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枝花

 

曾销声匿迹的孙哲平,不怪乎人们看到他时的惊讶。想当年,繁花血景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导致许多人只知繁花血景,不知孙哲平张佳乐。但这个当年并不久远,四年前而已。

繁花血景特别之处在于调制手法。由两个人一起创造完成,因为步骤多,速度快,酒的品种多,所以观赏的人眼花缭乱,很少有人能看清操作者都在什么时候加了什么东西。神奇的是,加了不同的酒,始终是无色。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放了什么,一瞬间,酒杯中会有一朵像花的形状绽放开来,如同冒泡泡般占据这个酒杯,变成像血一样的颜色。

就算有人模仿,也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因此荣耀酒吧把繁花血景列为特殊酒。不过现在的繁花血景已经成为传说,因为操作者孙哲平和张佳乐,一个伤了左手,一个改行做了服务员。

孙哲平的不告而别,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理智上明白,情感上做不到。

幕后黑手孙哲平,被迫始作俑者陈果,协助人叶修、苏沐橙都没有想到,其实张佳乐早就知道孙氏集团的总裁是孙哲平。

陈果宣布消息的当天,张佳乐就知道了。况且在现场客人们之间无意识透露的信息足够张佳乐推测出孙哲平就是他们嘴里的孙总。至于陈果猜想的鸡飞蛋打,拆了荣耀酒吧等等,张佳乐在意的是能拿多少奖金。

 

当天,难得成为领队的张佳乐好好地过了一把瘾。

“邹远,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把甜点拿上来!”

“乔一帆,这是酒吧!托盘上不需要那么多气泡水,放香槟!”

“杜明,不要围着唐柔转,去给我照顾客人。”

等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张佳乐戴上耳麦,把对讲机放在口袋里,端起放着红酒的托盘,向中央走去。今天因为是包场的活动,荣耀酒吧的服务生穿的制服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上身穿的是白色衬衫加黑色背心,打了一个红色的小领结,下身穿的是有点紧身的黑色裤子,还被塞进了马丁靴里,显得整个人十分精神和干练。

张佳乐和肖时钦分工明确,上半场张佳乐在场,肖时钦负责后勤,下半场两人互换。为了更好的调配人员,张佳乐也亲自上场,把全场走了个遍,就会听到这样的对话。

“今天是孙总第一次在外迎新,是不是我们这一批里面有他中意的?”一个打扮中规中矩,穿着小黑裙的女人好奇的问着。

“你别想太多,这个孙总是四年前上面空降的。估计是要庆贺一下自己终于坐稳这个位子了吧。”一个稍有资历的女人,单手举着酒杯,另一只手拿着手包。

“我的天,该不会是八点档狗血剧,豪门纠葛。”一个穿着粉红色拖地长裙的女生兴致勃勃吧的说道。

“不要因为在外面,总裁也不在,就说八卦,小心哪天被辞掉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插进来一个穿着浅蓝色抹胸裙的女人警告着她们。

张佳乐努力控制脸上的笑容,别让自己笑出声。若是孙哲平知道被这么编排,好巧不巧地被自己听到了,咳咳,不要幸灾乐祸。张佳乐加快了脚步,跑到一个听不到她们对话的区域。

“这个孙总怎么会挑在酒吧这种地方迎新,也太不庄重了吧。”一个穿着酒红色的西装的男人说道。

“不要胡说八道,这个地方据说是孙总之前打工的地方。”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人说道。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情?”站在黑色西装身边的人很是诧异。

“孙总好像挺避讳大家提这个地方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居然到这里开迎新会了。”

“不会是有内部折扣吧?”

“你别想太多,据说这次是公关订的,应该不是孙总直接授意的。”

“这种陈年旧事千万别提,万一”有一个年纪稍大的人,摸了下脖子,“到时候可没有人会救你。”

“那孙总之前是干什么的?”

“好像是调酒师,据说还挺有名的。” 

孙哲平向来不是个喜欢遮掩的人,却把荣耀酒吧的过往抹去。是不想被人说成当不成调酒师回来接受家族事业,还是因为……他。

“张佳乐,你怎么了?”肖时钦久久没有听到张佳乐的定时汇报,担心出了什么事。

“没事,你先帮我顶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张佳乐摘了耳麦,并没有走到洗手间,而是走去员工休息室。

突然,听到一声久违的“乐乐。”

张佳乐自认倒霉,还不如呆在前面听他们讲孙哲平的八卦,“这样你觉得很好玩吗?”

“什么?”

“拿公司的名义包下了荣耀酒吧。谁能把孙哲平联想到孙氏集团的总裁呢?孙总。”

“你听我解释。” 

“我现在没时间听,还有工作。”张佳乐背对着孙哲平,看着手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五分钟就是总裁致辞了,还是不要耽误你的时间了。”

张佳乐走了没几步路,就被黄少天一把拉走。

“你怎么在这儿?你这样偷懒老板娘知道吗?小事情知道吗?对得起要给你发的奖金吗?对得起每一个辛苦工作的员工吗?”

张佳乐被黄少天无数个吗弄得头疼,“你不是也在这儿?”

“刚刚那谁啊?看你们两个感觉像要吵架似的。不和你的好兄弟黄少天分享一下吗?”

张佳乐推开黄少天的脸,“别凑我太近,口水都到脸上了。”

“我还是你最疼爱的黄少天吗?感受到我内心的绝望了吗?啊,是谁在敲打我窗。啊。是谁让我魂牵梦萦。啊!”黄少天捂着头,“凭什么打我头!”

“你最近是不是写词写疯了?”张佳乐揉了揉手,“没看出来你脑壳挺硬,敲得我手疼,还不出去工作去。”

“明明是你在这里偷懒,我只是来这边抓你现行。”黄少天义正言辞道。

“是是是。”张佳乐敷衍道,忽然转身,“别把刚刚的事情说出去。”

“刚刚什么事啊?”黄少天装傻,“是情意绵绵的乐乐~还是孙氏总裁和乐乐认识呢。大惊!孙氏总裁竟和繁花血景调酒师同一人?”

“真的是够了。”张佳乐捂脸,“跟你说了别来看网上的推送,去找什么灵感。还不如到外面去看看。”

“帮你保密就是了。”黄少天揽住张佳乐的肩膀,“封口费给多少啊?我跟你讲我可是很贵的。一秒上下几百万,友情价就十几万吧。”

“拿着这些,吃点好的吧。”张佳乐把三块五拍在黄少天的手里。

刚好一瓶六个核桃的价钱。

“张佳乐!”黄少天怒吼道。

 

张佳乐接到肖时钦的指示,走到角落,把正在讲话的服务生抓了个正着,“你们一个一个聚集在这里干,吗?都不用做事的吗?”

大家作鸟兽状散开。

孙哲平跟在张佳乐的后面,张佳乐走一步,孙哲平就走一步。张佳乐快走,孙哲平就快走。因为是在荣耀酒吧的边缘,所以没什么人注意到。

“你想干嘛?”张佳乐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孙哲平。

“我今天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不过……” 

张佳乐一把捂住孙哲平的嘴,“嘘——没看到这么多人啊。”

孙哲平刚开口,张佳乐就感受到嘴唇擦过手的热度,还有点痒,猛地拿开了手。

孙哲平笑道,“我要不和陈果说一声,给你放个假?”

张佳乐皱眉,红着脸甩了甩手,快步走开,又停了下来,往回走,“我现在还在工作。请你不要打扰。”

张佳乐一本正经的样子,加上今天的穿着,孙哲平心里的念头就是一把扛起张佳乐离开荣耀酒吧。不过到时候苦的还是自己,只能等迎新会结束。孙哲平有些懊恼,到底是谁把时间定那么晚。

“老孙。”叶修拍了拍孙哲平的肩。

“叶修。”孙哲平转过头一看,正是叶修。

“看不出来啊,当了总裁还有空关心荣耀酒吧。我这算是沾光了?”叶修笑道。

孙哲平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是叶秋这名混不下去了,想换个名字改运?”

“别胡说八道。走,去阳台聊聊。”陈果突发奇想,装修的时候想弄个露天阳台,可容纳一百五十个人,孙哲平和叶修绝对不会显眼。而且这不在张佳乐管辖范围。

孙哲平跟在叶修后面,荣耀酒吧装修了,有点不认路。

“你的手伤怎么样?”叶修问道。

“还行吧,如果要调酒的话,当然还是能赢过你的。”孙哲平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切,能和哥比的,还真没几个。”叶修转动着手上的烟,即便是在露天阳台也不行,“你这算是凯旋归来?”

“和你比差远了。”因为生意上的关系,孙哲平曾和叶秋有过合作。长相完全一样,但是气质差太多。

“跟我没什么关系。”叶修毫不惊讶,“张佳乐呢?”

“我既然敢来这里开迎新会,就做好了准备。”孙哲平道。

叶修没有多问,敏锐地感觉到孙哲平和张佳乐之间的关系和他们想得有出入。

 


第一枝花

第三枝花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