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青宇】教你如何谈恋爱的小妙招

前文:前言 第一招 第二招


谈恋爱第三招-了解她(他)的喜好,才能真正的投其所好

 

自从上次玄殿的事情之后,王青和冯建宇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一改之前你追我躲的场面,甚至有时冯建宇也会主动邀请王青一起打篮球。王青只当冯建宇被刺激到了,知道要讨好自己。不过他也知道冯建宇是个直男,身体接触还是要一步一步来,攻心为上。

而冯建宇纯粹是觉得王青终于要换目标了,那个玄殿应该就是新欢了,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在他的心目当中,王青做一个朋友是合适的,眼界开阔谈吐不凡,不会过分的殷勤却让你觉得被关心,相同的兴趣爱好,玩的杂却精。时不时约出来打打球,吃吃饭,对于冯建宇来说再舒心不过了。

 

“大宇,明天有没有空啊?”冯母难得打电话给冯建宇。

“喂,妈。有啊,怎么了?”冯建宇和冯母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弟弟冯建晗各个方面都比冯建宇出色,冯父冯母把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冯建晗身上,总是有意无意地忽略冯建宇。小时候还会有些不平衡,长大了也无所谓了。如今一个人住在外面,很少回家,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明天跟我去吃个饭吧。”冯母带有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哦。把地址和时间发到我手机上吧。”冯建宇平淡地回答道。和谁吃饭不是吃饭,但是冯母的主动邀请八成不是什么好事。

刚挂完电话没多久,王青就打了过来,语气里带了几分急切,“你刚刚在哪里啊?怎么打不通你的电话?”

“我妈刚刚给我电话。”冯建宇听到王青的声音,不自觉地笑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不是找到一家新餐厅,想请你一块儿去吃饭。”王青看着日历在12这个数字上画的圈,已经两个月了。

“不行啊,我明天得陪我妈吃饭。”冯建宇无奈地说道。要是王青早一点跟他说,就可以拒绝冯母的要求。

“那好吧,只能改天了。”王青泄气道,全然不知道现在的口气多么像撒娇。

“实在是对不起。”冯建宇想象着王青现在双手抱臂,无意识地噘嘴,就突然很想摸摸他的头,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的不愿和不甘。

冯建宇感觉再聊下去就要过界了,催促着挂了电话,“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晚安。”王青低声说道。

 

冯建宇在十二点准时到达了饭店,“请问有订位吗?”

“姓萧。”

“三个人的位置,已经有两个人到了。”

冯建宇露出一个玩味地笑容,冯母这是把主意打在他头上,催着他要结婚了,“妈。”

“大宇,过来跟你介绍,这是你爸朋友的女儿,任榕榕。”冯母亲切地拉着冯建宇的手臂,“这是我儿子冯建宇。”

“你好。”冯建宇不给冯母留面子,直接把手抽了出来。

“你好。”任榕榕神色不变,微笑着握了一下冯建宇的手。

“儿子大了就不听妈的话了。”冯母咽下怒气,强作镇定,“还是女儿好啊。一直都想生一个女儿,给她打扮,一直宠着。”

任榕榕没有接话,冯建宇低头,一副不想理冯母的样子。

“现在要上菜了吗?”服务生走了进来,打破了房间的宁静。

“上吧。”冯母说道,“阿姨不太了解你的口味,点的都是这里的招牌菜。”

“冯夫人,我这个人个性比较直,有话就直说了。”任榕榕看到手机一亮,才开口说道,“首先,我认为生意上的事还是由他们来做决策,不管我说了多少句话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其实,我有男朋友了。”

冯母脸色一僵,“阿姨不是这个意思。”

“我祝任小姐和你男朋友白头到老。”冯建宇恨不得当场鼓掌,为了冯母还能好好地走出这个房间还是忍了下来。

“先生,这里是包厢,不能硬闯。”

“让他进来。”任榕榕拉着王青的手臂,“冯夫人,这是我男朋友。”

王青只是来帮任榕榕一个忙,没想到冯建宇就在对面,立马把手甩开,“你怎么在这里?”

“世界真是小。”冯建宇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王青一眼,而是感叹道,“妈,任小姐都有男朋友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菜都点了,不吃多浪费啊。”冯母的声音还是如沐春风,然而紧紧攥着手心暴露了她,“任小姐如果要和男朋友一起吃的话,我也是欢迎的。若是有别的打算,也请自便。”

若不是有任榕榕还在,现在只怕又要破口大骂,为了自己的耳朵着想,冯建宇不得不坐在了冯母旁边,机械地咀嚼。

“别吃了。”王青看不下去,拽着冯建宇的手往外走,留下任榕榕一个人站在原地。

“多谢冯夫人好意,请慢用,就当做是我请您吃的一顿饭吧。”任榕榕平淡地说道,“服务员买单。”王青这个人任性妄为,全世界都得围着他转。要不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也不会找上他。

冯母顾忌到这是外面,不能丢了身份,对着几乎没动过的菜肴,“服务员打包。”

 

“放开我!”冯建宇的手腕被抓得生疼。

“你不跟我解释一下吗?”王青站定。

“我说了和我妈吃饭。”冯建宇揉着手腕,明天估计是要有淤青了。

“那任榕榕呢?”王青低估了冯建宇对他的影响。认真打扮过得冯建宇,穿着笔挺的西装,微微露出一小部分额头,翘起来的刘海,手上的腕表,闪闪发亮。饭店的服务员小声地交谈着坐在包厢里的帅哥,王青直接把冯建宇绑回家的心都有了。

“我妈瞒着我请的。”冯建宇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回家了。”

“冯建宇!你把我当什么!”王青吼道。

“朋友。”冯建宇叹息,转身看着王青,“恋人的基础在于爱。所谓的征服欲和新鲜感,你就妄图我会爱上你?王青,你把爱情当什么?把我又当什么?”

“你确定你爱我?”

冯建宇发现王青一脸迷茫,握着自己手臂的力道变小,轻而易举挣脱,“我们就是朋友,也只会是朋友。”

——————————————————————————————

本来一回来就可以更新的,但是有了新的墙头,先把脑洞贡献给了墙头。然后又因为在出去玩的时候,摔了一跤,膝盖破皮,不能久坐。又因为查了成绩,考砸了,还要看别的地区的成绩,得等到817,所以心情有点不好,现在我缓过来啦!码字使我快乐!

 

 

 第四招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