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4 5 6 7 8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此处对应入骨相思1 班小松说的话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9.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睁眼到了天亮。

班小松以前只觉得这是个矫情的想法,人怎么可以抵挡住生理上的疲惫,然而他却毫无睡意。偶尔的翻身还会压到手臂上的伤口,膝盖上的药膏时不时还会黏住被子,一扯就会给破皮的地方造成二次伤害。

桌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早自习刚刚开始,邬童应该已经发现自己不在学校了。可他真的非常不想见到邬童,直到现在手机还在抽屉里,说不定没电了。

“松宝宝。”班母悄悄地推开门,手上端着一碗粥,“先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

“我先去洗脸刷牙。”班小松知道班母识破了他在装睡也没有赖床。

“穿上袜子,这样会着凉的,倒是知道穿长袖长裤睡觉了。”

“知道了。”班小松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之所以穿上长袖长裤,还是因为遮盖身上的伤。刚刚在班母面前装出一副走路正常的样子,实在是太疼了,右脚的膝盖根本不能弯曲,每走一步都觉得在被针扎。

“你怎么才吃这么一点?”

“实在是吃不下了,放旁边我过会儿再吃。”班小松象征性地喝了两三口,小半碗都没有,看上去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

“你老实跟妈说,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妈妈?”

“没有。我只是身体不舒服。”

“不管是你谈恋爱了还是和朋友吵架了,爸爸妈妈都很乐意听你的倾诉。如果你觉得告诉妈妈不太好意思,就告诉你爸爸去。不要把事情瞒在心里面。”班母摸了摸班小松的头,把粥拿下楼,“等你什么时候想吃再告诉妈妈,冷掉的粥吃下去身体会不舒服的。”

“好。”

等班母关上了房门,班小松如同一只泄了气的气球,自暴自弃地靠在靠枕上,脸上的微笑再也撑不住,倒是突然觉得有些困。

睡着前最后的一个念头,不知道邬童现在怎么样了。

 

听不清邬童说了些什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无视了自己悬在空中的手,怎么也追不上。邬童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前方,而自己重重地摔在地上,心有不甘,却爬不起来了。

“别走!”

“别走。”

“别……走啊。”

“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班小松好像听到了邬童的声音,手突然被握住,被一个温暖的气息所笼罩。他想看看这是谁,睁开了双眼,竟然真的是邬童。

“你醒了?要不要喝水?”

班小松牢牢地抱住了邬童,埋在他的肩窝处,眼泪止不住地流,时不时发出呜咽声,仿佛把昨天的彷徨,恐惧,气愤都发泄出来。

邬童拍着班小松的背,“刚刚是做噩梦了吗?别哭了,我一直都在呢。”

结果,班小松哭得更凶了。

“告诉我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邬童想把班小松从自己身上拔下来,握住他的左手手臂。

“别碰我。”班小松如惊弓之鸟,右手捂住左手。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邬童圈在怀里,弹了开来,碰到了膝盖,险些就要跌倒床下,被眼疾手快的邬童抱住。

邬童把班小松的裤子卷起来,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伤口,脸色变得难看,“这怎么回事?”

班小松想要把裤子放下来,却被邬童阻拦,“就,就不小心摔了一跤。”

“那你可真是厉害,走在马路上摔成这副样子。”邬童一撩左手的衣袖,被白色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小臂,“老实交代。”

“就是摔了一跤。”班小松偏过头,总不能说是昨天跟踪邬童的时候被车撞。

邬童叹了一口气,掀开被子,让班小松斜靠在床上。

“你要去哪里?”班小松紧张地问道。

“拿毛巾给你擦脸。”邬童没好气地说道。

“哦。”班小松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手指,刚刚实在是太丢脸了。本来还以为明天才能见到邬童,却忘了他知道家庭地址,可以找上门,而班母肯定会放他进来的。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尹柯没有和他一起出现。

眼睛猝不及防地就被蒙上了,微微发烫的毛巾,眼眶有些发酸。“我自己来就好了。”

“都受伤了,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一个星期不许打棒球。”

“凭什么啊!”

“两个星期。”

班小松知道再争下去,只怕一两个月都不能打棒球,不满地撅起嘴。

“你药换过了吗?”

“还没有。”

邬童把医药箱放在床上,拆掉了班小松小臂的纱布,把药膏挤在伤口处,用棉签棒均匀地涂开,再包上新的纱布。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要是对我差一点,我就可以早早地断了念头,不让自己那么痛苦。你的温柔就像深不可测的海洋。表面上波光粼粼,风平浪静,清澈见底,被吸引了之后,就会被漫无边际的潮水包围,一点,一点,缺氧致死。

“笨蛋。”邬童敲了一下班小松的额头,“我是你男朋友,不对你好对谁好。”

“你干什么?”班小松从自己的思绪里醒来,发现邬童把上衣脱了。

“你自己看看。”邬童把衣服丢在班小松的身上,自己从他的衣柜里拿出一件卫衣套在身上。

摸上去湿湿的,还是一大片,占据了整个肩膀。班小松一下子脸红了,都是他刚刚哭过的痕迹。

“到底怎么一回事?”邬童给班小松盖好被子,坐在床边,“不接我电话,不回我消息,不去学校,还把自己弄受伤了,不解释解释?”

“那你说说看你昨天去干什么了,也没见你打给我电话。”班小松色厉内荏。如果邬童坦白,那他就把昨天的事情原本地告诉邬童。

“昨天陶老师跟我说棒球队的事情,聊晚了,给你打两三个电话,你都没接。”

“原来是这样。我昨天搬材料的时候,没看好路,摔了一跤。”班小松半垂眼帘,掩去眼里的自嘲和不屑,他早就知道的不是吗,还在期盼什么。

“以后你可不要单独行动了,去任何地方我都陪着你。”

“哪里都可以?”

“上穷碧落下黄泉,只要有你,就一定会有我。”邬童抱住班小松,“我真的很怕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说到做到。”

我也怕,做梦都在怕。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离了,就再也不要见面了。

 

“早。”

“早。”

经过昨晚的事情,两人相视一笑,一切早已过去。

“小松呢?”铃都响了,班小松还没有出现在学校里。

“你不是都和小松一起来学校的吗?”尹柯道。

“最近没有。”大概一两个星期前,班小松就不让邬童送他上学,说是心疼自己每天早起。

“那你去问陶老师吧。”

邬童点点头,准备去找陶西,他们班的早自习都是没有老师看着的,但是不能打扰其他同学。

没想到,陶西来到教室对着全班同学说道,“今天班小松生病请假,邬童你到时候把作业都给他带回去吧。”

“好。”邬童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班小松现在怎么样。

“你怎么没来学校?”

“你生了什么病?”

“病得严不严重?”

“快回我消息!!!!”

“我放学来看你。”

邬童总算是熬到了放学,拿起书包就往外跑。

“阿姨。”

“是童宝宝啊,我们家小松感冒了,还在楼上睡觉呢。你今天也早点回家吧。”

“我就是给他带作业的。”

“那你看看他还在不在睡觉,如果不睡了,你就进去吧。”

“谢谢阿姨。”

 

邬童悄悄地打开了门,看到他靠在靠垫上以为他醒了,“小松!”走近了才发现班小松还在睡觉,紧皱眉头,眼下还有黑眼圈。

一看便知班小松没有好好休息,邬童也不敢轻易动他,只能让班小松靠在自己身上更加舒服一点。邬童意外地发现班小松瘦了,下巴越来越尖,明明每天都盯着他好好吃饭。

“别走!”

“别走。”

“别……走啊。”

“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邬童凑近了才听清,立即握住班小松的手,眼尖地发现从袖子露出来的纱布。刚想一探究竟,班小松就醒了。

“你醒了?要不要喝水?”

邬童被班小松一把抱住,就开始哭,拍着班小松的背,安慰道,“刚刚是做噩梦了吗?别哭了,我一直都在呢。”

结果,班小松哭得更凶了。

“告诉我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邬童想把班小松从自己身上拔下来,握住他的左手手臂。

“别碰我。”

邬童心一紧,抓住快要掉下去的班小松,然后把他的裤子卷起来,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伤口,还以为只有手臂上,皱眉道,“这怎么回事?”

“就,就不小心摔了一跤。”

“那你可真是厉害,走在马路上摔成这副样子。老实交代。”

“就是摔了一跤。”

邬童一听就知道不是实话,看着眼角发红,脸上满是泪痕的班小松,叹了一口气,晚点再问吧。

“你要去哪里?”

“拿毛巾给你擦脸。”

“哦。”

邬童把毛巾泡在热水里,反复试温度直到不烫为止。摁下班小松的手,避开他的伤口,专心地给他擦脸。

“我自己来就好了。”

“都受伤了,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一个星期不许打棒球。”

“凭什么啊!”

“两个星期。”

“你药换过了吗?”

“还没有。”

邬童把医药箱放在床上,拆掉了班小松小臂的纱布,把药膏挤在伤口处,用棉签棒均匀地涂开,再包上新的纱布。看到触目惊心的伤口,邬童恨不得替他去受伤,摔在地上会有这么大面积的擦伤吗?又气又恼,这么大一个人还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笨蛋。我是你男朋友,不对你好对谁好。”

说完,邬童就把上衣脱了,身上湿哒哒的实在是太难受了。而且还是眼泪鼻涕的混合物,一下子洁癖就犯了,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

“你干什么?”

“你自己看看。”邬童把衣服丢在班小松的身上,自己从他的衣柜里拿出一件卫衣套在身上。

“到底怎么一回事?不接我电话,不回我消息,不去学校,还把自己弄受伤了,不解释解释?”邬童掰着手指跟班小松算总账。

“那你说说看你昨天去干什么了,也没见你打给我电话。”

“昨天陶老师跟我说棒球队的事情,聊晚了,给你打两三个电话,你都没接。”邬童隐瞒了部分的事实。本来在尹柯的父母找到的时候,邬童就准备走了,结果被陶西发现了,把他拦下来,一定要送他回家。在路上,他们就讲起了棒球队。

“原来是这样。我昨天搬材料的时候,没看好路,摔了一跤。”

“以后你可不要单独行动了,去任何地方我都陪着你。”

“哪里都可以?”

“上穷碧落下黄泉,只要有你,就一定会有我。我真的很怕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说到做到。”

话不能说太满,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生活就像一场赌博,一夜之间你获得了你想要的,同时也可以让你瞬间什么都落空。

———————————————————————————————

完结倒计时!



10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