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4 5 6 7 8 9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此处对应入骨相思5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10.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上穷碧落下黄泉,只要有你,就一定会有我。我真的很怕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真也好,假也好,班小松都接受,只盼在接下来每一天的相处当中,邬童能遵守这条诺言。

 

“你现在脚受伤了,我接你上学吧。”

“好啊。”

“也不知道你之前在介意什么。”

“我这不是不想麻烦你嘛。”

“那你缠着我帮你重组棒球队,就不麻烦我了?”

“这不一样。”

“是是是。”

即使后来班小松身上的伤好了之后,邬童照样风雨无阻到了店门口,班小松也没有拒绝,两人一起上学。

 

“走了,吃饭去。”班小松戳了戳邬童的手臂。

“你等我一下。”邬童勾出老师布置的作业,又核对了一遍,再合上了本子。

“邬童~”班小松拉着邬童的手,拖长音道。

“说了不能吃就是不能吃。”邬童瞪着班小松,“每次吃完冰淇淋,就不吃饭了,想都别想。”

“邬童~童童~”

“哟,我们的小媳妇今天又被邬童拒绝了。”焦耳故意拿着冰淇淋在班小松面前晃。

“谁小媳妇!”班小松眯着眼,双手抱臂,慢悠悠地绕着焦耳走了一圈,“把话说清楚啊。”

“松哥,我小,小媳妇。还有一个冰淇淋,给你了。”焦耳的气势不自觉地矮了一截,掏出口袋里没有拆封的冰淇淋,还撕掉包装递给了班小松。

邬童无视了班小松发亮的眼神,抢了过去,放进了自己的嘴里,“今天跑二十圈。”拉着班小松就往食堂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焦耳让你去惹班小松。”陆通无情地嘲笑焦耳。

“过会儿放学再去买一个吧。”尹柯安慰道。

“还是尹柯人好。”焦耳说道。

“这是我的冰淇淋!”班小松伸手就要抢。

没抢到,就眼睁睁地看着邬童咬了一大块,堵住了自己的嘴,是巧克力味的。本来还是固体状的,班小松下意识地去舔冰淇淋,会碰到邬童的舌头。唇舌之间,冰淇淋慢慢融化。

“还吃吗?”邬童挑眉道。

“这里是学校!”

“放心,不会有人看到的。”邬童把冰淇淋递到班小松的嘴边,“还吃吗?”

“你吃吧。”班小松想到刚刚的吃法,突然就不想吃了。

“真的不吃了?”邬童又问道。

“不吃了。”班小松转过头,发现邬童还在吃那个冰淇淋,“你也别吃了。”

“好。”邬童直接扔进了垃圾桶,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真听话。”班小松揉了揉邬童的头,转身就跑。

“班小松!”邬童追了上去。

每天打打闹闹,占便宜与被占便宜,只属于两个人的时光。

 

“班小松,走了。”邬童拉住班小松的手臂,语气加重,都用上了全名。

“最后一个。”班小松哀求道。

“这都几个最后一个了。”邬童把手套往筐里一扔,“再练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你不如好好琢磨琢磨,明天说不定就会了。”

“哼。”班小松手握球棒,站在原地,不肯走,即便他知道邬童说的是对的。

“那你担心担心你的男朋友好不好?快饿死了。”邬童无奈地说道。

“好吧。”班小松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对了,今天晚上跟我回去吃饭。”

“你不早说?都要六点半了。”邬童立马看了眼手表。

“没事的,等他们忙完也要八点左右了,肯定就我们俩吃。”班小松的手已经漆黑一片,明知道邬童有洁癖,还是掐了掐他的脸,“都怪你这张脸,长得太好看,害得我爸妈天天念叨你。”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

“知道就好。”

天平秤上,左边棒球,右边邬童,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邬童,你说陶老师让尹柯当捕手,可是他不来怎么办啊?”

“他会来的。”

“我会来的。”

双声道。

心里知道是一回事,直观地看到是另一回事。

“你们这是和好了?”班小松眨了两下眼睛,故作惊讶地问道。

邬童和尹柯动作有些僵硬,互看一眼,又躲开。

“和好了,也不告诉我一声。”班小松说得风轻云淡,但是他好想现在拍桌而起,质问他们。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收了回去,“害得我担心好久。”转过头去看邬童,“现在我可以在你面前提他的名字了吧。”

邬童捏了一下班小松的手,瞪了尹柯一眼,“不可以。”

尹柯装作没有看到,“小松,没参加之前的训练,我很抱歉。但是以后的训练我会好好参加的。”

“嗯,要一起加油,拿下冠军!”班小松笑道。

班小松刻意遗忘邬童和尹柯曾经的关系,既是刻意为之,怎么能够忘掉。在心里始终是一根刺,时不时地提醒自己。

 

也许是自欺欺人太久,有了心理暗示,或者是班小松已不放在心上,保着得过且过的心态,竟然也谈了两年的恋爱。

邬童不见了。

没有告别,没有留言,就如同突然地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那一刻,班小松确切地明白了,他害怕的不是尹柯,不是邬童不爱自己,而是再也见不到邬童。所以他可以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维持着三人平衡。

“陶老师说了,邬童出国,估计和他妈妈有关系。”尹柯说道。

“他妈妈?”班小松知道随身听的故事,对于邬母并不算陌生。

“对,邬童和他爸关系不好就是因为他妈妈突然离婚,然后就出国了。那么邬童的出国就应该是他妈妈有什么急事,你再等等。”

“你了解的真清楚。”班小松苦笑道,“让我一个人静静。”

“你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两天了……”尹柯劝道。

“出去。现在,立刻,马上。”班小松迟迟不见尹柯离开吼道,“出去啊!”

“我出去可以,饭还是要吃的,这些是学校的假期作业。”尹柯看着班小松通红的双眼,说不出拒绝的话。

看着窗外碧蓝的天,有一架飞机经过,不知道是不是邬童乘坐的。终于,我们不再站在同一天空下,呼吸着同一空气,感受着同一阳光,我们的距离也变得遥远。那么这次换我来找你,你还愿意见我吗?

 

班小松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变,还是老样子,天天嘻嘻哈哈,和焦耳抢限量冰淇淋。不过,身边的人从邬童变成尹柯,棒球也不打了,专心读书,俨然是班里的第三个学霸。

第一年的目标,拼命学习,去M国读书,寻找邬童。

第六年的目标,拼命工作,安心待在月亮岛,忘记邬童。

第十年的目标,……

邬童回来了。

但是班小松已经不想见他了。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十诫诗》

———————————————————————————————

完结撒花!*★,°*:.☆\( ̄▽ ̄)/$:*.°★* 。 

本来应该昨天就能完结的,但是犯了一到完结就不知道写什么的病。之所以打上HEtag,因为这边就可以接上入骨相思的情节,整个就是一HE啦~

十诫的本意是为了弥补被入骨相思虐到的人,撒点糖的,然后跟基友说了,就变成写成从相遇到相知。我就想到了十诫诗。刚好对应了入骨相思。每一章的内容都是对应了副标题,即诗的一句话。举个例子,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邬童和班小松的第一次见面,便奠定了相恋。有兴趣的情可以去搜一下,度娘有对这首诗的解析。在第一章一长串的如果,是班小松被邬童吸引,每一点都会让班小松有喜欢上邬童的可能。也算是邬松版的“十诫”。因为原诗是藏文,所以有两个版本,完结章的两句话就是第二个版本,是指邬松,即便分离,即便有误会,两个人都只爱这对方。

整篇文选择了双视角,是觉得上帝视角不能让大家更能明白邬松之间理解偏差,也是因为写入骨相思的时候,更偏邬童视角,很多时候不能把事情讲清楚,尤其是第五章以及结尾的不理解。十诫是一个补充,结合在一起看,会更加明白。班小松希望的是邬童可以坦诚一点,不要把事情瞒在心里,他要的是邬童全心全意的爱,而邬童一直不明白自己和班小松的问题出在哪里,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去挽救这个信任危机。还好他总算是明白了。至于结尾为什么是班小松视角,是因为入骨相思里有提到这一段,就不打算重复描写了。

最后十分感谢大家看到这里!我们下一个坑再见吧!目测10月写,是由高能少年团古风宣传得到的灵感,本来只是写昊健的,现在又萌上凯源,将会变成一篇多cp的文,cp为昊健凯源山磊,可怜的王大陆是单身狗orz

多谢大家不嫌弃我打了这么多罗里吧嗦的话orz虽然可能不会看完,完本txt链接:https://pan.baidu.com/s/1kUBEExD 密码: mayv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