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达福】囚【上】

※ @喜欢王炸 本想赶在大年初一的时候作为贺文发给你,万万没想到拖到今天还只写完了上,尽量在新年假期里写完QAQ

※身残志坚达x智力受损福 【双重身份】

※架空设定

※OOC也许有

※双黑【?】病娇【?】

※开头部分第三人称视角,之后上帝视角

※HE!HE!HE!

※如果能接受以上设定,希望你能喜欢(づ ̄ 3 ̄)づ❤


徐普,人如其名,长相普通,经历普通。

成为S市的片警,这可能是徐普人生当中最不普通的一件事情。

小时候,徐普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就是无间道,尤其是那句经典台词,“对不起,我是警察。”穿上帅气的制服,佩戴枪支,为了人民的安稳作奋斗,死亦无憾。

现实往往不是这样的,没有电视上那么精彩,却比电视上更令人绝望。只不过这后半句他知道得太晚了。

徐普从警校毕业,分到居住地的警局,做了一个小片警,每天处理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说帮小朋友找寻丢的一只狗,在李家兄妹争遗产的时候上门调解。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就是小额信贷公司卷钱跑路,平民百姓去示威,而他不是那个里面收集资料,而是在外面维持秩序,安抚群众的情绪。

今天就不一样了。

徐普接到了一个案子,有人死了。

虽然这样说对死者不尊重,但是徐普终于感受到自己帽子上的警徽在闪耀,他一定会找出杀人凶手的。

“这一看就知道是自杀啦。”徐普的同事,吴百拿起文件扫了两眼,就放到贴上已处理三个字的框里。

“你怎么知道的?”徐普拿过来重新读了一遍。

身高一米七八,腰腹处被捅了三刀,于今日早上在如流路68号被发现。

“都没做尸检,你就知道了?”徐普觉得前辈不愧是前辈,自己还有许多要学的。

吴百意义不明地笑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如流路。不知道。”徐普的活动范围向来就是以家为圆心方圆五公里,都不一定了解透彻。

“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青鸟。”

“什么!”

S城有名的三不管地带。鱼龙混杂,除了不放火,杀人抢劫比比皆是。白天它看上去就是一幢幢小破楼,到了黑夜就变成引诱人的魔窟。

“所以别去管他。”吴百警告道,“在这个地方死的人,能传到我们这儿,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我劝你别管。”

“可是……”徐普想了很多理由,干巴巴道,“这是一条人命啊!”

“到底是年轻。”吴百抽了支烟,又拿出一根扔给徐普,被他拒绝了,“最近不太平,这帮人可不把警察放在眼里。到时候别想帮人伸冤不成,自己赔进去了。”

徐普思前想后,还是要帮这个人找出凶手。说不定凶手就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把人往青鸟一放,就不会有人再管。心中的正义感油然而生,决定去寻找附近的监控。

吴百看着徐普偷偷摸摸的背影,感叹道,“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上了没多久的班,就想逃了。想想我们当时啊。”

“新来的,不懂事,就靠您给他讲讲规矩。”

“唉,又是个不听劝的……”

 

青鸟的结构错综复杂,分三层。最外层的就很普通,皮肉生意,说不定还有些拿着正经执照的餐饮,甚至有一些人因为刚来S市找不到房子或者没钱,就会借住在这里。中间的那层是赌场,并不单单赌钱,只要你有,只要对方要,签下协议,就都能交易。一旦进去,就不会想出来,里面光如白昼,金碧辉煌。不少人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却把命都搭在里面。中心的那圈才是真正的青鸟,需要有专人引荐,没有人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

徐普穿着便服,根据报告上所写的地址,艰难地辨别着楼上的编号。和常见的蓝底白字不同,是青色为底,旁边还有一个图标,一只双脚被缠上锁链的鸟。那是青鸟的标志。

在绕了不知道多少圈,走了多少个弯,也找不到人问路,就在徐普快要放弃的时候,误打误撞找到了68号。正巧旁边有一家便利店,徐普找到老板询问监控的事。

“生面孔啊。”老板上下打量着徐普,眼睛眯成一条缝,额头上有一道疤,穿了一身黑。

“是是是,第一次来。”徐普被盯久了,不免有些发憷。

“小朋友,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

“你问我有没有监控?警察吧。”

徐普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我要看监控。”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板止不住地笑,“在这个地方,警察有什么用?你把我抓回去能怎么样?我敢在这里开店,就根本不怕你们警察。”挥舞了自己的拳头,“在这里讲得是这个!”

“那我跟你打一架,你就能把监控给我看吗?”徐普自认在警校成绩不错,对付一个寻常百姓不成问题。

“好啊。”老板眯起的双眼终于睁开了一点点。

徐普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老板一拳打在腹部,倒在地上了。

“你这样还算警察?”

“不算,再来!”

“好啊。”

又是相同的结果,徐普挺过了第一招,就输在了第二招。

“还来吗?”

“来!”

徐普没有一次成功,浑身上下都疼,也不知道该捂哪里,挣扎着站起来。“再来!”

“就你这样?”老板嘲笑道,“今天算你走运。刚巧我装了监控,你看吧。”

“多谢!”徐普一瘸一拐,走到店里,小小的屏幕,找到了两天前的监控。虽然没有拍到死者,但是在下午四点左右,有一个人经过,只有一张侧脸。

“你认识他吗?”徐普问道。

“这种事情不是你们警察最熟练吗?”

“找你更快一点。”徐普没有说出私自要查,不能用警方内部系统调查。如果他的级别再高一级,就能用资料库。

老板定睛一看,只是张侧脸,他也不会忘,“你确定你要找的是这个人?”

“是。”

“这个是他的地址。”老板拿出一张报纸,用了空白处写下地址,“去吧。”

“万分感谢!”徐普没想到一切竟然那么顺利。

在徐普走后,老板立即打了个电话,语气变得谄媚,“这是方爷的电话吗?刚刚有个条子去找福少爷了。”

 

老板画的地图非常清楚,越往里走,徐普越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容易被人识破。不单单只是衣服装扮,而是身上的气质,不抱希望,浑浑噩噩,艰难地活着。眼神里的光已死。

徐普小心地避开人们对他的探究,到了一幢烂尾楼前,爬了两楼,确认门牌号,才敲开了门。

打开门的并非是监控中出现的人,穿着朴素,身上蓝色外套都洗得发白,最引入注目的就是空荡荡的左袖。他和外面的那些人不一样,和自己也不一样,说不上来的奇怪。

“你是?”

徐普恍然,他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太久,拿出截图,“我找这个人。”

“你找他做什么?”

徐普感觉自己眼花了,就在他拿到照片的一瞬间似乎是笑了,“我有一朋友在68号死了,查了附近的监控,发现他出现过,所以想了解点情况。”

“他可能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他又道,“你进来吧。”

一览无遗,房间不大。旧报纸糊墙,摆放的都是旧家电旧家具,铺着碎花布。窗台上放着几株植物,生机勃勃。脚踩上地板,发出咯吱的响声。

徐普一眼就看到他,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右手拿着画笔,在纸上乱涂乱。

“大福,家里来看人了。要怎么做啊?”他拿起桌上的玻璃壶倒水,放在了徐普面前,又开始收拾在地上的碎纸片。

“哥哥。”大福停下了笔,抬头看着哥哥,才发现有客人,露出腼腆的笑容,连忙跑到哥哥身边,躲在他的身后偷偷地看徐普。

天使。

这是徐普的第一感觉。

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像一副油画。眼神纯净如同一个孩童,笑容似阳光般的耀眼,比阳光更甚。尤其是在这个破破烂烂的地方,更像是救世主,能解救人间万般苦难。

“大福,坐下。”哥哥拍了拍他身边的空缺,大福双手搂着哥哥的脖子,坐在了他的身上。

“不好意思,大福的智力和一个五岁小孩差不多,所以说你问了也是白问。”哥哥用右手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却让大福搂得更紧,像一只猫蹭了蹭哥哥的脸颊。

“我试试。”徐普不甘心,拿出照片给大福看,试图笑得温和,“你见过这个人吗?”

大福吓得埋进了哥哥的胸膛,“抱歉,大福看来是配合不了你的工作了。”

“没事。”徐普摆摆手。

 “欢迎下次再来。我叫方达。”方达单臂抱起大福送客,大福乖巧地跟着挥手。

徐普暗道,这两兄弟的关系太好了吧。

全然不知,关上门后,方达直接把人扛到床上,眼神满是迷离,啃咬他的嘴唇,“为什么都把你关起来了,还是有人会找上你?”

衣服掀起来,满是红印和咬痕,大福一脸茫然,蹙眉,“哥哥,疼。”

“是哥哥不好。”方达惊醒,拿起床边的药膏涂在刚刚咬出血的地方,然后紧紧地抱住,“大福不要离开哥哥好不好?要永远呆在哥哥身边。”

“大福,陪着,哥哥。”大福学着方达的动作,摸摸他的头,“大福,喜欢,哥哥。大福喜欢哥哥!”越说越流畅,“大福喜欢哥哥!”

“哥哥也喜欢大福。”

 

徐普回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向来奉行准点上下班的吴百竟然坐在他的位置上,“前辈,还没下班呢?”

“你去哪儿了?”

徐普支支吾吾,“回了趟家。”

“老实说!”吴百狠狠地拍了桌子。

吴百在局里是个老好人,见人三分笑,很少见到他发怒,徐普吓傻了。

“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管!你居然还敢去青鸟!”吴百气到发抖,“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命了?你活着回来是命大,这件事情不许再管了。”

“前辈,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徐普就差举手发誓,求得原谅。

“文件给我。”吴百伸手,“你都查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查到。”徐普沮丧地从包里拿出文件递给吴百。

“这不废话。”吴百打开文件夹,确保资料都在里面,找出已解决的章,却发现一张图片,“这个你哪里来的?”

“我在68号附近小店里的监控找到的。”徐普略带骄傲道。

“你你你去找他了?”吴百尾音颤抖道。

“是啊。还有他哥哥,方达。”

吴百一巴掌拍到徐普的脑袋上,“你真是命大。现在跟我走,上门道歉。”

“啊?为什么啊?”徐普一脸茫然。

“方达这个名字你居然没有听过?你怎么当的警察!”吴百心急火燎地拉着徐普往外跑,连车钥匙都险些握不住。

“方达,不不不不会是那个方达……吧。”徐普心存侥幸。

“还有谁敢叫这个名字!”

方达,青鸟的创办者,也是S市黑道新贵方家人。因为B市的资源,一脚插足S市,打破了两两对抗的僵持局面,花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变成如今三足鼎立,现如今更是牢牢地占着龙头的位置。

有白就有黑,有黑就有白。

方家不是真正的黑道世家,而是白道的势力极强,出身B市,和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涉黑这个行为,说得好听一点,便是官家的看门狗。

青鸟,说是方家的,倒不如说是方达一手创立出的黑道帝国。占据着如流路,这个原本就是浑水一滩,如今被他一弄,规矩秩序一一建立。法律?不存在的。就差流通自己的货币了。

青,比蓝更绿,比绿更蓝。

鸟,象征着自由。

锁链,象征着拘束。

只要有这个图标就意味着如流路这块地是方达的。

警方拿方达毫无办法,两年前的事情还是警方办的不厚道。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方达打开门看到徐普和吴百两人毫无意外,挑眉道,“我说了吧,欢迎下次再来。”

吴百赔笑,徐普身后都是冷汗,战战兢兢。方达翘着二郎腿,手上拿着陶瓷杯,坐在铺着白蕾丝的沙发,丝毫没有影响到他身上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又有事要麻烦我们家大福了吗?”

“不敢不敢。”吴百擦了擦头上的汗,“这次我们来是来向您赔罪的,属下不懂事,我管教无妨,特意向方爷道歉。”吴百拍了一下徐普,“还不快道歉。”

“方爷,对不起。”徐普站起来,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没有起身,保持着这个动作。

方达微垂眼帘,足足有三分钟,勾起嘴角,“年轻人不知分寸,很正常。”

徐普接收到吴百给他的眼神,刚要起来,又听到方达说道,“看来警方现在对培养未来的花苗都比以前宽松了不少,是怕重蹈覆辙?不过这正义感倒是没减少分毫。”

“方爷说笑了。”豆大的汗珠从吴百的额头流下,“徐普,还不坐下。矗那儿做什么。”

徐普赶紧坐到吴百身边,一声不响。

“吴百,我觉得你挺厉害。发生了那种事情,还能在警局待下去。”方达点了点额头,“也对,毕竟也没多少人知道了。”

“我也老了,别的活都不会干,只能靠着警局给我发点微弱的退休金。”吴百笑得勉强。

“可以来我这边。我随时欢迎。”方达真诚道。

“不比从前,再早个十年,还能考虑考虑。”吴百苦笑道。

“大福。”方达突然站起来,“家里来客人了。”

徐普看到吴百双手紧握,低着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表情。

“大福,这是吴百,这是今天下午来过的徐普。”方达轻声轻语,收敛全身的锋芒。

徐普丝毫不意外方达会知道他们的名字,是他把野狼误认为是忠犬。

“哥哥,困。”大福一眼都没有看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抱着方达的腰。

“是哥哥不好,吵到大福睡觉了。”方达温柔道。

“哥哥,一起!”大福认真道。

“好,大福先进去,哥哥一会儿就过来。”方达再三保证,大福乖巧地回到房间。

“吴百,现在只有方福,你们的王警官已经在两年前死了。”方达脸色阴沉,“希望将来不要再有不懂事的人拐着弯来打扰方福安、稳、的、生、活。”

“方爷不会的。”吴百道,“我们这就离开。”

徐普不知道方达和吴百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在方福出现的那一刻,吴百这个年近四十的人,身上好像全无生气,背佝偻得厉害。

“徐普小朋友,友情提醒,这件事不要管,这个人是李子仁,或者说我应该叫他,内二丹顶鹤的痞四。”

“方爷好记性。”吴百挺直腰,“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会有人管了。”

“好走不送。”方达又道,“我还得哄我家小孩儿睡觉。”

吴百坐进车里,开到一片空地,面朝大海,一根接着一根。徐普没有说话,或者说今天的谈话信息太多,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个地方吗?”吴百沙哑道。

徐普摇摇头。

“两年前,警方最优秀的一批精锐葬送在这个海里。活下来的只有我,以及,”吴百沉默片刻,“你刚才看到的方福,原名王源。”

徐普组织语言,憋出几个字,“好歹你活下来了,才能替他们报仇。”说完,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子,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还不如死在海里。”吴百深吸一口气,拿出胸前的一块铭牌,握着它,开始缓缓讲述两年前的故事。

 

S市的势力分为三股,方家,汪家和于家。后两家是老牌势力,一个是走私军火,一个是贩卖人口和毒品。据说汪家的祖上是经商,有几条航线,后来政局动荡,局势不稳,想着有几把武器防身,居然有人动起了走私军械的心。迫于形势,又为了维持所谓的面子,需要钱,最后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于家的发家比汪家更是令人不齿。第一桶金来源于还是海盗的祖先打劫了一艘商船,全部都是金银珠宝。见财起意,不仅抢了钱,还把船给烧了,所有人都和这船葬送在海底。拿着这笔钱做了些营生,包装得越好,骨子里的劣根性怎么也隐瞒不住。什么来钱的快就赚什么。从以前的杀人到贩卖人口再到运用人体运输毒品,不过是懂得如何一点一点压榨所有可利用的资源。

相比之下,方家的产业纯良不少,只是黄和赌,而且所谓的走私军火,最后也是到了国家手里。介于白道势力,很难说名下产业真正的目的。

如此一来,因为快速发展想要稳住脚跟的方家和因为要去除社会毒瘤想要打击汪家于家的警方联手。

两年前,方家做庄,明面上是要和汪家联手对抗于家,并且放风给于家。为了保证安全,方达把地点定在海上,乘坐豪华游艇,服务应有尽有。警方为了一网打井,知道机会得来不易,二十个人装作服务生上船,其余的人分散在不同的渔船上,监视着船上的一举一动。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畅,到了方达和汪家的汪明臧谈判的节点。晚上八点,烟花为信号。在一片漆黑的夜幕,煞是好看。

“小达,做这一行的讲究的就是诚信。”汪明臧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出尔反尔的往往下场都不好。”

“那是自然。我们都讲好了,签名、画押,赖都赖不掉。”方达和汪明臧碰杯,把红酒一饮而尽。

“不如请小达和我这个老人说说这个人的来历?”汪明臧漫不经心地指着方福。

“青鸟里的,看着顺眼,就收下了。床上功夫不错,乖巧又听话。”方达四两拨千斤,“我喜欢得紧,汪爷可不要和我抢人啊。”

“我还是比较喜欢长相漂亮的姑娘。起码不会床上反咬一口。”汪明臧意有所指。

“那没办法,对胃口。”方达命人把方福带到房间里去,不知道汪明臧从哪里掏出来的枪支瞄准方福的脚尖。速度之快,方达根本来不及阻拦,子弹击中地毯,留下一个焦黑的孔。

“来谈生意,还带枪,汪爷是信不过我。” 方达一脸不悦,“不解释一下吗?” 

“我倒想知道为什么小达身边会有警方的人?”汪明臧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在枪上不存在的灰。

“谁说的。就算是,也应该是由我来处理。”方达推开侍从,一把搂住方福,“汪爷累了,早些休息。”

“方达,这个圈子我混得比你久,也见过像你这样和警方合作的人,但是我警告你,这些人的下场都不好。”汪明臧道。

烟花消失,黑夜重新回到一片寂静。游艇内的灯瞬时间暗淡。

“汪爷,我选择和谁接触,走什么样的路,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我能知道方福什么身份,我会空手来。”汪明臧撕开了脸上的面具,摘下了西装上的扣子,“猜猜看我现在在哪儿?让我送你一份礼物。”

话应刚落,游艇剧烈地晃动。

“方爷,船上被放了炸弹。”

“怎么样?喜欢吗?”

方达轻笑,“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不如打开你的窗帘看看外面。”

汪明臧早先收到了一封匿名来信,交代了关于方达和警方的合作计划,便找人替身上船。方达安排在船上,他也就坐在游艇上,一有不对,立刻驶出港口,逃离S市。反正一部分产业也挪得其儿子名下,还有一部分转移到海外。躲个几年就能卷土重来。

汪明臧的美梦还没过几小时,就有人报告他,游艇被包围了,都是警方的人。

“给我开!”汪明臧怒道,“方达,你不会以为就一个炸弹吧。想想你自己的命,让我出去。”

“嗯?不好意思,我听不懂。”方达把纽扣形扩音器踩个粉碎,“祝你享受这个夜晚。”

兔子逼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叱咤风云的大佬。

就在警方所有人都登上船,四处寻找汪明臧。吴百因为是指挥人留在船内,“方达,你这样,我们怎么还找人?”

“还想怎样?我帮到这里,仁至义尽。记得把该给我的给我就好了。”

“放心方爷,警方承诺的都会给你。”

吴百听到电话听筒传来的惊呼,他也有可能没有听到,手机都跌落在地上。眼前本该是属于他们的胜利果实,现在就是一人间地狱。被全面包围的汪明臧腰腹处包围炸弹,拿着火把点燃了船上的汽油,最后把自己引爆。

无一生还。

一切发生得很快,仅仅只是谈话间,火舌舔舐了整艘船,似乎更要吞噬这无边无尽的黑暗。

此次行动,警方和方家损失惨重,成果也不小。汪家重创,汪明臧身死,其儿子汪全不知所踪。于家夹起尾巴做人,销声匿迹,毫不犹豫地断掉了所有交易,竭力洗白。警方要么扑空,要么所获甚微。

作为总负责人的吴百替他的十八个弟兄接受了这一表彰。为了防止这些人的家人受到牵连,不能宣扬,只有他一个人记得。也许上头会记得,但他们更多的是沉浸在胜利的喜悦,而这十八条人命和他们毫无关系,只是报告上的一个数字。

牺牲十八个人,换来上百万的S市百姓的安稳。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只有吴百内心备受煎熬,那天晚上的场景如同噩梦一般,永永远远地缠绕着他。

王源,被流弹击中,大面积出血,失血过多导致的休克。人是救活了,但是智力退化成一个五岁的小孩,忘却了所有。换了个名字,被方达带走。和十八个弟兄相比,是最好的生活。

吴百是羡慕的。活着的人才是在受苦的,背负着痛苦的记忆。现在的生活是弟兄们换来的,而他不得不替着十八个人好好地活下去。总有一天会抓出警方的内鬼。

两年过去了,一无所获,现在冒出了李子仁,本应该死去的人。那么当初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地长眠于大海,又有多少人改头换面?谜团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缠绕于心。方达的话也提醒了他,是否值得冒险,为了这些不确定的存在,而毁了现在安稳的生活。

 

吴百的烟灰陡然掉了下来,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热意。“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我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徐普的正义感早在知道他上门拜访的是方达之后,就熄灭了。听完吴百的话,他开始迷茫,下意识地选择保护自己,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我送你回家。”吴百把这个故事藏在心里太久,现在说出来倒是觉得轻松不少,心情也好起来。

吴百把徐普送到楼底下,“上楼去吧。别想太多,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字儿都不能往外说。”

“知道了。”徐普神色恍惚,“谢谢前辈。”

 

方达不太喜欢回忆过去,不过故人相逢,就如同一根导火索,一扯,记忆排山倒海般袭来。

不知不觉,方达把王源作为方福已经囚禁了整整两年。这栋房子,或者说现在的青鸟都是为了方福造的。故意得做旧,表面破破烂烂,完美地符合大福这个人的资料。其实家里每一样东西拿到市面上卖都足以一个普通人家半年的收入。

王源,警方的卧底,化名大福,方达知道得一清二楚。靠着那么点关系,每个到青鸟的人,方达都能第一手知道他们确切的资料。

人不能产生好奇心,潘多拉的魔盒才不会被打开。

方达对王源的关注一天超过一天,从一开始的监视到渴望,故意安排人让他遇上自己,顺理成章地成了身边人,给予无伤大雅的情报,最后通过他和警方合作,理所应当地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物换一物。

公平的交易。

恐怕没有人会和一个警方的卧底如此相处。王源可以大方地和方达聊天,毫无顾忌地交换警方现有情报。这并非王源的大胆,而是作为警方的代表,应该有的坦诚。况且所谓的秘密在方达的眼里可能根本不是秘密。

方达可以把每项经手自己的工作都让王源看,从不遮掩。方达敢做,王源却不敢看。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知道太多,自己的命越危险。虽说做这一行,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但是没有人会真的不惜命。

美好和安逸会让人忘却危险,忘却王源不是大福,他会离开,过上没有方达,没有青鸟的生活。或者说方达知道,但是他不愿去想。

在那天的海上,方达一边接电话,一边走去方福的房间。三分之一的船体都没入水中,时不时晃动,漏水,走路平稳,丝毫不受影响。

看到王源打开窗户,穿戴整齐,一看便知,是去帮助他的同伴。

“王源!不可以!”

“放心,我不会出事的。”王源背对着方达,没有看到他脸上狰狞的表情。

“你给我留下!”方达毫不犹豫地把枪指向了自己的手臂,“这样你愿意留下吗?”

王源听出方达语气的不对劲,转过来,瞳孔放大,安抚道,“你先把枪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你下来。”方达的动作保持不变。

“好,我下来。”王源偷看了一眼,犹豫着跳下来的时候,方达开枪了,“方达!”
“这样,你愿意留下了?”方达感觉不到疼痛,他不喜欢这样的王源,他想要王源的目光永远停留在他的身上。

“我现在陪你去医院。”王源做着急救,先让伤口止血,子弹卡在肉里,时间一长,怕是要截肢。

“你会待在我身边?”方达死死地握住王源的手臂。

“我会的。警方不是和你签了协议。我知道。”王源现在不敢违抗方达的话,知道他发病了,也担心他一动,又要流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去医院。

“你知道了。”方达担忧地看着王源,“你不开心吗?我又让你难过了吗?”

“没有。我很开心。”王源内心焦急,抬头一看,眉心的红点,连忙把方达扑倒。
随着窗外的一声巨响,整艘船受到颠簸,王源中枪意识不明,掩护住方达,不让其受到伤害。方达为了把王源救出去,伤口再次出血。等他们出去的时候,方达的左手因为时间过长,不得已截肢,而王源身上的伤口不只一个,还有船上的碎片或嵌入或擦伤的痕迹,流血过多,陷入休克。抢救虽及时,也只是把命抢回来。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才清醒过来,醒来就什么都不知道,所有都要从头学起,如同一个稚童依赖着方达。

谁能想到,生活会给方达这样一个答案。

不用担心王源不高兴,不用强迫王源,而是主动选择留在自己身边。

 

李子仁的死,就像是一粒石子投入到深不可见的大海里。虽然没入水中,没有一丝水花,但是产生圈圈涟漪,搅动着海底。

平静的生活将会被打破,没有人能幸免于难。

是旧人的复仇,还是新势力的加入?

是掩盖真相,还是解开封尘的谜团?

所有人都被囚禁了。

——————————————————————————————

回忆部分完!接下来走主线orz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