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故事节奏慢

※[伪]校园流水账


第二页


“先说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我现在发下去的是这一周的临时课表,这周五会发出正式的课表。以防万一,我在黑板上也贴了一张。”苏珏把手中的文件发给每一列的第一位同学让他传下去,“接下来,轮到各位做个自我介绍,让我了解你们。我呢,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你们是我带的第一个班级,我们一起共同进步。”说到这话时,穿着打扮竭尽成熟的苏珏脸上显出赧然。

没了苏珏的声音,全班变得安静,有的跃跃欲试但又不敢,有的忍不住往后靠深怕被点到。

“既然这样我们就按照座位顺序来了。每个人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并且告诉全班同学哪所中学,兴趣爱好,暑假里做了什么。”苏珏道。

“我是于敏敏,乔展中学的,嗯,喜欢读书,暑假里就在家里待着。”

“吴天,六中的。兴趣是打篮球,梦想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暑假里就打篮球。”

……

“白文珞,我就是从成安中学升上来的,有什么关于学校的事情我都能告诉你们!我的兴趣爱好广泛,最重要的就是我特别乐于助人,真的,有什么事需要我和我说一声,我一定帮。暑假里我和我父母出去旅游了,风景特别漂亮,全部发在我朋友圈里。”白文珞说到一半就被苏珏打断。

“还有其他同学要发言,给别人一点时间好吗?”

“老师,我很快就说完了。这是我们班的微信群,麻烦每个人都加一下,老师你也加进来吧。搞活动的时候方便一点。”白文珞小声道,“放心,等我所有人都加进去之后,会在开一个没老师的群。”

“我已经听见了。这回总说完了吧。”苏珏无奈道。才刚上第一天班,就已经感受到与这群孩子的代沟。

“是的,老师。”白文珞吐了下舌头,赶紧跑下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叫我Karry,西南中学,没什么兴趣爱好,暑假出了趟国。”

“Karry同学,不再说点别的了吗?”眼看Karry要走,苏珏追问道。

Karry摇摇头。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因为父母喜欢李煜的诗,就从里面挑了思远二字。我也是西南中学,喜欢做没试过的事情,寻找刺激感。暑假里就只是待在家里。”马思远又道,“希望接下来三年可以和大家成为朋友。”

“每次都说这一句,不卖弄你是不是不舒服啊?”Karry凑到马思远的耳边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马思远道。

Karry冷哼一声。

马思远不知道Karry又怎么了,反正也习惯他间歇性的抽风,由着他去。

“大家都做完自我介绍了,之后会有其他的老师过来。座位安排如果大家都满意的话,就保持现状。然后一个星期换一次位置,就是从右至左,也是为了大家的视力着想。”苏珏道,“想换位置的现在就可以换了,不想换的就坐在原位。”

“你换吗?”马思远问道。

Karry想了一下,“你坐里面,我坐外面。” 

“你不是喜欢坐靠窗?”马思远感到奇怪。

“腻了,想坐里面。”

“好。”

白文珞有些无聊,同桌想换位置,现在还不知道谁会坐在他身边,“你们俩这个位置换的是真够有意思的。”

“突然想坐外面了。”Karry道。

“你怎么不换位置?”马思远问道。

“我从中学开始就是坐这个位置都习惯了,而且这个地形属于上课玩手机最佳位置。”白文珞来了兴致,“校长会习惯性地往教室看,前门后门都有玻璃窗,然后第四排刚好是个死角,不会被发现。”

马思远附和地点点头,Karry一如既往地摆着面瘫脸,白文珞却是越讲越兴奋,除了喝水,就不带停歇的。

Karry无视了马思远的求救眼神,专心地读着新学期的课本。马思远知道Karry就是装样子,一个从来不喜欢语文课的人现在在看语文书。好在白文珞的同桌来了,终于舍得结束对话,转过头和他的新同桌熟悉彼此。

马思远毫不留情地踩上了Karry的新球鞋,对于Karry的怒视毫不躲避,还瞪回去,Karry没辙,低下头道歉。

这个时候,任课老师一个一个走进来,各占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先是自我介绍,再讲了接下来一整年的学习计划,还发了封日程表,写明了课业安排,连考试时间都写得一清二楚。

Karry不能说话,马思远也不看他,只能写小纸条递给马思远,“(。﹏。*) 我错了…… ”

马思远装作没看到小纸条,努力压抑想要翘起的嘴角,居然学会用颜文字了。直到Karry写到第五张的时候,实在是憋不住了,在纸条的背面写上,“晚上想吃什么?”

“!什么都吃。”

“源源不能吃太荤的,今天就吃素。”

“别啊!”

“我觉得挺好,不是什么都吃。”

“……要吃肉”

“晚上吃铁板豆腐,虾饼,炒青菜,肉糜茄子,这样总行了吧?”

“行行行”

“认真上课!”

马思远余光看到Karry挺直腰背,认真地抄写老师在黑板上写的东西,真是好哄。

出乎意料,成安中学的午饭还挺好吃,虽然被白文珞百般嫌弃,但是马思远和Karry一致认为比以前初中的好多了。熬过了下午一个无聊又冗长的开学典礼之后,马思远和Karry回到家扔下书包,把晚饭做好,放在保温盒里,去医院看望王源。


王源,马思远的双胞胎弟弟,随母姓。是在王绮被确诊为怀上两个的时候,马正阳决定让大的和他姓,小的和王绮姓。

王绮当时怀孕的时候,算的上是高龄产妇,又可能因为是弟弟,所以王源一出生,身体就不好。从小体弱多病,待在医院的时间比家里还要多,医院给出的理由是新生儿抵抗力比较弱,五六岁就好多了。

马正阳和王绮一边要忙工作,一边要照顾王源,所以马思远两岁的时候就被送进了幼儿园。大概是双胞胎,所谓的心灵感应,一个病了,另外一个也会病。这个情况很少在马思远和王源身上发生,但是马思远能感受到王源身上的痛苦,这倒是真的。可是进了幼儿园之后,因为待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一个小朋友生病了,就开始相互交叉感染,马思远也会生病,回家休养,就免不得和王源打交道,最后两个人一同去医院吊盐水。

在家附近的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认识了王源,连医生都忍不住劝,不如让王源住在医院里,一旦有什么情况,也好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久病成良医。王源生病来来回回就是这些病,马正阳王绮就不同意。直到王源八岁那年,半夜里突然发高烧,没人知道。还是靠着马思远开始觉得不舒服,立马看向王源,果然不对劲,急忙喊醒马正阳王绮。

所幸及时送到医院,救回了一命,没有烧成傻子,王源不得已之下把医院当成家,右手腕带着一个手环,时时刻刻检测,一有不对,护士站的铃就会响。起初马正阳王绮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王源说这件事情,倒是王源主动提起,马思远一声不吭,握着弟弟的手。

自从住进医院,王源的身体逐渐在好转,再加上王绮认识了一个老中医,慢慢地调理身体,趋向稳定,能去人多的地方,甚至是在外面玩一整天。但是王源不能去学校,学习是件极其耗脑力的事情。所以,王绮就请了一个老师,每天有四个小时的授课,话是这么说,时间其实很弹性,一切以王源的身体为主。


“哥。”王源一把抱住马思远,黏在他的背后。

“别抱马思远这么紧。”Karry和王源向来不对盘,一见面就吵架,“还有装作看不到我是几个意思?”

“哼,他是我哥,怎么你也想抱?”王源挑衅道,示威似地把手圈得更紧。

“源源,我要喘不上气了。”马思远无奈地拍了拍王源的手。

“你看看你。”Karry不放过一丝一毫能打击王源的机会。

“哥~”王源撒娇道。

“Karry,你过来把桌子先擦一擦,然后把这个放在桌上。”马思远道。

“知道了。”Karry拿过马思远手上东西时,还不忘瞪王源。

“他欺负我。”王源告状。

“哥帮你欺负回去,我们先来吃饭。”马思远哄道。

王源不甘地坐在马思远的左边,还不忘把第三把椅子放到自己的对面,Karry直接把椅子往旁边拉,变成了在马思远的对面。Karry和王源眼神交流,应了那句“如果目光能杀人,你已经死了几百回”。马思远不管这之中的暗潮涌动,把碗递给王源,“慢慢吃,告诉哥你明天想吃什么?”

王源笑了,“只要是哥做的,我都喜欢。成安中学怎么样啊?你跟跟我说说呗。”

“就一学校,没什么特别的。”Karry不耐道。

“比西南大得多,食堂还挺好吃的。”马思远道。

“等你摸清地形,我们俩就跟以前一样。”王源道。

“你的身体吃得消吗?”马思远担忧道。

“老规矩,不上体育课,不开口说话,笔记我帮你抄。”王源道。

“笔记我抄,到时候课我给你补上。”Karry道。

“谢谢。”马思远一低头就看到王源冲他眨了下眼睛,“快吃饭,都快凉了。”

“现在天还挺热的啊。”Karry不明,马思远突然站起来,把面前的菜放进微波炉里转,再一转头就发现王源在偷笑。这俩兄弟又怎么了?

——————————————————————————————

英国真是个神奇的地方,铁路罢工,地铁罢工就算了,居然连学校都能罢工。希望他不要罢工吧orz才刚开学没多久。

我表弟的身体状况就不是很好,从小就经常跑医院,不过住在医院这里属于剧情需要。可以想象一下,医院VIP病房,就像一个小型的房子,什么都有,卫生间,厨房,客厅,还有医疗器械。



第一页

评论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