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凯源】拜金主义(一发完)

※ @尹清绯 点的粉丝福利~

※总裁凯x总监源

※类似于下一站幸福

※OOC有

※美国梗出没

※狗血

※高虐……吧

※HE!HE!HE!

※以上皆可,希望你能喜欢(づ ̄ 3 ̄)づ


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人一身长袖蓝白校服独自慢跑在操场上。

空气中是雨下过之后独有的清新和泥土的芬芳。

脚一滑,摔在地上,他连忙跑过去扶起那人,什么也没有碰到。

一切化为虚无。

王俊凯很久没有梦到王源了,竟有些不舍梦中的场景,明知那是虚妄的幸福。

站在镜子前,相比十年之前的自己,拔高了不少,脸上的婴儿肥早已不见,穿着定制西装再也不像是偷穿大人的衣服。没由来的紧张,眼神略过摊在桌上的员工表。

王源,好久不见。

 

李倩敲了三声,大约四五秒,再走进去,“副总监,开会了。”

“好的。”王源笑了笑,拿起桌上的笔记本。

李倩不免被这个笑容晃了神,都已经相处了五年,依然抵挡不住王源的魅力。每一年想要进设计部的人总是比其他部门多,无论男女。

“礼拜一的会议不都是在下午,怎么今天临时改在上午了?”王源问道。

“副总监,你不知道吗?”李倩诧异道,“因为太子爷亲临,而且我们这个分公司全部都是有关系的,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这会儿你总算有机会升到总监了。”

“话不能这么说,有能力自然而然就能升到总监了。”王源道。

“祁红仗着是杨英的侄女,她三番两次故意抢你风头,明明什么都不会做。”李倩气愤地说道。

碍于杨英是整个设计部的总监,大家只敢在私底下议论。按照资历,王源比杨英早进公司两年。按照能力,王源设计的家具连续三年销售额都是最高的。在上一任总监调到母公司的时候,晋升的却是杨英。后来才知道她偷偷摸摸塞了一封投诉信,把王源的位置给挤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有矛盾的时候,杨英大部分情况下都会往后退一步。只有傻傻的祁红觉得自己有个做总监的阿姨,背靠大山好乘凉。

李倩又附到王源的耳边轻声说道,“据说因为太子爷的初恋情人也在这里工作。千里追妻,太偶像剧了吧。”

王源的心莫名一滞,故作轻松地戳了李倩一下,“别这么八卦。”

李倩吐了吐舌头,“这不是在副总监面前。”

王源无奈地摇摇头。

“听说了吗?太子爷被派到我们分公司了!”

“早就知道了。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人家过来纯粹就是体验生活的,和我们这种苦命的老百姓一点儿也不一样。”

“你小点声,也不怕被听见。不过,据说那太子爷长得好,家室好,学历好,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能有我们王副总监帅?!”

“看久了就腻了。”

“诶,你们说,王总怎么还没到?”

“都说是王总了,新官上任总要给我们来个下马威吧。”

王源无心参与他们的对话,撑着头,转着笔,思绪不知道游离去哪里了。

“大家好,我是王俊凯。希望我们能工作愉快。”

王源手中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脱离了手指,掉在了地上,被王俊凯捡起来放在桌上,“你的笔。”

“谢谢。”王源从始至终没有抬起头。

这只是个小插曲,两人不约而同装作了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来的目的,昨天我粗略看了一下,发现有几个问题。第一,公司制度混乱,我改了其中几条,已经发到各位的邮件了,记得传达到下属。试用期三个月,一旦有任何不适的地方都会重新更正。第二,靠关系上位,有能力,我不介意。如果被我发现有人尸位素餐,直接开除。所以第三条就是,我准备了一个测试标准,专门测试各个部门的主管,同样也是三个月。”王俊凯掷地有声,才来了不到十分钟,就发出了三条政策,底下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副总监,副总监,这下你能成为总监了。”李倩悄声说道。

“嗯?”王源心不在焉,“你刚刚说什么?”

李倩重复了一遍,关心地问道,“副总监,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在想王……王总刚刚说的话,这样挺好的,效率可以提高不少。”王源勉强地笑道,告诫自己不要在去思考无关的人。

“如果没有异议的话,从明天开始执行,散会。”待讨论的声音变轻了,王俊凯开口道,“王副总监,你留下。”

王源又坐回了位置上,无视掉投来探究、疑惑和同情的目光。

 

会议室最后只剩下两个人,王俊凯、王源。

没有人开口打破平静。

王俊凯贪婪地盯着王源,没有血色的脸庞,瘦削的双手,近乎透明的肌肤,青紫色的血管。穿着白色衬衫,把扣子扣到最后一粒,只露出脖颈,让人特别想在上面咬一口。

“王总,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要回去工作了。”王源自始至终都不敢看王俊凯,即便开口说话,也只是抱着笔记本转身而去。

“就过了十年,就不认识我了,王源儿?”王俊凯特意加重儿化音,轻柔得仿佛是在从唇齿中滑出来,带有着些许情色。

王源背对着王俊凯,一闪而过的悲伤,冷淡地说道,“王俊凯,这样就没有意思了,死缠烂打不是你的风格。再说,钱我也拿到了,银货两讫。”

王俊凯走到王源面前,脸上是他所熟悉的嘲讽,他早就知道的,王源从来没有爱过他。“你见到我一定要提钱吗?”

“难道不应该吗?那可是一千万啊,一笔巨款,我怎么会忘。”王源绕过王俊凯,“工作愉快。”

每个字都像一把刀戳在王俊凯的心上,把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再划开。王俊凯抚摸着刚刚被王源撞过的肩膀,发出低沉的笑声,似是压抑,似是哭泣。

王源,你等着,我尝过的千般苦万般痛迟早都会让你感受一遍。

 

王源回到办公室,整个人瘫软在沙发椅上,一瞬间的冲力把椅子变成一百八十度。抬头看着天花板,又打了自己一巴掌,王源能确定这不是在做梦了。都已经是成年人了,王源根本不会相信王俊凯是因为爱来找自己的,多半就是想来报复的。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懂。现在只怕气得跳脚,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弥补心头之恨。

王源坐直,拿起电话,李倩这时走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

“副总监,王总没找你麻烦吧。虽然有点多余,但是您的动作幅度有点大,我们都挺担心你的。”李倩委婉地表明了刚刚王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又因为窗帘没有拉,被大家都看到了。

“没事的。”王源故作镇定放下电话,“我和王总是旧识,所以聊了几句。”

“天哪!”李倩捂着嘴。

“关系不是很好。别太放在心上。”王源道。

“知道了。”李倩临关门前,又说道,“副总监,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们的。”

王源挥挥手,这电话还是不打了。王俊凯跑到分公司,她一定知道,自己还是不要和她有任何的接触。

 

王俊凯空降的热度散了,大家更关注于新的规章制度,一个不留神就被扣分了。以前勤恳踏实工作的还好,浑水摸鱼的几个三个月都还没熬到就已经被辞退了。杀了几只鸡,有些小心思的人也安分下来,各方面的效率都有所提升。尤其是那个祁红再也没来找王源的麻烦,让他变得清闲不少,可以准时下班了。

自那一次见面之后,王源就再也没有见过王俊凯,心里松一口气。看来王俊凯是真的为了整顿分公司而来,希望达成目标了之后,就能回到母公司,再也不见。本就不应该再相见的人,偶然的相处只会让人更加痛苦。

就在王源以为自己已经被遗忘,事情的发展让他有些意外。

 

王源正在办公大厦门口躲雨,却发现王俊凯的车停在自己的面前。

“上车。”

“不用了。”

“你想等到什么时候去?还不上车。”王俊凯皱眉道。

“谢谢你。我家在井屏路新康小区。”王源想了想还是坐了上去。

一上车,王源就把耳机带上,闭上眼睛斜靠在座椅上。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睡颜,叹了口气,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非常谢谢你。”不等王俊凯说出别的话,眼睁睁地看着王源跑了进去。

手机一震,来自王源的消息,王俊凯马上打开来,车费的红包,20块钱,把他气得狠狠地砸了方向盘。

 

“这是王总让我给王副总监带的咖啡。”王俊凯助理尹丽莎把咖啡放在王源的桌上。

“等一下,多少钱?”王源问道。

“啊?”尹丽莎一愣。

“看到了,我已经把33块钱转给你了,替我对王总说一声谢谢。”王源在袋子里翻翻找找,还真的找到了收据。

尹丽莎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不知道怎么办,勉强地笑笑,提着袋子上了楼。

 

“明天部门下午有一个会议。还有王总想请你这周六吃饭。”李倩说道。

“什么?”王源想到王俊凯说一不二的性格,懒得和他费口舌,“知道了,把地址给我。”

李倩不敢随便八卦,尤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把狐疑塞进了肚子里。

“跟我一起吃饭,有这么让你痛苦吗?”王俊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眼看着王源。

“没有。”王源拿纸巾擦了擦嘴角,“我吃饱了。你有话直说。”

“我说了让你陪我吃饭,字面意思。”

“好。”王源拿出手机,“你慢慢吃。”

王俊凯吃得慢条斯理,平均每次咀嚼都在二十次上下,一定要把牛排切成一张口就咽下去的大小。“你可以正大光明地看。”

“服务员,买单。”王源站起身,“吃完了,我就可以走了吗?”

“都说了是我请。”

“你想多了。”王源看了账单,掏出一半的钱。

“站住。”王俊凯把卡递给服务员,“这钱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这本来就是我的那一份。”王源没有接。

“王源,你一定要和我算得那么清楚吗!在你眼里,什么都是可以靠钱解决的吗?区区一千万就把你打发了。”王俊凯把钱摔在桌上,“你把我当什么!”

“你第一天认识我?我就是很喜欢钱啊。”

“是我小看你了。”

“所以呢?你也知道你毫无利用价值了,我们再这么纠缠不清,怕是不太好吧。”王源把王俊凯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再把钱放在他的手心里,“该我付的钱,我一份都不会少。”

王俊凯红着眼,紧咬牙关,王源警告自己,千万不能心软,转身离开,一如当年。

当天晚上,王源意外地睡得很好。大概是因为王俊凯忍了整整两个半月,让他提心吊胆两个半月。就如同坐过山车,掉下去的那一瞬间是不害怕的,而缓缓上坡的那个过程让人的恐惧提到最高处。现在爆发出来,王源的内心很平静,像是得到了救赎,这一场闹剧总算可以落幕了。

 

事与愿违。

可能上天注定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纠缠不清。

 

“儿子,在新公司一切都还顺利吗?”唐婉柔问道。

“挺好。”王俊凯点点头。

“其实你回来可以直接接我的班,为什么还要去分公司?”

“先练练手。”

“那样也好,也算是帮了妈妈一个忙。”唐婉柔又说道,“明天有空吗?刚好妈妈的一个朋友明天回国,想要一起吃饭……”

“这种别样的相亲还是算了吧。”

“儿子是有喜欢的人了吗?妈妈不在意办公室恋情的。”

王俊凯抬起头,看着唐婉柔,“你这是在跟我提王源吗?”

唐婉柔面色一僵。

“一千万买来一个儿子,不错的交易。”

“王俊凯!”

“敢做不敢当?让我亲眼看着你把银行卡递给他不就是你。”

“我……”

“摆布我的人生是可以给你带来多大的满足感?”王俊凯愤然离席。

唐婉柔单手扶着额头,当年那件事情是她做得不人道。但是她从来不后悔,只觉得没有把事情做干净,让王俊凯发现了蛛丝马迹。

“请问是王源吗?”

“唐阿姨?”

“听小凯说,你们现在是同事了。阿姨希望你能记得当时答应我的条件。”

“我……记得。您的恩情我不会忘的。麻烦你儿子不要再来纠缠我。”王源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源双手抱膝,靠着墙壁,望着不远处的黑白照片,自嘲地笑了。幸福,这个奢侈品早在十九岁那年就不值得拥有,现在凭什么奢望。

门铃声居然响了。

王源还没开口打招呼,就被王俊凯一把抱住,只听到他说,“在你眼里,我是多无能,你才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讲。”

“……你先进来吧。”

“家里有决明子茶,喝这个吧。”王源坐在王俊凯的对面,足足一米的距离,疏离得如同一个陌生人。

“说实话,为什么要收一千万。”

“明知道答案,一遍一遍问,有意思吗?我需要钱,刚好唐阿姨可以给我,就这么简单。”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因为叔叔公司破产,是因为阿姨需要高昂的手术费。”

“告诉你有用吗?”王源冷笑道,“这不是一千,一万,十万,是整整一千万。身为一个高中生的你,能给我什么?我们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

“你就退缩了?”

“如果你是想和我谈这个的话,我不后悔拿阿姨的一千万,现在的我也不爱你。”

“你心真狠。”王俊凯低着头,和王源之间仅仅毫厘之差,耳鬓厮磨般的亲昵,“从今天起,你的苦难开始了。不要想着离开我,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抓到。”

王源呆坐在原地整整一夜。

谎言最怕的就是戳破的一天。

王源不爱王俊凯。

这个藏在心里整整十年的谎言,让王源每日每夜倍加煎熬。

本以为是相交线,一次的相逢,最后只会是渐行渐远的两条线,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突然有些怀念过去的自己,过着日复一日无趣的生活,和王俊凯吵架,再和好,再吵架,再和好。傻不拉几地在下雨天用外套遮着头一路狂奔,大夏天在海边漫步,沙子烫到鸡蛋都熟了。每日烦恼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又上了这个老师的课,考试前忘了复习,朋友生日送什么礼物……抱怨几句,就又满血复活。

想要长大,急切地踏入成人世界。

“源源,你将来想做什么?”

“要成为家具设计师,全世界的人都来买。你有想过将来做什么吗?”

“我就开一家店,放所有你设计的家具。”

“我们约定好了。”

“嗯。”

明明十八岁的人,幼稚地小手指拉钩,大拇指摁在一起。

 

“副总监,有好消息!”李倩激动地打开王源的办公室大门,却发现堪比大熊猫的黑眼圈,“你昨晚没休息好?”

“是有点。怎么了吗?”王源今天喝的还是意式浓缩,试图把自己唤醒。

“你被升为总监了。杨英被扒出这次的作品抄袭,立即开除。”

“什么?”王源一愣。王俊凯应该还不至于公私不分。

“是的,你看公告。”李倩在手机上调出界面给王源看。

难怪王俊凯这么生气,这一份设计图是十年前的王源送给王俊凯的生日礼物,约好将来的房子要全部按照由他来设计。杨英应该是不小心看到夹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的那张纸。只怕王俊凯又要来找自己麻烦了。

说曹操,曹操到。

“你好,这里是设计部副总监王源。”

“源总监,王总找你。”

“啊?”

“哦,是王总要求的。说都姓王,称呼起来容易混起来,便称呼为源总监。”

“我现在马上上楼。”

“源总监,升官发财别忘了我们小的。”王源开的是外放,被李倩听到了,欣喜地说道。

“知道了。”王源在心里苦笑。

王俊凯看也不看王源一眼,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坐。”

王源坐在对面的位置,双眼发空,一坐下来,什么都不想,特别让人睡着。

“现在是工作时间,源总监要睡觉的话回家睡。”

“知道了。”

“设计稿怎么回事?”

“不知道。”

“十年前的东西杨英怎么抄到的?”

“不知道。这些问题建议王总去问杨英,会得到明确的答案。”

“你的作品应该被你好好保管。”

“王俊凯,你无理取闹。”

“我是。”

王源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办公室,反正被王俊凯盯上,也不差这一笔。

 

“王源!”好友欧阳鑫想要给王源一个爱的抱抱,却被他推开。

“别碰我!这衣服太脏了啊。”王源不忍直视。

“你怎么和那处女座王俊……凯……”欧阳鑫暗道不妙,“走走走,哥请你吃饭。”

“没事,我现在和他在一个公司里。”欧阳鑫对待自己跟个易碎娃娃似的,都十年过去了,有什么还放在心上的,“你还是先把身上这一套给换了吧。”

“什么?他妈一儿控,离了王俊凯跟不能活似的,居然敢让你们俩同一个公司。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欧阳鑫作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旁观者,竟然比王源这个当事人的反应还要激烈。

“不会。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王源摆手道,“请你吃饭,这次又去哪儿玩了,连电话都打不通。”

“手机掉了,一直没照着地方买个新的。这次我去了西藏,这地方是真漂亮,就是不太适合人长住。你看,我这不就在家养了一个月,立马来找我们的源主子了。”

“欸,小鑫子。”

“你这又占我便宜!”

“你的摄影展门票都是自己掏钱!”

“是兄弟!”

最后王源和欧阳鑫还是选择了火锅店,要不是看在他们是熟客的份上,欧阳鑫这一身肮脏的打扮铁定被赶出去。

一杯啤酒下肚,欧阳鑫似是胆子放开了,“那什么,王源,跟你说件事。”

“怎么了?不会是找我借钱吧?我可没你有钱啊。”

“切,跟你借钱,你都没多少钱。”欧阳鑫停顿了一会儿,“其实,前几天我把王俊凯给揍了。”

“咳咳,什么?你怎么咳咳,把人给揍了?他怎么样啊?”王源一惊,茶水呛到气管里,不断地咳嗽。

“你看看你,这叫不放在心上。都不关心关心我,就惦记着王俊凯。”欧阳鑫撇撇嘴。

“好了,到底怎么回事。”

“是王俊凯先找上我的……”

 

接到王俊凯电话的那一刻,欧阳鑫觉得奇怪,还是应下了见面的要求。

“王源把当年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简单的一句话犹如炸弹在欧阳鑫的耳边炸开,“他他他居然都告诉你了!”

王俊凯点了点头。

“你呢,别怪你妈,也别怪王源。要不是当年王源的爸爸自杀,妈妈被查出重病,王源也不愿意拿他阿姨的一千万。”

“原来是这样。”王俊凯轻声说道,握着杯子的手不禁颤抖。

“你不是都知道了?”欧阳鑫恍然大悟,“你诈我!”

“你们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就瞒着我。”王俊凯把杯子重重地敲在桌上,“一副为我好的样子,可是呢!一个个都在骗我,都在伤害我。”

欧阳鑫一拳打在王俊凯的脸上,揪着他的衣领,“你被保护得太好了,前有唐阿姨,后有王源。这世界上最爱的两个人,你怎么敢糟蹋他们的心意。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我告诉你啊。”

十年前的王源本来衣食无忧,王源的父亲,王然锦的工厂是机械零件,正是国家政府扶持项目,慢慢地就变富有了。随着人们开始有了环保意识,工厂的数量锐减,不是被国家买了,就是被迫迁地方。在工厂慢慢倒闭的大环境下,王然锦依然在扩张,却因为解决当地就业率,政府还给了补贴。虽没有以前赚的多,但是小有利润。

有一天,王然锦接了一个大单子,前所未有的产量。为了准时交货,让工人日夜加班,又贷款买原材料。可是跑单了,人不知道去哪里了,区区一百万的定金只是杯水车薪。

发财梦消失,面对留下来的烂摊子,平常看上去一直乐观坚强的王然锦居然自杀了。王源的母亲,方芳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被送进医院却被查出骨癌。最后贷款、利息和医药费都压在了年仅十九的王源身上。

“你只看到每天王源拒绝你,却不知道王源下午要去打工。什么来钱快就去做什么。你是一走了之了,王源何尝不愿意跟你一块儿去美国,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把罗德岛设计学院的通知书放起来,告诉我他不去了。那你呢,你在哪里?你就活在阿姨和王源给你编织的梦里。”

“我又何尝想活在梦里。”王俊凯捂着左脸,站起来,看着欧阳鑫,“他们都觉得这是最好的,有没有想过我,是怎么想的。”

欧阳鑫望着王俊凯的背影,无声叹息。王俊凯就是王源的星星,耀眼到舍不得让他沾上一点灰尘,只应待在天上。

 

“我说他怎么知道的,果然是你。”王源夹起浮在上面的鱼丸,“别盯着我,快吃啊。”

欧阳鑫就是怕王源这幅面无表情的样子,无论是打他骂他也好,“兄弟,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没事,和你没关系。就算没有你,他也是会知道的。”王源早就在王俊凯出现在会议室的那一刻就做好了准备,谎言是瞒不住的。

“那你还……你们两个……”欧阳鑫挠头发,不知所措。

“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为什么不啊?”欧阳鑫来劲了,“你现在也不差,家具装潢设计师,年收二十万。有房,无贷款,无父无母,家世清白。不考虑王俊凯,总归得考虑找个女朋友吧。”

“有道理。”王源点点头。

“你,终于想通找女朋友了!”欧阳鑫诧异地看着王源,“我可得好好给你张罗。不过,就你这张脸,想要追你的女孩子可以从这家店排到三条马路外。”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欧阳鑫只当王源说着玩,能让王源喜欢上别人,除非是第二个王俊凯。可王源真的主动让他帮忙找相亲对象,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以至于第一次相亲王源给他发了一条时间推迟的消息才稍显正常。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不会,我也才刚到。”

“这个还希望阿姨可以收下。”王源递给唐婉柔一张银行卡,“非常感谢当时的帮助,这里是整整一千万。”

唐婉柔看了看银行卡,又看了看王源,“你这是什么意思?”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马上也要去美国进修,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国了。”

“到外面的世界,增长见识丰富阅历,挺好的一件事情。这个钱阿姨是不会要的。”唐婉柔把卡推了回去。

“当年您把这一千万给我,附加条件是离开王俊凯。现在我把这一千万给您,换我离开。希望您能收下。”

卡孤零零地躺在桌上,没有人去碰它。

唐婉柔似是又看到十年前的王源,穿着校服,全靠骨架撑着衣服,眼中有着不可屈服的毅力。看似施舍的钱,王源拿得理直气壮,得体地道谢。现在同样的场景,拿钱的那个倒变成了自己。

“这次该我请阿姨喝咖啡了。我下午四点的飞机,就先走了。”

离开咖啡馆,王源伸了个腰,这下总能结束了吧。

就在王源离开的后一秒,王俊凯冲进咖啡馆,一杯凉掉的咖啡,一张银行卡和喝着热茶的唐婉柔。

“他去哪里了?”王俊凯拍着桌子,“你说话啊!”

“你不应该比我更了解王源,他想做的事情谁能拦着他。”唐婉柔知道自己被误解了,不做辩解。

“就是因为了解他,我才知道他不会舍得离开我。”

“……他今晚的飞机,现在赶去机场还来得及。”唐婉柔知道自己心软了。借机要挟王源的愧疚持续了整整十年,这段时间都偷偷摸摸关注着王源,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一天一天长大,还让分公司直接录用王源。

王俊凯跟她离心,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几个月都不会有一通电话。每逢寒暑假都不愿意回国,毕业了依旧待在国外,见一面还得预约时间。做母亲失败到这个地步,唐婉柔从没有想到过。王俊凯早就长大,不是她手中的风筝,这线早就到了那个叫王源的手里。

 

亚洲人显小,更何况王源这张万年不变的娃娃脸,说是十八岁也会有人信。只是偶尔流露出的气场,就知道不容小觑。

这是王源到这里的第一个月。

第一周忙里忙外,准备宿舍用品,和室友同学打好关系。

第二周已经适应了大学的生活,弹性的作息时间,让王源并没有很吃力。

第三周王源越来越喜欢学校的工作室,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泡在里面,原本固有的思维被打破,灵感爆发。

第四周王源漫步在街上,躺在草坪上,偶尔拂过脸上轻微的风,和时不时掉落的梧桐树叶子。

王源随意地拿起一片叶子,上面有洞,有点像心形,发现新大陆般透过这个孔看周围的世界。

有一个熟悉的人影。

朝着自己走来。

王源放下手中的叶子,冲进他的怀里,“你怎么来了?”

“我提拔了分公司的副总,现在又回到本部了,就能一直待在美国了。”王俊凯紧紧地握着王源的手。

“挺好的,我跟你讲我那个同学可奇葩了……”王源絮絮叨叨地说道。

天气正好,是我想念你的怀抱。

场景正好,是我想在这里遇见你。

你的出现,一切都好了。

 

一个月前的机场

“我说过的吧,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能抓住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王源抽出自己的手。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为了折磨我,不用你……”

“我啊,最讨厌的就是你口是心非,坦诚一点不好吗?十年前的事情困住的到底是我还是你,我已经走出来了,你呢?”

“……”

“这些都是我赚的,有股票,有投资的项目,有公司的红利,也有我从小到大存下来的零花钱。”王俊凯一股脑地把银行卡、存折、户口本、银行流水、存款证明都交给了王源,“能不能把我带回家?”

王源一愣,“傻瓜,带这么多在身上不怕被偷啊。”
“有我就够了,还能给你再赚。”王俊凯靠在王源的肩膀上,晃了晃一张银行卡,“这么好的我,跳楼价卖给你了。”

“这不是……”王源一眼认出是他还给唐婉柔装了一千万的卡。

“所以你不买也不行。”王俊凯笑道,“我妈说了,过年的时候得带你回去一起吃饭。”

“什么?”王源惊讶地看着王俊凯。

“反正十年前你替我做决定,现在我替你做选择,这样才公平。”王俊凯舔了舔嘴唇,“留下来好吗?”

“不好。”

王俊凯一秒垮下脸,在考虑把人绑回去的可能性。

“这次是我想去进修,一定要去,马上就要开学了。”王源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我们在美国见!”

———————————————————————————————

看到这个设定,第一脑洞是办公室play,奈何做梦,对,又是做梦。梦到了这其中的一个场景就是开头那一段,然后衍生出了那么大一盆狗血orz感觉写了邬松的入骨相思,性格上有点难以把握,我还是得多补补个人综艺,有的时候写着写着感觉邬童已上线。尽量地贴合,OOC实在是非常抱歉了。

刚好暑假档,就会想要重温台剧,刚好B站首页推了下一站幸福,我就把这个又看了一遍。所以这篇同人文部分原型是这个,王源和唐婉柔都是为了王俊凯好,只是用错了方式。当然王俊凯没有失忆!拜金主义就是出自王源接受了唐婉柔的一千万,被王俊凯认为王源用钱就可以收买。

拖了那么久总算是完成一篇粉丝福利了,希望点梗的尹清绯喜欢!

评论 ( 2 )
热度 ( 10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