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四十五场

 

“这不就是一现实版罗密欧与朱丽叶。”李大宝惊叹道,“神父递给了白冰冰一瓶药,想要和杜奇潮私奔,假死变真死了。”

“还真是这样。这瓶药出现得离奇。的确是一个装安眠药的瓶子,市场上都可以买到。”林涛说道,“不过白家有家庭医生,是个中医,有点小毛小病都是从他那里开药,而且他基本上不开西药给白家人。他并不知道白冰冰有失眠的情况。”

 

“白冰冰失眠你知道吗?”林涛问道。

“我跟白冰冰这个女人一共见了两次面,订婚宴,试婚纱。”李江摊手道,“警官,你说我会知道吗?”

林涛看了一眼杜江,“你很讨厌白冰冰?”

“谁会喜欢给自己戴绿帽的女人。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我才不想结,但是白家给了杜家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就这么被卖、掉、了。”李江冷笑道,指着门外,“你可不要被白易维和尹丽哭啼啼的那副模样给骗过去了。现在他们心里指不定有多高兴,女儿自杀,脸面保全了,还不用给股份。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白冰冰失眠你知道吗?”

杜奇潮摇摇头。

“那白冰冰平常会吃些什么药物吗?比如维生素B之类的?”

“大概就是冰冰为了保持身材,吃饭前都会吃酵素。”

“哦,那被关起来了之后,你还和白冰冰有联系吗?”

“头三天没有,后来我妈悄悄地递给我了一部手机,我们俩就偷偷摸摸发消息。”

“你难道没有想过和白冰冰私奔吗?”

“有啊,可是我们的父母找到我们易如反掌,更何况我根本不能离开我的房间。二十四小时巡逻,窗户被钉死,房门外有保安,怎么逃出去?”

“可是白冰冰结婚当天,你肯定就被放出来了,两人合谋之后,逃出去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不可能的。婚礼现场我是去不成的。”

“这么笃定?”

“冰冰的父亲肯定不会让我进去的,深怕我捣乱。”

 

“现在的疑点在于这瓶药的来源。没有人看到白冰冰吃药,也没有人见过这瓶药。查了白冰冰的网购和消费记录,这一个月内她从来没有买过药。经过询问,白澜擎和尹丽都没有见过,白易维自己有一瓶。之后,让同事去搜查,的确有一瓶是已经开封的。”林涛把照片递给李大宝,让他们传阅。

“只有这一瓶?”秦明问道。

“是的。白易维说,家庭医生不建议他服用安眠药,不得已情况下才能服用,所以只有这一瓶。”

“有钱人太惜命。在合理剂量内,安眠药是不会对身体有害的。”李大宝努了努嘴。

“痕检科有从房间里的药瓶上找到白易维的指纹吗?”方木问道。

“药瓶上只有白冰冰的指纹。”林涛答道。

“秦科长,问你两个问题。第一,白冰冰左手还是右手有药粉或者是糖粉的痕迹?第二,白冰冰是喝水服药的吗?”方木像是已经知道答案了一般,又快速地问秦明以此来验证他的想法。

秦明对这个称呼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挑了一下眉,认真地回答道,“在左手的食指指甲盖里有糖粉。在白冰冰的牙齿上,有咀嚼过药片的痕迹。之所以药片一定要温水吞服,就是因为外层的糖衣全部溶解是达到人胃里,把药效发挥到最大。结合胃里的残留物,基本认定白冰冰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服了毒药。”

“所以我们可以推断白冰冰拿到的这瓶药来自一个她认识的人或者是她认识的人委托别的人,并且告知她这只是一罐拿安眠药瓶装的糖片。出于某种目的,可能是私奔,可能是警告,白冰冰想要以死相逼。不过白冰冰特地化了妆,为了不破坏妆容,一整瓶药都是倒在手心里一颗一颗服用的。可她没想到是这个举动无疑是在送死。”方木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白冰冰的电脑破解了吗?里面有没有和杜奇潮的聊天记录,提到想要在一起、死也无所谓、我们私奔吧之类的语句。”

林涛收到技术科的回信,“再等五分钟。”

“怎么快就要破案了?”李大宝一头雾水。

“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断,最后还是得靠证据来支撑。”秦明说道。

方木的脸色刷白,面无表情,紧咬嘴唇,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

“根本没有什么死亡借书卡。”

“是你让我从这游戏中找到了乐趣。”

“你,我亲爱的朋友,给我这场戏添加了多么精彩的一幕,当我对这个游戏意犹未尽的时候,你,我亲爱的,给了我继续下去的理由。”

“死亡借书卡,还有比这更刺激的游戏吗?”

吴涵伸出手,像是邀约,背后满是火光。

陈希、王建、祝承强、孙梅。

皆因他而死,而他还苟延残喘。

秦明察觉不对,刚把手搭在方木的肩上,就被挥开,只见他站了起来,“对不起,林队,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我出去看看。”秦明跟了出去。

“他这是怎么了?”李大宝指着方木夺门而出的背影,好像身后有人在追他。

“老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林涛诧异地说道。

“凶手如果是杜奇潮的话,感觉说不通啊。如果两人是要私奔,放安眠药我可以理解,怕白冰冰服用过量,而且到时候也查出来是安眠药,做戏也得全面是吧。但是放氰化钾我就不懂了。”李大宝拍了拍林涛,“作为一个男性,还是唯一一个谈恋爱的男性,有什么见解吗?”

“要么就是因爱生恨,要么就是这瓶药还被人经手过,掉包了。”林涛感觉到手机一震,“我们两个先去技术科。”

“行。”李大宝点点头。

 

秦明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方木开着冷水对着自己的头冲,连忙把水龙头关掉,“就算是大夏天,也不应该长时间浸泡在冷水当中,头部有很多穴位会被刺激。尤其是头发湿了不吹干会得偏头痛。我国水资源稀缺,你这样的行为是一种浪费。”

方木维持着原来的动作不说话,低着头,水滴从发梢滑落,衣领处都湿了。

“有话直说,听你说话不会占用到我很长的时间。”秦明察觉到自己对方木特别的关心,大概是和梦里的人有几分相似。

“秦明,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特别不会安慰人。”方木接过秦明手中的毛巾,“谢谢你。”

“……”秦明轻咳了两声,摸了摸鼻子,不知该走还是留,“如果你不想说……”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方木把自己在藤师大经历的案件全部告知了秦明。也许倾诉真的是一个好的手段,埋藏在心底的话都说出来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背负的罪孽、错误的判断仿佛烟消云散。

还在读书的大学生亲眼看到身边的同学一个一个死去会是怎样的痛苦,愧疚、悲伤、怨恨,秦明想到了自己,莫名有几分同病相怜。秦明忽然很想拥抱方木,他也这么做了。

方木一愣,这个怀抱倒是很温暖,“你说得对,就算我的猜想再怎么完美也只是一个想法,抓犯人还是得要证据。不过偶尔还是得靠我们犯罪心理师帮你们拓宽思路,别太排斥。”

“我没有。”

“你表现的太明显了,就跟我刚刚PTSD发病一个道理。”方木一顿,“啊,我忘了,你也是PTSD患者。”

“……我没有。”

“好吧。”方木慢慢举起手,抱住秦明,拍了拍他的背。

——————————————————————————————

吴涵对方木说的话出自《心理罪》前传的原文。

尽量做到符合逻辑吧,第一个案件比较简单,明天应该就可以揭露真凶了,之后的BUG估计更多,再提醒一遍,果然感情线比较适合我……

我终于回来了!东京比我想的大多了,每天随便走走就两万步,早上八点半就起,最后两天直接累到牙龈出血。回来足足躺两天才缓过来QAQ



第四十四场

第四十六场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