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二十三游


“昊然我跟你说,师父的话真的是越来越多,还顺便和我抱怨了一下……”董子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刘昊然手里的掌门令,脸色变暗,“掌门不肯收?”

集体训话后紧跟着就是单独训话,早已成了常态,董子健早就和刘昊然说了,把掌门令还给奚染轩。

刘昊然刚陷入沉思,听到董子健的声音,还没来得及藏好,就被抓包了,“师父没提,我就没还。”

董子健知道刘昊然这么做有他的用意,强忍着怒意问道,“为什么?”

“这件事还没完。”刘昊然把自己的分析告诉董子健,“师父肯定没说实话,或者说他只是透露了一部分实话。苍山派向来不接待外人。马思远面前和苏峰主有点关系。齐三石呢?严格算起来,只是朋友。魔教点破李祥杰有藏宝图,不管是否真假,所有人都盯着他。三月一到,武林盟主改选就到时间了。”

“那你答应我,完事了之后,一定要把掌门令还给掌门。”董子健道。

“一定。”刘昊然抱住董子健,安慰道,“下一任掌门是一山,都说好的。”

董子健没有点头,没有摇头。只有掌门令在刘昊然手上一天,他就不会安稳。


和刘昊然相比,董子健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儿。他一岁时,就被亲生父母抛下,被多年无所出的刘昊然爹娘给带回家,如同己出。当时,董子健被放在篮子里,有一封信,里面写了孩子的名字和感谢好心人收养以及一些银两。

爹是一名猎户,闲时种种地,娘的针线活极好,会做些小玩意儿拿去集市上卖贴补家用,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四年后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娘怀孕了。可是因年纪太大,生刘昊然难产而亡。爹没有再娶,对刘昊然是又爱又恨,大部分时间都是由董子健照顾他。

董子健七岁时,村里疑似闯进了一头老虎,农地被毁,猪牛被咬死好几头。村长号召大家加强防御,又找了几个人去杀老虎。爹出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董子健又成了孤儿,连带着刘昊然一起。

村里都是姓刘的,董子健虽是外姓,毕竟从小看着长大,有看在爹的份上,两人就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逐渐长大。当年篮子里的钱爹娘都没有动过,再加上猎杀老虎而亡的爹,村里给了许多赔偿,八岁的董子健知道迟早要坐吃山空,早便出晚归去镇上做学徒。

十岁那年,刘昊然生病了,董子健带他去镇上看病。回来后,村子死一般的寂静。董子健站在村外,直觉告诉他不应再往里走,可这是他家,他要回家。还好刘昊然陷入沉睡,眼前的景象一度成为他的噩梦,横尸遍野,死相残忍。

极度的害怕让他全身僵硬,都不记得眨一下双眼。棕黄色的衣角闪过,盖住了他的双眼。大概是一直睁着,眼睛干涩,轻轻盖住,眼泪就从眼角划过。

有一人抓住了他的手,董子健身子一僵,“呀,这手真是不错。柔弱无骨,嗯,长度适中。别做农活了,手都有点变形了。”

“沈瑾。”

“知道了知道了。”

“师弟,我要他做我徒弟。”

“你得问问他同不同意吧。”

“你愿不愿意做我师弟啊?”

董子健对他们一无所知,戒备着不敢开口。

听到一声叹息,“先把人带回去吧。”

董子健忙道,“我能先回趟家,把东西收拾了再和你们一起走吗?”

“看来不是个小哑巴。”

“师弟!你告诉我位置,我带你去。”

董子健凭感觉指了路,倒没有走错,快速地把家里的钱财都放在贴身处,带了几件衣服。这才看清两个人长什么样子,倒是不像是坏人,不过坏人也不会把这两个字写在脸上。

换了新地方,比家里的条件好上不少,董子健原以为会睡不着,奔波了一天的他不受控地陷入沉睡。醒来一问,才知这里是苍山。说话的人满脸骄傲,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脸上端着样子点了点头。

在山上呆了五天,董子健第一次无所事事,讨来些布料,做了些手工,这还是娘教他的,谁知道一学就上了手。他能感觉到这边的人没有恶意,尤其是刘昊然,虽然对于爹娘,他丝毫没有概念,但可能就是因为年纪小,才更加直观地感受人的好坏。反正他也没有地方去,在哪儿当徒弟都一样,而且刘昊然看着也很喜欢这个地方。

“这都是你绣的?”

“是。”董子健辨认出是那天想要认他做徒弟的人。

“你想成为我徒弟吗?”

“我能学什么?”

“机关。”灵活的十指,董子健来不及看清,他的手上就多了一个小玩意儿。

“这个我也能学吗?”

“能。”

“师父!”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徒弟了,我要去和他们炫耀。”那人来无影去无踪,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

董子健茫然地看着周围,对着刘昊然道,“师父真是个奇怪的人。”

刘昊然侧了侧身,“不要打扰我看书。”

“不打扰你。”董子健揉了揉刘昊然的头发,去厨房给他做饭去。

后来,苍山派办了一个巨大的典礼,正式收徒,明魂峰峰主沈瑾的亲传徒弟董子健。

殊不知,董子健自觉承了苍山的情,就应该报答,就算是人情债早晚会有回完的一天。在刘村的时候,董子健坚持自己照顾刘昊然,不管多累。只收别人的东西,收了谁家的鸡蛋,谁家的衣服,都一笔一笔记好,逢年过节再等同数量地还回去,能还一点是一点。直到被屠村前,还差一些没还完的,董子健全部烧了过去,心里才舒坦。

如今,董子健在苍山待了整整十四年,把苍山派当家,师兄弟为家人,但他不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谁也不欠。

刘昊然被奚染轩看中,收了徒弟,成了掌门候选人,董子健尊重他的选择。不可能把刘昊然一辈子都护在身后。况且他没有理由把自己的梦想强加在刘昊然身上。

然而他们俩在一起了,刘昊然无心掌门之位,只想陪着董子健,和他一直在一起。所以两人都在等合适的时机离开苍山。


不出刘昊然所料,半个月不到,又一次被奚染轩召集了。

董子健醒来的时候,刘昊然正在窗外练剑,定睛看了一会儿,就爬起来,“今儿早膳我来做就行了。”

“董少爷,这……刘少爷怕是会不高兴。”天瑞惶恐道。董子健的手是用来做机关,不是用来做别的事,若是看见,则要重罚。刘昊然早在明意峰就对每个人说过这句话。

“出事了我担着。”董子健笑道。

天瑞待在一旁,随时待命。

张一山带着齐三石到的最早,一进门就喊,“子健呢?”

“你怎么又来了?”刘昊然不满道。天瑞已经告诉他今天是董子健亲自下厨。

“掌门说话,来你这儿吃饭,不是常有的事。”张一山自顾自地坐下,“齐三石,你也别愣着,快坐啊。”

“打扰了。”齐三石道。

“唉,过会儿还会有四个人的,别觉得不好意思。”刘昊然道。

“一山师兄,昊然师兄,齐三石早。”王俊凯道。

马思远一一道好,与齐三石轻点了头,幅度太小以至于根本看不清。

“这会儿不翻窗了。”张一山挑眉道。

“羡慕我会翻窗?”王俊凯回道。

“伶牙俐齿,说不过。”张一山摇摇头,“大陆呢?怎么还不来?”

“这不是来太早,看你们觉得眼睛疼,还不如晚点来。”王大陆幽幽道,“昊然,听说今天是子健下厨?”

“今天什么日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张一山道。

“能让你们吃顿饭就不错了。”刘昊然道。

“大半年前,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王大陆道。

“知道我下厨,都过来了是吧。”董子健边说边将手中端的盘子放在刘昊然面前。

很明显,相比其他人的面,从质、量上来看远超其他人的。

“子健,你这个偏心是不是太明显了。”张一山道。

“我们俩吃一碗,比你们少多了。快吃,别过会儿赶不上时间。”董子健又轻声细语地对刘昊然说道,“我太久没做了,手有点生。”

“我觉得挺好吃的。”刘昊然忙喂了董子健一口面,“你也快吃。”

王大陆看看左边,王俊凯盯着马思远,看他喜欢吃胡萝卜,就把碗里的都挑出来放进马思远碗里,又看看右边,张一山从齐三石的碗里要走一大块面,吃多了不消化。

师弟们都长大了啊。



第二十二游

第二十四游

评论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