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2 3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温馨无虐 甜甜甜!


4.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班小松像只蚕宝宝,整个人蜷缩,再把被子全部卷在身上,只露出一个头,深陷在软乎乎的枕头里,头发睡得都翘起来一撮,嘴巴无意识地张着。

“班小松!”

班小松皱了皱眉,好像是邬童的声音,只当是做梦,翻了个身,砸吧两下嘴,继续睡。

“起床了。”

班小松有一团无名火,被子被扯走了,就抱着枕头,眉头才舒展开来。

“班小松,你该起床了。”

班小松无意识地握住了一样东西往自己这边一带,终于安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班小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邬童正躺在自己的面前,“邬……童?!”

“班小松,你知道现在几点吗?”邬童红着脸,大概是被气的,举着手表给班小松看。

“十点?”因为刚醒,班小松的大脑还不能良好运作。

“十一点了!”邬童坐了起来,“你跟我约的可是上午十点。”

“什么?”班小松突然想起来今天是自己好不容易死缠烂打外加生病可怜的份上,才让邬童屈尊纡贵地教自己打棒球,“闹钟怎么没响呢?邬童你也不叫我起来!”

“我叫了啊!是你自己不起来。”邬童喊道。

班小松一会儿冲进浴室刷牙洗脸,一会儿跑出来拿衣服,来来回回地跑,而邬童就坐在班小松的床上,看着手机,时不时地说道,“五分钟过去了。”“又五分钟过去了。”

班小松被邬童喊得心焦,拉着邬童就往门外跑,连班母喊他都没有理会,“邬童,我们今天学什么?”

“你还是先吃早饭吧。”班母刚刚把早饭塞给邬童,一只手操控车把,另外一只手把三明治递给坐在后座的班小松。

“啊!”班小松还没来得及道谢,结果车子颠簸了一下,让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邬童连忙把车停下来,“你怎么了?”

“没事,嘶,不小心咬到舌头了。”班小松笑道,碰到伤口的时候,脸不禁扭曲了一下。

“把嘴张开。”邬童捏着班小松的下巴,仔细地看着舌头。

邬童骤然的靠近,班小松躲闪不开,下意识地抓紧邬童的衣角。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啊……眼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班小松都不知道看哪里才好,不知所措。

“你过会儿吃东西的时候小心一点。”邬童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松开了自己的手,眼神飘忽。

班小松点完头,才想起邬童看不到“噗嗤”一声笑出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看着邬童的后背,不知道他的表情,应该是没有听见。这是班小松第一次坐在自行车后座,是夏天的风,和煦的太阳,美味的三明治和一个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背,并不宽厚,却似乎可以挡住他面前的一方天地。班小松忽然有些嫉妒,那些曾经有可能坐在这个位置的人,生着闷气,大口大口地吞咽。

“到了。”邬童说道。

“对了,邬童你今天准备教我什么啊?”班小松问道,“是投球吗?还是……”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嘴不疼了。”邬童无奈地说道。

“@#¥%”班小松兴奋地指着邬童的后面。

“……你说话吧。”

“是尹柯!”话音刚落,班小松就把邬童抛在原地。

“家里边管这么严,还敢出来。”

“你们两个之前认识啊?”班小松跑到一半,发现把邬童落下了,以免被骂,又折返回来,就听到这句话。

“没有。”邬童看上去挺不高兴的样子。

“尹柯!”班小松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只觉得同学之间误会要解开来。

“小松,下午好。”尹柯正在画画,回过头看,正是班小松和邬童。

“你在这儿干嘛呢?”

“画画。”

“你画的这什么呀?”

“你觉得是什么?”

“班小松,还不过来。你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

“来了来了。”班小松扭过头喊道,“尹柯,等我练完再来找你。”

 

“把左脚抬起来,双手举起来,下来一次,十个俯卧撑。”

“啊——”

“二十个。”

邬童看着班小松的动作,惨不忍睹,用手去矫正,“腿打直,身体放平,脚用力。”

“走开走开,这里要训练了。”江狄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说你呢,怎么不让开?”

“尹柯被找麻烦了。”班小松只看到江狄动手拉尹柯,对方那么多人,只怕会仗势欺人。

“你在干什么?”班小松一把推开江狄的手,站在尹柯和江狄当中。

“哟,这不是小熊队队长吗?”江狄一拍脑袋,“哎呀,我给忘了,听说你们棒球队被解散了,就不能叫你队长了,该是傻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班小松捏紧双拳,指关节发白,下一秒就要挥到江狄的脸上。

“怎么?还挺凶?”江狄毫不留情地嘲笑,推了班小松一下,“就你这小身板,回家好好练练。”

“江狄,这不是中加,你收敛一点。”邬童把班小松护在身后。

“关你什么事。”江狄看了一眼邬童和班小松,笑道,“的确,和你这种总比你出点事就转学的懦夫,也就这种连棒球队都没有,还总是弄财政危机的破学校适合你。”

“江狄,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闹事。”

“我早就看不惯你这幅优越感极强的嘴脸,以前我让着你,是看在队友的份上。现在你都转校了,我就不必和你客气。”江狄冷哼一声,走到班小松的身边,抛着手中的棒球,“棒球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玩的,你们是在过家家吗?”状似无意地踩了班小松一脚,来回碾压,“不……”

班小松还未来得及反抗,邬童直接冲上去对着江狄的脸就是一拳。在江狄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人摁在地上,脚一跨,江狄除了护住自己的脸,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奋力挣扎。

一切发生的太快,班小松想要阻拦,却发现自己的脚根本没法动,被尹柯扶到一旁的椅子上,“这时候就不要添乱了。”

“诶。”班小松只能坐在树底下,远远地看到陶西,“陶西!老师!教练!”

银鹰队的队员全部冲上去帮忙,都不是邬童的对手,越是拉越会让江狄被打得更惨。

“你们这群人不好好读书,打什么架?是想我把视频发给你们教练是不是?”陶西拿着一个手机,对着江狄一个劲地拍,把中加队都吓跑了。

“你们没事吧?”陶西问道。

尹柯摇摇头,邬童也摇摇头,看着班小松,就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把鞋脱了,让我看看。”陶西说道,可还没有脱下来,班小松紧咬嘴唇,脸色发白。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陶西一看便知状况不对,对着邬童和尹柯说道,“你们早点回去吧。”

“我跟你一起过去。”邬童一把抱起班小松。

“这件事因我而起,更应该和你们一起过去了。”尹柯说道。

“好好好,那就一起走吧。”

 

“还好只是皮肉伤,在家里好好休养一阵。你们自己想怎么把这个事情解释给班小松爸妈听。”陶西把车停在店面稍远的地方,对着班小松邬童尹柯说道。

“没事的,就说我摔了一跤,崴到脚了。”班小松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仿佛刚刚在医院抹药的时候,杀猪般的叫声不是他发出来似的。

“行,你们两个就送他回去吧。”陶西说道。

“陶老师再见。”班小松挥挥手,被邬童和尹柯一人扶着一边。“前面就到了,你们两个都记得了,我打棒球的时候,把脚崴了,什么打架,什么中加队都不存在,知不知道?”

“知道了。”尹柯回答道,“今天谢谢你啊,小松。”

“大家都是朋友嘛。”班小松笑道。

“打架很光荣啊。”邬童不屑地说道。

“不光荣不光荣。”明明是你先动的手。

“我先进去了。明天学校见。”班小松一跳一跳地回去了。

果不其然,一回到家就被盘问,好在班小松瞒过去了,看着这个包的跟粽子似的脚,长叹一声,往后一趟,今天发生了好多事。不知道邬童为什么转来月亮岛,不知道邬童和尹柯以前到底认不认识,不知道陶西到底厉不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建棒球队,太多的疑问让班小松有点犯困。

陷入沉睡的最后一个印象,就是邬童的怀抱,暖和得就像在冬日太阳晒过的杯子,有些贪恋,舍不得放开。

班小松懵懂地明白,一如既往地想要得到答案,却不小心把自己放在一个无解的处境当中。

 

这已经不是邬童第一次到班小松家,上一次来还是因为班小松生病了,邬童放心不下便来看看。今天来是因为答应了班小松教他当棒球,打了无数个电话,在门口左等右等还不来,居然把班母等来,让他直接进去叫班小松。不善于应对长辈的邬童就这么进了班小松的房间,果然在睡懒觉。

“班小松!”

班小松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砸吧两下嘴,继续睡。

“起床了。”邬童扯掉班小松的被子,上衣被卷起来,露出白皙的腰,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平角裤,浑圆的屁股包裹其中,强烈的色彩反差,让邬童呆站在原地。

愣了几秒,邬童终于反应过来,把被子给他盖好,深呼吸,拍着班小松的脸,“班小松,你该起床了。”

班小松的反应和邬童想的完全不一样,竟然握着邬童的手,睡着得人手劲怎么这么大!一个不察,邬童就倒在班小松的床上,再一转身,就和班小松面对面躺着。平常咋咋呼呼的班小松睡着的时候,意外的可爱。邬童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不想打扰他睡觉,心砰砰在跳。这已经是第二次握着班小松的手,上次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邬童没法思考,他应该站起来,把班小松叫醒,而不是躺在他的床上,看着他的侧颜,甚至还有想用手摸的冲动。

“邬……童?!”

“班小松,你知道现在几点吗?”邬童被吓了一跳,故作镇定,举着手表给班小松看。

“十点?”

“十一点了!”邬童放开了班小松的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坐了起来,“你跟我约的可是上午十点。”

“什么?”班小松说道,“闹钟怎么没响呢?邬童你也不叫我起来!”

“我叫了啊!是你自己不起来。”邬童看着班小松跑来跑去,丝毫没有想要帮他的想法,只觉得这样过一整天也很好。

“邬童,我们今天学什么?”班小松坐在自行车的后座。

“你还是先吃早饭吧。”邬童把早饭递给班小松。

“啊!”班小松叫到。

邬童连忙把车停下来,“你怎么了?”

“没事,嘶,不小心咬到舌头了。”班小松笑道,碰到伤口的时候,脸不禁扭曲了一下。

“把嘴张开。”邬童眸色变暗,连忙放开手,“你过会儿吃东西的时候小心一点。”

邬童不知道今天的自己怎么了,有许多不应该的念头,摸脸,陪着睡觉,亲吻。这些都不应该存在于他和班小松中间。他的思绪全部被班小松的一举一动牵绊着,听到他笑,就会想问什么好笑,看到他坐在后座,就会想说抱住自己的腰。

疯了,疯了。

一切都乱了套。

再次看到尹柯,邬童第一反应是不满,不满班小松把自己抛下缠着尹柯去了。他不懂画画,没觉得画得有多好,但是他懂尹柯,不是个好人。那个画面要多刺眼有多刺眼,忍不住出声喊道,把班小松拉过来。

江狄的出现,让邬童明白原来还可以糟糕成这种地步。对于江狄的挑衅,邬童无动于衷。为了把自己赶出中加,只会在暗地里弄手脚,如果光明正大,邬童说不定还会高看一眼,正是因为这样,更加看不起江狄。但是当江狄用那双钉鞋踩在班小松的脚上,他明确地感知到脑袋里一根名为理智的弦断了,冲动地挥拳,把人摁在地上打,外界发生任何事情已经和他无关了。

陶西出现的时候,邬童才松了手,他都伤在暗处,外人是看不到,却疼得慌,起码得在家里休息个两三天。不过,在看到班小松伤势的时候,被血染红了的白色袜子分外刺眼,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刚刚下手太轻了。

 

“为什么转来月亮岛?”尹柯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邬童转身要走。

“那我替小松,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转来月亮岛?”尹柯又一次问道。

邬童一把揪住尹柯的领子,“你想干什么?”

“你喜欢上班小松了吧。”尹柯毫不畏惧,轻轻扒开邬童的手,“你表现的太明显了。但是,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吧,转学生邬童。”

——————————————————————————————

最近事情有点多,抓紧最后的机会和同学狂欢,还要申请签证,然而我开学10.2orz得继续给你们日更了╮( ̄▽ ̄")╭ 希望不要嫌弃吧。一不小心爆了字数,4315,算是补偿一下之前没更吧。对于狗血,真是百写不腻。生病的事情请看《入骨相思》5

 


5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