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十七游

 

随着婚期渐近,城里的人一天比一天多,街上都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扬州有一武林盟主,但是老百姓对于武林中的事情关心,随便一个茶馆、客栈,甚至是街头都能听到有说书人说着江湖,也并没有那么关心,就如同故事,听过就抛之脑后。百姓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侠客来到扬州,身上的打扮,用的武器和武功套路,无一不好奇。

张一山董子健现在都不能上街,说不定那个转弯口上就碰到认识自己的人。如果是有名帮派的长老或是在武林德高望重之人,见面只需客套几句,便把人放走。但若只是江湖人士,后起之秀,有门有派的新生,见到二人,免不得要讨教一番。起初,张一山董子健秉着速战速决的原则,却没料到有人越战越勇,恨不得打上个两三时辰。不仅是张一山董子健,又因为王俊凯刘昊然和他们一道,也被认出来,马思远齐三石更是无辜牵连。

就算是收心在家,认真练功,因为被人知道了住所,送上门的请帖更是没停过。至于战帖,全部被门童拒收,但是长辈的名义不可辞,只能前去,每天好生忙乎。

“我今天要去孙前辈。”桌上的帖子已经经过门童的整理,按照送信人的名望安排,张一山看着头都大,“你们呢?”

“我今天也得去见班大师。”董子健又道,“昊然陪我一起。”

“小凯,你是不是没事啊?”张一山问道。

“是啊。”王俊凯道。

“那这样,这里就你去了。”张一山把一封请帖放到王俊凯的手里,“都十八了,历练过了,就要做些事情了。”

“好。”王俊凯只能应下。

“又要麻烦思远和三石看家了。”董子健道。

“早去早回。”马思远微笑道。

“这怎么能算麻烦。”齐三石道。

四人在门口分道扬镳,张一山王俊凯向左,前往李祥杰安排的住所,刘昊然董子健向右,岔路不断,竟然又绕回到院子的背面,爬到亭子的顶端,对院子里的情形一览无余。

“小董,你这段时间都已经试探好几回了,怎么还不肯放弃?”刘昊然问道。

“我原以为他们顾虑的是一山和小凯,可是好像不像,但是就我们两个不在,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董子健解释道,“那我想知道如果我们所有人都不在会怎么样。为了不显得刻意,这种情况发生很多次,马思远和齐三石应该不会起疑。”

“你怀疑他们是旧识?”

“同时盯上苍山派,要么两拨人,要么一拨人。如果目的相同,那么两拨人和一拨人就没什么区别。”

“看不出来你这么聪明啊。”

“我一直都很聪明!”

“没看出来啊。”

“滚一边去。”

“别,省的到时候你跌下去又要怪我了。”

“你还敢把我丢下去。”

“不敢不敢。”

 

齐三石和马思远起身要走,被侍从拦下,“一山少爷临走前吩咐小的,要看好三石少爷把午饭吃了,才能回房。”

马思远想笑,还是忍住了,“三石,慢用。”

侍从又说道,“俊凯少爷也叮嘱小的,让思远少爷好好吃饭。”

“请坐。”齐三石转忧为喜,“不能辜负王俊凯的心意。”

马思远握紧手中的扇子,转过身坐下,“彼此彼此。”

 “天都已经凉了,拿着一把扇子,意义何在?”齐三石问道。

“我心热,不像你禁不住冷风。”马思远摇了摇扇子。明明是在院子里,一点感觉不到冷,脚边都放满了烧碳的炉子。也不知道董子健怎么做到的,石桌石椅都在散发着热意。

“不要仗着年纪轻,就肆意妄为。”

“只长一岁而已。”

“那也改变不了你是最小的事实。”

“早生一年,晚生一年,有时候毫无差别。”

“对我来说,能多活一天都是赚了。”

“祝你找到寒火石。”

“随缘。”

两人陷入沉默,一个撑头看着风景,一个把玩着手中的扇子。还好此时饭菜一一上了,省去了尴尬。

“就这样?”董子健不解道。

“看了几次,我以为你都已经习惯了。”刘昊然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了,“平日里他们两个也不怎么说话。”

“都怪一山和小凯,要不然怎么会变成现在两个人就只知道吃饭,别的什么都不说。”董子健迁怒道。

“还不走吗?现在一山和小凯应该发现我们没有找班大师了。”刘昊然道。

“再等一会儿。”董子健迟疑道。

“再等也没用。”刘昊然背起董子健往下爬,“他们两个能隐藏到现在,还不被我们捉到把柄,怎么可能现在就被你发现。”

董子健心有不甘,也知道刘昊然说得是实话,“我真的很不喜欢我们一直处于被动的状况。”

“我们去找班大师。”刘昊然哄道。

“有本事一直都不要被我抓到!”董子健气道。

 

张一山在门口碰到刘昊然董子健,“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我们先去拿给班大师的礼物了。”董子健对着刘昊然说道,“我先进去了。”

“难怪。”张一山了然。

“小凯呢?”刘昊然问道。

“被萧前辈的徒弟逮住了,现在正在比试,结果跟来的徒弟有三个,刚开始,还有得等。”张一山坏笑道。

“那你怎么先出来了?”

“找了个借口,去看小凯,就放我先走了。”

“真有你的。”

“这只能说明我很信任他,一定会赢。况且比来比去就是我们几个,得给人家培养信心。”

刘昊然点点头,比了个大拇指,“你说得都对。”张一山是在练武上有天赋,过目不忘,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不精,但尤擅棍棒。因为张一山能把会得都糅合在一起,所以套路和正统棍法不全相似,让人摸不着头脑,方寸大乱。和王俊凯比试,每次都是单方面碾压,除了在弓箭方面略胜一筹。

“怎么还在门口站着?”董子健问道。

“一山师兄,我居然赢了!”王俊凯后知后觉,“昊然师兄,子健师兄!”

“我就知道小凯会赢。”张一山夸道。

“恭喜啊。”不知前因的董子健茫然道。

听着王俊凯的讲述和刘昊然的解释,董子健才明白过来,“都是苏峰主教得好,你又都学会了,和一山昊然有什么关系。”

“没有没有。”被董子健一夸,王俊凯有些害羞,“晚上我给大家做晚饭。”

“这个好。”张一山赞同。

“我帮你吧。”刘昊然接收到董子健的眼神,立马说道。

“谢谢昊然师兄。”王俊凯道。

 

就在董子健刘昊然走之前,齐三石和马思远终于吃完,得以回到房间的休息。他们不知道的是,马思远打开衣柜,摸到左边的凸起,一摁,一条密道出现。马思远每走一步,火把亮起,目的地是齐三石的房间。

这个房子是齐三石提早命人把这套房子进行改造,再派人想办法让张一山买下。为了防止被董子健发现,只有两个房间装上机关,一个是齐三石,一个是马思远。安排房间的是张一山,齐三石在旁不动声色地建议,总算是没有出差错。

马思远低着头,单膝跪下,双手合拢,“属下见过教主。”

齐三石端起茶杯,吹去表面的茶沫,不说话,仿佛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马思远。

马思远保持原样,直到身形快要支撑不住之时,齐三石才开口,“起来吧。”

“谢教主。”马思远立即站起来。

“你还记得我是你教主。”茶盖盖在茶杯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马思远又跪下,“属下一直铭记在心。”

“那为什么不按我说的做?”

“属下董子健已经起疑,为了打破疑心,便放弃原有的计划。”

“是我让你提前三个月就把王俊凯放走的?你是不是忘了王俊凯的爹娘对你做了什么?对你一家做了什么?需要本座帮你回忆吗?”

“属下没忘。”

“好一个没忘,那教规你可还记得,擅自行动者的惩罚是什么?”

“教规第二十六条,擅自行动者二十鞭二十棍。”

“既然你现在是马思远,这个惩罚太明显,把这个吃了,子时就会发作。”齐三石丢了个药瓶给马思远。

“谢教主。”马思远接住后,毫不犹豫地把药丸咽了下去。

“之后行动若有任何差池,你就给我滚回魔教。”

“属下知晓,属下,属下斗胆问一个问题。”

“说。”

“方才教主质疑我对王俊凯心慈手软,那么教主对张一山呢?”

“胆子还真是不小。”

“属下这就告退。”

“不必。本座这就回答你,和你一样,只有利用。还有什么问题吗?”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两人皆惊,丝毫没有察觉。齐三石挥了挥手,马思远镇定地告退,背后一阵凉意。
和你一样,这四个字,如同针扎在马思远的心上。这不仅是一种回答,还是一种警告。

齐三石整了整衣服,打开门一看,正是张一山。“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

“有吗?对了,你怎么关着门啊?”张一山问道。

“刚刚在睡觉。”齐三石手心出汗,

“你继续睡吧,不过也别睡太久,别到时候晚上睡不着。”

“好。”张一山爽快的态度让齐三石捉摸不定,连回答都慢半拍。

马思远在地道里快走,又不敢跑怕发出剧烈声响,张一山的到来让他担心王俊凯是不是已经闯进他的房间。

马思远还没走出衣柜,就听到王俊凯敲门的声音,努力平复呼吸,从窗户爬出去,跳进了院子里的池塘。浑身湿哒哒地跑去开门,“你要是没有什么事,等我洗完澡再说好吗?”

“你怎么了?”王俊凯紧张道。

“不小心掉水里了。”马思远身上止不住地哆嗦。虽然在南方,但是十二月的天气并不比在苍山暖和多少。

“我命人给你烧洗澡水,你快把湿衣服脱了,染风寒就不好了。”王俊凯跑进房间,想用被子裹住马思远,发现不妥,放进了马思远手里,“你拿着。”

马思远犹豫了一下,咬牙站在门外,吹着冷风,突然想起了一件过去的小事,不过那也只是过去了。



第十六游

第十八游

评论
热度 ( 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