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4 5 6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三角恋!


7.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即便十年之后,班小松再回头看他和邬童这一路走来,错误的不是人,不是时间,是他们还没有学会如何去爱,自以为是的付出只是徒劳。

 

没想到陶西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闭着眼睛就能把邬童投出的球打出全垒打,所有棒球队员都心甘情愿地听他指令。所有除了要完成每日任务,例如投球、挥杆等,还有针对自身的特殊训练项目。即便月亮岛放学时间早,一不留心就练到了吃饭时间,才三三两两地准备回家。班小松自知在天赋上比不过邬童,但他知道勤能补拙,又因为是队长要关门,总是最后一个走,邬童也只能陪着。

“休息一会儿吧。”邬童把水拧开瓶盖递给班小松,接过他手中的球棒。

班小松一口气喝完了半瓶水,往草坪上一倒,就再也不想起来了。

“起来,回家了。”邬童拍了拍班小松的脸。

班小松翻了个身,“让我再休息一会儿。”

邬童躺在了班小松的身边,“你可千万别睡着,会感冒的。”

和邬童呆的时间越久,班小松越觉得邬童简直比班母还要唠叨,“知道了。”嘴上这样说着,眼皮不听使唤地耷拉下来。

班小松的惊呼没有喊出声,却让邬童轻而易举地撬开了牙关,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再被邬童舔弄,像是对待珍宝那样托着自己的脖子。明明才交往一个月,班小松可以感觉到邬童吻技的飞速进步。

“还困吗?”

班小松猛烈地摇着头,赶紧坐了起来。

“现在已经六点十五了,今天住我家吧。”邬童双手撑地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草屑。

班小松握住邬童伸出的手,“好啊。”这已经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训练超过六点,班小松就留宿在邬童家。至于是不是每次都训练到六点,这就不得而知了。

 

“你确定你做饭?”班小松怀疑地问道。

“甜点做不好,不代表我不会烧菜。好了好了,你先去洗澡。”邬童把班小松推到他的房间里去。

“知道了知道了。”班小松熟门熟路地打开衣柜,里面有专门一格是放他的衣服。

突然,班小松悄悄地躲在厨房外,确定邬童还在钻研菜谱,偷偷地拿了一件他的纯白T恤。毕竟衣服都那么像,穿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意外地发现一套棒球队服,看着不像是银鹰的,也不是小熊队的。倒是这个衣服底下有一个箱子,班小松好奇地拿了出来,犹豫不决,不知道应不应该打开来。

“你怎么还没洗?”邬童喊道。

班小松快速地把盒子放了回去,“我这就去洗。”

“站住。”

“怎么了?”不会吧,自己还没看就被邬童发现了。早知道要被骂的话,就看一眼了。

“你拿的好像是我的衣服?”邬童疑惑地说道。

“不是。”班小松红着脸跑进了浴室,恨不得剁了自己的左手,鬼迷心窍。

“小松?”

“邬童到底吃什么长大的?看着没差多少,这衣服怎么就这么大?”班小松一直在碎碎念,并没有听到邬童在喊他,而是拉扯着T恤,领口很大,衣服也长,都快超过大腿根部了。

“你好了……”邬童立马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我不是锁门了,你怎么进来的?”班小松奇怪地问道。

“你洗的也太久了,我还以为你掉进去了。”

“你嘴里能不能有几句好话?”班小松正准备弯腰捡起地毯拿出去晾,就被邬童制止。

“先吃饭吧。”邬童轻咳了一声。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班小松关切地问道,踮起脚尖,想要摸邬童的额头。

“没事。里面水蒸气太多,有点不舒服。”邬童眼神躲闪,“先尝尝看我今天做的。”

班小松看到卖相不错的四菜一汤,没由来地心慌。邬童做的甜点也是,好看不好吃,不知道这个菜怎么样。保守起见,班小松选择了一道凉拌菜,胡萝卜丝、黑木耳丝、少许肉丝和鸡毛菜,淋了麻油和酱油,“还挺好吃的。”

“那你再试试这一道。”邬童舀了一勺肉糜豆腐放在班小松的碗里。

班小松把豆腐和饭拌在一起,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可能是因为太咸了,“你家的盐是不要钱吗?”

邬童尝了一口,五官都皱在一起,“好像生抽倒多了。”

“没事,比我想得好多了。”班小松给自己盛了一碗番茄蛋汤。毕竟番茄炒鸡蛋是邬童唯一会的,多加点水就变成汤了。

“你对我的期望值还真不高。”

“我很相信你的,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班小松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快吃,菜都要凉了。”

“不好吃就别吃了。”

“比你做甜点好多了。”

“啧。”

 

“吃饱了,”班小松话说到一半就打了个哈欠,“就想睡觉。”

“班小松小朋友,今天安主任,王老师,程老师,语数英三门主课都发了卷子,希望你还记得这件事情。”邬童收拾着碗筷,善意地提醒道。

“啊——”班小松哀嚎着,突然停止了,“邬童,这些碗筷就交给我来收拾了,你快去洗澡,洗完澡记得写作业。明天我们能不能熬过去就看你的了。”

“什么?”邬童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班小松一个亲吻就给糊弄过去了。

“爱你哦!”

邬童叹了一口气,“放水槽里就好了,明天会有阿姨来打扫的。”

“行。你快去吧。”班小松催促道。

本来磨磨蹭蹭的动作在邬童进到房间的那一刻就变快了,直到浴室里的水声响起,班小松从衣柜里拿出了盒子。

潘多拉的宝盒,里面装满了灾难和祸害。

况且这个盒子的外壳都有些旧,还放在衣柜这种隐蔽的地方,应该是邬童珍贵的东西,也是他的隐私,自己贸然打开是不是不太好。

是一串钥匙圈,一本笔记本以及一张合照。

是他不曾认识的邬童和……

尹柯。

 

对于棒球,邬童没有这么热衷,只是因为陪着班小松,就好像变得有意思起来了。邬童和班小松不一样,达成了自己满意的标准就停下来,坐在长椅上,看着班小松,即便只是机械式的挥棒,看一天都不会腻。

转头的角度,额头上的汗水,球棒划过的弧线。

“休息一会儿吧。”邬童把水拧开瓶盖递给班小松,接过他手中的球棒。

班小松一口气喝完了半瓶水,往草坪上一倒。

“起来,回家了。”邬童拍了拍班小松的脸。

班小松翻了个身,“让我再休息一会儿。”

邬童躺在了班小松的身边,“你可千万别睡着,会感冒的。”

“知道了。”嘴上这样说着,眼皮不听使唤地耷拉下来。

邬童贴上了班小松半张的唇,用舌头描绘着唇形,撬开牙关,打圈似地舔着舌尖,离开时还用舌头轻轻划过了上颚,“还困吗?”

班小松猛烈地摇着头,赶紧坐了起来。

“现在已经六点十五了,今天住我家吧。”

“好啊。”

 

“你确定你做饭?”班小松怀疑地问道。

“甜点做不好,不代表我不会烧菜。好了好了,你先去洗澡。”邬童把班小松推到他的房间里去。虽然最近这段时间邬童都有和阿姨尝试学习,但第一次自己操作还是不太放心,得多试几遍。

“知道了知道了。”

“你怎么还没洗?”

“我这就去洗。”

“站住。”邬童感觉班小松手上的衣服有点眼熟。

“怎么了?”

“你拿的好像是我的衣服?”

“不是。”

邬童茫然地看着班小松跑进了浴室,不会,真的是自己的衣服?这是什么新的癖好?

终于做完了一桌感觉能吃的菜,邬童发现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怎么还没好,“小松?”

“邬童到底吃什么长大的?看着没差多少,这衣服怎么就这么大?”

“你好了……”邬童一推开门,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鼻子,千万不要流鼻血。

好好的一件T恤,穿成一字领,半个肩膀都都出来了,再往下一点就……

“我不是锁门了,你怎么进来的?”

“你洗的也太久了,我还以为你掉进去了。”

“你嘴里能不能有几句好话?”班小松正准备弯腰捡起地毯拿出去晾,就被邬童制止。

“先吃饭吧。”邬童轻咳了一声。

明知道班小松肯定穿了内裤,但是一弯腰,本来被T恤盖过的屁股,若隐若现,惹人遐想。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没事。里面水蒸气太多,有点不舒服。”邬童不知道看哪里比较好,班小松又凑得太近,一低头可能就一览无余,“先尝尝看我今天做的。”

“还挺好吃的。”

“那你再试试这一道。”邬童舀了一勺肉糜豆腐放在班小松的碗里。

“你家的盐是不要钱吗?”

“好像生抽倒多了。”

“没事,比我想得好多了。”

“你对我的期望值还真不高。”

“我很相信你的,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快吃,菜都要凉了。”

“不好吃就别吃了。”

“比你做甜点好多了。”

“啧。”

 

“吃饱了就想睡觉。”

“班小松小朋友,今天安主任,王老师,程老师,语数英三门主课都发了卷子,希望你还记得这件事情。”

“啊——邬童,这些碗筷就交给我来收拾了,你快去洗澡,洗完澡记得写作业。明天我们能不能熬过去就看你的了。”

“什么?”

“爱你哦!”

邬童还没来得及反驳,就感觉到班小松亲了自己的脸颊,眨了眨眼睛,认真地打扫厨房。

“放水槽里就好了,明天会有阿姨来打扫的。”

“行。你快去吧。”

无论如何,都拿班小松一点办法都没有。

——————————————————————————————

我把第五章的结尾给改了,和第六章的开头,应该不会有重复的感觉。这两章是一个时间顺序,分别是恋爱前后,从小心翼翼变成光明正大的过程。同时我每章的内容对应的都是十诫诗里的内容,可以对应着看文。

之前忘了说,我周末在帮我的补课老师当助教,所以周六可能都没什么时间更新。说声抱歉!

完结倒计时!



8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