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4 5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三角恋!看完入骨相思,会更加理解接下来的内容


6.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一期一会。

这个词最早来源于日本茶道。沏茶的动作,茶叶,水,甚至是和你一起喝茶的那个人,都有可能再也不见。人生中唯一一次的见面,就应该以最好的方式对待对方,以免留下遗憾。

同时也被衍生为,虽然泡的茶叶是同一种,水是同源,喝茶的那个人还是同一个,但是在一定期限内只会有这样的一次缘分。

这个说法还是班小松从一家拉面店老板得知的。当时为了开面店,班父班母学习了许多不同做面的方式。不过班小松还小,对拉面不感兴趣,却热衷于听那个日本老板讲故事。

在见面的第一天,老板就跟班小松讲了一期一会,那时的他还不懂,只觉得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分别的那一天,班小松又想起一期一会,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人们就是因为知道会分开,所以才会珍惜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而现在,班小松明白了何谓心境的不同,大概就是今天永远比昨天更加喜欢邬童一点,而明天定会比今天更加喜欢邬童一点。

那么邬童呢,又是否和自己一样?

确定关系的第一天,就看到等在门口的邬童,心里雀跃,还是用着嫌弃的口吻说道,“邬童,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来接我男朋友上学。”邬童挑眉道,“最重要的是你的脚还没好,我送你。”

“没事的。我真的都好了。”班小松在原地跳了两下。

“妈妈怎么跟你说的!”班母揪着班小松的耳朵,“这不是童宝宝吗?你帮我看好松宝宝,不要让他到处乱跑。”

“我一定会看好他的,寸步不离。”邬童说道。

班小松瞪了邬童一眼,又转过头乖巧地对班母说道,“我上学去了。”

“阿姨再见。”邬童笑得有些勉强。

待班母走了之后,邬童勾住班小松的脖子,控制住他,尤其是腰腹处挠痒痒,“班小松,你最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我没有,我哪里有啊,邬童~”班小松求饶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

“没有了没有了。”班小松眼角含泪,险些喘不过气。

邬童这才放开了班小松,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坐稳了。”

校服质量并不是很好,隔着一层薄薄的T恤,班小松隐约地可以感觉到并不夸张的腹肌,似乎还有人鱼线。

“班小松!”

“嗯?”

“你再摸下去,我可就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班小松一下子就听懂了邬童的潜台词,脸“噌”地就红了,“大早上的,你专心骑车。”

“谁让是你呢。”

班小松考虑到自身安全,没有掐邬童的腰,而是揪住他的外套,把脸靠在邬童的背上。他想这样做很久了,闭上眼睛,怎么会这么喜欢呢?好像越来越喜欢了。

班小松是被邬童摇醒的,揉着眼睛,“我怎么睡着了。”

“你昨晚没睡好?”邬童担忧地问道。

“不知道。”班小松仍在犯迷糊的时候,就被邬童吻了额头。

“怎么样?现在醒了吧?”邬童坏笑道。

“这里是学校。”班小松踮起脚,看着周围,还好没什么人应该没有看到他们。

“今天放学后还要招新。”邬童把手搭在班小松的肩膀上,“你别忘了。”

“那你呢?”班小松拍开邬童的手,又一次地放了上来,这样重复了无数遍。

“当然会陪你啊。”邬童的手往下移,在腰的位置停下,“如果你不想以这种姿势进班级的话……”

“这样挺好的。”班小松赶紧主动地把邬童的手放在肩上,“我们继续聊招新的事情啊。”

“我已经在公告栏那里……”邬童还没说完,班小松突然摇着手,“尹柯!”

“小松,早。”尹柯回过头,就看到一脸不高兴的邬童和往自己这边跑来的班小松,立马就明白了,“你的脚好了吗?”

“早就好了。”班小松偷偷地转过头给邬童做了一个鬼脸,又笑道,“今天下午有棒球招新,尹柯你来不来?”

“我听说了,而且邬童没有跟你讲,我已经被算在棒球队了吗?”尹柯说道。

“真的啊?原来尹柯你会打棒球啊!”班小松惊讶道。

“有些基础,打得不算好。”

“我才不信呢。每次考完试,你也这么说,结果总是第一名。”

“我已经很久没有打棒球了,的确没有以前那么擅长了。”

班小松还想说些什么,就被焦耳抱住了,“班小松,你终于回来了啊!”

“太羡慕你了!我也想躺在家里。”

“哪有哪有,我呆的快闷死了。”

“棒球队重组了你知不知道啊?”

“我知道,要不要来报名啊?”

“这些天都靠尹柯和沙婉两大学霸的笔记,是不是爽翻了啊!”

“感觉不上学也挺好的。”

陶西走进教室,敲了两下讲台,“我懂得大家看到班小松激动的心情,但是很快就是早自习了,安主任可是在外面巡逻的,你们确定还有……”

安谧的名字一出现,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整个班级安安静静的。

“你们好好自习。”陶西说道,“班小松,你出来一下。”

班小松看了邬童一眼,他摇摇头,最近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坏事。“陶老师,有什么事啊?”

“在家开心吧?”

班小松刚想点下去的头,连忙左右摇晃,“没有。”

“可是老师不是很开心,这棒球队是不是该你管。我相信你可以的,你有这个能力,又有邬童和尹柯帮你,绝对是没有问题的。”陶西来回走动,手足舞蹈。

班小松挠了挠脸,“我不会辜负陶老师的信任。”

“所以没事就别来找我,有事就更加别来找我,知不知道?”陶西一只手撑着墙,明明和班小松差不多高,硬是弄出了居高临下的感觉。

班小松懵懂地点点头。

“好了,进去吧。”陶西立马收回自己的手。

“不对啊,陶老师,你可是我们的教练,怎么能不带着我们训练?而且听邬童说,陶老师有打比赛的经验,应该可以传授给我们……”班小松跟在陶西身后,不停歇地说道。

“谁说我有打比赛的经验?”陶西立即转身看着班小松。

“邬,邬童啊。这个事情在中加都知道啊。”班小松被陶西看得莫名其妙。

陶西估计是中加周教练说的,自己就是一反面例子。

“陶老师,你真的不能不管我们的。你可是我们的教练,训练总得要来啊。”班小松还没说完,陶西又一次地停下来了。

“班小松,你现在应该去自习。我现在要去找安主任,你是要跟我一起吗?”陶西故作冷静地说道。

“有事找我?”安主任恰好出现在陶西身后。

陶西僵硬地站在原地,衡量了一下,“对的,安主任,我有事找你。”

班小松没办法,只能回到班级。

“刚刚陶老师去叫你做什么?”邬童问道。

“让我好好管理棒球队。”班小松抓了抓头发。

“那队长,”邬童空了一拍,再说道,“你可得好好加油。”

班小松当即就知道邬童说的是什么,怎么以前没发现邬童脸皮那么厚。

 

不知道是不是有邬童在,还是听说陶西不当教练,觉得小熊队又有救了,这次有许许多多的人报名。收下报名表是一回事,初次审核就过掉一大半,只有班小松和邬童两个人实在是有些忙不过来。等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

“同学,我们的招新已经结束了。”班小松抬起头才发现是尹柯,“你怎么来了?”

“递交申请表。”尹柯把表格放在桌上。

“可……你家里不是管得很严?”班小松有些迟疑。

“说不定你去求求情,我妈就同意了。”尹柯难得说了个冷笑话。

邬童如同护犊子似地挡在班小松面前,把申请表退了回去,“我们人满了。”

“反正我本来就是在棒球队里,只是走个流程而已。别忘了,你当时说过的,训练我都可以在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来。”尹柯绕过邬童对着班小松说道,“队长,你可以考虑我担任捕手这个位置吗?”

班小松无措地看着邬童和尹柯。

“没事,考核结果下个礼拜再出来,到时候我就知道了。”尹柯没有让班小松为难,视线落在邬童和班小松十指交握的手,“在学校里,还是注意一点。校规并不允许谈恋爱。”

“小松,你等我一下。我有些事情得先要处理。”邬童说完,就追着出去了。

班小松有些惴惴不安,不会打起来吧。邬童这一走,就被这个烂摊子留给他了,不说桌上的申请表还有打扫卫生。

“我来吧。”邬童一把拿过班小松手上的垃圾袋。

“你和尹柯怎么了?”班小松想了想还是问出口。

“还不是因为你太招人喜欢了。”邬童用那只干净的手掐了一下班小松的脸,“有的时候,真想把你藏起来,谁都看不见。”

“哪有。”班小松努努嘴,“让我看看啊,邬童粉丝后援会,三万人。哼,这才叫招人喜欢。”

“可是我只喜欢你。”邬童认真地说道。

“是,知道哥的魅力大,快点丢完垃圾,我们就回家。”邬童说得掷地有声,让本来只是开玩笑性质的班小松有点不自在,但依然难掩脸上的高兴,背着手,抬头挺胸地往前走。

 

邬童早早地就在门口候着班小松,他的面部表情总是很丰富,根本藏不住内心的真实想法。

“邬童,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来接我男朋友上学。最重要的是你的脚还没好,我送你。”

“没事的。我真的都好了。”

“妈妈怎么跟你说的!”班母揪着班小松的耳朵,“这不是童宝宝吗?你帮我看好松宝宝,不要让他到处乱跑。”

“我一定会看好他的,寸步不离。”

“我上学去了。”

“阿姨再见。”碍于班母,邬童不好直接发作。班小松居然用力地拍在他的肩上。

“班小松,你最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邬童下重手又舍不得,太轻了怕班小松记不住。挠痒痒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而班小松很怕痒,刚好可以治得住他。

“我没有,我哪里有啊,邬童~”班小松求饶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

“没有了没有了。”

“坐稳了。”

班小松那只不安分的手,他自以为做得隐蔽,邬童想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可是先撑不住的是自己,大口喘气,脑海里滚动播放语文要背的课文,数学的公式,化学的元素周期表,还是不能让他冷静下来。

“班小松!”

“嗯?”

“你再摸下去,我可就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了。”邬童不知道坐在背后的班小松是什么样的表情,想必已经脸红得像个苹果。

“大早上的,你专心骑车。”

“谁让是你呢。”邬童无奈地说道,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背上一重,笑着把车骑得平缓。

“我怎么睡着了。”

“你昨晚没睡好?”

“不知道。”

班小松不知道自己现在一脸迷糊的表情,看上去有多么的无害,想让人侵犯。邬童知道这里很少有人会出现,快速地吻在额头。“怎么样?现在醒了吧?”

“这里是学校。”

“今天放学后还要招新。你别忘了。”

“那你呢?”

“当然会陪你啊。”邬童不满班小松的举动,故意往下滑,“如果你不想以这种姿势进班级的话……”

“这样挺好的。”班小松赶紧主动地把邬童的手放在肩上,“我们继续聊招新的事情啊。”

“我已经在公告栏那里……”邬童还没说完,班小松突然摇着手,“尹柯!”

邬童盯着尹柯,在后面警惕地看着他们俩之间的举动,不知道班小松说了什么,转过头对着自己做了个鬼脸。邬童怒极反笑,班小松你给我等着!

邬童绕过众人,丝毫没有解救班小松的意思,从自己的书包拿出一会儿要交的作业和今天的课本,顺便整理班小松的书包。对于里面的东西,估计邬童比班小松还要了解。

这时,陶西走进教室,敲了两下讲台,“我懂得大家看到班小松激动的心情,但是很快就是早自习了,安主任可是在外面巡逻的,你们确定还有……”

安谧的名字一出现,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整个班级安安静静的。

“你们好好自习。”陶西说道,“班小松,你出来一下。”

邬童看着班小松,刚好他正看着自己,摇摇头。透过玻璃,也听不清,只能通过面部表情去猜测。

等班小松回到班级,邬童立马问道,“刚刚陶老师去叫你做什么?”

“让我好好管理棒球队。”班小松抓了抓头发。

“那队长,”邬童放下心,捉弄班小松,故意做了一个“男朋友”的口型,再说道,“你可得好好加油。”

班小松横了邬童一眼,只可惜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同学,我们的招新已经结束了。”班小松抬起头才发现是尹柯,“你怎么来了?”

“递交申请表。”尹柯把表格放在桌上。

“可……你家里不是管得很严?”班小松有些迟疑。

“说不定你去求求情,我妈就同意了。”尹柯难得说了个冷笑话。

邬童听完这句话就知道尹柯醉翁之意不在酒,把申请表退了回去,“我们人满了。”

“反正我本来就是在棒球队里,只是走个流程而已。别忘了,你当时说过的,训练我都可以在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来。”尹柯绕过邬童对着班小松说道,“队长,你可以考虑我担任捕手这个位置吗?”

“没事,考核结果下个礼拜再出来,到时候我就知道了。”尹柯没有让班小松为难,视线落在邬童和班小松十指交握的手,“在学校里,还是注意一点。校规并不允许谈恋爱。”

“你等我一下。我有些事情得先要处理。”邬童说完,就追着出去了。

“尹柯,你给我站住。你到底想干什么?”

相比于邬童的愤怒,尹柯就气定神闲不少,“我只是来提交申请,哪里不对吗?”

“我警告你,离小松远一点。”

“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想法。”

“呵,就算我们一年不见,我一样了解你。”邬童一拳捶在离尹柯一寸不到的墙壁上,“你敢说你不喜欢班小松!”

“是,又如何?你对自己那么没自信?”尹柯绕道而行。

邬童知道他和尹柯是一类人,不达目的不罢休,那么尹柯会怎么做?他最擅长的就是用那一副皮囊去骗人,文质彬彬、亲和有礼,都是装出来的。班小松会被迷惑吗?邬童知道自己应该相信班小松,是因为先爱上,所以才这么患得患失……

邬童平复呼吸,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区别,才走了进去,站在班小松的面前,拿过他手上的垃圾袋,“我来吧。”

“你和尹柯怎么了?”班小松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太招人喜欢了。”邬童想起尹柯说的话,并不打算告诉班小松,“有的时候,真想把你藏起来,谁都看不见。”

“哪有。”班小松努努嘴,“让我看看啊,邬童粉丝后援会,三万人。哼,这才叫招人喜欢。”

“可是我只喜欢你。”

“是,知道哥的魅力大,快点丢完垃圾,我们就回家。”班小松难掩脸上的高兴,背着手,抬头挺胸地往前走。

邬童悄悄地拿出手机,拍了下来,他的班小松只需要永远这么开心快乐就够了。

———————————————————————————————

明天就开学啦!但是我是大学生,诶嘿,10.2新生周开始,继续给你们码文啦~开学的,要好好读书,沉迷学习!

 


7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