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六枝花

 

孙哲平很好地扮演了追求者的角色,发乎情,止乎礼,每天准时准点报道,手捧一束玫瑰,上下班接送,如同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

张佳乐是浑身上下不适应,在家里明明就穿着T恤大裤衩,为了谁出去倒垃圾都能吵个半天。孙哲平一出现,张佳乐的嫌弃人人都能感觉到。这个不喜欢孙哲平的张佳乐,堪比本色出演。

 

推开大门的瞬间会敲响挂在上面的铃铛,张佳乐听到铃铛声抬起头,“欢迎光临。”下一秒,笑容垮掉,“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孙哲平无辜地耸肩道。

张佳乐脸部不自然地抽动,“欢迎你。”说完,转身离开,真的好好笑,他快憋不住了。

孙哲平拉住张佳乐的手,一看他的表情就明白了,想要好好演戏,奈何另一个主角不配合,“你就让客人干等在这里吗?”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眼角的泪若隐若现,“跟我这边走。”

孙哲平在张佳乐耳边道:“有这么好笑吗?”

“噗嗤 ”张佳乐笑出了声,警觉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别的人,才说道,“这个差距挺大,你在公司也是这样?装,嗯,高大伟岸。”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一个什么形象。”孙哲平扶额道。

“高大伟岸啊。”张佳乐第二次说,十分顺溜,不带卡壳,“你不用去公司的吗?”

“有人欠了我一个人情,现在正在卖力工作。”考虑到张佳乐和黄少天的关系,孙哲平还是不打算把喻文州说出来。

“啧啧啧。”一瞬间,张佳乐心里有些不平衡,当初怎么就没空天天跑荣耀酒吧。

“今晚我有应酬,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孙哲平道。

“哦。”张佳乐冷漠道。

“又怎么了?”孙哲平问道。

“没怎么。别喝太多酒,喝酒前先吃点东西。”张佳乐收走了孙哲平手上的酒单,“大早上喝什么酒,喝牛奶。”

“好。”孙哲平只是好奇地看看,没真打算喝,倒是没料到张佳乐这么大反应。

 

荣耀酒吧的各位看到孙哲平的出现毫不意外,纷纷躲在一旁看热闹。白天的荣耀酒吧人并不多,空位多得是,像这样毫无遮挡的瞩目,肯定会被张佳乐发现。不过,荣耀酒吧的各位都是什么人,说不上希望天下大乱,也不是世界和平。说得好听是关心同事,说得直白就是人的劣根性,喜欢八卦。

“孙哲平又来了。今天两个人说话的时间有点久,看不出来张佳乐这是要被软化了?”黄少天一只手搭在吧台上,装作不经意地回头,是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方向,“你们说张佳乐还有多久会忍不住跑来找我们要援助?”

“我赌五分钟。”楚云秀双手抱臂,依靠着墙说道。

“我赌十分钟。”苏沐橙双手拿着托盘,庄重道。

“我赌三分钟。”方锐眯了眯眼睛,摸了摸下巴。

“我赌现在。”叶修披着外套,走了出来。

黄少天本来还想嘲笑一下叶修,但是转过头一看张佳乐真的往这边走过来。“卧槽!叶修你作弊!不算不算!”

张佳乐看到一小部分人围在一起就知道肯定是因为他,拍了一下桌,“你们是有多闲。牛奶呢?”

周泽楷把牛奶递给张佳乐,后者进了调酒台,翻箱倒柜找出了蜂蜜,往牛奶里倒了约一勺的蜂蜜,放进微波炉里转一分钟。

“你们都看着我干吗?”张佳乐奇怪道。

“这个牛奶,张佳乐你自己喝?”方锐问道。

“不是啊。”张佳乐道。

“你是给孙哲平喝。”楚云秀道。

“什么叫我给他喝,是他自己点的。”张佳乐眼神飘忽,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

“这种牛奶加蜂蜜的方法,好像只有你一个人会喝。”楚云秀道。

对,就是因为这个。自从和孙哲平住在一起后,张佳乐习惯给孙哲平这么喝牛奶,难不成要暴露了?

“孙哲平对你是真爱啊。这么奇怪的方式也能喝得下去。张佳乐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就从了孙哲平。”黄少天道。

张佳乐暗自放松,面上不显,“你的脑洞还能再大一点。”

微波炉“叮”的一下,拯救了张佳乐,拿出温热的牛奶,离开调酒台,“来来来,当心,烫。”

“你还真的给我喝牛奶?”孙哲平嘴上这么说着,还是一口气喝完了。

“补钙。”张佳乐道,“我工作去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拦下,“白天生意冷清,你忙什么?”

“我刚刚差点就暴露了,还是得离你远点。”张佳乐抽出自己的手,赶紧溜,“沐橙,帮我顶一下班。”

苏沐橙一愣,不知所措,然后又笑着对叶修道:“帮个忙!”

“成。”叶修走到孙哲平身边,坐了下来,“不介意吧?”

“你都已经坐下来了。”孙哲平道。

“你这追人的方式也没高明到那里去啊。没看到把人都吓跑了。”

“我很介意被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说我追人的方式有问题。”

叶修笑了笑,不置可否。

孙哲平没有张佳乐来得早,苏沐秋这个名字已然是传说。据说关系很好,现在宝贝的千机伞,就是他做的。戳人伤疤这事,孙哲平不屑于去做,换了个话题,“那个黄少天是怎么回事?”

叶修顺着孙哲平的视线,看到黄少天正在捏张佳乐的脸,拍了拍他的肩,道:“好朋友而已,别乱吃醋。”

孙哲平眼皮一抽,并不打算让叶修知道有一个叫喻文州的人正在找黄少天,不能打草惊蛇了,任由叶修想歪,“那就好。”

“的左手怎么样了?”叶修问道。

“还行吧,现在也不怎么用到这只手。”孙哲平看了一眼戴在左手的手表,“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修挥了挥手,手一顿,钱好像还没付!这时孙哲平已经不见了,对着肖时钦道:“孙哲平的账记在张佳乐上,一个月付一次账。”

“要和张佳乐前辈说一声吗?”肖时钦问道。

“先跟老板娘说,她同意就行。”叶修道。

 

“张佳乐?张佳乐!”黄少天今天没有表演,整个人有点闲,到处寻找着张佳乐。

“干嘛?”张佳乐被吵得头疼,他正在厨房帮王杰希准备食材。

“你怎么在这儿?不就因为孙哲平来了,有必要躲到这里来?”黄少天问道。

“今天没工作,跑来酒吧做什么?”张佳乐有苦说不成。他能说他躲得不是孙哲平,而是怕自己在前面会笑场。

“这不是关心你吗?孙哲平天天都来,担心你为情所困,做出失去理智的事。”黄少天一本正经道。

张佳乐叹气道,“比如?”

“比如……现在你就在厨房帮王杰希,你平常这时候应该在……员工宿舍和我打电动!”黄少天道。

“那是你,不是我。”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到底来找我干什么?”

“其实吧,孙哲平已经走了。”黄少天道。

“哦。”张佳乐道。

“但是呢,孙哲平没买单。”黄少天继续说道。

“关我什么事?”张佳乐无所谓,基本上他俩的花销从来都是各管各的。和家里有关的开销,比如买菜,就用的是家庭基金,从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工资里各拿出一部分。

“因为叶修自作主张的把孙哲平花的钱算在你头上。”黄少天幸灾乐祸道。

“这怎么可以?”作为一个正常人,张佳乐此时应该表现愤怒。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很少有这种可以包养孙哲平的感觉。每次出去不是孙氏的产业,就是和孙氏有关的产业,做什么都能便宜或者免单,让张佳乐想给孙哲平花钱都没地方使。

黄少天赶紧抓住张佳乐,语速加快,“你现在和叶修说也没用,而且孙哲平说他每天都会来。明天你亲自和孙哲平说不就好了。你觉得你说的过叶修吗?而且一旦跟钱有关,老板娘肯定会站在叶修身边,同意从你工资里扣。所以说啊,你还是和孙哲平谈谈。不过也不例外,孙哲平会故意点很贵的东西,让你天天去找他算账。”越说越觉得有道理,感觉自己十分聪明。

张佳乐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越算越开心,巴不得孙哲平点得贵的,他的工资可是很高的。“你安静点。”

“我安静,我闭嘴。那你说,我听着。”黄少天道。

“你想听什么?”张佳乐问完就后悔了。

“那就聊一聊你和孙哲平!”黄少天眼睛发亮,“我都和你说过我和喻文州了,等价交换。”

“那是我想听的吗?明明是你死死地扒住我的衣服,哭得衣服都湿了!”说起这件事情,张佳乐就来气,那件衣服可是和孙哲平情侣款,才穿了一天不到,就被毁了。从此以后,看到那件衣服就有心理阴影。

“说你啊,和我有什么关系。”黄少天装作什么不知道,“那个不是我,当时肯定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第五枝花

第七枝花

评论
热度 ( 2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