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青宇】虚无

※HE!HE!HE!

※有虐!

※现实向

※OOC会有!

※主冯建宇视角

※带“”的是另外一个时空的冯建宇

※以上都能接受者,希望能够喜欢(づ ̄3 ̄)づ╭❤~

※最后祝冯建宇生日快乐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身体有恙,感情受挫,壮志未酬。

这一切都难以避免,小错可改,大错抱憾终身。总是会希望可以回到过去,打醒自己,不要做错误的选择,可是什么又是错误的呢?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

如果改变了当时的“错误”,是否真的能改变?

重来一次,当真是你想要的吗?

 

冯建宇缓缓地睁开双眼,满目的白色,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被风吹起而摇曳的窗帘,远方听不真切却悦耳的声音,芬芳的花香。房间里空荡荡的,但是他好像站不起来,被束缚在了……在哪里?

难道自己这是在天堂?

冯建宇苦笑,自己最近真的是太忙了。说最近倒也不太贴切,从去年到现在都忙得团团转,档期太满,只休息了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连过年的时候都没机会回家看看家里人过得好不好。不过,这样忙一点也好,没时间想东想西,也没有必要回家。衣服就那么几件,实在不行当地再买。这本来一点也不符合冯建宇的习惯,但是一想到回家拿衣服就会碰到王青,吵架也好,冷战也好,他累了。

连七年之痒都没到,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如履薄冰。

是从第一次接个人活动开始?

是从第一次争吵后一气之下分居开始?

是从第一次看到关系不和的报道开始?

……

这已经不重要了。

每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累积在一起,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爱吗?

冯建宇不否认也不承认,只能说没有最初的那么爱了。又或者说这份爱变成了负担,如同一张网把自己牢牢地缠缚,越挣扎越紧,只能维持现状,苟延残喘。等这份爱被消磨掉了,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就散了,冯建宇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到那个时候。

突然有只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冯建宇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了话,脸上好像被戴上了面罩。

医生发现冯建宇的眼珠跟着他的手在动,随即扒开冯建宇的眼皮,用手电筒一照,“病人还需静养,再观察两天。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谢谢医生。”

冯建宇知道这是他母亲的声音,不过他记得自己只是因为威亚刚掉下上去就不小心掉在地上,以那个高度,连骨折都不会,最多是擦破皮。之所以晕了过去,估计就是因为休息不好。可是听这医生说的话,问题好像还挺严重。

冯建宇未能细想,再一次陷入了黑暗当中。

 

“病人恢复得不错,可以开始吃流质食物。我把复健都安排在了下午。只是躺得时间比较久,肌肉有些萎缩,多走走就好起来了,不用担心走路跛脚的问题。”医生拿着报告,对着冯母说道。

“好的好的。”冯母不断地点头,“可是大宇怎么不说话?”

“陷入昏迷时间太久,病人现在这个状态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慢慢教,就会好起来的。不用太过担心。”医生安慰道。的确作为一个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年的植物人,能醒过来就是奇迹。

冯母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大宇啊,今天外面阳光挺好,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好不好?好的话,就眨一下眼睛,不好的话……”

“好。”冯建宇沙哑地说道。

冯母激动得险些又有流泪,红着眼眶,“好,妈妈带你出去晒太阳。”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想要安静地在病房里休息也是奢望。不是有护士扒着门框,偷偷地看自己,就是会有病人来找自己要签名。而在这里完全没有,冯建宇只当是冯母给他弄了一个好的病房。可是现在他在花园里,碰到不少病人和医护人员,都像是不认识他的样子。

这让冯建宇感到奇怪,而且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了,王青没来看他倒也正常。这次的机会得来不易,虽然只是个男三,但是就冲着导演的名气,电视剧转到荧幕,这一转型定会成功。就算王青想来,助理张峰也不会同意的。不过为什么张峰不来看他,难不成换人了,就因为摔了一跤?可是不管发生了什么,张峰都应该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其实疑点太多,冯建宇不敢深究罢了。

就算王青、张峰都不来看自己,为什么除了父母就再也没有人来看望自己?陈秋实、蔡照,这些人好像一夜之间都不曾存在过。

自从他和王青在一起的事情被父母知晓了之后,几乎断了往来,只有自己逢年过节登门拜访。不过吃的都是闭门羹,把东西往家门口一放,逃也似地离开了。去年开始情况有所缓和,可他和王青的关系变差了。

明明只是摔在地上,现在的自己却是浑身发软,根本使不上力气,连话也不能说。这一个星期,清醒的时间很少,冯建宇努力不让自己睡着,只是徒劳。就连到底是不是一个星期,只能靠外界的天气,说不定自己睡了两天,仍以为是一天。

没有任何和外界接触的工具,从父母嘴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更不要说是医生护士。

这个世界突然变得陌生。

 

“好,慢慢走,左脚,右脚,左脚,右脚。”

冯建宇双手扶着栏杆,说是走路,更像是在地上磨蹭。陪练人员在旁鼓励着冯建宇,复建的过程很痛苦,尤其是本来能走能跳,一场重病,变得像个婴儿蹒跚学步,心理上很难接受。见过太多自暴自弃,走了一半就不想练的,能偷懒就偷懒。而冯建宇完全不一样,一定要看仔细了,要不然就超额了,这样对身体是有害的。好在没出什么问题,也就一点点加重训练量,再过两三个星期,应该就能和常人一样了。

冯建宇不怕苦不怕累,只想快点离开医院,迫不及待地见识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不是他熟知的那一个。再多的疑惑也只有把身体养好了才可以解开。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妈妈也来了。”

“谢谢。”冯建宇现在已经可以说一些简短的话。太长的句子只能结结巴巴,或者是有些音发不准。

“大宇,今天妈给你煲了你最爱喝的罗宋汤,放心一块肉没放。”冯母搀着冯建宇,慢悠悠地走回病房。

“谢谢,妈。”冯建宇面上不显,心里觉得奇怪。他一直都是肉食动物,虽然为了上镜好看,冯建宇一般都很少吃肉,或者吃一些脂肪含量稍低的肉。要么就是大快朵颐一顿,然后拼了命地健身,把这些再消耗掉。逢年过节,冯母更是喜欢熬蹄髈汤,就为了让自己多吃点。

“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冯母扶着冯建宇上床,汤早已放在一旁放凉,入口不会烫嘴。

冯建宇拿起汤勺,现在的他连筷子都不会用,即便是汤勺,手有时也会不停地在抖。“好喝。”还真的是一点肉都没有,喝起来就像番茄蔬菜汁,食不下咽。

“医生说你两个星期后就能出院了。半年还得来复查一次,我和你爸寻思着,你把以前的工作给辞了吧。那么忙,又不稳定,你现在肯定不适合,不如就先在你爸的公司里挂个闲职。”冯母小心翼翼地说道。本来就对冯建宇去当警察这件事情就不同意,好说歹说都不听劝。这次出了事,希望能让冯建宇回到家里来,听他父亲的话,接手家族产业。

冯建宇沉默不语,一副隐忍不发的样子,促使冯母可以说得更多。这还是第一次冯母讲起关于“自己”的事情。

“当警察是很好,可是你看看这次的事情……”冯母叹了一口气,“妈妈就希望你可以太太平平的。”

冯建宇并没有很震惊,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任谁都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灵魂进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即便这另外一个人也是“冯建宇”。

从冯母絮絮叨叨当中,得知“冯建宇”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伤在了头部,变成了植物人,已经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年。至于什么伤,怎么受的伤,冯母一概不知。冯建宇不得不怀疑自己这个警察不是一般的警察。根据躲娱记和私生的经验,冯建宇对于别人投来的视线很敏感,可以感觉到身边有不少人在暗中保护自己的安全。这些人从来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就装作不知道。

冯母看冯建宇根本没有理自己,汤也不喝了,长叹一口气。这孩子从小就犟,认死理,说什么都不听,这次能听她把话讲完已经了不起了。“快喝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冯建宇点点头,面不改色地喝下罗宋汤。

 

两个星期后,冯建宇终于得到医生的许可,可以离开医院,固执地选择拄着拐杖而不是被推轮椅。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站在柏油马路上,让冯建宇犹获新生。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柚子叶了,回去泡个澡,妈亲自给你下厨。”冯母说道。

冯建宇点点头,冯母扶着冯建宇,深怕他摔倒。多亏这个,要不然冯建宇可不知道房间在那里。

“你慢慢泡,有什么事摁一下旁边的按钮,妈妈就来了。”冯母习惯了冯建宇的沉默,关了门转身离开。

其实冯建宇已经能流利地说话,但是在熟人面前都不开口。说话语气、语调、方式可能就暴露了自己,即便冯建宇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这个躯体里已经换了一个人。

冯建宇打量着这个房间,纯白色的家具,如同海洋般蓝色的墙壁,透明的地板,下面铺着沙、贝壳和海星,宛若置身于海边。冯建宇最钟意的就是房间里占据了整面墙的书柜,虽然他们喜欢看的书不尽相同。头两个书柜摆的整整齐齐,还在隔板上贴了分类,第三个书柜就有些空,零零散散地放了几本,更像一个陈列柜,有很多奖章,还有一个黑色的柜子,上了锁,冯建宇有一种侵犯别人隐私的感觉并没有打开来。

正对着书柜的墙上挂满了冯建宇个人照,从小时候到现在每个重要的阶段,拿着奖状,身穿学士袍,和家里人一起旅游,站在警校门口。打开每个相框里面还有一张小纸条,写着XX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一张照片停留在了三年前。

面容从稚嫩到成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名同姓甚至是相同的长相,让冯建宇并没有陌生感,像是重新回忆了一边自己的过往。他的家里也有这样一面墙,就在客厅,不过都是和王青的合照,本来还担心一面墙放不下。

“到那个时候我再给你换个大房子。”

这句话还在耳边回响,墙未放满,人的感情已经到了尽头。

 

渐渐地,冯建宇适应了他现在的生活。每天两点一线,家里、医院,枯燥乏味,却是冯建宇以前奢望的,可以一个人安静地逛马路,可以大方地和家里人在餐厅吃饭,可以不用跳过片头和片尾去电影院看电影。曾经那个鱼龙混杂、快节奏、曝光在镁光灯下的生活已经离他远去,他现在只是冯建宇。

“你怎么又看这本书了?”冯母恰巧上楼给冯建宇送水果,又看到他手里已经翻得起毛边的封面。

“突然就想看一遍。”冯建宇并没有读过这本书。《情书》很薄,又有些旧,还以为是“冯建宇”留下来的。没想到是一本关于爱情的长篇小说,开篇就是藤井的忌日,并不喜欢悲剧的冯建宇耐着性子看了下去,说不定会有反转。

冯母有的时候会觉得冯建宇变了,不过医生也说了,因为撞击到了头部,从生理角度来讲是都痊愈了,但大脑依然是未知的领域,也有相关的研究表明人们的个性是和大脑息息相关的。这一场重病的确可能会让冯建宇有些变化纯属正常。冯母深知冯建宇能醒来已是不易,却还是希望他能和以前一样。现在看到冯建宇拿着书,晒着太阳,好像又回来了。

冯建宇不知道冯母什么时候离开的,正准备翻下一页的时候,有一张纸从书里掉了出来。纸张发黄,感觉一用力就会碎,上面的字迹也有些歪歪扭扭,字里已有风骨。

“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就是幸福。那我还是不要碰到这样的人。”

第一眼,冯建宇浮现了这样的画面。年幼的“冯建宇”认真地阅读,看到这句,规规整整在一张纸条上写下来,又想要显得自己很懂的样子,又加了后面这一句。不过是大家都有的中二时代。

冯建宇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地抬起头,这个房间只留下“冯建宇”的踪迹,除了家人朋友,没有第三种人出现,恋人。为了更多的了解“冯建宇”,所有可能隐藏东西的地方都被他找过了,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现在只差那个黒柜子没有看过,冯建宇犹豫再三,还是把黒柜子打开,居然不是密码锁,而是指纹,轻而易举地就打开了。然而这里面只是一些机要文件,看了也看不懂,又按照原样放了回去。

“只是你还未遇见王青。”

冯建宇数次提笔,还是在纸条的背面添上了这句话。

这个没有王青的世界,是多么的无趣。

 

“大宇”

“大宇”

“大宇”

冯建宇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他好像听到了王青的声音,试图睁大双眼,弯起嘴角,再看一眼王青,就算是梦也可以。

“我好……想你……”

“医生,他醒了!”王青喊道,难以置信地看着冯建宇,不敢闭眼,深怕刚刚的一切只是假象。

“病人还需静养,明天就能出院了。”医生检查完说道。不就是因为营养不良晕倒,弄得好像是生了什么重病,明星了不起啊。

“好的。”王青连忙应道。

冯建宇闭眼,又睁开,这不是梦吗?怎么这么真实?不对,我怎么又在医院里,不是已经出院了吗?

冯建宇满脑子的疑问,却没有人可以给他解答。

“大宇,你拍完这部戏,我拍完电影,后面的所有活动都推掉好不好?”王青不是一时任性,他想要分开发展,就是为了让两人能在娱乐圈里有地位,这个初衷变得模糊。经过这件事情,这些都不重要,只有冯建宇才是最重要的。没了他,一切都没有意义。

“今天几号?”冯建宇问道。听王青的语气,他好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不过他还是不信。

“26号。”王青不解,还是回答道。

“我要出院。”冯建宇一掀被子,明天就是生日会了。

“我和你一起去。”王青拦住冯建宇说道。

“你去干什么?”冯建宇想要拍开,却没有力气。

“宣誓主权。”王青说得咬牙切齿。

冯建宇盯着王青看,发现他没有在说笑,“你是不是也要住院。”

“为什么?”

“我看你有病。”

“我早就病了,爱你爱到无可救药。”王青一把抱住冯建宇,蝴蝶骨格外明显。在他不在的时候,冯建宇到底瘦了多少,一定都要补回来。

“这是……”护士一进来,吓得把东西放下就走了。原来王青和冯建宇真的……啊啊啊啊!要发微博!

“你去,看看到底什么东西。”王青还是不肯放手,冯建宇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好声好气地跟王青说道。

王青这才放了手,“是你要吃的药。”

“好了快去办出院手续,张峰呢?”冯建宇想要趁机偷溜。

王青发完短信,说道,“我交给他去办了。”

“那你呢?你不是应该在拍电影吗?”

“我拍完了。”

“什么?才进组五天,你就拍完了?”

“嗯,导演改了我的戏份,然后我状态也好,就拍完了。”

“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

“所以我们接下来四个月出去旅游好不好?普罗旺斯挺好的。”

“不好。我的行程都满了。”

“我也觉得四个月太短,但是没办法,元旦得和家里人一起吃饭。我爸妈已经和你爸妈约好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你昏迷的时候。”

“你也不问问我的意见?”

“这不是我们俩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

冯建宇叹了口气,他现在一定也不想王青了,还是回去吧。

“你们两个跟我走。”张峰看到王青和冯建宇,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公共场合,还是不要闹出助理和当红明星不愉快的新闻。

“王青,你给我回片场。冯建宇,你,”张峰立即感受到王青冰冷一般的视线,“回家休息,准备明天的生日会。还有王青将会是你的神秘嘉宾。”

“为什么?”

“谁让你们上头条了呢?”张峰把手机丢给冯建宇,正是护士发的那条微博,“你们俩可以公开了,开心吗?”

“这张拍的不是很好看。大宇,我们还是自拍发微博吧。”王青说道。

“不用了,这样挺好的。我还是回家休息去了。”冯建宇抢过手机塞进张峰的包里。

冯建宇下了车,王青也跟着下车,张峰并没有阻拦。若是阻拦有用的话,这六年早就不复存在。他心软了,要不然就不会先送冯建宇回家了。“你们两个好好谈谈,明天生日会我再来接你。”

走过熟悉的路,打开熟悉的门,看到熟悉的家具摆设,冯建宇感叹道终于回来了。就算再怎么骗自己,努力融入当地的环境,冯建宇还是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从不把那里当做家。

王青从背后抱住冯建宇,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人。冯建宇转过身拥抱王青,“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王青只当是去年聚少离多,抱紧了怀中人。

“旅行的话,去哪里都好,只要有你。”冯建宇贪恋这个怀抱和这个人。他真的忍受不了没有王青的世界。

“好。”王青有些哽咽,“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做了一个梦……”冯建宇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娓娓道来。

“你的世界里怎么可能没有我,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冯建宇点点头,“冯建宇”应该看到他留下的字条了吧,希望他也能找到属于他的“王青。”

 

 

一个月后,冯建宇的身体终于恢复,虽然不及当军人的顶峰状态。脑袋里多了一些不属于的记忆,是有个人在自己耳边念念叨叨,“对不起”“我爱你”“你快醒来!”“我不能没有你”冯建宇被吵得不行,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在书桌前,纸条上多了一句话,原来一切都不是梦。

冯建宇没有重新去当警察,也没有去冯父的公司上班,而是开始周游世界。在法国的街头,冯建宇点了一杯热巧克力,用手机翻阅着附近的景点。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冯建宇抬起头,不知道为何,明明没有见过这个人,却让他想到了那张纸条的背面,“只是你还未遇见王青。”

“你是王青?”

“我是。”王青觉得眼前的人给他一种熟悉感,可是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你认识我?”

冯建宇摇摇头,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冯建宇。初次见面,久仰大名。”

“你好,我是王青。”

———————————————————————————————

灵感来源一年没有铜矿的青宇,我相信他们不经意间透露出对方的关心,我相信他们每次四目相对的眼神,我相信他们护着对方的心情,我相信青宇的十年之约。只要活得久,什么都等得到。青哥大宇都是守信的人,十年之约会实现的。就算不是恋人,他们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相配的人,任何平行世界的青宇都会相遇!感觉自己有点矫情,阿拉,最重要的还是宇宇开心!毕竟是我宇的女友粉o(*////▽////*)q 青哥什么的就不管啦!

最后的最后,祝冯建宇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