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青宇】教你如何谈恋爱的小妙招

前文:前言 第一招 第二招 第三招 第四招 第五招


谈恋爱第六招-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王青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下午一两点,把被子盖过头还想继续睡,但是被子里都是酒味。不得已还是从床上爬起来,洗个澡,陡然间镜子上都是雾气。王青挥手一擦,露出宿醉后的那张脸,水蒸气不断滴下,又模糊了镜中的自己。

眼睛布满红血丝,眼神呆滞,面色苍白,手脚无力。

这样的自己又不像是自己。

王青往脸上泼了一把冷水,围着一条浴巾就出了浴室,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白T和黑短裤套在身上,全然不顾头发正滴着水。本来是为了睡个好觉,现在都折腾醒了,顺便把床上用品都换了,把脏的扔进了洗衣机。

王青叼着烟,走下楼,明显有被打扫过的痕迹,“刘姨。”

“你看看你,喝这么多酒,身体不要了啊!还抽烟!”刘姨唠叨道,还不忘把装满啤酒罐的垃圾袋给王青看。

“知道了,下次不会了。”王青把烟给掐了,敷衍道,“刘姨,我饿了。”

“先喝醒酒汤,我给你煮了面疙瘩。”刘姨一听王青说饿,就把锅里温着的醒酒汤递给王青。

这醒酒汤是刘姨的秘方,喝完之后神清气爽,就是有一点不好,味道太奇怪。如果只是单纯的苦,吃块糖就好了,但是这个味道像是各种味道夹杂在一起,又咸又苦又辣。

“刘姨,喝完了。”王青扭曲着一张脸,实在是太难喝了。

“给你准备好的面疙瘩。”刘姨用的是一个小砂锅煮的,番茄、山药、丝瓜、黑木耳和火腿一起熬煮的汤,就光着汤,王青就能喝个五六碗,再配上面疙瘩,简直是绝配。

“谢谢刘姨。”

“谢什么,我上楼给你打扫卫生。”刘姨发现平常空着的房子居然放了行李,“这谁啊?”

“蔡照。他昨天刚回来就住我这儿了。”王青解释道。

刘姨也认识蔡照,知道不是什么狐狸精留下来的就放心了。

“喂。”

“你醒了啊?还挺早。”蔡照开着车,用车载电话打的,没想到真的拨通了,“要给你带点什么回来?”

“不用了,刘姨给我做了面疙瘩。”王青说道,“我们兄弟一场,也不给我做一顿,还给我外卖!”

“给你带外卖已经很仁至义尽了,请我做饭,是要看我心情的。”蔡照又说道,“猜猜我今天见到谁了?”

“谁啊?”王青并不是很感兴趣。

“你真的不猜一下?”蔡照听出王青的兴致缺缺,试图吊王青的胃口。

“怎么,李可给你告状?”王青随口说道。

“唉,王青你今天不出门真的是可惜了。”蔡照叹气道。没把冯建宇拐着吃顿饭,只能从王青身上找点乐子了。

“有话快说。”王青皱眉道。

“冯建宇。”蔡照说完,电话那头死一般的寂静。

“蔡照,大白天的讲话要动脑子。”

“我发誓,我真的见到了冯建宇,他还给了我一张罚单。本来想请他吃饭的,但是人家死活不理我。”

“你跑去请他吃饭干什么?”

“你看看你,都不关心我为什么拿罚单,只注意到我请冯建宇吃饭。”

“蔡照!”

“好了好了,冷静,深呼吸。作为兄弟,不是怕你把什么野草野花给吸引走了,别到时候是朵食人花。”蔡照似是根本没听到王青的怒喊,而是仍旧不怕死地挑拨王青。

“别去招惹他。”这几个字宛若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

“放心,我对他没兴趣。朋友妻不可欺,这点道理我蔡照还是懂的,不过这很快就不是朋友妻了吧。”蔡照大喘气,“我依然没有兴趣。”

“这种事不能随便乱开玩笑。”王青捏着手机,指关节发白。

“你认真了。”蔡照平淡地说道。

“我是打算认真了。”王青回答道。

“你想清楚了吗?你要收心是因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

“我既然踏出这一步,自然是想清楚了。”

“那就祝你马到成功。”话音刚落就被王青挂了电话,蔡照无所谓地耸肩,把车停在一旁,“秋实,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王青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立马给冯建宇打了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被挂断,再然后就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坐不住的王青立即驱车前往冯建宇所在的警局,“冯建宇呢?”

“他在医院。”保安被吓了一跳,王青看上去就像要吃人。

“哪所医院?”

“第……第九人民医院。”

王青得到地址,又赶到医院,“请问有没有一名冯建宇的病人?”

“你等一下。”护士在电脑搜索,“在3楼308”

“谢谢。”王青一路飞奔,看到正躺在床上的冯建宇,“大宇,大宇。”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冯建宇闭着眼睛,虚弱地说道。

“好好好,我安静。你这是怎么了?”王青握着冯建宇的手,关切地问道。

“执行公务的时候,被摩托车不小心碰了一下。”冯建宇没有力气抽出自己的手,只想好好地躺一会儿。

王青拿起床前的诊断记录,“轻微脑震荡,你跟我说这叫不小心碰了一下!”

“医院里禁止喧哗!”查房的护士提醒道,“这位病人需要静养。这个病其中一个症状就是嗜睡,这样也好,自身修复,也打了点滴。”

“大概什么时候会好?”

“一到两天就能恢复,不用太紧张,但是之后还是得好好休养。”

“谢谢护士。”王青这才发现冯建宇已经睡着了,给他盖好被子。虽然是四个人一个房间,但是每个床位都会有帘子拉上,保证了绝对的私密。

王青看着冯建宇,贪婪地看着每一寸肌肤,怎么看都不厌,忍不住上手摸着侧脸。有很多时候恨不得堵上冯建宇的嘴,老是喜欢怼人,而自己无可奈何。可是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王青又恨不得冯建宇现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王青舔了好几下嘴巴,还是没按捺住,亲了一下冯建宇的额头。

王子给了王子一个包含爱意的吻,那沉睡的王子便会醒来。



第七招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