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四十九场

 

“跟大家说件事。”林涛双手插兜进了法医办公室,“木木呢?”

“木木去接电话了。”李大宝回答道,“不对,你这称呼貌似不太对吧。”

“秦明你这么看我是几个意思。”林涛皱眉道。

“我只是讶异于从你的嘴里除了宝宝二字还有别的叠字称呼。”秦明敷衍地笑道。

“嘿,改明儿起,我就叫你明明,怎么样?”林涛故意把明明二字拖长音。

“你来这里干什么?”秦明嫌弃地说道。

“哦对了,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林涛问道。

“在警局天天听的都是坏消息,还是先说好消息吧。”李大宝看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说道。

“好消息就是今天庆祝我们破案出去吃饭。”林涛双手抱臂,坐在秦明对面的椅子上,“尤其是和方木,你们俩可不许不去。”

“那坏消息呢?”李大宝敷衍地点点头道。

“今天早上狱警发现李江自杀了。”林涛道。

“哦。”李大宝猛地抬起头,“你说什么?李江居然自杀了!”

“死因是什么?”秦明问道。

“据法医鉴定是氰化钾中毒,死亡时间可以精确到昨晚十一点。”

“都这样了,我们还吃饭?家属不还找上门。”

“这倒不至于。白家和李家好像已经和解了,你们没看今天头条利信科技以技术入股百世集团。”

“还真是。前脚儿子进监狱,后脚就举办剪彩仪式。”

“摊上这样的爸妈也是……诶,老秦你去哪儿?”林涛喊道。

“不是去吃饭吗?”秦明手拿外套径直往门外走。

“那你也不等等我们。不对啊,你也不知道饭店地址。”

秦明充耳不闻,左右张望,然后向右边走去,转个弯楼梯附近就是方木。

“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好了好了,我挂了。”方木一抬头就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秦明。

“林涛说今天局里请吃饭,我们两个务必到场。”秦明说道。

“好的。”

“刚刚是女朋友?”

“不是。”

“哦。”

“秦法医是在关心我的私人生活?”

“不是。”

“刚刚是绿藤警局的邰队,邰伟。”

秦明停下脚步,“你没有必要告诉我。”

方木一同站定,“可你一副很想知道的样子。”

“那是你看错了。”秦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好。”方木笑道,显然没有被说服。

“老秦什么时候和木木那么熟了?”林涛和李大宝躲在门后,看着秦明方木一路有说有笑。

“不知道,不还是您老人家让他们俩住在一起的。”李大宝恨不得拿个望远镜看得清楚一点。

“可是他们不就才一起住了一个晚上。”林涛掰着手指,自己没算错啊。

“大概这就是所谓天才之间的吸引,我们这种人不懂。”李大宝转过头对着林涛说道,“你说什么时候秦明才会回来问我们去哪里吃饭?还是说他就想趁机跑路?”

“我感觉后一种的可能性很大啊。”林涛说完就要往外走。

“你干嘛去啊?”李大宝一把拦住林涛。

“我可不能让他们俩跑了。”林涛装作刚看到他们的样子,走在中间,勾着秦明和方木,“走,一起吃饭去。”

秦明把林涛的手拿开,看了方木肩上的手,再把那只手拍掉,“去哪儿吃?”

“这会儿想起来问我了,找木木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呢。”林涛道。

“我只负责把人叫过来,告知地点是你擅长的事情。”

“考虑到你在场会导致所有人都吃不好饭,所以我特地申请我们四个专门一桌。”

“为什么?”方木好奇地问道。

“额……”林涛看了一眼秦明。

“我来说我来说。”李大宝突然跑了出来,“上次我们去吃火锅,结果秦明把我们点的牛肉说出了死亡时间,并非单子上说的鲜切牛肉,你是无法想象那个火锅店老板的脸色有多难看。”

“作为一个店家就应该诚信做生意,拿隔夜的肉来充数就是他的不对。”秦明出声辩解道。

“还要上次,我们去吃饭,桌上有一条鱼,非要说这是鱼的死尸。这我们都知道,但是这么一说,谁还吃得下去。”李大宝乐此不疲地揭露秦明的糗事。

方木忍俊不禁。

“李大宝你的记忆力这么好,当法医真是屈才了。”

“你下次自己见识见识就知道了,反正你们俩都住一起了。”李大宝敢怒不敢言,小声地在方木耳边说道。

方木点点头。

 

“时间不早了,你们俩回去也当心一点。”林涛说道,“大宝,我送你回去。”

“谢谢啊。老秦木木拜拜。”李大宝挥手道。

一瞬间,就留秦明和方木两个人站在饭店门口。

“上车。回去就把梦对一遍。”秦明早就习惯,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好。”

“目前我所掌握的消息,那个地方和我们现在不同,澜州大陆上有羽人有人族。羽人天生蓝眸,体态轻盈,可在空中飞翔。风天逸是羽皇,却郁郁不得志,始终被雪家和风刃他的皇叔把持着朝政。羽还真似乎是他的恋人,第一次相遇似乎是在一个叫星辰阁的地方。”秦明端着一杯咖啡,给方木的则是一杯热牛奶。

“谢谢,怎么是牛奶?”方木疑惑道。

“睡眠质量不好的人不适合喝咖啡。”秦明回答道。

“我不觉得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丝毫没有说服力。”方木立即明白昨天半夜起床开灯看书的动静被秦明听到了。

“你继续。”秦明不想在这个无关的问题上浪费时间。

“羽还真出身卑微,虽然姓羽,却是雪家不被承认的私生子,从小和雪飞霜相依为命。他擅长机关术,拜机枢为师,认易茯苓为姐姐,和白庭君合作,驾驶天空城撞向南羽都。最后他死的时候,一直看着风天逸,好像解脱了的感觉。”

“这些还不足以我们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的确,但是我们两个的梦里有很多重复的地方,而且我觉得少了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方木手托下巴道。

“仅仅这些线索,就有很多疑点。如果风天逸和羽还真是爱人,羽还真为什么要毁坏羽族生活的地方。而且羽还真死的时候,风天逸为什么不选择救他。而易茯苓白庭君雪飞霜这三个人又在这个故事扮演什么角色,远远不止你说的这么简单。”

“我觉得我们今后再做梦得记下来梦里发生了什么。”

“可以。”秦明又说道,“不过,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记得前世,那为什么是我们。还是说不仅仅只有我们会做这样的梦。”

“这么说来,he is watching you中的you是复数,指的是我和你。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现在对于他了解的还是太少,梦里的线索要紧。说不定我们想起来了,他也就找到了。”

“最好如此,希望今晚你能做一个好梦吧。”方木晃了晃手中的马克杯,“谢谢你的牛奶。”

“……你也是。”秦明不太自然地挤出一个微笑,他好像对方木投入了过多的关心。

——————————————————————————————

嘤嘤嘤,有兴趣的开始就是恋爱的前奏诶嘿嘿嘿。 



第四十八场

第五十场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