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瞑目夫夫 秦明x方木

※方木是小说原著向,先经历了藤师大再是吸血鬼,PTSD患者

秦明是电视剧向,PTSD患者

※陈希不作为方木的暗恋者出现!重点!

※这是一前生今世的故事,所以逸真有些没有解开的地方,会在这里做解答

※案件苦手!破案苦手!法医苦手!画像苦手!可能会有很多bug,如果能指出并改正就最好了!如果不能那就别提了orz提了我也不知道咋改orz


第四十一场

 

是夜。

商场早已打烊,每家每户的灯渐渐地灭了,街边的路灯努力照亮这个被夜幕笼罩的城市。白天的生活告一段落,属于夜晚的狂欢才刚刚开始。正当的,不正当的,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如雨后春笋都冒了出来。或是行色匆匆,或是神态癫狂,谁也不知道谁是谁,今天的人,明天还会再见吗?

 

“热烈欢迎方木来我们龙番市警局实习。”林涛鼓掌道,“不许因为方木年龄小就欺负他听到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

“有这么养眼的小帅哥谁舍得欺负啊。”

“林队,心可真偏,我来的时候可没这个待遇啊。”李大宝用手肘捅向林涛,“这几个意思啊?”

“宝哥,我这不是当年怕你留不下来。谁能想到老秦对你的评价还挺高。不愧是我们宝哥。”林涛求饶道。

“哼。咱俩彼此彼此。”李大宝压低声音,“你知不知道我们眼前的方木可是破了绿藤市的吸血鬼案和师范大学连环杀人案。国内的心理画像师本来就少,尤其是像方木这种天才,绿藤怎么舍得放人啊?”

“不太了解,好像是方木自己要求的,因为不想待在绿藤。我们龙番离绿藤比较近,所以就过来了。”

“哦~是有故事的男孩子啊。”

“真可惜,今天老秦不愿意来。”

“能让他出席超过三个人以上的活动,不是去犯罪现场就是去找线索。很明显,这里两个都不符合。”

“欸,你可别乌鸦嘴。难得老秦放了一个假,最近警局都清闲了不少。”

李大宝连续呸呸呸了三声,“我什么都没说。”

作为今天的主角方木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是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专心地吃饭,偶尔有人来问他,三言两语就被带过,或者报以微笑也算敷衍过去。

“林队,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先回去休息可以吗?”

林涛一愣,“可以可以。我送你回去吧。”

“不麻烦了,我认路的。”

“不行,邰队已经嘱咐过我,得确保你的安全。”

“那就麻烦林队了。”方木一听邰伟的名字,只能应下,要不然唠叨个没完。

林涛刚打完招呼,可是理应在门口等他的方木不见了。

“谢谢你,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一女子握着方木的手不断道谢。

“不客气。”方木有些局促不安,想要抽出手,却被她握的更紧。

“方木!”林涛喊道。

“不好意思。”方木小声地抱歉,挤出了人群,走到了林涛身边。

“我算是明白邰队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亲自送你回家了。”林涛拍了拍方木的肩膀,“就是一个做警察的料。”

“我不适合,情感总是影响思考。”方木摇了摇头,“只是想能帮一个是一个。”

“有时间去找我们法医谈谈,你俩中和一下就挺好。”林涛捂着嘴笑道。

“是秦明吗?”

“是啊,你认识?”

“不算认识。”只是偶尔从朴惠珍嘴里听到,是她崇拜的偶像。

一路上,方木都不说话,就看着窗外的风景,身上没有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眼神里透露着沧桑,让林涛不知道该如何挑起话题。这个人身上秘密不少,深怕触到雷点,倒是想起了刚认识秦明的时候。

天才的孤傲,以及厌世。

“明天八点记得准时到警局报道。”林涛提醒道。

“谢谢林队。”方木点了点头。

林涛并没有立即把车开走,而是目送着方木进宿舍。不知道一个揣摩犯罪心理的画像师和坚信证据的法医,一碰面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有趣了。那个时候的林涛还没有发现自己有言灵的能力,生活真的是各种意义地充满乐趣。

 

方木的行李很少,一些衣服,几本书,重要的证件,让五十平方米左右的单人房更加显得空旷。一番洗漱之后,方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选择平躺,手机放着助眠的音乐,房间里是薰衣草的香薰。

如果要八点到警局,七点半起床也来得及,那么现在十点,方木可以睡九个半小时。前提是他真的能在十点睡着。闭上眼睛,方木放空思绪,调整呼吸,似乎下一秒就能入睡。

窗外的天气骤变,狂风大作,叭叭作响。远处似乎还有雷声,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天空,映在窗帘上,房间里忽明忽暗。方木的手紧紧攥着被子,急促的呼吸声,催眠曲不再发挥作用,薰衣草的味道慢慢在消散。

雨,终于落下来了。

那一瞬间,方木坐了起来,打开了台灯,抹去了脸上分不清是冷汗还是眼泪的液体。这一晚又不用睡了。方木望着床边的安眠药,几欲伸手,打开药瓶,没有药味,却可以给他带来安慰。

藤师大连环杀人案闹得沸沸扬扬,死亡人数、被害人的报道,冷冰冰的文字对于方木来说,那都是他的同学,鲜活的生命。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救活他们,却一次一次失之交臂。火光满天的宿舍,呛人的烟雾,被高温灼烧扭曲的肉体。将一切都终结,除了他。

 

“有事?”秦明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让林涛进来的意思。

“外面下着雨,让我先进去。”林涛试图硬闯,尤其是自己一身水,以秦明这个洁癖肯定会躲开的。

“等一下。”秦明果然侧身,把门关上,让林涛站在地毯上,自己则去了浴室拿了条毛巾,“擦干净再坐到沙发上。”

“得了。”林涛是从车上跑到秦明家,也就头发湿了,身上的外套还是防水的,随意地擦了擦头发,“秦大法医又开始做衣服了?”

秦明无视了林涛,专心地拿卷尺在布料上测量,再拿粉笔做记号。

“你是没看到那个方木。真是人不可貌相,年纪那么小,人也瘦瘦弱弱的,居然连破两案,还是被局长挖墙脚过来的。”林涛习惯了秦明的不理会,继续说道,“迎新会为什么不来啊?都是自己人,莫不是你随手一算,知道今天下雨就不出门了?”

“一堆人吃吃喝喝,进行着没有营养的话题,而且食用饭店里的菜肴会让你油盐摄入量偏高。我对于这种对身心有害的行为没有任何的兴趣。”秦明解释道。

“是是是,我今晚就住你这儿了。”

“为什么?”

“我现在属于无家可归,宝宝把我赶出门了,就收留我一下吧。”林涛熟门熟路地拉上书房和客厅的隔板,“保证不打扰!”

秦明重新坐在了缝纫机面前,始终静不下心来,雨声是越来越响了。之所以想到裁衣服纯粹是因为睡不着。秦明又喝了一口咖啡,蹩了一下眉,今天没磨好,又苦又浓,仿佛在干嚼咖啡豆。

每个雨夜都会让秦明想起年少时,满心欢喜回家告诉父母自己拿了全班第一,却发现父亲跳楼而亡,是血,是红色的雨,是青草的芳香和血腥气。等秦明十八的时候,母亲自杀了,秦明没有半分惊愕,他知道的母亲本来是想随着父亲早早离去,因为他,已经迟到很久了。

 

雨水洗刷着这个城市的污秽,流入到下水道,经过净化系统,变得清澈排放到大海里。曾经的腌臜仿佛不复存在,没有留下痕迹,人们将之遗忘,又在不经意间产生了新的龌龊。

周而复始。

 

 

第四十场 

第四十二场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