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照实】奇迹

※灵感来源13 going on 30 中文名女孩梦三十

※HE!HE!HE!

※温馨无虐

※架空设定 平行世界

※祝陈秋实生日快乐!


回不到的过去,到不了的未来。

我们处于尴尬的十字路口,进退两难。

如果世界上有奇迹,真想看看未来的我们会是什么模样。

 

“阿姨好。”发现开门的是陈母,连忙乖乖地站在门口。

“好好好,你们都快进来吧。秋实在花园里等你们呢。”陈母笑道。

只有蔡照留了下来,跟着陈母到了厨房,“干妈,这些我都端出去了。”

“放着,过会儿让秋实拿。”陈母想要揉蔡照的头发,却发现已经和自己一般高了,隐隐有长过自己的架势,“我家秋实能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蔡照见状低下头让陈母可以碰到自己的头。

“妈,一次性杯子呢?”陈秋实穿着拖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蔡照你来了!”

“这不是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吗?昨天不还是你放的!你这记性,让你放点东西怎么这么不靠谱。”陈母数落道。

“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陈秋实敷衍地说道,“蔡照,你帮我拿一下冰箱里的可乐。”

“看看你,人来我们家是做客的。蔡照,别理他。”

“没事的,干妈。”

“妈,到底谁是你亲儿子啊!”陈秋实哀嚎道。

“我还想让蔡照当我儿子呢。出去出去,别捣乱。”陈母把蔡照和陈秋实轰出了厨房。

“秋实,生日快乐。”路过客厅的时候,蔡照把装着生日礼物的盒子递给陈秋实。

“谢谢。我拆开来了?”陈秋实嘴上这么说着,已经快速地把外面的包装拆掉了,“哇,这只猫好可爱啊。”

“你家不让养猫,就只能送你个猫的挂坠,要现在给你带上吗?”

“好啊好啊。”陈秋实伸出左手,露出白皙的手腕。

蔡照小心地把暗紫色的皮绳绕过陈秋实的手腕,上面是一个铃铛和一只猫,肚子是被一块紫色的琉璃填充,还有一朵朵白花做点缀。在挑礼物的时候,蔡照一眼就看中了这只猫,和陈秋实特别像,懒洋洋的,张牙舞爪却毫无攻击力。

“居然还会响?”说完,陈秋实又摇了一下。

蔡照红着耳朵不去看陈秋实,“你喜欢吗?”

“喜欢。”陈秋实垫着脚勾着蔡照,“你什么时候又长高了?”

“大概一直在长吧。”蔡照顺毛似地摸着陈秋实的头发,“你也会长高的。”

“我肯定会长高的!早晚有一天会比你高。”

“是是是。”

作为寿星,陈秋实的出现立即被团团围住。

“陈秋实生日快乐。”

“别说兄弟待你不好,看到没,最新游戏碟,叫爸爸。”

“丁晓伟滚你大爷的,我机器都没有,还送我游戏碟。”

“他就是想显摆,我们女生不知道送啥,给你买了一大包零食,希望你能吃胖一点。”

“我这还不胖?”陈秋实摸着自己的圆脸,“凭良心讲话。”

“那还不是因为你圆脸,你看看你这胳膊,你这腿,身为女孩子的我看着太嫉妒了。”萧沁挪移地说道,“哟哟哟,这手绳挺好看。”

“那必须的,蔡照送的。”

“得,你小爸送的,绝对好。”

“李智你给我说清楚,谁小爸!”陈秋实回过头,“蔡照,过来,一起吃烧烤。”

“来了。”蔡照喜欢站在人群外看着陈秋实,明明被簇拥,却永远记得在身后的他。

“还是蔡照烤的好吃。”陈秋实嘴里还没咽下羊肉串,嘚瑟地说道。

“陈秋实,要不是看在今天你生日份上,我……我!”李智说了半天,也没憋出来。

“你你怎么样?”

“别吵了,蛋糕来了。”蔡照早就把桌上预留下一块空间放蛋糕。

看到蛋糕,大家默契地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蔡照轻声说道,“该许愿了。”不知道你的愿望里面有没有我。

陈秋实闭着双眼,双手合拢摆在胸前。

“希望能快点长大,现在的生活太无聊了。”

没有人发现陈秋实手链上的那只猫一闪一闪,在吹灭蜡烛的那一刻,又黯淡了。

“你就把他们扔在花园里不太好吧?”蔡照心里有些高兴,没有表露在脸上。

“没事的,他们有吃的有喝的,暂时是不会想起我的。”陈秋实没心没肺地挥挥手,“问你个问题啊,你怎么和芸芸姐在一起的?”

蔡照刚想澄清,就听到陈秋实下一句,“能不能教教我,今天来的其中一个女生……就和我告白,我到底要不要答应?”

“才十五岁谈什么恋爱!”

“你就比我大三岁,凭什么你可以我不可以!”

“……”蔡照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拿出杀手锏,“小心我告诉干妈。”

陈秋实瞪大眼睛,“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乖,过几年,十八,还是二十好了,再谈恋爱。”也许过几年我就可以放手了。

“好吧。”迫于陈母的威严下,陈秋实默默改了口。

“我今天得早点回家做作业,明天见。”蔡照撒了个谎,高三生的身份就是天然掩护。

“对哦,你快点回去!”陈秋实赶紧把蔡照送出门,“加油!”

“秋实……”

“嗯?”

“生日快乐。”

“你都说过了。”

蔡照上前把陈秋实抱进怀里,“拜拜。”

“拜拜。”陈秋实觉得蔡照有些奇怪,并没放在心上,只当是高三生的通病。

果然还是快点长大!

 

“医生,他什么时候能醒啊?脸上的伤痕会不会留疤?”

耳边一阵嘈杂,陈秋实慢慢睁开眼睛,自己怎么在吊盐水?不就是吃了两根冰淇淋又吃了二十个炸鸡翅就把自己送到医院了吧?

“哎呦,秋实你终于醒了。身体怎么样?”穿着职业装的女性,看上去大约三十出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你谁?”陈秋实皱眉道。

“我,陆依斗,你助理。陈秋实,你别吓我,今天不是愚人节。”她说话的声音开始哆嗦。

“我真的不认识你。”陈秋实很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陆依斗。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病房变得嘈杂,陈秋实被迫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姓名,陈秋实,身高一米八一,体重六十二公斤,A型血……”剩下的一些指标陈秋实只能看懂几个,比如白蛋白,红细胞总数,什么嗜酸粒细胞比率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除了有点营养不良。除了验血,还拍了X光片,CT,像是做了一套体检。

“病人的各方面指数都没有问题,大概是脑中有淤血压倒了记忆中枢导致了暂时性失忆。”医生道。

“平常生活没有问题?”陆依斗关切地问道。

“没有。”

“需要吃药吗?”

“不用,都是外伤。要是不放心,我给你开一支药膏。”

“好的,谢谢医生。”陆依斗把片子和药膏都放在了包里,对着坐在门口的陈秋实说道,“走吧,我带你回去。”

“去哪儿?”陈秋实警惕地看着陆依斗,“我可以自己回家。”

“上次被狗仔尾随了一路,好在你只是去逛夜市,要是拍到幽会女明星,这可怎么办啊!”陆依斗说完才发现不妥,“对了,你不记得了。我送你回去。”

“我手机?”陈秋实有种说不出的别扭,直觉告诉他陆依斗说的都是事实。

“失忆了还是一网瘾少年。”陆依斗叹气道。

陈秋实拿到手机后,意外地发现自己不会用,像一块板砖,随便一摁。哇,亮了,时间XX24年9月1号?这不就是十五年后的自己,不会吧,我应该还在做梦。对,睁开眼睛后,就醒了。

陈秋实闭上眼睛,默念1,2,3……

我的天,居然还是XX24年9月1号,逗我?

“陆依斗,今天几号?”陈秋实不死心。

“九月一号,广大学生开学的日子。二十天天后的生日会不会忘了吧?你现在练舞还来得及吗?”陆依斗透过后视镜看到陈秋实茫然的脸,狠砸了一下方向盘,“先回家,我得把情况跟你讲一遍。”

眼前的这幢楼透露着奢华高贵的气质,门口金碧辉煌的大厅让陈秋实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吓了一跳,看来自己混得还不错……

“你坐下。”陆依斗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矿泉水放在茶几上。

“哦。”陈秋实乖巧地坐在了沙发上。

“你现在是巨星陈秋实,红遍半个亚洲,唱歌里没你会演戏,演戏里没你会唱歌。这是今年粉丝给你的生日礼物。”陆依斗指着房间里堆得跟小山一样高的礼物,“还有的在工作室没搬过来。二十天后你将会举办你的生日会,同时,你还给你的粉丝准备了一份惊喜礼物。而你躺在医院里是因为昨天彩排的时候,舞台的背景板把你砸晕了。”

“我现在是个大明星了。二十天后要开生日会。得排练。还有惊喜礼物。是吗?”陈秋实一字一顿地说道。

陆依斗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就排练去吧。”陈秋实跃跃欲试,十五年后的自己简直厉害得飞起。

“喜欢失忆后的你,没有借病不去排练。”陆依斗感动得都要流泪,“走走走。”

在陈秋实出院不到两个小时,还没有迎接新生活,没有看看十五年后的世界,就被迫关在排练室整整一天。

 

虽然身体里换了个灵魂,但是身体还有记忆,重拾起来也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不过要练到老师的水平还是有点练,整整六个小时过去了,陈秋实累得只想躺在地上。

“不好意思,打扰了。先吃晚饭吧。”陆依斗说道,身后跟着两个工作人员抬着一个框,“这个是你的,今天给你加两片肉了。”

陈秋实回过头一看,是蔬菜沙拉,表面上放着两片薄若蝉翼的火腿片,“我刚出院,就让我吃这个不太好吧?”

“已经不错了。都有肉了,还挑三拣四。马上就要生日会了,万一吃胖了怎么办!而且你还只胖脸,我能有什么办法。”陆依斗无奈地说道。

陈秋实饿得不行,根本做不到不吃这个一看就填不饱肚子的蔬菜沙拉。

“晚上你就不用练了,早点回家睡觉。”陆依斗警告道,“不许给我偷偷跑出去吃夜宵。”

“哦。”他不出门,不代表不可以叫外卖啊。

“对了,我已经通知过保安了,凡是送到你房间的外卖都会拦下来。家里只有水果,别吃太多,当心水肿。”

陈秋实愤愤地往自己嘴里塞蔬菜沙拉,宛若一只小白兔吃草。

 

泡了一个澡的陈秋实感觉自己活过来了,东摸摸,西摸摸,哪里都觉得好奇,尤其是那个占据了整个墙壁的电视机屏幕,打游戏得多爽啊!得拉上蔡照一起,陈秋实打开手机,通讯录里并没有蔡照的电话号码。不过,这不要紧,他早就背下了蔡照的手机号码,不知道十五年过去了还是不是这个。

“喂。”

“蔡照!是我秋实啊!”陈秋实激动地说道,“要不要来我家打游戏!”

“……秋实,我这边还有事,晚点再过去。”

“好啊好啊。”

蔡照挂了电话,犹豫再三,“我有急事,先不拍了。反正也拍不出我要的效果,明天再说。”把整个摄影棚的人都丢下了。

“蔡照!我们再试一下?”模特的经纪人喊道。

有人拉住他,“算了算了,这个模特是真的不行,要么换一个,要么就等到明天。他可是老大。”

“蔡照!”陈秋实一觉醒来到了十五年后,什么都是陌生的,终于看到一个熟面孔,一把抱住蔡照,就像小时候他受委屈找蔡照哭诉一样。

“怎么了?”蔡照很久没和陈秋实这么亲密接触,可是他怎么都不肯下去,只能抱了进去。

“我受伤进医院你怎么不看我?”陈秋实全然不知道自己红着眼,质疑的口吻听上去更像是撒娇。

“你受伤了?”蔡照快五年都没有和陈秋实接触了,一切能联系的都被删了,只能通过社交软件和报纸才能知道他最近过得怎么样。

“是啊,都失忆了。”

“失忆?你还记得多少?”

“十五岁之前的事情都记得。”

“难怪……”

“你说什么?”

“我们其实……”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没事。不是让我陪你打游戏吗?”

“这些我都不会用。”陈秋实挠了挠头发,“你帮我看看吧。”

“我来。”

蔡照说得信心满满,可是陈秋实重新把东西整理了一遍,很多东西都找不到在哪儿了。等他好不容易弄好了,陈秋实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叹了一口气,蔡照把人抱到床上,“头发也不吹,不怕着凉。”

蔡照只是拿毛巾给陈秋实擦干头发,深怕吹风机的声音把他吵醒。刚擦完的头发有些凌乱,胸口一起一伏,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蔡照慢慢低头,吻在了额头,“什么都不记得了,真好。”

 

陈秋实醒过来的时候,蔡照已经走了,连忙给他发了条短信。明明是自己邀请来打游戏,结果睡着了,还给自己熬了粥,实属罪过。

“你起床了?”蔡照收到陈秋实的短信,立即打了电话过去。

“是啊。”陈秋实正在刷牙,“真的是不好意思……”

“我知道的,你最近在筹办生日会很忙。”蔡照打断道。

“是啊,又没东西吃,又累,惨死我了。”

“当初是你非要死要活的当明星。”

“唉,其实挺好的,我们下次一起吃饭。”

“好啊。”

话是这么说,陈秋实两个星期内没有见到蔡照,行程全部被排满,拍杂志,接受访谈,排练,直播,各种各样的活动让陈秋实算是开了眼界。每天只能和蔡照打打电话,发发消息。

“你和蔡照和好了?”陆依斗瞄了一眼对话框,又是蔡照。

“嗯,是吧。”陈秋实含糊不清,在他的印象当中,两人就是可以合穿一条裤子的亲密。

“你看看你脸上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谈恋爱了。”陆依斗撇嘴道。

“他是男的!”陈秋实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整个人都炸毛了。

“拜托,同性恋婚姻合法十年前就通过了。”陆依斗刻意地加上,“哦,忘了,你失忆了。”

陈秋实从来没有把蔡照往那方面想,说是兄弟,更像是亲人,像个哥哥一样得照顾自己,挡在自己面前,有锅他背,有福同享。

有一天,这个身份变成恋人,陈秋实难以想象。

“二十号那天我要和蔡照吃饭。”

“你看看,这还不是小情侣。”陆依斗突然严肃地问道,“你可千万不要在生日会前夕爆出你谈恋爱啊。”

“知道了。我们就只是普通地吃顿饭。”

 

“秋实,生日快乐。”蔡照递给陈秋实一束玫瑰和一个礼物盒。

“谢谢。”陈秋实本来不觉得什么,但是被陆依斗说完之后,感觉特别那什么。

“你不打开看看吗?”

“我……等一下再看吧。饿得不行。”陈秋实刚想把手放在上面,又收了回去,掩饰般地拿起了面前的茶杯。

“也好。”蔡照推了推墨镜,“知道你在减肥,都是我自己做的,不会超标的。你放心吃。”

陈秋实最近对吃已经不太在意,每天的蔬菜沙拉只是把酱换了,今天加个蛋,明天放个胡萝卜。看到黑椒牛仔粒的时候,陈秋实的眼睛都亮了,是肉啊!

“你慢点吃。”

“太幸福了,是牛肉的味道。”陈秋实慢慢地咀嚼,都有点舍不得咽下,“有谁嫁给你绝对是值了。”

“秋实。”蔡照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等一下再说,先让我吃饱。”陈秋实埋头苦吃,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吃吸引走了。

“好。”

陈秋实躺在沙发上,连吃饱都做不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啃着苹果,碗都不用洗。“喂。”

“哟,还记得接我电话。”陆依斗说道。

“怎么了?”

“明天是您老人家拍新剧的定妆照,小的提醒您一句,睡觉前别忘了敷面膜,早点睡,别打游戏,不许熬夜。”

“知道了知道了。”

“秋实,吃甜品。”

“你还在蔡照家?你们俩给我注意一点啊!”陆依斗听到了蔡照的说话声。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就要回家了。不跟你说了拜拜。”陈秋实马上挂了电话,“蔡照,甜品我不吃了。今天吃了那么多肉,再吃就真的要超标了。”

“是不是陆依斗催你回去了,我送你吧。”蔡照把甜点放在保温盒里,“明天起来吃也一样。生日的时候总得吃蛋糕。”

“也行。”陈秋实还是没有抵抗住蛋糕的诱惑,“对了,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蔡照把盒子打开来,是一条手链,陈秋实清楚地记得十五岁的自己收到的生日礼物,还以为自己弄丢了,原来是在蔡照这里。

“这个是五年前你还给我的。其实,我们五年前到你出事之前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陈秋实的心怦怦作跳,他大概猜到,“蔡照,别说了。”

蔡照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说道,“我喜欢你,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你要重新再考虑一下吗?”

“我明天还有活动,先走了。”陈秋实抓着手链往外跑。

蔡照没有拦陈秋实,相比于之前已经好太多。五年前正如那天陈秋实在自己面前睡着的样子,蔡照没忍住吻了陈秋实,结果他醒了,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赶出门,什么都不想听。

一开始何芸芸和自己的事情都是学校传的,再然后何芸芸一直单身被催婚就拿自己当挡箭牌。明明蔡照和陈秋实说了,他们不是男女朋友,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却让陈秋实误以为自己的亲吻是把他当成替身。本来只当过段时间陈秋实就消气了,却怎么也联系不上陈秋实,去公司找见不到人,到家里堵人不肯开门。久而久之,蔡照就放弃了。

接到陈秋实电话的那一刻,不得不说,蔡照重燃念头,打算徐徐图之,不再把人吓着。刚好陈秋实的生日是一个很好的表白机会,现在只能等了。

陈秋实有惊无险地回到家,打了一辆出租车,还好天黑,看不清脸。付钱的时候,却发现手里还拿着那条手链。

触电般地塞到口袋里,陈秋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蔡照的感情。这下子真的被陆依斗说中了。

陈秋实又拿出了那条手链,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啊,好烦啊,到底什么叫做喜欢?刚刚十五岁的陈秋实觉得这种情感太虚无缥缈了,尤其对象时蔡照的时候,得更加慎重对待。

“陆依斗准点播报,现在是晚上时间九点整,没敷面膜赶紧敷面膜,敷好了,赶紧睡觉。”

陈秋实收到了来自陆依斗的语音消息,烦上加烦。

啊,还是回到十五岁吧!

 

“陈秋实,还不起床!补课都要迟到了知不知道!”陈母掀开了陈秋实的被子,把早饭往书包里一塞,“快点,蔡照已经在门口等你了。”

陈秋实听到了陈母的声音,自己这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回来了?看到书桌上熟悉的翻盖机和一大摞卷子,是XX09年!

陈秋实胡乱地穿上衣服,背起书包,打开门,正是蔡照。

“早。”

陈秋实一把抱住蔡照,“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好不好?”

“好,我我也喜欢你。”难得见蔡照有些慌乱,走路都不知道摆那只手。

既然十五年后的你没有听到我的答案,现在告诉你也不迟。

感谢奇迹,我们没有错过彼此。

——————————————————————————————

本来是秋实穿越到过去,陪着蔡照从小到大,然后又想起曾经看得这部电影,就变成秋实一下子长大,面对陌生的未来。如果不是预知了未来,照实之间会有许多波折,但是有了奇迹,会甜甜的在一起。本意是个开放式结局,既然是平行世界,就希望两个人可以互相陪伴,互相扶持。同时,题目奇迹也是想说感谢有你的存在,给我的人生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今年即将是陪秋实过的第三个生日!莫名的有些感动,很多时候记忆还停留在那个姜小帅,是上海见面会。时间过的真好快,还想继续陪你走接下来的路。希望你能一直平安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祝你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