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八页


一天,骑着白马的王子经过了一个森林,遇见了七个小矮人。神色悲痛,围着一个和他们体格完全不符的水晶棺材。

只一眼,王子就爱上了她。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人啊!

王子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眼含泪水,悲伤地注视她,“可怜的公主,如果你能复活,该有多好呀!” 

王子向白雪公主献上了花束,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她:“她的皮肤雪白,脸颊红润,好像睡着一般,根本不像死去的人。”

最后,王子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了她。[1]

“卡!”

所有人屏息以待,白文珞实在等不下去了,“马思远亲脸颊就行了啊!不会是因为没有涂润唇膏就不敢吧?Karry,你死了,动什么!”

“不能借位吗?”马思远无奈道。

“你的脸得朝着观众,一旦借位就看不见你的脸了。”白文珞道。

“要不你再想想别的办法?”马思远又道,“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

“我再想想吧。”白文珞勉为其难道。

“加油!”马思远暗自松了一口气。

谁会想到白雪公主这部剧里有吻戏?一开始马思远试图伙同Karry,一起抵抗,但是Karry对吻戏报着无所谓的态度,或者说自从得知上台要穿女装之后,整个人都认命了。少了Karry一个强有力的帮手,马思远的战斗力锐减。虽然全班三十个人,两个人对二十八个人,显然敌强我寡,毫无还手之力,但是Karry的战斗力一个人能抵三十个人。

另一方面白文珞死活不肯删,义正言辞,不能破坏了原著。不知道他说了什么,现在煽动全班对这部话剧格外上心。对于一直拖后腿的Karry和马思远,一改往常好脾气,天天有人来劝马思远,弄得都有种在和Karry谈恋爱的错觉,所有人都恨不得他们亲吻。

这才有了今天Karry和马思远的加练,白文珞当他们害羞,特地清空了场子,就来了他一个人,充当旁白,结果还是失败了。马思远永远停在离Karry的脸还有一厘米的距离。

“怎么就没有一点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呢?”白文珞痛心疾首。

“那你上。”马思远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因为躺在那儿的是我暗恋对象,我怂,我不敢。

“不行。换了我,这部剧就成Karry当王子,到时候得再找一个公主,太麻烦了。你也不看看这周五就要演出了。”白文珞发牢骚,“其他的剧目演得不都挺好的。”

“找个公主有什么麻烦的。”马思远心里发酸。

“能让Karry出演舞台剧,不就因为搭档是你吗?”白文珞骄傲道,“我如此深谋远虑,居然败在了你身上。”

“和我有什么关系。”这种被人误会的感觉,马思远克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其实Karry并不讨厌集体活动,相反他是最积极的那一个。只不过面冷心热惯了,不太会表达,身为班长马思远基本上有事都指使Karry。他本人常常会有一种深藏功与名的感觉,不过常常被马思远称为中二病。

白文珞忽然想起来这个排练室不仅有他们两个人,还有Karry,“他不会是睡着了吧?”

Karry一言不发,躺在由三个椅子拼起来的床。到现在还没有发脾气,一是因为和他对戏的是马思远,二是因为他没有台词,只需要装死就好了。

马思远呼吸一滞,用手戳了戳Karry的脸颊,“公主快醒吧。该上课去了。”

Karry缓缓地睁开双眼,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人都站在了门口,对着白文珞说道:“可以走了?”

“你这不是已经要走了,还问我干什么?”白文珞是断断不敢说出这句话的,“马思远刚刚在和我商量,这场戏先跳过吧。”

“白文珞,你别忘了锁门。”马思远拿起水杯,跟在Karry身后。

这间音乐教室是白文珞软磨硬泡才让老师借给他的,钥匙在他手里,现在也该由他还给老师。其实就是马思远不想一个人从三楼跑到五楼还钥匙,再跑到一楼回教室。

“你!”白文珞眼睁睁地看着Karry和马思远一个个跑了。平常借用音乐教室都是放学之后,白文珞只需要把钥匙给保安就行。偏偏今天是在午休,就得跑去老师的办公室。

“你们两个太不兄弟了吧。”白文珞气喘吁吁道。

“是你主动叫我俩排练的。”马思远道。

“还不是你!”白文珞气道。

“你今天还没有亲我?”Karry问道。

“咳,大哥,讲话的时候过一下脑子。”马思远被口水呛到。

“每次排练都是这边卡壳。”Karry拍了拍马思远的背,对着白文珞道,“你要不就换了吧,马思远估计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平常排练而已,没必要。到时候正式表演了,我一定能亲你!”马思远说完看到Karry眼神里的戏谑,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加油。”Karry翻开数学练习册,低下头开始做题。

白文珞憋笑,看到马思远在看他,回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没听到上课铃吗?走廊里就数你们班最吵。”孔文渊狠狠地用三角尺敲了敲门,“上午我就把练习册放下去了,你们订正了没有?我主要讲一下最后一道题,很多人都做错了。”

马思远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是对的,那么Karry的也是对的,昨晚他们两个对过答案了。“你做什么呢?”

“今天的回家作业。” Karry头也不抬。

“你怎么知道的?”马思远好奇。

“我问了隔壁班的,全年级一共四个班,一班和我们班老师一样,进度也一样,他们的课在上午。”Karry分析得头头是道。

“从没看你这么拼,上课的时候写作业。”马思远戏谑道。

“文哥讲太慢了,三班和四班的已经讲到下个章节了。”Karry撇了撇嘴角。 

“那真是辛苦你了。”马思远笑道。

“Karry!”孔文渊喊道。

“到!”Karry立马站起来,还以为和马思远两个人讲话被抓包了。

“上来把这一题给做了。”

“是。”Karry看了眼题目,就把课本上的标准方法写在了黑板上。

“不错。一看就是预习过的,以后上我课之前,都把书看一遍,别下次又不会了。”


两节数学课连着两节物理课,上得脑袋疼,马思远记完黑板上最后一点作业,伸了个懒腰,准备做今天的值日。

“我的天哪!大家都在音乐教室,你一个人干什么呢?”白文珞心急火燎。

“做值日啊。”马思远道。

“排练完再做。”白文珞强硬道。

大概是因为马思远的“到时候正式表演了,我一定能亲你!”,排练的时候,特意把这个环节跳过了,整体十分流畅,拿舞台上表演估计不成问题。

“大家太棒了!我们最后一遍,排完各回各家!”白文珞激动道。

回家给大家带来的动力是无穷的,每个人的语速都不由地加快。

“魔镜啊,魔镜啊,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你啊,是美丽的,但是邻国白马王子的王后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女王难以置信,到达了婚礼现场,发现王后是白雪公主!当她准备逃走的时候,被天空中的闪电劈死,结束了作恶多端的医生。而王子和白雪公主,阿不,是王后永远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2]

“谢谢大家。我们周五早上再排练一下,回家把词背得再熟一点。”白文珞道,“明天见。”

“我回去做值日。”马思远道。

“好。”Karry道。

有些人背起书包,冲下了楼梯,有些人回到教室收拾东西,最后就留下马思远一个人在班里打扫卫生。

马思远正垫着脚擦黑板的边框,奈何身高不够,怎么也够不上。Karry站在他身后,拿过湿抹布,把最后一点擦干净。

“谢谢。”

“这有什么好谢的。”

马思远总觉得这个姿势太暧昧,走到Karry的左边,想说些什么缓解气氛,“Karry……”

一个抬头,一个低头,恰到好处的角度,两片略显干燥的唇瓣贴在一起。

时间好像静止了,毫不避开的视线,似乎还有一点粉尘的味道。马思远能感觉到柔软的唇在微微颤动。他不敢呼吸,至于Karry,他的脑子当时就是一团浆糊,无暇顾及Karry。两个人就好像在比谁憋气的时间长,眼睛瞪得大,两两互不相让。

马思远向后退一步,Karry别过头,偷瞄着马思远,“这不就亲到了……”

“啊,是啊。挺简单的一件事啊。”马思远感觉自己在胡言乱语,脑海里蹦出什么词就脱口而出。

“我已经把椅子排好了。”Karry道,“现在我去拿拖,顺便把抹布洗了。”

“好。”马思远紧接着说道,“我在这等你。”

“嗯,好。”Karry逃也似地离开了。

马思远蹲坐在地上,双手放在膝盖,头用力地撞向自己的手臂,以此让自己冷静。

初吻,就这么没了。

对象,Karry?!

地点,教室……

马思远觉得没脸见人,手却不听使唤地摸上了唇,应该涂点润唇膏的。

“拖把在这里。我再去拿一把。”Karry把抹布放在窗台上,人又走了。

马思远的脸通红,自己死命揉头发的场景被看到了,这会儿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Karry了。


注:

[1][2]:来自百度百科的白雪公主,分别是欧洲和国内版



第七页

第九页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