一提想起来了。因为是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张佳乐特别谨慎,上网搜了内容,特意买了好看的信纸和信封,练了好几天的字,才敢动笔。写了两三句话,觉得不是他的风格。网上说,让人感觉到真挚的文字都是用心写的。张佳乐一想到孙哲平,就想到那天咖啡店里和电话里说的话,越想火气越大,不知不觉就写成那样了。看了看,感觉不对,就别扭地加了一句话,做我男朋友,我就原谅你。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反正孙哲平都把这些情书留下来了,有空翻阅翻阅,着实有几分乐趣,“你再激动下去,菜都凉了。”

张佳乐被孙哲平喂了一口菜,没法说话,所幸是放在保温盒里,没有先前那么热乎了。抓紧吃,虽说有微波炉,这口感就会打折。张佳乐擦了擦嘴角,“你下午还有什么事?”

“得开一个会。”孙哲平道。

“那要不我先走了。”张佳乐边收拾桌上的东西边说道。

“我开完会,就没事了,到时候我再送你回荣耀酒吧。”

“你一送我不就暴露了我偷溜出来的事实,我就是来送个饭。”

孙哲平还想挽留,门突然被敲响,“请进。”

“我应该没有打扰什么,只是有份文件要孙总签名。”喻文州笑道。

“没有。”孙哲平咬牙切齿,快速扫过,在末尾签上字。

“容我提醒,还有半小时就要开会,需要我把会议推后吗?”喻文州问道。

“什么时候助理的活也需要你这个副总来做了?”孙哲平讽刺道。

“没办法,谁让现在没人敢进这间办公室。”喻文州道。

“我现在就走了,别送我啊。”张佳乐趁机离开,喻文州每说一句话深意十足,不适合他这种人待在里面。

“乐乐,你慢点走,注意安全。”孙哲平喊道。张佳乐已经乘电梯下了楼。

“看来会议能准时开始了。”喻文州道。

“下周上午十点和楼总在荣耀酒吧谈生意。”孙哲平道。

“荣耀酒吧。”喻文州默念了一遍,“我记得这个酒吧的生意很好,不需要你这样为他们提供销售额。难不成因为张佳乐,还以为主动送饭,关系不错。”

“随你,你要是不愿去,我就和楼冠宁说换地方。”孙哲平知道喻文州是个能保密的人,但是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还不如让他觉得自己正在追求张佳乐。

“我觉得挺好。荣耀酒吧应该很对楼总的胃口。”喻文州道。

能让喻文州不再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方法就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孙哲平也是做了一件好事。旧情人久别重逢,多么美好的一个画面。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就跟戴了一张面具的喻文州,不知道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孙哲平还有个小私心,学喻文州怎么追回黄少天。

 

张佳乐是从后门进的荣耀酒吧,没想到再员工休息室碰上了方锐,“张佳乐,你怎么在这儿?”

张佳乐先是吓了一跳,收拾好脸部表情,解释道:“我今天和苏沐橙换班,中午的时候回了一趟家。”

“原来是这样。黄少天今天救急之后,也回去了,你没碰上他吗?”

黄少天和张佳乐是邻居,大家都知道,方锐只是随口一问,张佳乐顿时心一慌,“没啊。”

“没就没呗。你紧张什么。”方锐关上了储物柜的门,“我下班了,明天见。”

“明天见。”张佳乐摆了摆手,还好方锐没看到他手里的保温盒。从荣耀酒吧打包饭菜常有,谁让王杰希那一双巧手做什么都好吃,但是保温盒里放了两双筷子就不对了。

“诶,张佳乐你怎么回来了?”肖时钦道。

吓得张佳乐手一抖,“我和苏沐橙换了班,她不是晚班。”

“孙总一走,你就消失,老板娘以为你被拐跑了。而且后来苏沐橙又和叶修换了班,叶修把荣耀酒吧当家。就干脆放了你一天假。”肖时钦解释道。

听到前半句,张佳乐脸有些发烫,是他自动走的,“那今天下午的时候怎么办?”

“今天人不多,大家都应付得过来。”

“哦,那就好。我过会儿还是和老板娘说一声吧。”

“也行。”肖时钦换了件衣服,就出去了。

张佳乐刚准备洗保温盒,周泽楷进来了。今天怎么了,大家都往休息室跑。好在周泽楷的话不多,张佳乐松了一口气。果然,周泽楷和张佳乐打完招呼,进来拿样东西就走了。

张佳乐想了想,还是把保温盒带回去洗吧。

一出门,就碰到了陈果。

“老板娘!”

“哟,你这是去哪儿了?大家可担心了。”

张佳乐苦笑了两声,只是好奇他和孙哲平发生了什么,和担心根本搭不上边。“我今天无辜缺勤,明天会补上的。”

“没事没事,你这属于特殊情况,可以理解。”陈果道,“我们酒吧不差你一个,额,不是,你来荣耀酒吧这么久,偶尔缺个勤也不要紧。”

张佳乐还想解释,就被陈果的善解人意堵回去了,“我们都懂的,说起来还要感谢你。你缺勤不要紧,全勤奖肯定是不能给你发,工资照给。”

陈果略带慈祥,眼里的母性,张佳乐太眼熟了,不知道陈果想到了什么,他是肯定不会想知道的。那他现在该做什么?

张佳乐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保温盒,还是先毁尸灭迹吧。

 


第九枝花

第十一枝花

评论
热度 ( 2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