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四十七场

 

警车鸣笛,车灯闪烁着红蓝的光,是开向李家的方向。

“我应该提醒过你了。明明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等警察来找你?”戴着面具遮着上半张脸,露出的皮肤光洁无痕,和浑厚的声音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差。全身上去被一件黑色的斗篷所遮盖,戴着一串不知名的珠子,似是滴出血来的红和能找出人影的白,说不出来的诡异。

“大师,可能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执念,不走到最后一步,我的目的就没有达到。”李江站在窗边,看到警察已经达到门口被保安拦了下来,整了整衣服,戴上了钻石袖口,看上去像是参加宴会,“该我出场了。”

“记得不要把我暴露出来。”

“放心吧,不会的。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能用别人的名字顶上。”

“……”

“大师这么放心我不会把你供出来。”

“会也好,不会也罢,早晚会一见。”

“一听你这话头就疼。”

 

“警察。”林涛把证件掏出来摆在保安眼前,可他们纹丝不动,依然不让进去,“你们这是在妨碍公务。”

“少爷。”保安看到李江的出现,收回了警棍重新站回两侧。

“李江你……”林涛还没说完,就被李江打断。

“我知道你们找我干什么,让我先去见杜奇潮,或者你们把杜奇潮叫到警察局一样也可以。”

林涛对于李江提出的要求有些诧异,思考了一下,“可以。”

李大宝一上车,就念叨,“这个李江怎么回事?”

“要么他很自信,认定我们找不到证据。要么就是他早就做好准备了。”林涛说道。

“富家子弟的心犹如海底深。”李大宝耸肩道。

“你怎么看上去一脸失望。”

李大宝皱着眉,“不太真实。总感觉不太对。”

“证据确凿,他赖也赖不掉。”

“这倒是。”李大宝突然戳了戳正在开车的林涛,“你有没有觉得哪里怪怪的?”

“没啊。”林涛摇头道。

“这辆车上好像不止我们两个人吧。”李大宝轻声说道。

“是啊。”林涛被李大宝这么一弄,声音也放轻了。

“那他们两个怎么不说话?”秦明和方木虽然不是个多话的人,但是关于案件都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不会像现在沉默不语。

“不知道。”

“不知道。”

 

一看到警车,杜奇潮连忙冲了上去,被警察拦了下来,“李江,是你害死冰冰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只是嫌疑人,不代表我是凶手。说话注意一点。还有啊,”李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道,“你对我的未婚妻称呼得太亲热了。”

“你!”

李江放肆地大笑,在经过杜奇潮的时候,轻轻地在他耳边说道,后者脸色大变,“你就是一疯子。”

林涛和李江两人大眼瞪小眼,没有一个人说话。林涛气定神闲地喝水,而李江略显烦躁,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双腿伸直都快碰到林涛的腿了。“警官,有话直说,我还想早点回家。”

“我还以为你知道什么,在等你开口呢。”林涛双手抱臂,把文件放在桌上。

李江瞄了一眼,“我一直都是知法守法的好公民,当然得警察叔叔问什么我答什么。”

“好,我们就一样一样来。”林涛先把口红递给李江,“这个知道吗?”

“我对化妆品不太了解。”

“这只口红的刷子上沾了氰化钾,就是白冰冰的死因。而放在这上面的人是他,有印象吗?”林涛调出照片,把电脑屏幕对着李江。

“没有。”

“是吗?但是我们发现在一张以你为名义的卡有一笔两百万的转账,而收款人路鸣刚好是这个人。你没有什么要解释一下的吗?”

“大概是被盗刷了吧。这张卡我丢了,银行应该有挂失记录。”李江微微调整了坐姿。

“是有这个记录,然后你就让这个人立马辞职走人,给我们警方带来不少困扰。”林涛的手指有规律地从大拇指到小拇指,再从小拇指到大拇指。

李江不屑地勾起了嘴角。

“不过这个人只要存在就会留下痕迹你说是吧。”林涛身体前屈。

“所以呢?”李江双手一摊。

林涛把微信账号和聊天记录给李江看,“这个人知道吗?”

“又不是同一个人。”

“你不是没有见过路鸣,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林涛好整以暇地说道。

李江额头开始满汗,“你自己说的,路鸣的照片我刚刚看了,你又问我这个人认不认识,当然是两个人了。”

“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只不过他一直暗中有这个网名和白冰冰聊天,这之中提到了计划二字,和白冰冰日记本当中的一页完全吻合。”林涛语速加快,又在能听清的范围内,“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李江闭上了眼睛良久,眉头紧锁。

其实林涛根本没有找到路鸣,只是时间上明天就要给白易维一个交代。明知道李江是凶手,却苦于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是他。按照方木的法子,一点一点在诈他,击破他的心理防线,而这个希望一定是对李江很重要的人。

李江睁开了双眼,“人是我杀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说吧,为什么要杀白冰冰?”林涛问道。

“我现在应该被关起来了吧。问这么多还有意思吗?”李江避而不谈。

“有啊。”

“那就去问问秦明和方木,他们能给你答案的。还有,”李江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He is watching you.”

林涛走出询问室就看到了秦明和方木,“你们刚刚都听到了?”

“我们一直在。”秦明疑惑地看着林涛。

林涛觉得自己被秦明鄙视了,虽然他的确一瞬间犯傻了。

“林队,没事的。他可能只是放狠话,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方木安慰道。

林涛经过上次秦明被冤枉的事情之后,对于刚刚李江说的话非常敏感,“你们两个住一起吧。有什么事情相互照应,放任你们其中一个,这个世界就被闹得天翻地覆了。”

秦明和方木互看了一眼,“好吧。”

“那就麻烦你了。”方木答道。

林涛还以为秦明会不同意,没想到答应得这么爽快。今天这太阳是从西边升上来了吧。

 

“所以刚刚我没有看错,是有人一直盯着我们看。”方木道。

“他在知道我们发现的时候,突然消失在窗帘后了。”秦明回想道。

“还带着面具,说明我们认识他。”

“可在我记忆里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经手的案子没有这样的嫌疑人或者受害人。”

“我也没有。”方木撑着头,“如果我没有感觉错,他应该就是跟白冰冰对话的希望,本子上的字也是他写的。”

“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李江又是从哪里找到这个人的?”虽然已经破案,秦明始终觉得前方一片迷雾。

“暂时不去想了。”方木有更加重要的问题想问,“你之前在车上喊得还真,是羽还真吗?而你就是风天逸吗?”

秦明瞳孔放大,“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很确定,我们做的是同一个梦。”方木咽口水以掩饰紧张。

秦明面无表情,盯着方木看,其实心里有话要说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方木被秦明看得坐立不安,“我只是不太习惯被羽还真的情感影响到我自己,所以我想把这个故事给拼全了,就没有这个感觉了。”

秦明半闭眼帘,“正好,我们今后互相……交流,早点想起来。”

方木连忙点点头,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

——————————————————————————————

这个案件算是结束了,下次的更新会发出这个案件的全情回顾,就是整个案件以李江的视角讲一遍, 前因后果都会在这章出现。接下来的三个案件都将会是这样的风格。中间会穿插秦明方木记起他们前世的过程。现在他们的梦是碎片化的,并不是一个连贯的故事。这个体现在了第四十二场关于梦到风天逸的那段。

我对于刑侦这块不算擅长,然后有BUG的地方,请想一下这个世界曾是有羽人,有星流花神,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解释不了的问题都让神解释吧!就是会有些地方不科学因为这个世界就不科学。

我明天的飞机就要离开中国啦QAQ马上10.2就要新生周了,所以再一次回到周更,不过因为下周刚到学校所以可能会比较忙,不确定能不能更新。如果我刚开学不忙的话,我尽量做到每日都更新。爱你们,么么哒!



第四十六场

第四十八场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