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五十场

 

羽还真擦了擦头上的汗,抬头的瞬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易茯苓,连忙起身迎接,“苓姐姐,你怎么来了?”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现在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啊。”易茯苓手上提着食盒,“这是我最近新学的,尝尝看好不好吃。”

羽还真拿起一个裹着芝麻的糯米团子,“好吃!真的很好吃!”

易茯苓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好吃你就多吃一点。”

“苓姐姐你今天过来找我到底什么事?不是就因为给我送吃的吧。”羽还真说道。

“你啊。”易茯苓用手戳了戳羽还真的额头,“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如果,只是如果,我真的变成了星流花神,一定要杀了我。”

“你说什么呢?”羽还真怒道,“尚且不说在星流花神面前,她捏死我和捏一只蚂蚁那么容易,更何况白庭君怎么会同意!到时候肯定会有办法的。”

“你是救世主,我听宜修和庭君哥哥交谈的时候听到的。为了拯救澜州大陆,一定会有一个人牺牲,所以我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苓姐姐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可能是救世主,你一定是听错了。”羽还真打断道。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到时候你肯定会知道的。记住我是甘愿的,千万不要牵扯到庭君哥哥。”易茯苓认真地说道,“你一定要答应我。”

“就算我是真的救世主,我会有办法救你的。”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到来,你必须杀了我。”

“……好吧好吧。”羽还真想着先答应下来,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易茯苓这才重展笑颜,她现在偶尔能看到一些未来会发生的事情。羽还真满身是血地躺在月光下,因为太真实,总是放心不下。

 

“方木醒醒。醒醒。”

方木听到了有人在叫他,咻地坐直,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血,“我怎么了?”

“你似乎做了一个噩梦。”秦明坐在沙发床边,递给方木一块毛巾,“擦擦汗吧。”

方木轻声道了一声谢谢,擦到一半,“你是不是也做梦了?”

“不出意外,我们做得应该不是一个梦。”秦明回答道。

方木快速地把刚才的梦复述了一遍,“告诉我,易茯苓梦到羽还真满身是血,后来发生了什么?”

秦明避开了方木的眼神,“羽还真以身献祭,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易茯苓白庭君复活,战争的痕迹不复存在,所有和羽还真有联系的都消失了,除了风天逸雪飞霜白庭君易茯苓还记得羽还真。”

“那就好。那就好。”方木重复了两遍,不知道是替谁说的。

“你还要抓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秦明说道。

“不好意思。”方木连忙松开了自己的手。

“你继续睡吧,离起床还有四个半小时。”秦明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走回了房间。

方木这才发现记录着之前梦境的那块白板上又多了几行属于秦明的字迹。自从认识了秦明之后,几乎都是所谓前世的梦境,让他有点分不清什么是虚妄,什么是现实。

屋里开着暖黄色的床头灯,秦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毫无睡意,拿起床头柜上的书,怎么也看不进去,心中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无力感。他明确知道这不是属于他的情感,而是来自于千年前的风天逸。

一道白光射向天空,风天逸看不真切里面发生了什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即便他眼睁睁这羽还真消失,但是执着地认为他还活着,一切都是羽还真计划好的,给予自己最后的渺小希望。可现实再一次给了风天逸沉重的打击,没有人记得羽还真的存在,就连血亲雪飞霜也不曾对羽还真有任何印象。

紧接着画面一转,不知道风天逸去见了谁,结果雪飞霜易茯苓白庭君都想起羽还真这个人。回想起一切的白庭君并没有把易茯苓还活着的消息公开,而是按照之前的约定,把霜城的子民托付给风天逸,自己则和易茯苓做对普通夫妻逍遥天下去了。

雪飞霜在得知羽还真死去的消息,把自己关在屋内,谁也不见,消沉了好几日。若不是向从灵发现及时,雪飞霜就真的香消玉殒了。

“还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他就希望你能活得开开心心,早日和向从灵成婚。”风天逸劝道。

“当初我就应该发现他的不对劲,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啊!”雪飞霜脸上满是泪痕,双眼红肿,声音沙哑。

“你冷静一点。你就算现在死了也不会换他活着了,而且这可是他用自己的命换来的,还是珍惜身体。”

雪飞霜闭上了眼睛,“天逸,你想通了吗?”

“其实,整个澜州大陆都有他的存在,他消散在这个空中,哪里都是他。”风天逸紧紧地抱着雪飞霜,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头,柔声安慰,“他每一天都陪在我们身边。所以别再哭了。”

雪飞霜抓着风天逸的衣服失声痛哭,全然不知抱着她的风天逸抬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抿着双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隐忍着他的难过。

秦明自认是一个冷清的人,幼年的遭遇让他不喜欢和人过分亲近,却在做了一个这样梦后,醒来发现自己哭了。也许是被风天逸羽还真的爱情打动,也许是替风天逸流泪,身为羽皇,只能一个人在夜深冷静的时候望着天空默默流泪,怀念着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望着和羽还真一样面容的方木,秦明有些不忍把整个故事的后续告诉他。

 

“早。”

“……早。”秦明讶异地看着比自己起的还早的方木。

“昨晚打扰到你了,做了顿早餐算作赔礼。我很久没做了,尝尝看能吃吗?”方木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再配上自己做的蛋卷。

“谢谢。”秦明本想自己来,却已经被方木盛好放在一旁凉着了,“不错。”

方木听到秦明的表扬嘴角上翘,夹了一块蛋卷放在自己的碗里。

秦明捂着自己的胸口,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吗?”方木关切地问道。

“没事。”秦明摇摇头。大概又是被风天逸的记忆影响了吧。

 

林涛本想给坐在法医办公室的人一个惊吓,反被里面的气氛吓到,挪到李大宝的身边,“这什么情况啊?”

“我也不知道。”李大宝用了更加轻的声音说道,“你没有闻到方木身上有秦明的味道吗?”

“什么?”李大宝赶紧捂住林涛的嘴。

“我的鼻子会错吗?方木身上的味道都被秦明盖过去了。”

“你们俩嘀嘀咕咕什么?”秦明皱眉道。

“没什么,没什么。”李大宝和林涛立马分开。

林涛的手机响了,“怎么回事?不是说是车祸了吗?”

“是啊,林队,可是一个小姑娘偏要说是她的错。”

“好好好,我马上过来。”林涛挂了电话,“朋友们,又有案子了。”

 ——————————————————————————————

今天开学的第一天,我觉得我的教授太随便了。一共就两节课,每节课都是两个小时,结果早上的一节课上了一个半小时,下午的一节课就上了一个小时,真的是很棒了。结果早上的课在学加减乘除,负号,括号,函数,非常的有大学难度了。其实应该周更的,但是我最近好像实在是太闲了一点orz

填上逸真part第一个坑,就是真正的结尾是秦明梦到的,除了风天逸,所有人忘了羽还真,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间万物都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不记得的亲可以再回顾一遍2333



第四十九场

第五十一场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