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4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5.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伤筋动骨一百天。

在班小松的再三要求下,尹柯的帮忙说服下,总算是从在家里躺一百天变成躺七天。对于班父班母眼里看来,崴脚只是小伤,但是架不住班小松好动,万一把崴脚变成骨折怎么办?还是在家里最安全。

“尹柯,你来了啊!”班小松躺在床上,拿着书,看到尹柯,挥了挥手。

“你的脚还好吗?”尹柯问道。

“没什么事了,都怪我当初说什么崴脚,害得我现在还得躺在床上。”班小松抱怨道。

“袜子都染红了,还说没事。”尹柯倒了一杯水给班小松。

“谢谢。”班小松双手接过,“对了,邬童呢?最近怎么都没看到他?”

“邬童?”尹柯一愣,含糊地说道,“他有点忙。”

“忙什么啊?”班小松边说边挣扎着下床,“是不是为了棒球队啊?那我更加不能待在家里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邬童做事情肯定有他自己计划,你应该相信他。”尹柯连忙拦住班小松。

班小松点点头,看了尹柯好几次,还是开口问道,“你和邬童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

“没有啊。”尹柯马上否认道,“我和他又不熟。”

“我们都一起打过架还不熟!”班小松诧异地说道。

“我是拉架的,打架的是邬童,而且……”尹柯脸色晦暗不明,“邬童打架可是为了你。”

“和我有什么关系。”班小松笑道,“倒是你和邬童之前认识吗?”

“我和他只是一个初中,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事情。跟他相处的时候还是长点心,别到时候被耍了都不知道。”尹柯拍了拍班小松的肩膀,“我把作业都放在这儿了。你不懂再来问我吧,我该回家了。”

“哦哦哦,那你路上小心。”班小松深知尹柯的父母管的很严,不敢多留。

旁观者清。

无论是问邬童还是尹柯,要么闪躲不答,要么只会得到相同的答案,“不认识。”、“不熟。”别人的私事班小松不想管,可每次走在邬童和尹柯中间都能感受到暗地里的波涛汹涌,不管是扶着自己的力度,说话的语气无一不彰显着“我讨厌你。”班小松觉得兄弟之间把话讲开了就好了,并没有当成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反而是尹柯临走前说的话,百思不得其解,他更相信自己的感觉。殊不知,尹柯是以一个前任给予现任的忠告。不过,人是会变的。

 

“下楼,现在。”邬童说完这四个字就挂了电话。

班小松不知道有话为什么不能在电话里说,不过他也没敢问出口,听话地下了楼。

“你……”邬童指着班小松,欲言又止,“算了,跟我走吧。”

“去,去哪里啊?”

“放心,我不会把你卖掉的。”邬童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上来吧。”

“我和我妈说一声。”

“没事,我和阿姨说过了。”

“那衣服总归让我换一套吧。”

“班小松!”

“好好好。”班小松一听到邬童吼他,立马乖乖地坐在了后面。

自从受伤了之后,班小松就再也没有机会出门。躺在床上,一日三顿的大骨汤,日复一日,无聊透顶。现在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看着沿途的风景,班小松突然觉得这条路有些熟悉,“你带我来学校干什么?”

“给你看样东西。”邬童故作神秘,一直开到教学楼门口才停下,“我扶你进去。”

“到底什么啊?”班小松把身上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邬童身上,试图提前从邬童嘴里得到答案。

邬童直接把班小松背在身上,“都说了,到时候你自己看。”

“棒球部?”班小松努力地辨别上面的字样,不知轻重地一拍邬童的肩膀,“邬童,你怎么让陶老师答应的?”

“班小松,你现在很了不起啊。”邬童怒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班小松摸了摸左肩,吹了吹裸露在外的肌肤,“不疼了哈?”

“不疼了。”邬童把班小松放了下来,“进去看看。”

班小松扶着墙,一点一点往前挪,是全新的棒球器材和设施和最先进的练习装备,“邬童,你都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要问陶老师了。”邬童说道。

“这简直太棒了!”班小松满脸的喜悦,高举双手,又放了下来,“可惜我们棒球部人都没有。”

“既然有了棒球部,队长你就可以招新了。”邬童把手搭在班小松的肩上,低头看着他。

“你说得对!我们有了棒球队,好好练习,一定能拿到全国冠军!不过……”班小松左手敲了一下右手,猛地抬头,好似擦到了邬童的嘴唇,“听,听你喊我队长,总觉得怪怪的。”

“我以后就不喊了。”邬童放下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还是别喊了。”班小松连忙摆手。

“那……我就换一个称呼,不知道你满不满意,”邬童轻声地在班小松的耳边说道,“我的男朋友?”

班小松愣在原地,想问“你是不是认真的?”却说不出口。是害怕的得到否定答案吗?可自己为什么要害怕,明明他只是把邬童当成好朋友对待。

真的是这样吗?

因为一句答应而雀跃,因为双手碰触而尴尬,因为坐在后座而嫉妒。

不知不觉模糊了朋友的界限。

班小松一片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发现邬童离自己只有一寸的距离。

“你不否认,我就当做是默认了,男朋友。”邬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你的耳朵红了。”

“哪有!”班小松条件反射地反驳,剩下的话全被邬童的吻悉数吞没,惊讶得忘记闭上了眼睛。

鼻尖相抵,温热的触感,有些干燥的唇,轻轻一碰,浅尝即止。

“你……我……这样,嗯,我们还不是很熟?”班小松有一堆话想说,憋了半天,说完只想删档重来,“不不不……额,我不是这个意思。”

邬童遮着嘴咳嗽了一声,“那我给你三个机会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真的!”班小松惊讶道,“你和尹柯以前到底认不认识?”

“班小松,你一定要把一个机会浪费在这个上面?”邬童隐含怒意地说道。

“额……是你说什么都可以问的。”班小松十指纠缠在一起,微微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让人难以拒绝。

“一个学校的,说不上认识,好了,下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还不是因为你缠着我。”邬童用食指敲了一下班小松的额头,“人都被你套牢了有什么办法啊?”

“嘿嘿,走吧,时间不早了,你明早还要上学。”班小松一把抱住邬童,如同一个无尾熊,双腿紧紧地夹着邬童的腰。

“第三个问题呢,你不问了?”邬童并没有动,而是双手托住班小松的屁股,四目相对。

“反正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了解,不急不急。”班小松有些不自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好。”邬童揉了揉班小松的头发,“送你回家。”

 

邬童早有察觉自己对于班小松过度的关心和在意,但是被尹柯捅破,摊在台面上讲,还是有些无所适从。在班小松在家休养期间,邬童都不敢上门拜访,而是把心思花在了重建棒球队上。

“陶老师,我希望您重新考虑一下重组棒球队的事。”

“班小松让你来的?”陶西慢悠悠地坐起来,看到邬童的到来并不意外。

“既然您都知道了,那就拜托您同意重组棒球队,我不想班小松没完没了地缠着我。”

“你是不想班小松没完没了地缠着你呢,还是你心里其实有一点想帮班小松?”

邬童呼吸一滞,“这个问题和重组棒球队没什么关系吧。”

“是没什么关系,反正我是不会重组棒球队的,让班小松啊,死了这条心吧。”陶西又躺了回去,“好好专心读书,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有的没的上面。”

“没想到曾经是职业投手的陶老师竟然觉得棒球是有的没的,难怪再也不能参加比赛,跑到月亮岛当班主任。你说如果我告诉了班小松,会怎么样?”邬童转身要走。

“邬童啊,这个好汉不提当年勇,没什么好宣传的。”陶西根本不用脑子想,就知道到时候肯定又要被班小松缠上了,“你们还是找别人当教练吧。你们白老师就不错,你去跟他撒个娇,肯定会答应的。”

“陶老师,你为什么不想重组棒球队?”邬童步步紧逼,“因为你当过职业选手最后失败了,没有出路,就觉得班小松的梦想不值得一提,还是说陶老师你觉得我们的资质太差不如你,不愿意教?”

陶西沉默片刻,“在月亮岛成立任何一个社团都得要三个社员和一个老师,现在只有班小松和你,人数不够。”

“如果我找到第三个,就可以成立棒球队了?”邬童本就不抱有希望能从陶西嘴里得到答案,只要他能松口就好。

“快回家。”陶西催促道。

“陶老师,现在有第三个人了,尹柯。希望后天能在棒球部看到陶老师。”

“什么?欸!邬童!”

年轻就是好。

 

陶西说话算话,不知道和安谧达成了什么协议,两天后还真的看到了棒球部,“没事的时候别找我,有事的时候更加别找我,知不知道?”

“可是,陶老师现在是教练,万一出了点什么事……”邬童拖长音,意有所指。

“邬童,你!”陶西是有苦说不出,扭曲着一张脸,指着邬童的食指都不停地颤抖,又正色道,“班小松的梦想是拿下全国冠军。有了棒球队是第一步,可是又有多少人有这样的梦想,又有这样的实力,仍然与奖杯无缘。要成为冠军队,你们还不够格。”

“……”

“喜欢打棒球是兴趣,说不打就放弃,但是打比赛,面对的困难还多得多。班小松敢想,因为他觉得有你在。如果一个人就能打棒球,那他为什么还要讲究战术?”陶西拍了拍邬童的肩膀,“棒球,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

邬童明白陶西的良苦用心,都走到这一步了,就不容退缩。

 

“阿姨好,我能带小松出去一下吗?马上就回来。”邬童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没事,松宝宝成天嚷着要出门,肯定会开心。有你陪着,阿姨就放心了。”班母要忙着店里的事情,几乎没空看着班小松,感觉迟早他要偷偷摸摸跑出去,现在有邬童看着,应该不会出事。

“谢谢阿姨。”邬童立马打电话给班小松,“下楼,现在。”

班小松连衣服都没换,就一蹦一跳地下了楼。

“你……”班小松的睡衣领子格外的大,邬童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算了,跟我走吧。”

“去,去哪里啊?”

“放心,我不会把你卖掉的。”邬童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上来吧。”

“我和我妈说一声。”

“没事,我和阿姨说过了。”

“那衣服总归让我换一套吧。”

“班小松!”

“好好好。”班小松乖乖地坐在了后面。

“你带我来学校干什么?”

“给你看样东西。”邬童手心里都是汗,没用手去扶,而是伸出自己的胳膊,“我扶你进去。”

“到底什么啊?”班小松整个人都倒在邬童身上。

班小松身上沐浴露的味道,似是花香,勾人心魄,邬童偏过头,把班小松背在身上,“都说了,到时候你自己看。”

“棒球部?”班小松激动地一拍邬童的肩膀,“邬童,你怎么让陶老师答应的?”

“班小松,你现在很了不起啊。”邬童差点要把班小松摔在地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班小松摸了摸左肩,吹了吹裸露在外的肌肤,“不疼了哈?”

“不疼了。”邬童现在根本不敢和班小松有过多的接触,自制力在他面前几乎为零,“进去看看。”

班小松扶着墙,一点一点往前挪,是全新的棒球器材和设施和最先进的练习装备,“邬童,你都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要问陶老师了。”邬童跟在班小松身后,深怕他支撑不住。

“这简直太棒了!”班小松满脸的喜悦,高举双手,又放了下来,“可惜我们棒球部人都没有。”

“既然有了棒球部,队长你就可以招新了。”邬童把手搭在班小松的肩上,低头看着他。

“你说得对!我们有了棒球队,好好练习,一定能拿到全国冠军!不过……”班小松左手敲了一下右手,猛地抬头,语气发颤,“听,听你喊我队长,总觉得怪怪的。”

“我以后就不喊了。”邬童差点就要吻下去,可班小松一抬头,居然碰到了,做贼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

“还是别喊了。”班小松说道。

“那……我就换一个称呼,不知道你满不满意,”邬童避开了班小松的视线,害怕等他说出口后眼里的厌恶,“我的男朋友?”

邬童等不到班小松的回答,也不敢催促他,深怕是自己不想要的答案。如果班小松真的不答应,自己是不是现在应该补一句,“我只是开玩笑的。”而他真的能和班小松继续做朋友吗?

他做不到。

一想到班小松会绕着另外一个人转,自己则是被剩下的那个,只能站在原地,明明不愿,却还是要高兴地祝福。

班小松这么好,他怎么舍得放开。

“你不否认,我就当做是默认了,男朋友。”邬童意外地说道,“你的耳朵红了。”你也和我一样怀揣着相同的想法吗?

“哪有!”班小松想要反驳,邬童忍不住吻了下去。

邬童轻轻地贴了上去,用舌头描绘着班小松的唇形,感受着生涩的回应,想肆意地掠夺,又怕吓到他,只得作罢。

“你……我……这样,嗯,我们还不是很熟?”班小松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不……额,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在现在天色已晚,邬童满脸通红,全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流向了脸部,“那我给你三个机会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真的!”班小松惊讶道,“你和尹柯以前到底认不认识?”

“班小松,你一定要把一个机会浪费在这个上面?”邬童想起尹柯说的话,该不会他真的对班小松有意思?!

“额……是你说什么都可以问的。”班小松十指纠缠在一起,微微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让人难以拒绝。

“一个学校的,说不上认识,好了,下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还不是因为你缠着我。”邬童用食指敲了一下班小松的额头,“人都被你套牢了有什么办法啊?”

“嘿嘿,走吧,时间不早了,你明早还要上学。”班小松一把抱住邬童,如同一个无尾熊,双腿紧紧地夹着邬童的腰。

“第三个问题呢,你不问了?”邬童并没有动,而是双手托住班小松的屁股,四目相对。

“反正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了解,不急不急。”班小松说道

“好,送你回家。”邬童喜欢从班小松嘴里说的“我们”和“一辈子”,说明他的未来有自己。

人生很长,久到要与同一个人相伴一生。

人生很短,短到根本来不及与他说一声再见。

———————————————————————————————

因为今天要去办签证,所以要早起,结果昨晚就睡得早。今天双更!三天内一定要完结!

 

 

6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