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三页

 

晚饭过后,马思远正在厨房洗碗筷,王源突然跑进来,小声地说道,“Karry在外面睡着了。”

“啊?我去看看。”马思远抓紧把最后几个碗在水龙头下冲掉泡沫,倒放在一旁的架子上,之后把湿的手往围裙上擦,再脱下来挂在冰箱旁的钩子上。

Karry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紧锁眉头,双腿屈起,手里还拿着手机。马思远轻轻地推了推他,“Karry?”

“让我睡一会儿。”Karry微睁,又闭上。

“你是不是时差还没倒回来?”马思远试图把Karry扶起来,“你要睡的话,先洗个澡再睡。”

王源刚想说话,就被马思远制止,让他安静。

Karry倒在马思远的肩窝处,“就一分钟,然后把我叫醒。”

马思远手足无措,原本抱着Karry的手当即弹开,悬浮在空中,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挺直腰背,让Karry靠得更舒服一点。

“一分钟到了,起来吧。”马思远感觉自己的喉咙被黏住了,开不了口。

Karry慢慢抬起头,眼睛逐渐聚焦,“可我没带换洗衣服。”

“那你快点回家吧。”王源急道。

“没事,源源有几件衣服买大了,穿不了,你穿应该刚好。你先去洗,我到时候把衣服挂门上。”马思远道。

“好。”Karry径直走向浴室。

“哥!明明说好今晚陪我睡的。”王源生气道。

“我是陪你睡啊,他睡外面,我们睡里面。快点帮我一下。”这个沙发可以变成床,有的时候马正阳王绮来照顾王源的时候,就可以睡得舒服一点,不用坐在椅子上一整个晚上。

“我的衣柜哪有大的衣服,就是你自己买了,不敢送给他,然后就藏我这儿了。”王源心不甘情不愿地帮着马思远铺床。

“别胡说八道。买衣服的时候记错尺寸了。”马思远从衣柜里拿出崭新的衣服,又拿了个小椅子,把衣服放在上面,冲着浴室喊道,“在门外面,你一伸手就是了,毛巾直接拿上面的。”

“哥,我们衣服的尺码是一样的。”王源无奈道。

“是吗?最近我高了,衣服比你大一码。”马思远解释道。

“敢不敢现在和我比身高。”王源从沙发床上爬起来。

“别闹了。吃完饭已经过一个小时,可以去喝药了。就在厨房里,糖也给你备好了。”马思远催促道。

王源走进厨房,面不改色地喝下一碗苦药,把糖放进嘴里,含糊不清道,“你说你,要是喜欢人家,就直说。”

“王源。”马思远平静道。

“我刚什么都没说。”王源双手投降。

“衣服我穿倒是正好。”Karry把毛巾往脖子上一围,头发上的水就不会滴到身上。

马思远瞪了王源一眼,以示警告,希望Karry没有听到王源说的话,“能穿就好,我拿吹风机给你,把头发吹干,要不然会着凉的。源源,去洗澡。”

王源向来听马思远的话,乖乖拿起睡衣跑进浴室。

“Karry。”马思远拿着吹风机正要给Karry,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都说了得吹干啊。”马思远费力地让Karry坐起来,给他吹头发。

“吵。”

“你说什么?”吹风机的噪音很大,Karry说话的声音小,马思远费力听,也听不清。

Karry摆了摆手,示意马思远继续。

马思远把吹风机关掉,摸了摸发根都干了,就发梢处还有一点湿,看Karry特别困的样子,就随他去了,“晚安。”

“晚安。”

马思远坐在Karry的边上,注视着他的睡颜。一个月未见,有很多话想和Karry说。即便几乎每日都会说着暑假里发生的事情,大多都是马思远讲,Karry附和,更想知道Karry在美国怎么样,却不敢问出口。去美国,对于Karry来说,是一件极度厌恶的事情,和不喜欢他,他不喜欢的人朝夕相处。 

Karry翻了个身,马思远才回神,拔掉吹风机的插头,摸上去已经不烫了,直接放回原处。走进里面的房间,王源已经躺在床上了,看到马思远进去,立马放下手中的书,往外挪了挪,“哥!”

“身上都是油烟味,先让我去洗个澡。”马思远道。

“那你快去吧。”王源道。

等马思远出来的时候,王源已经睡着了,把大灯关掉,仅开了一盏小灯,小心地把书拿出来,合上放在一旁。

“哥。”王源突然说话。

马思远以为王源在说梦话,没有在意,安慰地拍了拍王源的背,给他盖好被子。

“讲故事。”王源又道。

“你怎么还没睡?”马思远讶异道。

“要听故事。”王源拿起数学书递给马思远。

“你都几岁了,还听故事?还是数学书?”马思远哭笑不得。

“数学书一听就困,真得搞不懂你们俩为什么喜欢数学。”王源不满道。

马思远没有回答王源的问题,而是打开阅读灯,天花板上的灯光笼罩了他,“今天我们讲集合,这是数学中的一个基本概念。集合的定义,由一个或多个确定的元素所构成的整体叫做集合。如果说,……”

念了不到五分钟,王源安然入睡,微张着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马思远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他的嘴角,再垫在枕头上。轻轻地掀起被子,下了床,打开斜对着床的桌子上的台灯,拿出自己的日记本。

B5大小,封皮是墨绿色的,右下角写着secret,中间偏上的位置写着diary book,占据了扉页正中间的两句话,马思远和Karry是最最最最要好的朋友,马思远不喜欢Karry。

马思远在心里默读了一遍,才拿起笔,写下了九月一日,天气晴。

“……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其实这样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心怀不轨,就觉得在朋友这条线过界了。明明他不断地蚕食我的生活,我的情绪,就如同他靠在我肩上时,呼出来的气全部在脖子上,根本不能思考。为什么他还是那么容易动摇我……”

“你怎么还没睡?”Karry道。

马思远一听到背后有声音,下意识地关上日记本,“你怎么醒了?”

“睡不着,救起来了。”Karry打开手机屏幕,“现在都十点了,还写什么日记啊。快去睡吧。”

“别用我的话搪塞我。”马思远回头看了一眼王源,把Karry推出去,“轻点声。”

“我要看你的日记。”Karry一把夺过马思远手中淡蓝色的本子,“同学友善,白文珞有点话痨,但是人不错。为什么你的日记里提他?”

“今天我们不就认识了白文珞和他的同桌姜宇诚。”马思远斟酌再三,“你呢,现在因为时差睡不着?”

Karry的视线停留在日记本上,但马思远知道他没有,感觉气氛有些微妙,把本子拿回来,加了几句,再放到他手里,“这样总行了吧。”

“今年也是和Karry同桌的一年,接下来两年也是,到了大学,还要一直在一起。”Karry笑着锤了马思远的头,“今天早上不好不愿意。前天晚上到的,昨天你不在家,就知道你在王源这儿。”

马思远没有反击,望着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几盏路灯,不像从家里的窗看出去,是高楼大厦,亮着霓虹灯,格外好看,“我知道,本来想找你的,但是等我回家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你说,我每年回去干什么呢?除了他高兴之外,所有人都不高兴,为什么就因为他一个人,毁了所有人。”Karry问道。

马思远不语,他知道这个时候Karry需要的不是回答,站在一旁静静聆听。

“他儿子今年小学毕业,怎么没想到今年我初中毕业,真是莫名其妙。”Karry冷笑,“我真害怕将来我会变得和他一样?自私自利,纯粹的利己主义。”

“不会的。”马思远斩钉截铁。

“呵,我妈和那个女的都生了他的孩子,居然长得那么像。看着王俊凯,就像看到我小时候,你说他的基因得是有多强大。”Karry感叹。

“只是长得像,不能代表什么。在你眼里,我和源源是一样的吗?”马思远问道。

“不是,你们两个不像啊。”Karry道。

“你是第一个说我和源源长得不像的人,在我爸妈眼里,我们两个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马思远握着Karry微微颤抖的手,“不用畏惧,我肯定能分得出来。我也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谢谢你。”Karry道。

“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谢。”马思远拿出香薰机,往里注上水,按比例倒了六滴的薰衣草精油,“这个可以安神,试着再睡一会儿。当然了,如果你实在睡不着,你就起来,把明天的早饭做了。”

“看情况吧。”Karry盖上被子,“晚安。”

“晚安。”马思远回到房间,把日记本放进书包里,长舒一口气,还好先写的是另外一本。

马思远确认再三,把枕头拿走,小心翼翼地躺在王源的身边。刚一躺下,王源的手又搭在腰上了。闭上双眼,睡着前最后一个念头,Karry睡着了没有。

——————————————————————————————

Karry的身世短时间内还不会解开,有专门的支线剧情!

这一更是最近时间稍微多一点,有时间码字,算是这一周的更新,不排斥之后会有第二次更新的可能性。

 


第二页

第四页

评论 ( 1 )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