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清鑫】对立面(一发完)

※兄弟骨科

※程以清x程以鑫

※原著向

※有私设,有改动,有反转

※有虐!有虐!有虐!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阅读愉快(づ ̄ 3 ̄)づ

平庸、卓越。

乖巧、顽皮。

安静、活泼。

程以鑫、程以清。

 

我是程以鑫,早先出来了两三秒,就成了哥哥。而弟弟程以清,我们有着相似的面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

我,如同每个平凡的人,长相一般,成绩一般,运动一般,在人群中一抓一大把。对这样的生活我很满足,不被人注意,享受安静,享受孤独。父母忙于工作,在经济方面上给了太多,情感方面又太少。我们的事很少能让他们停下手头的工作,年年的家长会都不参加,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参加到一半人就走了。只要我们不闯祸,他们就觉得我们过得很好。

至于我的弟弟,程以清,堪称人生赢家的模板。不说话的时候,是天使。一开口,就是恶魔。仗着学习成绩好,时常逃课跑到我的学校来,引得女生尖叫连连,拍拍屁股走人,连累我一同招架热情的女生,还成了专属的邮递员。虽然程以清对这些女生嗤之以鼻,情书、礼物都让我在路上随便找一个垃圾桶扔了,不过我还是会拿回家,毕竟这是别人的一番心意。

因此,在家中,可能是因为父母那点所谓的面子,程以清总是被推出去炫耀,成为他们谈笑的资本。看着似乎他们更像是一家人。不过,我从不艳羡,我喜欢躲在程以清的身后,最好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和他不是兄弟的话,肯定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而现实是我们相处得很好,尽管他总是会给我带来麻烦。

最大的一次麻烦是我被校园一霸给霸凌了。起因,有个女生向程以清告白被拒绝,结果我被认成程以清,放学后在男厕所一顿暴打。出于哥哥的责任感,我没有说自己不是程以清,而是默默承受一切。好在过了一个星期,这个校园一霸又喜欢上了别的女生,这样的日子就停止了。

我依然爱我的弟弟。

 

人生总是戏剧性的,谁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不喜欢出风头的我,竟然成为了国内一线的明星。摇身一变,公众眼中近乎完美的人生范本:亲切随和低调敬业。圈内好友众多圈外粉丝无数,星途一帆风顺。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刚出道那几年过得并不如意,包括我的经纪人,简亓。八年前简亓发现了我,认为自己有成为明星的潜质。任谁在大马路上被人拦住,说要不要做明星,特别像骗子。而且这个骗子不吹嘘自己带过什么艺人,还说我是他转做经纪人这行带的第一个艺人。这不就更加像骗子了。

当时的我正在读大学,好奇地答应下来,想看看他会怎么骗我。然而,他不是骗子,我上了贼船。但是我不红,没有行程,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并没有影响读书。打算等合同一结束,我就做个上班族。

后来,简亓费了许多功夫,带着我跳到了深度发觉。好的经纪公司就是不一样,老板财大气粗,一堆资源任你挑,好在我还有些天赋,从一部由网上知名小说的男主校草一角,打响了头炮,一夜爆红。简亓想把我往影帝方面培养,等好的剧本同时不忘曝光率,参加综艺,拍广告,知名度上升。又因为一部警匪电影,演的是反派,却意外获得最佳男配,把演技好这一名号坐实了。

这才有了现在顺风顺水的日子。

做明星这行毫无隐私而言,我的家庭背景、曾经生活过的痕迹,赶行程时的飞机火车、甚至房子住址,外界,尤其是我的粉丝,可能了解得比我还要透彻。几年前随口一句话都能被记到现在,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好在父母家大业大,狗仔们都不敢爆料,被大家广为人知的资料都是父母授意的。没有什么比亲儿子做宣传来得便宜和有效。弟弟程以清曾经风靡万千少女的他,拍拍屁股,一人前往M国,帮助父母打理家族产业。

还记得当时走红的时候,粉丝都说他是本色演出。其实不然,他完全是照着程以清演的,阳光飒然,每根头发丝都透露着他的骄傲。又有什么值得不傲的呢?他完全有这个资本。随便学学,就是头几名。这个世界上没有难得到他的东西。

包括演戏。

有的时候,揣摩人物角色,我还会找他帮忙。小时候,他欺负我,我告状,他能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似乎一切都是我的错,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会有所怀疑。长大了,老师被他的脸骗,觉得好学生不会撒谎,一说病假,马上放人。现在,和别人谈生意,摆出无害,让人放松戒备,不知不觉心理价格就暴露出来。

如果说一开始进入娱乐圈,是因为好奇,被简亓拉进来,那么现在我是发自内心地喜欢演戏,体会不同人的生活,是我,程以鑫一个人做不到的。

 

这些年粉丝成倍地增长,黑粉少了,听到的夸奖多了,批评少了,居然还能收到恐吓信。我觉得新奇,和简亓分享了这个消息,“看看这封信写的什么?你不是程以鑫,你就只会假扮别人!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他是不是又把我和以清搞混了。”

“把这个给我,官方会发出声明,这段时间不要拿任何粉丝给的东西。”简亓神色凝重道。

“知道了。”我没有放在心上,把信上交,躺在椅子上补眠。

深度发觉的速度很快,机场的时候,收到的礼物全部都交由简亓,我也乐得轻松,平常的标准笑容不由得真诚了不少。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恐吓信改寄家里了,每周一封,内容大同小异。简亓一边向伍扬,深度发觉的创始人寻求帮助,一边给我找新家。

经历了两个月搬四次家,我觉得再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搬家了,还是能被找到,那样就失去了搬家的意义。我找到了我的发小,敖三,AZY特保公司现任董事长。

虽是发小,但是敖三和程以清的关系更好。他们视对方为知己,要我说,就是臭味相投,两个暴力分子。许多年后才知道为什么校园一霸不找我麻烦,多亏了这两位,单枪匹马把人摁在地上狠揍。来一次,揍一次。用多少力道打在我身上,就用双倍的力气换回去,这才换来我安稳的日子。

敖三原本看我有些不顺眼,觉得就会忍,该出手时就出手。后来,他也有了弟弟,敖炫炫,似乎懂了我的苦衷。现在关系倒是越来越融洽。

“大明星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和您想必,我可差得远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啊?”

“就喜欢你这直爽劲。”简要地把恐吓信一说,没想到敖三的反应这么大。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说?你还把我当兄弟吗?我明天就给你派特保。”

“三儿,真的没什么事,我现在不挺好的。”

“等真出事就完了,万一你出什么事,我怎么怎么给……以清交代。”

提到弟弟,我心里发慌,“我瞒着不让以清知道,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放心,我的嘴很严的。”

“当然相信你。”

挂了电话,心里总有些不安,想着要不给弟弟打给电话,现在M国是半夜,还是晚点儿再说吧。

 

门铃声突然响起,打开门一看,是他思思念念的程以清。

“哥。”

“以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和我说一声。”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程以清笑道。

“嘴这么甜,有女朋友了?”我心生嫉妒。

“有哥就够了。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知道你工作特殊,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家又不缺这么点钱,养得起你。”程以清絮絮叨叨。

“我挺喜欢这个行业的。”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看着程以清在厨房里忙碌。

“是吗?”程以清微笑,“因为,你想要变成我?”

“不是的!”我拼命解释,可程以清就是听不进去,这才发现他穿着高中时的校服,身上带血。

脑袋似乎要爆炸一样,剧烈疼痛,无力蹲下,感受到程以清冰凉的手心拂过头顶,嗡嗡作响。

倏地睁开双眼,原来是在做梦。刚松了口气,“咚咚咚”规律的敲门声,我有些分不清到底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慢悠悠地打开门,是一个高大的陌生男人。

“您好程先生,我是AZY公司一级特保,达西。三哥派我来保护您。”

“你进来吧,随便坐。”一听是三儿派来的,我放下戒备。这才发现后背满是冷汗,衣服都被浸透了。

进了浴室,把热水的温度比平常调高了几度,泡在其中,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之所以拖到现在才和敖三说,正是因为最近总是做着奇怪的梦。虽然场景不同,但是梦里程以清总是一身血,说着同一句话,“你想要变成我?”

我把这一切都归为恐吓信带来的后遗症,睡眠不足,一天能睡上三四个小时已是难得。躺在浴缸里,大概是知道家里还有别人,忍不住睡了过去。

好在还有达西,否则我就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淹死在浴缸里的人。

 

鉴于我的精神状态,简亓让我好好休息。我知道他手里刚签了一个艺人,达夏,达西的弟弟,真巧。其实,简亓和外界传得不太一样,说是要榨干我的最后一滴血。若是真的这样,早在几年前,简亓就把我一脚踢开,而不是带着我去深度发觉。毕竟他也就能骗骗我,没人会相信他说的话,更不会有人签下合约。

好歹共事这么多年,说不上友情,同事情还是有几分。

虽说要休息,但是已经签约的电视剧、杂志、访谈都得去完成。自从恐吓信出现之后,狗仔都闻讯出动,盯着我的人变多。出了名的“程一清”,被抓到猛料,销量都能翻番。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可浪费时间在我身上真的是不明智。

我都能发现,更别提简亓了,为狗仔默哀一秒。这些事和他无关,等拍完这部戏,全年无休的我能得到三个月的长假,准备去M国给程以清一个惊喜,能好好地陪着他。

无巧不成书。

达夏和我在同一个剧组,简亓让我带带他,据说还是我的粉丝。头一次见面,就让我在照片签名,还是我演的第一部戏的剧照。

“鑫哥,听说你喜欢吃这个味道的棒棒糖,我这次给你戴了一袋。”达夏激动道。

“谢谢。”我是一个不怎么爱吃糖的人,不过程以清挺喜欢吃的,这个味道倒是他喜欢。看了一眼简亓,我就收下了。

我的戏份拍完了,拆了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微微皱眉。原来是这个味道。

“鑫哥鑫哥,这个是不是特别好吃!我本来喜欢吃这个牌子的葡萄味,现在发现牛奶味的特别好吃。”达夏凑过来道。

“是啊。”我一愣,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我和鑫哥……”达夏低下头,似是害羞,“见过面的。知道我在准备考试,就给了我一根棒棒糖,祝我考个好成绩。”

“原来是这样。”我根本不记得,故作了然,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的粉丝伤心。

“你看我一个人,还送了我回家。”达夏一个人越说越起劲。

嘴里的糖太腻,让我有想吐的欲望。刚站起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我根本没有见过达夏。

他说的都是谎话。

见过他的人是,是……

是谁?

为什么我会想不起来?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他是……

 

“简亓,他是你的艺人,低血糖、营养不良、失眠,这些你不解释解释?”

是三儿的声音。

“三爷,这是我的失职,向你道歉。”

是简亓的声音。

“三儿……”

我怎么发不出声?好在敖三眼尖,发现我醒了。

“阿大,你醒了!医生!”

“病人只是低血糖导致的眩晕,多吃多睡,就能养回来了。”

“我前不久刚跟你说得照顾好身体,怎么转眼就晕了?”

“天气太热。”我推脱道。

“胡扯,医生刚说了是低血糖。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粉丝,为程以清考虑吧。你这样他不是得立马杀回国,找我算账。”

我急了,“他最近忙着新产品上市,你可千万不能打扰他。”

敖三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立马给他打电话了。”

“不劳烦你给他打电话。打算等戏拍完,我就去找他。呀,你说你不会削苹果,让别人来就好了。”

敖三从口袋里掏出创口贴,贴在大拇指上,“炫炫夸我削得可好了。”

“在炫炫眼里,你就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

敖三把苹果放在我手里,“在以清眼里,你也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

我笑弯了眼,“那必须的。”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注意身体!”

我点点头,朝他挥挥手。这时简亓进来了。

“我和导演商量过了,把你的戏份提前,大概三天就能拍完。你现在好好休养,等身体好了再拍也不急。”

“行。”

“你的身体有很多人关心。得亏你这一下,我这简扒皮的名号是坐实了。”

“简哥,你说笑了。”

“我说笑,你这体检报告让我怎么笑得出来?就你这身体素质,长途飞机都做不成,还想去M国。”

简亓难得的黑脸,让我不知所措,“简哥,我保证。”

 “有一个好消息,恐吓信找到人了,和他好好谈过了,不会再有信了。” 简亓语气缓和。

“好。”

护士道,不好意思,病人探望时间要结束了。”

简亓起身,“那你好好休息。”

“简哥再见。”

 

我在医院多呆了两天才得以出来。没办法,我一想出来,敖三就用程以清威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简亓带来的消息,还是因为这是医院,我难得睡了两天的踏实觉。

接我的人是达西,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却在开车途中,莫名其妙地总是看我。感觉怪怪的,只能闭眼装睡。达西开车很稳,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我的床上了。

看到放在床头柜的照片,我和程以清的合照,心中终于有了踏实感。达西贸然进来,我匆忙把照片藏到身后。

“你醒了。”

我点点头。

“午饭好了,是在外面吃,还是我端过来?”

“在外面吃就好。”我慌忙下床,相框跌落在地上,碎了。

达西一个健步拦住我,戴上手套捡玻璃渣,看到了照片。我一把夺过来,放在胸口。

“这是你和你……弟弟?”

“嗯。”

“我也有一个弟弟,替他道歉。他小时候见到的是你弟弟,认错人了,做了恶作剧。非常抱歉。”

“哦,我接受。”难怪刚才一直看我,是觉得抱歉。难怪我对达夏没什么记忆,原来是认错人了。从小到大,把我和程以清认错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出去吃饭吧。我把这里再打扫一遍,以免有玻璃渣。”

“好。”

被敖三叮嘱的达西严格监督我吃饭,根本吃不下,还是得往肚子里塞。好在简亓来了电话,“以鑫你出院了?”

“嗯。”

“下午能过来补拍一场戏吗?”

“能啊。”

“三点到片场就行。”

“好。”

达西不满地看着我,估摸着是又觉得我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我的身体我知道,完全没事了。快速地把碗里剩的饭和菜全部吃掉,达西的脸色稍微有所好转。

 

今天只是补拍几个镜头,我额外要求把后面的戏份都拍掉,这样能早点飞M国。导演同意了。简亓想要阻止也来不及,我不懂为什么。等我看到搭戏的人,出乎意料,是达夏。难怪简亓这么紧张。

我决定主动示好,“听你哥哥说了,只是一场恶作剧,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达夏冷哼一声,什么都不说,扭头走人。

我挠了挠头发,达西拉住了达夏,和他说了什么。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我面前,鞠躬道,“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吓了一跳,摆了摆手,“我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过下不为例。”

今天的最后一场戏是吊威亚,我有恐高,本想用替身,还是决定自己上。一切就绪,达夏突然走过来,踮起脚,在我耳边说道,“我一定会拆穿你这个骗子,程以清。”

他叫我什么?程以清?我是程以鑫。

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被吊上去了。这场戏是我从高楼上摔下去,不用说台词,为了让我不害怕,全程闭着眼,达夏的那句话一遍一遍在回放。

我明明是程以鑫,为什么要叫程以清?

脑子里很乱,本就恐高的我,度秒如年,手心里都是汗,偷偷睁开眼睛。空地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湖泊,水里面浮现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面容的人,而我叫他,哥。

他冲我笑,伸出手,我想要抓住他,可怎么也碰不到,他奋力把我一推,又回到了陆地。

“你怎么了?”达西冲过来问道。

“我没事。”踩在实地上的感觉真好。

“怎么这么喘?”

“有点恐高。”

“你——真敬业。”

我知道达西想说什么,从住院到现在,翻来覆去的两句话。“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多吃点。”

“我想回家。”

 

达西把我送到了敖三家,完了,逃不掉一顿骂了。

“净会折腾自己!刚出院就去拍戏,还吊威亚,你真把自己的命不当命。你也不想想——”敖三戛然而止,愤愤地坐在了沙发上。

“最近我梦到以清在海里,伸出手,向我求救,可是我抓不到他的手。为什么以清最近不接我电话?为什么发消息也不回?”

“他最近在忙,你不是要去M国看他吗?”敖三安慰道。

“可我想天天看着他,见到他,前几年还有他送来的东西,去年只有一份生日礼物。我弟到底去哪儿了?他为什么不见我?为什么你们都不让我见他?”我的神经从来都是紧绷的,今天它维持不住,就崩掉了。

“阿大,你冷静一点。去年你的行程几乎是排满的,在家根本没几天。就算以清回来也看不到你。眼看你就要放假,可以去M国看他了。”敖三缓缓道,“我们一直让你见他的,以清很想你。”

“不对!你们在骗我!我哥已经死了!”

“我在说什么?”

“不是,是我死了。”

敖三一个手刀,劈向程以鑫,使其陷入黑暗。

 

无边无尽的白色,让人心生恐怖。

我在哪里?我不知道。

我是谁?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要继续往前走。

走啊走啊,似乎走了好久,不过我不觉得累,继续往前走。

眼前出现了一片湖泊,蔚蓝色的。风抚过我的脸庞,十分温柔,慢慢走往这片湖泊的中央。

刚刚没过脚踝,有人用手点了点我的肩膀。

转过头一看,他微笑着,握住我的手,我没有反抗,一同走向这片湖泊。

直到水没过脖子,我突然喊道,“哥。”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我,“怎么了?”

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别走。”

他抱住我,“我没走。”

我难以自制地落泪,“可是你离开了我好久好久。”

他揉了揉我的头,“我一直在你的心里,只要你想我了,我就会出现。”

我放声大哭,“你没有。你没有。你没有。”

他抵着我的额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在额头烙下一吻,“我终于能离开了,你一人要好好的。”

我惊觉湖水在慢慢上升,他把我推起来,而他闭上眼睛,没入湖底,再也不见。

哥,程以鑫,再见。

 

程以清缓缓睁开双眼,有一名医生坐在我的面前。“我是医生何虹,有几个问题需要你回答。你是谁?”

“程以清。”

何虹拿出合照,“这张照片里哪个人是你?”

程以清颤抖着指了那个没戴眼镜的。

“死去的人是谁?”

程以清脸色刷白,“我哥,程以鑫。”

当年,程以鑫被打了之后,立即就被程以清知晓。瞒着程以鑫,拉上敖三,替他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就如程以鑫说得那样,暴力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天天放学约架,还被程以鑫知道了。他的傻哥哥啊,去和校园恶霸谈判,甚至跪下替他和敖三道歉。

校园恶霸仍不知足,看程以鑫把姿态放得这么低,揪起衣领又是一顿打。程以清赶到的时候,就看到程以鑫和校园恶霸双双落水。而他想都没想,直接跳下水去救程以鑫。

然而,没救了。

溺水而亡。

程以鑫永远停留在了十八岁。

包括程以清。

敖三走进了病房,坐在了他的床边,“以清……”

“让我继续做程以鑫不好吗?”

“是阿大不想让你成为他。”

都八年了,程以鑫死后,程以清就疯了,坚信自己是程以鑫。不管花了多少办法,只让他更加执着,偶尔还会对着空气说话。敖三没有任何办法,岂料因为达夏的恐吓信,让程以清清醒了,开始怀疑周围的一切。敖三请了心理医生,总算是好了。

程以清不语。

“对了,还有一个人想来见你。”

是达夏,达西陪着他进来的。

程以清的眼睛深不见底,达夏和他对视一眼,就移开了,“我听三爷说了,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这是我应得的。”程以清自嘲道,“说来还得感谢你把我从梦里拖出来。”

“我,只是看不惯有人顶着鑫哥的名号。”

达夏的确见过程以鑫,和程以清讲的事情也不是编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安慰他,给他棒棒糖吃。温柔的大哥哥却被他心爱的弟弟害死了。看他过得很好,呼风唤雨,达夏就替程以鑫感到不值。

知道真相后,达夏明白这是他们兄弟俩的事情,和他毫无关系。

“我以后还会继续顶着他的名号。”

此话一出,敖三达夏达西皆一惊。

“这个秘密一旦曝光,不光是粉丝,还是经纪公司,甚至是我父母的公司都会受到影响。还不如继续保密。”

“只要你知道自己还是程以清就行。”敖三道。

“我和达夏都不会说出去。”达西道。达夏附和地点点头。

 

出院后,简亓什么都没问,却什么都知道。因为他看到微信备注名变成了程以清。

原本要放的假还是给放了,在剧组杀青后,程以清开始环球旅行三个月。

程以清开始随身携带镜子,众说纷纭,他不过只是偶尔想起程以鑫,看着镜子,像他那样微笑。

吻了吻镜子,我们永远在一起。

【完】




为什么要往下滑呢?没有惊喜哦~




你真的是非常执着,可就是什么都没有




还是有HE的结局o(*////▽////*)q

“卡!”

饰演程以清程以鑫的丁程鑫把镜子随手放在桌上,步履匆匆地走到导演身旁,一把抱住他。仔细看,会发现鸭舌帽下的导演有着和丁程鑫相似的面容。

“我在这儿呢。”程丁鑫安稳道。

“你绝对不能离开我。”丁程鑫吸了吸鼻子,“你知道的。”

“好,我知道。”程丁鑫毫不避讳地亲了亲丁程鑫的脸颊,“这下能放开我了吗?”

“能!”丁程鑫松开手,“我先去卸妆。”

“快去吧。”

剧组的人已是见怪不怪,一开始还以为两人是兄弟,但是姓氏不同,就只当是巧合,更何况还是同性恋人。

然而只有程丁鑫知道这个故事,是他们的过往。

这个故事不完美,那又怎样?他们很幸福。

他们站在这个世界的对立面,却依旧坚持,因为爱情。

——————————————————————————————

本来是戏外,仍用程以清程以鑫的名字,但是感觉这样不明显,就用了演员的名字。碍于这是一人饰演两个角色,就把丁程鑫的名字进行了颠倒。私心,没有多补充丁程鑫,程丁鑫的关系。自由想象,反正这也是一对骨科。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