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二十七游


夜探李府,本应是一件紧张刺激的事情,刘昊然董子健如同在逛自家后花园一般闲庭自若。二人的武功极高,虽刘昊然因年纪的问题还未登榜,但董子健已经在榜上蝉联四年,稳居第五。

这新秀榜年满二十者方能挑战榜上之人,没有年龄上限。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就是年年都有一到二十就迫不及待地与前辈对决的人,有失败的,也有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新秀榜有规定,超过十年连续在同一名次的会被撤榜,包括第一名。前辈霸占这个榜,没有新兴血液加入,实属无趣。若是十年都在同一名次,往往证明他的武艺到了极限。目前为止这个新秀榜还未曾出过十年都在第一名。

新秀榜一年一更新,举办时间一般在六月中旬,恰逢在武林盟主四年的改选之后。毕竟参赛的会有如少林的底蕴十足的门派,为了保证绝对公正,这裁判只能是武林盟主。这也是苍山派唯一参与到武林的一件事的原因。想要在武林享用安稳的位置,单单表明中立的立场是不够的,还得有强大的武力才能不受干扰。王大陆从第九到了第三,张一山在第二和第五之间徘徊,董子健最稳,一直在第五。今年该刘昊然去挑战了。

就董子健而言,这个新秀榜代表不了什么。他最擅长得还是机关,剑术第二,可在比武时,除了武器什么都不能带。董子健也不好意思说自己的武器不止一个,他身上的衣服鞋子看着普通,实则都是被他改过,说不上刀剑不入,却比一般的衣服坚韧。每每为了比武,董子健还不得不舍弃自己的扇子,改用刘昊然的剑。饶是如此,还是拿了第五,要是被人知道,定要说苍山之人虚伪做作。

刘昊然上榜只是时间问题,不说整个武林,就在这小小的李府,别说这群护卫,就是武林盟主,二人都能战胜。

月明星稀,刘昊然董子健手牵手,隐蔽呼吸声,脚步轻盈。子时刚过,看着李祥杰入卧室睡觉。安全起见,董子健从张一山那儿弄来助眠香,由陆易明亲手制作,能睡上足足四到五个时辰。

出人意料的是主院只有两个侍从和门口的四个护卫,不是李祥杰对自己足够自信,就是藏宝图不在这儿。天时地利人和,虽然很想一探究竟,还是得先找到李益白珂所在之地。

李祥杰没说谎的话,他们在勤正园。护卫站得严严实实,特别显眼。刘昊然董子健没把握同时躲过所有人的眼睛,也不好使用助眠想。两人爬上了一旁的香樟树,枝繁叶茂,巧妙地隐藏了他们,仔细窥视,可到了晚上,灯灭,仅靠月光,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人。刘昊然董子健只能暂时撤退,寻机会白天再来一趟。


张一山早早地等候,明知两人的武功不是问题,还是会担心,“怎么样?还顺利吗?”

刘昊然摇摇头。

张一山急了,“你说话呀,到底怎么了?”

“我们没有被人发现,到了勤正园,黑压压的都是人,根本进不去。在外面看也看不到。”董子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算是白跑一趟。”

“吓死我了。”张一山又坐回到椅子上,“安全回来就好。”

“放心,你给的香特好用,估计李祥杰能睡个安稳觉。不会像今天这样老早跑来找我们。”董子健笑道。

“他看他发现自己睡了一整晚,更加不放心。”刘昊然道,“有没有兴趣装鬼?”

“装什么鬼?”张一山迷茫道。

“李祥杰明显心里有鬼,我们扮鬼去吓吓他,指不定什么都说了。”刘昊然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

董子健还没有说完,刘昊然的这个想法得到了张一山的支持,“我看这个方法不错,整天猜来猜去,又不肯说实话。心虚的人往往最迷信了。”

“我也这么觉得,才想到这个方法。大晚上的,趁他半梦半醒的时候,”刘昊然双手在空中挥舞,低头,让头发盖过自己的脸,“这样吓不吓人?”

“不吓人!这样才吓人。”张一山学着刘昊然的样子,扯了个鬼脸,斗鸡眼,吐出舌头。

“这个好。这个不错。”刘昊然鼓掌。

“贵庚啊!”董子健各拍了张一山刘昊然的脑袋一下,“才刚来这儿两天,能不能不要这么急。”

“我急了吗?”刘昊然无辜道。

“没有啊。”张一山又道,“我急了吗?”

“完全没有。”刘昊然一本正经道。

“刘昊然!张一山!”董子健忍无可忍,喊道。

刘昊然秒变乖巧,委屈巴巴地眨着眼睛,“小——董——”

张一山有样学样,“子——健——”

“别。”董子健推开张一山的脸,双手使劲地搓刘昊然的脸颊,“下次还敢不敢了!”

“你这差别待遇有点明显。”张一山揉了揉自己的脸。

“我乐意。”董子健道,“现在冷静了?藏宝图一事牵连到苍山的起源,怎么可能好解决?就算我们的目的是还李祥杰一个真相,很明显这个背后有着巨大的阴谋,也是冲着苍山来的。没有线索的情况下,你指望一星期内搞定,对得起我们来的路程吗?”

刘昊然张一山不语,董子健又道,“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这年怎么过,再下个礼拜就是除夕。今年压岁钱准备给多少啊,一山?”

“照旧。”张一山道,“不过,我得回趟金玉山庄。”

“齐三石呢?”董子健问道。

“一同带着啊。到那个时候小凯肯定就回来了,让他盯着马思远。”张一山道。

张一山过了年就是二十六,还是孤身一人。从去年开始,张一山的娘就放话,不论男女一定要带一个,否则不许进家门。这个敏感的节点带齐三石回去……董子健和刘昊然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担忧。

“一山,到底有没有齐三石这个人都不一定,你就带他回金玉山庄?”刘昊然神色凝重。

“你们想哪儿去了?我们五个人,各有各的事,这不是帮你们分摊一下责任。”张一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掩饰道,“你们想哪儿去了。子健,你的信寄出去了没有?大陆什么时候能收到?”

董子健顺着张一山的话往下说:“我现在不知道大陆在哪儿,最慢后日也该到了。”

“我就是个老妈子的命,担心完你们,还要担心大陆小凯。唉,累啊。”张一山感叹道,“我就早早回去睡觉歇息去了,你们两个也是,别闹到太晚。”

张一山总是避开齐三石这个话题,刘昊然董子健根本找不出办法逼问,毕竟是师兄,宛若家人的存在。从一开始的坚定到现在模糊的态度,恐怕连张一山自己都不确定对齐三石抱有的是什么情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有心想要拉一把,可当事人明知前方有陷阱,却还要往里跳。

“今年过得是最凄惨的一个年了。”董子健道。

“不会,我有你了。只要有你陪我过,每年都很开心。”刘昊然握住董子健的手。

“对他们来说,也是这样吧。”董子健看着紧紧相握的两只手。

“即便将来会受伤,会难过,他们都不会后悔现在的决定。”刘昊然望着董子健,郑重道,“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独一无二的。”

“不知道是喝了多少的蜜,讲情话腻死人。”董子健靠在刘昊然的肩膀上。

“不是情话,看到你,自然而然就会说了。”刘昊然道。

“你看你,一定是困得不行了,都开始说胡话。”董子健故作淡定地把刘昊然拉起来,“赶紧上床睡觉去。”

“是。”刘昊然看着董子健费力地推着自己,到了床前,转身抱住他,往后一倒,“睡觉。”

“哎呀,脏不脏啊,刚蹲过树上的衣服。”董子健被刘昊然抱得死死的,挣脱不开。

“你什么时候还会在意这些啊。”刘昊然一个翻身,把被子裹在他和董子健身上,“不是说睡觉吗?现在就能睡了。”

董子健刚好枕着刘昊然的手臂,还以为他只是开玩笑,结果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呼吸声都变慢了,“昊然!刘昊然!”

叫唤了好几声,刘昊然都没有应答,董子健一慌,不是真的这么睡觉吧?穿着外衣,盖着不合适的被子,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窝在刘昊然的怀里,其实,也没那么拿过。

刘昊然低头道,“你再动下去,可就不能遵照一山的话,得闹很晚了。”

“我就知道你还没睡。”董子健满脸通红,半是羞的半是热的。

大晚上折腾了一番,终于刘昊然董子健躺进了温暖的被窝。原本董子健还想换一条被褥,被刘昊然“你没洗澡,人是不干净的,到时候盖干净的被子,不就白换了。”的言论,才收手。

相比之下,董子健才是那个困得不行的人。没多久,就睡着了。刘昊然盯着董子健的睡颜,他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还好早早把你绑在我身边。



第二十六游

第二十八游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