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游

 

一回生,两回熟。

刘昊然董子健从空中走,越过护卫的头顶,进入李祥杰的书房。轻轻地推开大门,手持一根蜡烛,仔细翻找,看看有没有请帖的影子。

董子健快速地翻阅李祥杰桌上的公文,用手拂过字迹,记在脑海中,又倒了一层淡紫色的粉末,把纸盖在上面。合上,再打开时,字完整地印在另一张纸上。刘昊然把东西都归整,恢复到来之前的样子。两人一同从后窗逃出,恰逢护卫换班,没有人,小心翼翼地离开。

一切太过顺利,导致刘昊然董子健有些难以置信。

“一山,你怎么在这儿?”刘昊然惊讶道。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有点警惕心。”张一山劝道。

“不对啊,我们没和你说过我们要去夜探。”董子健道。

“我可是你们师兄,怎么会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张一山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董子健凑近一看,瞪大着双眼,“请帖!”

“没错,货真价实的请帖。”张一山任由董子健拿走,“是不是觉得我这一刻特别厉害!”

董子健一一比对拓印下来的纸和请帖,的确是真的,“你怎么得到的?”

“我是谁啊?金玉山庄的少主,说家里人想要,李祥杰就双手奉上了。”张一山道。

“金玉山庄只是商贾,和武毫无关系。”董子健道。

“是啊,但是人人都得用钱。”张一山又道,“武林盟主这个头衔听着厉害,每年花出去的钱可不少。就不说各大门派的年礼,新秀榜的奖品,每月肯定有自己的开销。要养这一个府邸,一年上万两没有,起码上千两。再加上杂七杂八的费用,入不敷出。能盈利的就没几个。当然了,像李祥杰这种,让儿子讨一个有钱的娘子,也是正常。”

刘昊然问道:“你给他开了什么好处?” 

张一山道:“没有。白条一张。”

董子健道:“金玉山庄的名声真是好用。” 

张一山道:“非也非也。光是这个名声,是套不到李祥杰这头狼的。还得用上家母对武颇有兴趣,考虑到儿子是武林中人,想见识见识。这种虚词一说,是真是假,李祥杰只能怪自己表现不够好,没能把钱骗到手而已。”

董子健道:“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样坑蒙拐骗一面。”

张一山虚心道:“哪有,只是耳濡目染,皮毛而已。”

“你这哪算是皮毛啊。”刘昊然又道,“对了,你们今天吃饭的时候聊了什么吗?”

“没聊什么。李祥杰看到我们,明显失落,他好像看到你们俩特别有安全感,莫名其妙。”张一山耸肩道。

董子健笑道:“一山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招人待见?”

“没人懂得欣赏我的美。”张一山隐瞒了李祥杰对齐三石的过分注意,“明早别发生和上次一样的状况了。”

“齐三石就懂的。”董子健挤眉弄眼,把张一山推出门外,“这个药膏能消肿。我知道和亲吻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一山还未来得及反驳,董子健就“砰”的一声关上门。张一山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有一道细小的缝隙,真是牙尖嘴利。

 

正如李祥杰所说,他经常不在李府。董子健抓紧时间模仿李祥杰的笔迹,完成了要寄出去的数量。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家都安安分分地待在扬州城,时不时出门逛一圈,不像是帮人解决问题,倒像是来度假的。

除夕就要到了。

张一山和齐三石提早四天就出发了,说是顾忌到齐三石的身体。其实刘昊然董子健都知道,张一山是想要在除夕之前赶到。到底是以假乱真,还本就是真,心里自有判断。

李府就剩下了刘昊然董子健马思远三人。虽不是自己家,却还是做起了过年的装饰品。马思远和刘昊然都沦为董子健的苦力,没办法谁让只有董子健会做。

相比之下,王大陆就没有那么悠闲。魔教位于中原的西南处,一年四季如春,格外潮湿,传说中的苗族蛊便是出自这里,导致外人不敢随随便便进入。这才传出民风彪悍的谣言。后来,魔教选择在这儿发展,这魔教的称呼更是甩不掉了。

王大陆原本能在三天内到澜城,一路上总感觉有人在跟着他,很快又消失不见。放心不下,特意绕了远路。结果在半路上收到了董子健的信,才知道是在他身后的是王俊凯。

王大陆背后一身冷汗,好在他的确是打算去魔教,不过这回要办的事就得更加隐秘。希望王俊凯没有发现他身边还有其他人。

敲了敲窗框,王大陆大声喊道,“小坏蛋,还不出来!”

一炷香过去了,没有人出现。

王大陆又喊道,“小——凯——快——出——来——”

一炷香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出现。

王大陆纳闷,照道理来说董子健不可能骗他。难不成王俊凯跟丢了?自从他习得轻功之后,隐蔽气息的功夫越发的好,让人难以感觉到他的位置。所以,王大陆起初才会以为是错觉。又因为出现的次数太多,王大陆也只能确定有人跟着他,而抓不到罪魁祸首。

王俊凯看着王大陆进了客栈,等他住了进去,又在屋顶上俯卧,听到里面的声响,确保短时间内不会离开。王俊凯才给自己开了一间房间,特意在走廊的另一头。终于不用风餐露宿的感觉真好。很多次王俊凯都想冲上去提醒王大陆,你走错路了,碍于自己是偷跑出来的,在是跟上去还是自己先到目的地之间徘徊。渐渐发现,王大陆还是会走到正确的路上,就不跟他了,直接到下一个地点等他。而现在都到了澜城,王俊凯终于可以歇口气,到时候给王大陆一个惊喜,全然不知董子健已经把消息透露给了王大陆。

这下换王大陆着急了,虽然看到信的时候,怒火中烧,但其实王俊凯也不小,都十八了,不能一直护着。能让他离开马思远一段时间,王大陆不知这是好还是坏。当务之急得先找到王俊凯。

王俊凯一觉醒来,已是申时,准备去找王大陆。一推开门,就是他的脸,王俊凯下意识地关上,这是错觉吧。王大陆眼疾手快把门撑开,“小凯,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哈哈,大陆师兄好,我也觉得挺巧。”王俊凯连忙把门打开,让王大陆进来。

“你知不知道你偷跑,大家都很担心你。明明知道这次事件是针对苍山,你还敢一个人乱跑!”王大陆怒道。

“下次不敢了。”王俊凯快速承认错误。

王大陆被王俊凯堵得没话说,“没有下次了。”

“是的,肯定没有下次了。”王俊凯诚恳道。

王大陆看着糟心,没忍住伸手拍了王俊凯的脑袋。

王俊凯完全没有想到王大陆会打他,太过惊愕,躲都没有躲,老老实实地接下了这一巴掌,“大陆师兄!”

“你怎么不躲呢?”王大陆还怪罪道。

“你不打我,我干什么要躲?”王俊凯喊道。

“算了算了,还没吃饭吧,走,带你去吃好吃的。”王大陆道。

“哼。”王俊凯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王大陆身后。

果不其然,就两碗面,还是葱油拌面。

王大陆一眼就看穿了王俊凯的嫌弃,“这不是还有两碗牛肉汤。”

“是啊。”王俊凯敷衍地笑笑。

“明天我们就要去魔教吃大餐,今天省点肚子。”

“什么?魔教同意见我们了?”王俊凯惊道。

“我已经递交了拜帖,明天再去看看。” 

“这不还没确定嘛。”王俊凯顿时垮下了脸。

“你要这样想,起码我交拜帖,他们没有拒绝。李祥杰派人的时候都被哄回来的。这样不就说明我们进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哦。”王俊凯冷漠道。

“实在不行,就打进去呗。”王大陆道。

“这不太好吧。”王俊凯皱眉。

“又什么不好的。”王大陆道。

王俊凯不语,从王大陆的牛肉汤里夹走一块牛肉,还是指望今天这顿吧。

“你碗里的还没吃完,就拿我的做什么!”

“大陆师兄刚刚还打我了,你说我回去的时候告诉一山师兄、昊然师兄和子健师兄,怎么样?”王大陆笑道。

“吃吃吃。随你吃。”王大陆又点了一碗牛肉汤,“够了吧?”

“荤的有点多,想吃点素的。”

王大陆点了炒三丝,“吃不完,就你付钱。”

“要是吃不饱呢?”

“那我就给你再加。”

“还要你付钱。”

“好。”

事实证明,不要小看十八岁,也不要小看二十六岁。王大陆吃了一大半,还要再加,最后也还是王大陆付的钱。

 


第二十九游

第三十一游

评论
热度 ( 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