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4 5 6 7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此处承接入骨相思4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三角恋!

※前方高虐请注意!前方高虐请注意!前方高虐请注意!


8.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也许是这一个月过得太像一个梦,即便打开了这个宝盒,班小松依旧给自己织梦,自我安慰那里面存放的不过是邬童初中棒球队的回忆,并不是只有尹柯,刻意地忘记。再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和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栗梓,他们俩有好多合照全部都放在五斗柜里的一格了。总不能说他和栗梓有不正当关系吧,一个整天粘着邬童,另一个跟着沙婉。

爱情这东西比泡泡还脆弱,一不留神就会破灭。

早已有了裂痕的爱情,从前的约定变得苍白无力,最后只会成为灰尘,一吹即散。

 

“你最近怎么了?”

“我没怎么,可能因为棒球队的事情最近累到了吧。”

“不要硬撑,有我陪着你,我们一定会拿冠军的。”

“好,要不然你这个王牌投手的称号就不保了。”

“我也不在乎。”话筒那边传来电话铃响的声音,“你等我一下。”

班小松翻着手中的杂志,突然就听到邬童急促的喘息声,“我突然有点事,过会儿打给你。”

话音刚落,就挂了电话。

班小松本来是不在意的,联想到那日看到的盒子,想要再打电话过去是不是尹柯发生了什么事。放在电话图标的上移到了location这个应用软件,班小松的神色晦暗不明。

这个软件还是邬童给他下载的,是一个情侣软件,在两个手机都开定位这个功能的前提下,就能知道对方的实时位置。当初装这个软件的目的,还是因为邬童怕班小松背着他一个人偷偷练习棒球。

最后,班小松闭着眼睛,点开了location,邬童的位置一直在移动,穿上衣服,定位停在了一个棒球场。

“妈,我出去一趟。”班小松记下地址,把手机扔在床上,骑着车,不停地张望,深怕被邬童看到。

一进去,就看到远方有一黑一白的身影,班小松走在他们位置的后五排,猫着腰,确保自己能在离他们最远的位置且能听到对话的地方停了下来。班小松坐在地上不自觉地屏气,静静地听着两个人不熟的过往。

“既然你想一辈子都被你妈管,那就继续下去。毕竟我们不熟。”

“我眷恋的是那个球场,是和你打棒球的时光,因为那代表自由。”

“哼,唾手可得的冠军就这么跑了,是挺值得纪念的。”

“你在怪我。”

“当初你解释清楚了,也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当时的我们太傻。”

“只有你而已。”

“你就不怕有一天小松知道我们曾经的关系?”

“好同学和好队友而已。”

“说得好像我想有你这样的前男友。”

“彼此彼此。”

之后的话,班小松已经听不进去了。其实他早就知道的,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而已。

即使没有被两个人发现,下意识的,班小松想要逃。脑袋一片空白,骑车的时候,都没有注意迎面而来的电瓶车,一下子连人带车倒在地上,膝盖和手臂都擦破了皮。

骑电瓶车的人连声对不起,还要送班小松去医院,却被他拒绝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听进去,从后门进的家,这样可以避开班父班母。班小松不想解释自己这一身伤是怎么来的,用莲蓬头冲洗着伤口,再找出家里的医药箱。

生理盐水浇在膝盖上,隐隐作痛,伤口的周边已经有了乌青块。手臂上的伤口看上去更加吓人,感觉火辣辣的,仿佛被灼伤。小臂上一大半的皮肤都被搓掉,血肉模糊,还有小石子附在上面。

班小松面色发白,泪盈于睫,分不清是手疼还是心痛,已经麻木。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缓冲期,班小松又没有那么难过。可他好像被邬童宠坏了,这点伤口放在以前,班小松才不放在心上,现在就想打电话跟邬童抱怨,听他骂了两三句又说大段语句哄自己,看他恨不得痛在自己身上懊悔的表情,然而他在陪离家出走的尹柯谈心。

有一瞬间,班小松想知道是不是自己打了这通电话,邬童会立马飞奔到他家,但他不敢赌。

以前的一切都说的通了。

为什么邬童不喜欢自己提起尹柯。

为什么邬童总是在尹柯面前对自己有着极强的占有欲。

为什么邬童知道尹柯打棒球很好。

……

先前被爱蒙蔽双眼,这么不言而喻的事情都能视而不见。邬童一定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可笑,可他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如果邬童不提分手,他想他愿意装作一切都不知道的样子,为了朋友尹柯,为了恋人邬童。

爱一个人真的好难。

他们已经分手,邬童是爱自己的。

班小松这样想道。

 

“妈,我明天能不去学校吗?”

“怎么了?”班母回过头,担心地看着班小松,“身体不舒服吗?”

“最近棒球训练的太累了,我想在家里休息。”

“哟,是不是感冒了?”哭过之后的鼻音和时不时流下来的鼻涕都让班母以为班小松生病了。

“大概吧。我明天就在家里休息一天,别传染给同班同学。”

“快上楼休息,妈妈这就给陶老师打电话请假。”

回到房间的班小松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的邬童,翻过来,没有看见。他今天哪里都没去,一直等着电话就睡着了。

 

“你最近怎么了?”邬童担心地问道。最近班小松似乎总是避开他,提早到校,下课就睡觉,除了吃午饭的时间几乎没有办法和他说话,而且身边还总是会有棒球队其他队员。

“我没怎么,可能因为棒球队的事情最近累到了吧。”

“不要硬撑,有我陪着你,我们一定会拿冠军的。”邬童有些吃醋,早知道当初就不帮他重组棒球队了。

“好,要不然你这个王牌投手的称号就不保了。”一如既往轻快的声音,让邬童放心下来。

“我也不在乎。”邬童笑道,突然客厅里的座机响了,“你等我一下。”

“喂?”邬童家的电话就是个摆设,就连王秘书也是选择打他的手机而不是座机,居然现在响了,不会是诈骗电话吧。

“是邬童吗?”

“是我。”邬童惊讶地看着显示屏的号码,居然是尹母的手机。

“邬童,你知不知道我们家尹柯在哪里啊?”

“怎么了吗?”

“他离家出走了,我都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阿姨,你别急,我现在帮你去找。”邬童挂了电话,跟班小松道歉,本想直说,但是之前一直都是他和尹柯不熟,现在突然改口解释起来也麻烦,“我突然有点事,过会儿打给你。”

 

“你果然在这里。”邬童坐在了尹柯旁边,仰头喝水,顺便给尹母发短信。

“你怎么会在这儿?”尹柯惊讶地看着邬童。

邬童擦了一下嘴角,“还不是因为你妈给我打电话。”

“……”

“看在我牺牲了跟小松打电话的份上,告诉我当年为什么退出棒球队。”

“你到底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气我的?”尹柯笑道。

这不过是一个望子成龙的故事,以为是对孩子好其实不然的家长。除去特长生,比如音乐美术体育等,对于普遍人来说,学术成绩很重要。好的成绩意味着好的大学,好的大学意味着好的实习机会,好的实习经验意味着好的工作,好的工作意味着好的工资,好的工资意味着衣食无忧。每一个环节都是一个淘汰,最后脱颖而出的人自然是好中之好,无形之间分出了等级。

有人会说这不公平。

优胜劣汰,就是这么简单。

的确有人凭天赋就可以,但是大部分人靠的还是后天的努力,不巧的是尹柯属于后一种人。尹母希望尹柯可以变得更好,接受西方的教育,无情地剥夺了尹柯喜欢棒球的权利,却忘了西方最重要的教学理念,成为一个人,完整的人,而不是只会读书的机器。

“既然你想一辈子都被你妈管,那就继续下去。毕竟我们不熟。”邬童不会说,他其实有些羡慕有妈的感觉。

“我眷恋的是那个球场,是和你打棒球的时光,因为那代表自由。”尹柯突然说道。

“哼,唾手可得的冠军就这么跑了,是挺值得纪念的。”邬童想到微弱的分差输掉比赛,心里依旧不甘。

“你在怪我。”

“当初你解释清楚了,也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当时的我们太傻。”

“只有你而已。”

“你就不怕有一天小松知道我们曾经的关系?”

“好同学和好队友而已。”

“说得好像我想有你这样的前男友。”

“彼此彼此。”

“小松看上你哪里呢?以我和小松认识的时间来看,我觉得我哪里都比你好。”

“你怎么就不死心!”邬童立即翻脸,“我警告你,离他远点,他是我的!”

尹柯双手摊开,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还想说两句,就看到远远而来的父母和陶西。“爸。妈,陶老师。”

邬童对于之后的家庭伦理剧没有任何的兴趣,一看手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不知道班小松睡了没有。打了两三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只能明天去学校给他赔礼道歉。

不曾想过,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在无意间错过。

我以为的,从来都不是我以为的。

———————————————————————————————

这一章也算是可以解释入骨相思的结尾。因为十诫是以班小松和邬童双视角写的,所以就会发现邬童和班小松之间错误的理解。班小松很没有安全感,从答应邬童的那一天起,就觉得不真实,那个盒子只是加剧了这种不安感,直到尹柯离家出走爆发了出来。尹柯和邬童之间的事情对于班小松来说不重要,不管怎么说班小松现在是邬童的男朋友。班小松介意的是邬童对尹柯的在意,就算他知道尹柯是喜欢自己,邬童表达的是敌意,但是在那一个状况下,很容易让班小松理解为尹柯和邬童是为了对方才喜欢的自己。

那个location APP不是我编的,额,应该说名字是我编的,因为我不记得名字叫什么了。这是从我朋友手机上看到的,她异地男朋友让我朋友下载的,就可以实时看到对方的定位。

完结倒计时!



9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