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十六游

 

王俊凯起初并没有分辨出马思远的声音,而是蹲下身在地上捡东西的时候,意外地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马思远。

面对王俊凯的惊呼,马思远把东西都好好地让他捧着,平淡道,“好久不见。”
“思远,怎么也来扬州了?是因为送的那趟镖,目的地在扬州吗?”王俊凯太久没见马思远,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想要和他说话,四处寻找话题。

“我刚巧路过扬州。”马思远不愿多说,“那你呢?刚到吗?”

“是啊。我和师兄们今日刚到的扬州,没想到就碰到思远了。”王俊凯又道,“之后思远还有事吗?不如和我们一道游扬州?”

“这怕是不好。你们还有要事在身,我身为一个外人,不应该参加苍山派的事。”马思远连连拒绝。

“不会。还未到送贺礼的时间,思远只需和我们每日游山玩水。”王俊凯热烈邀请,“再说也不只思远一个,还有一山师兄照顾的病人也和我们一并来了。”

“你们好好玩就好,我可能没多久就要离开扬州了。”马思远道。

“那这几天就和我们一起好了。”王俊凯怕马思远会反悔,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马思远的手上,“就这么说定了,我带你去看一山师兄新买的宅子。”

“啊?这……”马思远也不好把手中的东西扔地上,只能抱着“把东西送过去,然后再找机会离开”的心态跟着王俊凯。

 

“师兄,你们一定想不到我见到谁了。”王俊凯喊道。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张一山最先从房间里走出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刘昊然惊讶道,“还带了这么多东西!”

“子健师兄呢?”王俊凯问道,“还有齐三石呢?”

“你再不说,我可就走了。”张一山警告道。

“好吧。”王俊凯显得有些失望,想到什么又重展笑颜,往左侧一跳,“快看,是马思远。这个是你已经见过的昊然师兄,和他旁边的是这位一山师兄。”

“昊然好。”马思远对着刘昊然笑了笑,到了张一山称呼上有些犹豫,“一山……好。”

“叫我一山就行的。马思远,久仰大名。”张一山说这话的时候,不免看了一眼王俊凯。

王俊凯正对着张一山挤眉弄眼,免得他说出惊人之语。

“思远,好久不见。”刘昊然道。

这时,齐三石到了庭院,看到王俊凯身边站着一个陌生人,“你们这是传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是齐三石。”王俊凯没好意思说他是另有图谋,“这是马思远。”

“你好。”来那个人异口同声,就连表情都一样,说不出的冷漠和尴尬。

“呀,这不是思远吗?这么巧,大家都来扬州了。”董子健姗姗来迟。

“子健好,我只是经过扬州,没几天就又要离开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马思远心里,八成觉得董子健是故意的。

“是不是因为要送镖?如果地方近的话,让小凯帮你送了。”董子健道,“他乡遇故知,多不容易。”

“这怕是不好。不如我送完再返程回来找你们吧。”马思远推辞道。

“那就让小凯陪你,更快一点。”董子健给王俊凯递了一个“我就帮到这儿”的眼神。

“我很乐意帮忙。”王俊凯接收到董子健的眼神,连忙表态。

“……多谢。”马思远快速地眨了两下眼,没人注意到。

“思远住哪儿啊?不如和我们住一起?反正这里空房间也多,人多热闹些。”董子健建议道。

“既然俊凯和我一同送镖,我便住这了,我的护卫们还是让他们住客栈。”马思远一口应了下来,“我先回客栈拿东西。”

“刚好我们把你的屋子打扫打扫。”董子健道。

王俊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看了看马思远的背影,又看了看董子健。

“愣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追去!”董子健笑骂道。
王俊凯重重地点点头,赶了上去,“思远,等等我。”

“小凯隔壁没人住?”董子健问道。

张一山摇摇头。

“那间屋就给思远吧。”董子健又道,“一山,现在有个艰巨的任务给你。”

“说吧。”

“做晚饭。”董子健拉着刘昊然就跑,“我们俩布置机关,就靠你了!”

“凭什么不让昊然做!”张一山喊道。

也不知董子健是装听不见还是人跑得太快真的没听到。

“你先把这些给收拾了吧。”齐三石指了指桌上花花绿绿的盒子。

“你去哪儿?”张一山一把拉住要走的齐三石。

“回房休息。”齐三石道。

“你跟我一起。”张一山道。

“什么?”齐三石指着自己,“我可是病人。”

“我知道。你这病一时半会儿不会复发,就跟着我吧。”张一山道,“大家都忙着,就你一个人闲着,这样可不太好吧。”

“我就不该答应董子健。”齐三石不甘愿地坐下,“要干嘛?”

“你会做饭吗?”张一山问道。

“不会。”齐三石干脆道。

“那晚饭怎么办啊?”张一山摸着下巴,心烦意乱。

“让王俊凯做,他不是会做吗。”齐三石道。

“有道理!”张一山眼神发亮,“你怎么知道小凯会做饭?”

“这还不简单。你不就三个师弟,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根据你刚刚说的话,显然刘昊然会做饭,要不然你就会继续喊董子健。最重要的是你硬要和我吃饭的那次,你说是王俊凯做的。”齐三石被张一山盯着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没想到,你也有一次性说那么多话的时候,有些不可思议。”张一山道。

“那是以前和你无话可说。”齐三石道。

“其实,你和我们出来还挺开心的。你以后有什么就说出来,大家都把你当自己人。”张一山认真道。

“没有。”齐三石拂袖而去。

张一山没有喊住齐三石,就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事情不是他想相信就能相信的,他也有他的底线,只要没有踩到他的底线,他愿意装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秘密值得他这般守口如瓶,宁可被误会,也一字不发。

 

“你什么时候做了那么多机关?”刘昊然抬头望着坐在墙上的董子健道,“不会又偷偷摸摸背着我,自己一个人捣鼓吧?”

“不算背着你吧。只是你刚好没看到而已。”董子健张开双臂,“我要下来了。”

就在董子健作势要跳下来的时候,刘昊然踩在大石头上,把他抱了下来,絮絮叨叨,“我又不是不让你做。你一做,就忘了时间,饭也不吃,觉也不睡。这对身体不好。你平常本来就不爱动,这可怎么办好。”

“不就是觉得我冷落你了吗?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每日练剑我不也没说你什么。”董子健搂住刘昊然的脖子,凑到他的耳边,“你要是敢因此把晚上的运动给我增加了,我跟你没完。”

“你这倒是提醒我了。”刘昊然挑眉道。

董子健怒瞪,双腿死死地夹住刘昊然的腰。

“我知道错了。”刘昊然装作很疼的样子,把董子健放在地上,又拿起一个他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机关,“这放在哪儿?”

“我看看。”董子健查了一遍,“现在外围都装好了,开始装每个人的房间,从一山开始吧。”

“好。”刘昊然跟在董子健的身后,“你拉上齐三石我理解,为什么还要拉上马思远?”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既然我们被惦记着,不如把这两个怀疑的放在眼皮子底下,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就这么确定他们两个不怀好意?现在看来,小凯和一山才不怀好意。一山估计有所察觉,小凯就说不准了。”

“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是奚掌门对我们有所隐瞒,我也不知道马思远和齐三石是敌是友。况且现在这个时机刚好,所有人都遇上了,那就不如先聚在一起。”

“你这可是一步险棋。”

“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容我们瞻前顾后,你能找到比这个更好的一个办法吗?”

“有,和他们挑明。”

“你疯了,这算什么好办法。”

“想要知道答案,去问他们是最快的。”

“他们一口否认,你毫无办法。就算他们说了,你信吗?你敢信吗?”

刘昊然沉默片刻,“真想现在回苍山问师父。”

“奚掌门也不会告诉你的。”

“只能听你的呗。”刘昊然定睛一看,“你还真是把大部分的机关都放在了齐三石和马思远的屋子里。”

“这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小凯尚且做不出翻人墙头的事情,一山就很有可能了。”董子健煞有介事。

“随你。”刘昊然耸肩道。

——————————————————————————————

终于把拖欠的更新都补上了。这个是这周的更新,一直都是周更! 



第十五游

第十七游

评论 ( 2 )
热度 ( 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