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邬松】十诫

《入骨相思》前文: 1 2 3 4 5 6

《十诫》: 1 


※这是入骨相思的前传,所以建议看完入骨相思再来看这篇,更加甜哦~

※半原著向

※私设众多

※温馨无虐 甜甜甜!


2.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邬童呢,是从中加中学转来的。今天起,就是我们六班的一份子。大家一定要团结,还有,新同学如果有什么问题也记得要帮助他。来现在我们欢迎他。”白舟像是没有觉察到邬童和班小松之间的暗潮汹涌,带头鼓掌道。

其实,班小松一瞬间有些懵,脑子还没有转过来。

邬童,银鹰队队员,小熊队落败,棒球队解散。

思及此处,看着邬童的眼神,不免带上了仇视。

“对了,班里现在就剩两个位子。一个呢在班小松隔壁,另一个在尹柯后面,你自己选吧。”

班小松突然被点名,差点就要喊出来。

邬童,王牌投手,擅长棒球,组建棒球队,打比赛,全国冠军。

这么一想,又觉得邬童是个好人,觉得他一定会帮忙的。面上不显,但是摁着桌子的手就差偷偷指着自己,让邬童坐在自己的身边。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班小松从小就招人喜欢,一张讨巧的脸,直爽讲义气的个性,还没有他搞不定的人!

没想到,邬童真的选择坐在了班小松的左边!

班小松十分激动,他已经想到重建棒球队之后,邬童英俊潇洒的身影可以引来多少人加入,说不定连啦啦队都有了,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班小松,你罚站呢。还不快点坐下来。”白舟双手抱臂,不解地说道,“那现在你们继续自习吧。”

班小松的思绪被打断,颇有些不满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搅弄着数学作业本的封面,弄皱了都不自知。到底怎么和邬童打招呼比较好?

“嘿,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好好相处。”

太普通了。

“以后就跟着我松哥混了。”

好像有点像挑衅……

“邬童,你好,欢迎来到我们高一六班。”

一点都不像班小松的风格。

班小松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还是想不出来,普通点就普通吧。刚想开口,就发现邬童身边已经围了一堆人。

“邬童,你新到我们学校,要不要各种的笔记,我可以借你啊,我就坐你旁边。”

“你投球是不是特别厉害?”

“邬童邬童,我就是江湖人称八卦百晓生的焦耳。有什么事都可以问我?”

“离我远点好吗?”邬童沉声说道。虽是问句,但是带着不可反抗的语气。

班小松把想说的话都放进了肚子里,默默地把视线放在面前的作业本,看起来不太好相处啊。

这绝对不是怂,只是战略性的撤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好了。

至此,邬童的身后就有一个名叫班小松的影子,就差跟到家里了。

 

于是,班小松有了一本《观邬童日记》,里面密密麻麻记满了所有关于邬童的事情。那时的班小松还不知道这笔记本给他带来的多大痛苦,嘲笑他天真的过往以及难以割舍的爱意。

邬童有一个很宝贝的随身听,一直放在桌肚里或者是书包里虽然这年头大家都开始用手机。只要一下课或者是午休,邬童总会戴着一副耳机,趴在桌上,一副生人勿扰的状态。

班小松评价:不知道这个随身听什么牌子的,有空得去买一个看看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愧是邬童,知道用这种方法避免与人交流,但是自己也没敢打搅他,和他说话。

邬童最喜欢的是数学课,最讨厌的是思想品德课。上数学课的时候,全神贯注,挺直着背,思考的时候会转笔,一旦想出来,嘴角会上扬。上思想品德课就会一只手撑着头,找到一个角度,刘海足以遮住眼睛,让老师看不到他在装睡。为了防止老师怀疑,一只手就会不停转笔,并不是先前转一个圈,而是半圈半圈转。

班小松评价:都怪邬童!看着他打哈欠,自己也跟着打哈欠,还被老师叫起来点名!凭什么啊!

邬童总是独来独往,板着一张脸,脸上除了冷笑就没有别的表情,看上去不好相处,居然喜欢做蛋糕。要不是靠着栗梓这个青梅竹马的关系,他还混不进甜点社。不过这个蛋糕……卖相不错!吃死人倒还不至于,就是这味道,难以恭维。

班小松评价:栗梓这个坏人!居然让甜点社所有人的鸡蛋都由他来打!明明有打蛋器的,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啊!还是打扫卫生比较适合我。

……

邬童今天居然主动和我说话了啊啊啊啊啊啊!吃了我的冰淇淋应该就是和我做朋友的意思吧。

班小松评价:就是可惜了我的限量巧克力冰激凌,好不容易排了队买到的,还被邬童嫌弃不好吃。那你倒是还给我啊!花了我二十五块钱呢!

 

邬童在门外就听到了班小松,“虽然我们棒球队是弱了一点,但是哪支棒球队是一开始就强的呢?我们现在弱,就说明有进步空间。这可是我们的优点。我觉得吧,只要我们肯努力,总有一天能拿全国冠军的。”

真是可笑。

歪理一堆。

这是邬童对班小松的第一想法,不过在他的字典里,可没有给人留情面这几个字,毫不客气地说道,“笨蛋。”

班小松敢怒不敢言,鼓着一张脸。原来是白舟进来了。

白舟说了什么,邬童根本没有听进去,他不知道班小松是怎么想的。一开始,怒意都从他的眼睛里露了出来,手上的青筋暴起,感觉下一秒就要一圈揍在自己脸上。突然,有阴转晴,像小狗看到了骨头那种发亮的眼神,让邬童有些不习惯。

“对了,班里现在就剩两个位子。一个呢在班小松隔壁,另一个在尹柯后面,你自己选吧。”

话音刚落,班小松眼里的光更甚,身后仿佛有一条竖起来的尾巴。邬童恶趣味地想要看班小松失落的模样,那条尾巴是不是会无力地耷拉下来。不过既然是尹柯的话,邬童可不愿意每天都看到那张令人作呕的脸,走到了班小松的左边,放下包,拿出刚拿的书,把包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放进桌肚里。

白舟刚走,一群人就围了上来,邬童烦不胜烦。同时,他感受到了一道炽热的视线,把人都赶走了,想知道班小松的反应。结果班小松什么都没有做!只盯着数学作业本,有什么好看的?

出乎意料的是最先找邬童的竟然是尹柯,“为什么突然来月亮岛?”

“关你什么事。”邬童打从心里觉得不爽,说话口吻弄得他们很熟似的。

 

邬童在无数次“意外”地和班小松的视线对上,无数次“巧合”地在学校的每个角落都能碰到班小松之后,就明白这根本都是蓄谋已久。他倒也看看班小松能跟着他多久。

有时候邬童总觉得自己没有转学,不管是在中加还是月亮岛,总是会有人缠上来问东问西,习惯性地戴耳机趴着睡觉。但是班小松的那道视线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睡觉,只想问他到底有什么事?估计就是“能不能和我重组棒球队?”绝对不行。邬童才不会自找苦吃,只能闷在心里。

好不容易打上课铃了,邬童以为班小松可以收敛一点,认真听课,专心记笔记。他高估了班小松,一节课五十分钟里面有半个小时就是在看自己。邬童瞪了班小松一眼以示警告,不过谁能和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耳朵都红了?

“班小松!”安谧察觉到班小松的走神,“我现在讲到哪里了?”

班小松一脸茫然,侧过头去看尹柯,尹柯悄悄地用手指给他看。

“尹柯,好心帮同学是吧。你们俩都站着。”安谧说道,“我们继续。”

“对不起啊。”班小松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尹柯微笑道。

邬童冷哼了一声,一个笨蛋,一个假好人。

加入甜点社的目的是因为以前母亲总是教自己做蛋糕烤饼干,现在母亲不在了,邬童还是想学。等什么时候母亲回来了,可以变成邬童做,母亲品尝。不过自己好像没什么天赋,外表再好看,也不能改变它不好吃的天赋。而且那个讨人厌的班小松又跟来了。看到一群女生把他缠住,让他做这做那,邬童很没同情心地笑了。都这样一个星期了,邬童有时候会刻意留到很晚,等所有人都走了,就他一个,而班小松不得不留下来,毕竟他得打扫卫生。即便如此,班小松还是没主动来找他。

终于,邬童实在是忍不住了,在放学的路上,身后跟着班小松,转过身,和他四目相对,一时间都不知说什么。“你这是给我的?”

班小松忍痛点了点头,邬童知道这是月亮岛限量的冰淇淋,只有每周二下午四点才卖五百个。之所以知道这个,就是班小松今天已经在班里喊了好久,就为了这么个冰淇淋。邬童对甜食没什么兴趣,逗逗班小松还是很有乐趣的。

“太甜了。”邬童咬了一口,故作嫌弃地说道。

“你!”班小松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努力在脸上撑起笑容,“我们这样就是朋友了啊。”

邬童听到了他说的话,头轻微地浮动,不管班小松看到了没有,转身离去。都跟了一星期,就为了说这个?

这冰淇淋是真的太甜了啊。



3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