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十九游


一个小小的风寒,马思远连续发了三天的高热。病情反复,整日昏睡。本就瘦削的脸庞更是只有巴掌大。为了照顾马思远,王俊凯直接搬到他的房间住,夜晚打地铺,一有风吹草动立即惊醒。张一山担心马思远病好前,王俊凯就先累倒了,便有齐三石代为照顾。不知这个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照例,张一山早上把脉,王俊凯在一旁焦急地问道,“一山师兄,为什么思远还没有好?”

按理来说,服下药,经过这几日的休养,只会药到病除,马思远的脉象的确比前几日有力不少。对于他长时间昏睡,张一山找不到头绪,“情况得到了控制,再喝几日药应该就能痊愈。”

“你确定?”王俊凯怀疑。

“这可是老头的药方!”张一山反驳道。

陆易明的名字一出,王俊凯的疑虑半消,“我是不是应该找一个郎中?”

“全扬州城都找不到比我更好的郎中了。”

“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好?”

张一山语塞。

“现在天冷,马思远本就体弱,生了病本来就不容易好,风寒历来都要花上许久的时间。”齐三石道,“王俊凯,你先别急。”

“在这张药方的基础上,我再加一例药。不过是药三分毒,新开的药一日只需一顿。”张一山道。

“好。”王俊凯拿着张一山给他的药方,准备亲自去抓药,他要确认好每一个步骤,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

“我在这儿看着马思远。”齐三石道。

低着头的王俊凯没注意到朝着他走过来的董子健,擦身而过,董子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走进马思远的房间,“一山,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说。”

张一山瞟了正坐在床边的齐三石,站起身,把门关得严实,不让风吹进去,“有什么事?”

“马思远现在怎么样?”

“只是普通风寒,应该快好了。”

“只是风寒?”

“当然了,小凯信不过就算了,你怎么也信不过?”

“我也想信,可是你说说看你治了多久?”

“……”

“难不成……”

“难不成我的医术有问题,就是马思远的病有问题。你是想说这个吧。”

“是。”

“你和昊然到底知道了什么?”

“这个我不能说。”

“为什么?因为是奚掌门嘱咐?因为马思远齐三石有问题?”

在张一山的追问下,董子健心里骇然,面上不显。

“不管是你们还是他们,表现得太刻意了,都装作什么不知道,以为我是瞎吗?”

董子健不语。

“都现在了,还不打算告诉我吗?”

“该说出一切的人不是我,而是奚掌门。”

“我就不信奚掌门什么都不告诉他的宝贝徒弟,我现在就去找昊然。”

“你找他也没用,昊然什么都不知道。”董子健一只手拦下张一山,展开扇子以示警告,加快语速,“不如我们聊些我们知道的,比如你对齐三石态度的转变。在明知他有问题的情况下,你这是在做什么?”

“为了知道真相。”张一山不敢轻举妄动,虽然他对自己出拳的速度很自信,但是这把扇子上的机关只怕比自己还要快。

“那就再等等。大婚一结束,回到苍山,你想知道的,奚掌门都能回答你。” 

董子健和张一山眼神对峙,后者收起防备姿态,“那我就勉强再相信一回。马思远的风寒之所以迟迟不好,只有两个原因。到底是哪一个,你自己猜去吧。”

“你们两个都站在外面干什么?不冷啊?”王大陆手上还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被两人盯久了,赶紧把馒头都塞进嘴里,不费力地吞咽,“想吃去厨房拿。”

董子健张一山摇摇头,分别往不同方向离去。

“你们这都什么意思啊?尊重师兄!”王大陆喊道,没人理他,摸了摸肚子,转身去了厨房,“张姨,麻烦再给我一个馒头。”


“你刚刚去哪儿了?怎么还拿着扇子?”刘昊然得出结论,“你找过一山。”

“在这个节骨眼上,再不找一山,还怎么行?”董子健气道。

“不是不让去,我的意思是,得带上我一起。”刘昊然哄道。

董子健把经过重复了一遍,“你去了有什么用。”

“不愧是一山。”刘昊然收到董子健不满的眼神,忙道,“反正你也说服一山了,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关心关心自己,尤其是我。”

“我挺好,你也挺好。”

“你看看你都瘦了,是不是该胖……你别打我呀!”刘昊然不能反击,也不能防御,只能躲闪。

“我哪儿胖了?我胖还不是因为你天天喂我。现在居然嫌我胖!”董子健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饭,“这些都是我的。”

“你吃得下吗?别浪费。”刘昊然皱眉道。

“就是要吃——成——猪!”董子健豪气地端起粥,一口气喝完,“要你管。”

“我不管,还要喝吗?我再去厨房拿。”刘昊然暗自庆幸扬州城的东西做得精致,这碗看上去快有脸那么大,但是呈漏斗状,根本装不了多少。

“坐下。”董子健拿起三丁包就要往嘴里塞。

“当心烫。”刘昊然提醒道。

“烫。”董子健吐着舌头,感觉舌尖都被烫麻了。

刘昊然赶紧把杯子递到董子健的嘴边。

董子健喝了一大口水,还是觉得舌头毫无知觉,像只小狗一样舌头耷拉在外面。刘昊然吻了上去,董子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回应,又想到在生气,想要抗拒,已经来不及了。

“不疼了吧。”刘昊然擦了擦董子健的嘴角。

董子健嫌弃地拍掉刘昊然的手,“吃饭。”


显然,张一山的新药方起到了效果。

当晚,马思远就清醒过来。次日一早,更是能食用粥类易消化的食物。除了整日咳嗽不断,相较于前几日只能躺在床上好了不少。

“咳嗽就证明风寒好了,到时候再开点别的药治咳嗽。寒性、刺激性、太甜、太咸,油腻的食物都不要碰。”张一山道。

“多谢一山。”马思远道。

“不用谢我,要谢去谢小凯和三石,这几天都是他们两个照顾你。”

“……我会的。”

“你醒得真是时候,后日就是李益白珂结婚,晚上可以蹭一顿喜宴吃。”

“我大病初愈,人多的地方不太适合去。况且我身上还都是病气,冲撞了大喜之日,自认不好。”

张一山看着马思远,用手帕掩着嘴,眼里一片清明,对于他的眼神不躲避,“你说得也是。倒是小凯会舍不得。在那种地方,只怕会无聊,有一个人陪着说说话也好。”

“一山说这么多,是想让三石去?”

“不过是我随口一说,不必放在心上。”

“三石会去的。”

马思远笃定的口气让张一山感到挫败,无奈地挥挥手,便把这一件事抛之脑后。


“恭贺李盟主,祝二位新人百年好合,和美到老。”王大陆道。

“感谢奚掌门还惦记着我李家。”李祥杰脸上一直带着笑,“快快入座。” 

“多谢。”

“怎么只看到李盟主?”齐三石问道。

“说是婚宴,实则就是变相的武林聚会,应该是为了明年的推举。”张一山道。

“李祥杰肯定没戏,估计是想让李益上。”刘昊然道。

“不过今年的角逐很激烈。冷烟的孟筱柔,前十唯一的女子。天一的邵华,剑术高超,名门之后。武林盟主这个位置很久没有这么多人抢了。”王大陆道。

“无聊。”王俊凯道。

“那就多吃点,把本给吃回来。”董子健道。

“反正我们是替师父出面,不会有人自找没趣,往我们跟前凑。没看到这个位置虽然离主席近,却偏僻。”刘昊然道。

吉时到,李益和白珂象征性地出现一下,就靠李祥杰一人撑场面。觥筹交错,你敬我我敬你,来来回回,时不时发出鼓掌声。苍山派这一桌就显得冷清,除了先前下战帖的后辈会跑来打声招呼,其余时间都如同董子健所说那般,专心吃吃喝喝。

突然,火烛全部熄灭,一片漆黑,只看到庭院外的一地月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大的喜事为何不加我?”一身红衣,带着面具,手握一只玉箫,从被四个身材火辣的女子所抬之轿下来。每走一步,就亮起一盏灯。

“你是何人!”

“何时我魔教这般不为人所知。”他冷笑,看了一圈,“人还真是够齐的。”

“若是来讨一杯喜酒,自是欢迎。”李祥杰道。

“喝了你的酒,只怕会穿肠而死。既然你接下了白家这个烫手山芋。那本座看在你年老的份上,那就好心告诉你。这藏宝图必定会是我魔教所有。”

“从来不知道什么藏宝图,不要信口开河。”

“到底有没有,你心里清楚。看看苍山派就很聪明地没有开口,毕竟是受此庇护。”一个晃身,出现在那桌面前,“啧啧,珍宝岛的财富不知道是不是都搬到你们山里去了。”

“慎言。”王大陆道。

“这年头连实话都不让说了。”又是一声冷笑,拿起玉箫抵着李祥杰的胸膛,“拿了别人的东西就得物归原主,知不知道?”

“哼,我从不稀罕魔教的东西。”

他仰天长啸,背着手晃了一圈,“名门正道。所谓的正道,现在的东西哪样不是出自我魔教!属于我的东西,一样、一样夺回来。反正你们窝里横也不是一回两回,十年前,六十年前的事情,都记着呢。”

他抬手吹起玉箫,天籁之音,余音绕梁,“哈哈哈哈哈改日再会。”



第十八游

第二十游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