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五十一场

 

“还真就给人一天空闲的机会。”李大宝伸了个懒腰,发现林涛动都没动,“怎么不走?”

“今天早上九点十分的时候,死者王逸夫在过兴义路的时候被一辆大卡车撞倒当场死亡,司机当即弃车逃离现场。据路人的证词和兴义路口的四个监控,这辆车超速行驶,属于一场交通意外。现在全市正在追查这名逃亡司机,按照道理来说,这不归我们刑侦队管。”林涛边走边说,“然而就在刚刚有一名女性陶梓来自首,说人是她害死的。”

“不是哪个司机?难不成想要包庇?”李大宝问道。

“前段时间交通大整治,监控都换成了高清摄像头,拍得清清楚楚,是个男的。是不是包庇就不知道了。”林涛回答道。

“医院有在死者的血液内检测到迷幻物质吗?”秦明问道。

“还不知道。我已经让小黑去和家属申请解剖遗体了。”林涛走到审讯室门口停下了脚步,“就拜托你们走访死者家属和查勘现场了。”

“我能留下来吗?”方木问道。

林涛一愣,“当然可以了。”

“林队,这女的太能哭了,好不容易哄好了。不管问什么,翻来覆去就两句话,说我的错,我害死了他。”小白说道。

林涛拍了拍小白的肩膀,“知道了。”

“姓名?”

“陶梓。”陶梓喝了口水,不敢看对面的林涛,一直低着头。

“和死者什么关系?”

“他是我未婚夫。”陶梓摩挲着自己中指上的戒指,将近两克拉的钻石,熠熠生辉。

“先声明,报假警也是一种犯罪。不要因为想要包庇……”

“我没有,都是我干的!”陶梓猛地抬起头说道。

“那你说说你干什么了。”

“逸夫根本不是因为车祸而死的。”

“医院已经证实王逸夫是被车撞之后,肋骨骨折,肝脏破裂导致内出血,救护车到的时候王逸夫已经流失将近一半的血液。因为不知道什么血液无法输血就错过最佳救治时间。”林涛每说一个字,陶梓默默流泪双手握成拳浑身颤抖,“这么大的钻戒肯定值不少钱吧,他一定很爱你,为什么这么坚定地认为是你害死他?”

“都是因为我不好……”陶梓双手掩面。

王逸夫和陶梓是高中同学,但是因为不同班几乎不怎么接触,结果进了大学之后,意外地发现对方和自己是同一个高中。大概因为是同校的关系,找到归属感,两人总是互帮互助,这么一来二去,就有了不一样的情感。金童玉女一直被人祝福,而且还是学校里少数毕业了之后还在一起的情侣。

本来日子就应该这么平淡地过下去,结婚生子,白头到老。可是王逸夫的母亲孙莉蓓特别讨厌陶梓,又挑不出错,整天以陶梓无父无母为由,觉得陶梓贪图王家的钱财。的确相比较来说,王家比陶家更加有钱,拥有一家上市公司,虽说不能像豪门那样一掷千金,但是生活富余,王逸夫在物质上的要求都能满足。陶梓是无父无母,从小却不是以一个孤儿的身份长大。陶梓的母亲邹怡在生完陶梓的时候就死了,而父亲陶潭则是在陶梓成年的时候过世了,留给了陶梓一大笔遗产。更何况陶潭还是一名科研教授,享有国家福利。就算陶梓什么都不做,也能舒舒服服地过完一生。根本谈不上贪钱一说。

王逸夫觉得奇怪,先前说要带陶梓回家的时候,孙莉蓓特别高兴,尤其知道他们是高中同学,还说这个时候的情感最纯真了。可是在见到陶梓之后,孙莉蓓先前说的话都不算数了,死活都不肯接受陶梓。

陶梓没想到是上一辈的恩怨。陶潭和孙莉蓓曾是一对情侣,许下山盟海誓,却不想邹怡插足他们的感情,最后陶潭和邹怡在一起了,从此孙莉蓓心灰意冷。陶梓本来是心存愧疚,并且替陶潭向孙莉蓓道歉。后来在陶梓整理陶潭遗物的时候看到了陶潭的笔记本,本来只是普通地拿出来晒一晒,听了孙莉蓓的话后,陶梓莫名地想要打开看看。这本笔记本里记述了和孙莉蓓讲得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如今孙莉蓓事业成功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陶潭当年的帮助,因为理念不合,两人闹掰,和邹怡毫无关系。孙莉蓓是个掌控欲很强的女人,陶潭也不愿低头,爱意一点点磨灭。陶潭递出辞呈,接受了来自国家的橄榄枝,孙莉蓓就再也找不到陶潭。不过她没有放弃,她发现了邹怡的存在,甚至试图抹杀陶梓的存在,被陶潭及时发现。而陶潭的死也是因为被孙莉蓓刺激导致的突发脑溢血。

陶梓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很爱王逸夫,却和杀父仇人的儿子在相爱。深陷在两种情感之中不可自拔。陶梓的脑中开始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把孙莉蓓杀了,一个是杀了她父亲的儿子,一个是杀了他母亲的女儿,两个人是相配的。

陶梓开始学习做饭,每日都会给孙莉蓓送汤送饭,再让王逸夫去送,希望能够打好关系让孙莉蓓改观。碍于王逸夫的面子,孙莉蓓一定会吃。而这些吃食都是相克的,长期食用则会出现中毒迹象。所以陶梓都会千叮咛万叮嘱不要让王逸夫吃,如果实在饿了,忍一下回来吃她做的。两年过去了,孙莉蓓没什么事,倒是王逸夫却开始出现了时不时头晕的状况,陶梓这才发现异常。

今早出门的时候,陶梓就想让王逸夫去看病,可他说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等他开完就去。结果,就出了车祸。若是放在平常,王逸夫怎么会躲不过去,白白被车撞。

林涛捏了捏鼻根,递给陶梓一个纸巾盒,“在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情况下,我们警方不能只听信你的一面之词。”

“你可以去搜我房间,一个带锁的柜子,密码是2328,里面是我这两年来所有的食谱。”

“多谢您的配合,但是我们警察办案靠的还是证据。”

“还是林队厉害啊。”小白竖了个大拇指。

林涛挥挥手,“木木呢?”

“刚刚接到了秦明的电话走了。”小白想再贫两句,就发现林涛的手机响了。

“死者家属拒绝解剖。”

“为什么?”

“死者的父亲早亡,母亲孙莉蓓一听说是陶梓报的案,就开始破口大骂,说就是她害死了我儿子。是不是以为我这个做母亲的想要害死她,我不就是不让他们俩在一起。自从她和我儿子谈恋爱就一天得不着好。”小黑把电话朝着急症室门口放了一会儿,再说道,“就是这样。要不我们假接医院的名义去解剖尸体?”

“这不合规矩。再劝劝。”林涛不停地摸着后脑勺,只觉得棘手。

“还劝啊?”

“或者你跟孙莉蓓说,王逸夫的死因和车祸无关,现在有人来自首。看看这样能不能行。”

“我再试试。”

刚挂了电话,林涛本想不接,看到屏幕上的宝宝,连忙接起来,“宝宝~”

“在工作呢,哪来的别人。”

“买!说什么都得买!”林涛一听又要买包,下意识地拒绝,想到陶梓的举动还是应下了。

——————————————————————————————

第二个案件start!

人设是刻意安排的,不在这多解释。食物相克导致食物中毒灵感来源于双食记,一部电影,很好看,强烈安利!看完那部电影,特别有不想吃东西的欲望。

 


第五十场

第五十二场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