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安玉/001002】来不及(一发完)

 @喜欢王炸 总算是把答应你的给写完了orz一万字什么的真的是非常令人绝望。说好不开车的,结果还是开车了!卡了我整整两天的肉,果然FLAG什么的都是用来打破的。

※HE!HE!HE!

※配合BGM来不及食用更佳

※超少年密码背景  私设众多 OOC会有

※001x002为主,夏常安x安玉为辅 四角恋 替身

※有虐!有虐!有虐!

※AI的肉凑合着看吧QAQ

※以上都接受着,希望你会喜欢下文。


一串串悦耳的音符如同泉水叮咚,清脆悦耳,时缓时急,犹如天籁之音,余音缭绕,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抚平内心的焦躁,洗去城市的喧嚣,重获平静。弹琴的正是白衣男子,阳光透过落地窗散落在他身上,整个人在发光,身后仿佛有一对隐形的翅膀,宛若仙子下凡,转眼间就会消失。

突然,有一个人伸出手重重地敲在琴键上,刺耳的噪音破坏了美感,白衣男子顺势收回了自己的手。

“没想到,你还有心情弹琴。”和白衣男子穿着差不多款式的衣服,他随手弹了几个刚刚那首曲子的一小段,似情人呢喃般,在耳边轻声说道。

“就是想弹琴了而已。”白衣男子看着白的可以反光的钢琴,面无表情说道,“倒是你,001怎么在这里?”

“那你呢?”001拿起在钢琴上的手机,“002,消息挺多啊。”

“还给我!”002试图抢回,001把手机举得更高。

“他倒还记得你,现在回来了,不去机场见见旧情人?”001嘴上说得刻薄,却带着温柔的笑容,看上去毫无公害。

“不喜欢笑就别笑。”002拿回自己的手机,的确都是夏常安发来的消息,“难道他就没有给你发消息吗?现在这是……在吃醋?”

“这不是邀请你和我一起去机场接人。”001的表情有一丝不自然,弯腰伸右手,左手背在身后,标准的华尔兹邀请礼。

002理都没有理001,转身离开,却被001挡住去路,“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都说了邀请你去机场接人。”001舔了舔嘴唇,邪气地勾起嘴角,往前凑,002偏过头去,“他可是最希望你幸福的那个,不想去秀一秀。”

“那你呢?”002猛然看着001,“不要因为你想要去见隋玉,就把这个想法强加在我身上!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们俩彼此彼此。”

“呵,那就是会去咯。”001收回撑在钢琴上的手,笑道,“衣服我都给你放在床上了,换好一起走吧。”

002推开001的手,没说去或者不去,但还是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001双手交叉抱臂,斜靠在钢琴上,这一台白色的钢琴是和隋玉家的一模一样,或者说,这个家就是夏常安和隋玉的翻版,没有什么不同。只可惜人不对,再怎么像也不对。

 

001和002戴着墨镜走进机场,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就身材而言,普通的白色印花衬衫穿在他们身上都很有质感,九分牛仔裤勾勒了长且直的腿,脚上一双普通的板鞋,露出的脚踝和跟腱更是增分不少。甚至有人想要上前搭讪,却看到两人十指相扣,说着悄悄话,一看就知十分恩爱,便打了退堂鼓。可真实情况并非众人想的那样。

十指相扣不过是因为001要搭着002的肩膀,002不愿,手就握在了一起,僵持到现在。悄悄话更是剑拔弩张,下一秒就要吵架。

“他们还没到,装给谁看?”002皮笑肉不笑道。

“我是怕你不适应。”001小声说道。

“不适应的人到底是谁?”002整了整001的衣服,“不管是你还是他,心里都只有隋玉一个人。只不过隋玉只喜欢夏常安,我们两个就是对方的替代品。”

“你!”001险些维持不住脸部表情。

“我说错了吗?”002就是喜欢看001在他面前破功的样子,顶着一张夏常安的脸,做着他标志性的动作,只会让002回想起夏常安透过他去看隋玉的眼神。那样的炽热,却带着悲伤。

“你没有,错的是我。”001低头,抵着002的额头,轻柔地说道。002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最容易气到自己,而他也能踩准002的爆点。

002还想挣扎,就听到隋玉的声音,“哎呀!这么久不见你们还是这么如胶似漆。”

夏常安摸了摸隋玉的头,“一下飞机就活蹦乱跳的,刚刚不还有点晕机吗?”

001敏感地发现002的身体一僵,可他没有开口嘲笑,他又何尝不是呢?

“你们飞过来也辛苦了,我们今天就在家里吃火锅,食材什么的都买好了。”002先于001说道。

001有些诧异,附和道,“我们上车再说吧。”

夏常安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隋玉,有说有笑。001本想帮隋玉拿行李的手停在半空中,被002勾住往前走,“开车去,发什么楞。”

“怎么感觉像开去我们家的方向?”隋玉惊讶道,“你们搬家了啊?”

“嗯,就在你们家的隔壁。”001呼吸一滞,手指不自在地摩挲着方向盘。不用回头看,就能知道002一定紧紧攥着安全带不放手。

“以后我们就可以做邻居了,真的是太好了!”隋玉高兴地凑到前面去,“我本来还和常安说,这次回来一定要把你们劝回来,住那么远都不能找你们玩了。”

“我们也觉得那里有点远,主要是进出不太方便,刚好这边有一栋房子要卖,我们就买下来了。”001说道。

002点头道,“欢迎随时来我们家玩。”

“这下开心了。”夏常安让隋玉靠在自己身上,“睡一会儿吧,还有一段路才到。”

隋玉听话地闭上眼睛,夏常安搂着他的腰,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001通过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情形,把车开得平缓。002状似无意地把手搭在001握方向盘的手,001反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仅靠一只手开车。夏常安时不时地看着前面两个人,松了一口气,低着头看着熟睡的隋玉,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开他的手。

 

“这是给你们准备的房间。我下楼去帮001准备火锅。”002说完,不等夏常安和隋玉回答逃也似地走开了。

隋玉没有察觉,蹦到了床上,“常安常安,这个床好软啊!”

夏常安只是记在心底,满心眼的都是隋玉,欺身压上,“过会儿火锅不要吃辣的。”

“啊,为什么?”隋玉问完就后悔了,“你个流氓!”

“好不好吗~”夏常安边说还用腿不断蹭着隋玉的下身。

“不好。”隋玉的脸涨得通红,虽然在外度蜜月整整一年,在床上多疯狂的事情都做过,依然还是会对夏常安的调戏不自觉脸红。

夏常安简直爱死隋玉这幅模样,只是在额头上轻轻一吻,算是让步,却把账都记在了晚上。

“我下去看看。”隋玉躲避着夏常安看着自己的眼神,能躲一时是一时,他可不想错过心心念念的火锅。

“楼下可是有两个人,你可别破坏了人家的好事。”夏常安侧躺在床上,右手撑着头,意有所指。

“我理行李总行了吧。”隋玉放下握着门把的手,转而去打开行李箱,把脏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又把干净的衣服挂在衣柜里,贴身衣物都丢在浴缸,准备过会儿自己洗。

“你越来越有贤妻良母的资质了。”夏常安就这么看着隋玉,忙前忙后,时不时地还要给他制造些麻烦。

“哎呀,明明当初说好什么活都不让我干的,现在呢。”隋玉摇摇头,“你说的每句话都不可信。”

“我为你承诺的每一件事都是可信的,包括我爱你。”夏常安回答得轻描淡写,语气里的坚定不容置疑。

“就会花言巧语。”隋玉嘟囔道,脸上不断放大的笑容却出卖了他的不在意。

“你说什么?”夏常安问道。

“身为客人不应该一直待在楼上,下楼吧。”隋玉一把将夏常安拽起来,却被夏常安借力拉到自己的怀里。

隋玉躺在夏常安身上,他久久都不说话,只听到心脏一下又一下有力的跳动声。

“你觉得001和002他们处得好吗?”

“这一年朝夕相处肯定是有进展的。”隋玉避重就轻回答道。

“我们……是不是做错了?”语气里难得带了一丝脆弱和不确定。

“已经来不及了。”隋玉平淡道。他已经花光为了这辈子所有的运气再次遇见夏常安,其他人都与他无关。

“是啊。”和这一声叹息消散在空中。

安静的房间忽然响起敲门声,隋玉站起来开门,正是001,“可以吃饭了。”衣衫不整的隋玉,随即看到躺在床上的夏常安,半闭眼眸,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样子。独自走开,好像就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002看到001一脸阴沉地走进厨房,坏笑道,“我说了吧,不要上楼。”

001握住002的手腕,“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那你就放开我。”002不懂明明大家都是AI,001的力气就是比自己的大。

脚步声越来越近,001俯下身,吻着002,不带一丝情欲。

“不好意思!打扰了。”隋玉立即跑到餐厅,有些坐立不安。

夏常安揪了一下隋玉通红的耳朵,“不过是看了接吻而已,你要是看到他们滚床单,是不是就要晕过去了!”

“夏常安!”隋玉气急败坏地喊道。

001端着火锅,002跟在他身后拿着一瓶气泡酒,都跟没事人一样走了出来。隋玉小心地看着002的嘴唇和脖子,突然反应过来AI身上是不会留下任何印记的。收回自己的视线,002正在倒酒,001就又拿出一个冰桶。刚好002倒完酒,放在冰桶里,两人配合默契。

“庆祝你们度完蜜月。”001举起手中的高脚杯,比琥珀还要淡的颜色,一颗颗气泡不断往上跑,冰冷的杯壁因火锅的热气,形成一层雾气,产生水滴,又如同流泪一般,留下一道道痕迹。

“cheers!”

“你们这次就一直待在国内了?”002夹起烫熟的五花肉放在001的碗里。

“是,玩了一年了,多亏001,要不然我们也不能玩这么久。”夏常安举起杯子冲着001,“谢谢你。”

“不客气,倒是你们快点回来工作,我可以和002一起旅游。”001抿了一口,偏甜微酸的口感,并不是他喜欢的。

“难怪让我们住你们家就是为了让我们早点去工作。”隋玉眯起双眼,像只狡黠的狐狸。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002急忙说道。

“知道的。”隋玉看到002的反应,像占了什么大便宜,“你们两个每天认真上班,是该好好地放假休息休息。”

“已经和父亲说过了,我们下周就会出去旅游。”001羞涩地笑道,“本来是想给002一个惊喜的。”

002讶异地看着001,不说话,紧张地喝着酒。

“别顾着说话,多吃点。”夏常安捞起锅中的丸子和肉,放在隋玉的碗里。

隋玉直接放在嘴里,一下子被烫到了,含泪咽了下去。

001想要去拿冰块,却被002摁住,喂了一块牛蛙,“好吃吗?”

“好吃。”

“喝点酒。”夏常安立马端着酒杯让隋玉喝下去,“现在还好一点吗?”

隋玉点点头。

“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吃东西前吹一吹。”夏常安把每样东西都吹凉了,再递到隋玉的嘴边。

“这不是有你吗。”隋玉满足地说道。

“还喝吗?”002又拿出了一瓶新的气泡酒。

001一口喝完了所有的酒,把空酒杯递给了002,两人自饮自酌,吃着火锅,喝着酒,努力地忽视对面的人。

 

“今天实在是吃得太饱了!”隋玉已经有了醉意,靠在夏常安身上。

“玉玉?”夏常安推了推隋玉,发现已经睡着了,“不好意思,我先把他抱上去。”

“不要紧。都是一家人。”001边收拾着桌子边说道。

“碗都洗完了。”002冷漠地从001身边走过,上了楼。

001什么都没说,一个人沉默地打扫。若是放在平时,002连句话都不会说。等他上楼的时候,002躺在床上,支起一只脚,放着一本书。001拿起一旁的水杯,往楼下走。

“帮我也倒一杯。”002说道,眼睛仍然在书上。

001拿着杯子,鬼使神差地走到夏常安隋玉的房间,门留了一道缝,传出甜腻的叫声。毫无疑问是隋玉的声音。不知出于什么目的,001就站在门口,和夏常安对上了视线。001慌忙逃离,上了楼,才想起自己明明是下楼倒水的。


链接

 

001和002都是AI,陪伴型机器人,原本的主人是隋玉和夏常安。

因为一场车祸,阴阳两隔。

隋玉接到电话的时候,一脸不可置信,只觉得是诈骗电话,他明明亲眼看见夏常安回家,怎么会出车祸了?隋玉连忙赶到医院,只看到被白布遮盖的夏常安。那一瞬间,隋玉没哭,从心底他不接受这个答案,也没有歇斯底里,冷静地问道,“你确定这是夏常安?”

“是的。”医生看惯这种生死相别,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面上冷酷,眼底的希望因为自己这句话消散了。

夏常安没有别的亲人,父亲夏煦隋玉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据说早就死了,母亲袁何晴飞机失事香消玉殒,只留下了一幢别墅、一个保姆以及一大笔遗产。即便有着保险金作为遮掩,但隋玉知道这笔钱比应有的数目大上许多。如今只有隋玉可以处理夏常安的后事,作为伴侣。

签字的时候他没哭,在火葬场的时候他没哭,捧着骨灰盒的时候他没哭,别人提到夏常安的时候他没哭。

直到有一天,门铃声响了,隋玉脱口而出,“常安,帮我去开一下门。”

那个时候,隋玉哭了,夏常安是真的不在了,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了,只留他一个人。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过去没有对夏常安再好一点,不应该吵架,听夏常安的话。可是如今连唠叨他的都没有了。隋玉的体重开始急速下降,本就吃不胖的体制,变得更加瘦,下巴特别尖,脖子上的青筋十分明显。

面对父母隋涵光和许仪,身边朋友的时候,隋玉一副已经走出来的样子,能吃能喝,蹦蹦跳跳。众人只当没事,却没想到隋玉自杀了。

未遂。

许仪还是放心不下隋玉,就决定来看看他,却发现隋玉把一整瓶安眠药都吃了下去,连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及时地洗胃,才挽救一命。

“病人明显的营养不良,贫血还有睡眠不足,不能因为年纪轻就随意糟蹋身体。”医生说道。

“我们会好好照看他的。”许仪一听更是揪心。

隋玉已经醒过来,盯着天花板,看着吊针的手,苦笑道,“常安,还是没能见到你。”

“玉玉!妈妈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常安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吗?”许仪顾忌到隋玉的身体,努力克制自己的火气。

“常安他就不应该丢下我!他怎么舍得留我一个人!”隋玉抓着床单,手上的针头已经出血,“为什么每天晚上连做梦都不来看看我呢!我会不会把常安忘记?我不要!”

“护士!”许仪见状,连忙安抚道,“常安怎么舍得不来看你。一定是因为你不按时吃饭不按时睡觉。”

“对,我应该吃饭已经睡觉,常安在等着我。”隋玉一下子平静了下来,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好似真的睡着了。

许仪无力地靠在隋涵光的身上,“这该怎么办啊!”

“我会想办法的。”隋涵光拍了拍许仪的肩膀。

等隋玉出了院,隋涵光给了他一个惊喜,那就是001,和夏常安长得一模一样的AI。

“这不是夏常安。”隋涵光知道隋玉有多么的痛苦,001只是为了让隋玉走出来,残忍地告诉这个事实,“他是001,我研发的陪伴型机器人。但是他永远都不会是夏常安。”

“我知道。”隋玉重展笑颜,“001!”

隋涵光不知道隋玉有没有听进去,最起码现在他高兴就足够了。

001就是个AI,即便有了夏常安的记忆,也不能回应隋玉的情感。隋玉并不在意,他早就知道夏常安不会回来了,也没有人可以替代夏常安。可在这个过程,001有了自己的意识,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那些记忆的影响,他好像爱上隋玉了。

然而,夏常安出现了。

不是死而复生,而是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他失忆了。

隋玉捧着一袋面包走在路上,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001,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在车里等我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001。倒是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这个人给夏常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说不上来的滋味。

“常安,怎么了?”002站在夏常安身边,“你是?”

隋玉吃惊地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面容的人,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001的声音,“我等了你好久都没来,我就来找你了,他们是?”

001拿过隋玉手上的袋子,才看清对面是谁,“夏常安!”

“你认识我?”夏常安十分迷茫,现在就像照镜子一样,只有衣服不同。

“居然还活着……”001紧张地看着身旁的隋玉。

“活着就好。”隋玉笑道,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你好,我是隋玉。”

“我是夏常安。”夏常安握住了他的手,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

隋玉松开了他的手,“001我们走吧。”

001有些摸不透隋玉的想法,发现他闭目养神,没有把话问出口。

后来大家才明白,原来夏常安是RE公司的接班人,他的爷爷夏阳是RE的掌权人。夏煦就是不满夏阳管着他的一切,包括恋人,就离开了RE,隐姓埋名过日子,来到了这里。遇上了袁何晴,有了夏常安。

最终夏阳还是找到了夏煦带出国,把袁何晴和夏常安扔在了这里,他已经给夏煦安排好了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夏煦不愿意,以死相逼,才让夏阳松了口,没有未婚妻,可还是有许多莺莺燕燕送上他的床。夏阳一个都没碰,顽强抗争,以为终有一天可以再次见到袁何晴和夏常安,却得知了袁何晴的死讯,便自杀了。

夏阳不得已之下就想起了夏常安,制造了一场车祸的假象,把人带走了。为了防止夏煦的情况再次发生,他就派人把夏常安的记忆抹去,安排了一个AI在他身边。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夏常安都不曾记起,夏煦这就放心了。可惜弄巧成拙,夏常安为了002这个AI拒绝了所有女性的告白。就在夏煦想要毁掉002的时候,夏常安遇见了隋玉。

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任何东西分开夏常安和隋玉。

这份爱早已缠绵入骨,如同一粒种子,用心头血灌溉,凝聚出艳丽的花。

001看到002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两个很像,不是说外表,也不是说都是AI,而是怀揣着相同的心,爱上了一个不应该爱的人。

 

002被折腾得睡了过去,001随意地披了件白衬衫,站在窗台前,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拿着一黑一白的水杯下了楼。刚好碰到了也在厨房的夏常安,“你在干什么?”

“煮醒酒汤。”夏常安看着锅中沸腾的热水,涌出的一个个气泡,“你和002怎么样?”

“我们挺好。”001靠着料理台,手里捧着白色的杯子。

“我一直担心你们两个会处得不好,毕竟本来是想把你们销毁的。”夏常安说道。

001沉默片刻,“不会。”

“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像是不好。”即便AI身上不会留下印记,但是001的状态足以让夏常安明白刚刚001和002发生了什么,“既然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就要好好对002。”

“不用你担心。”001心中莫名有些烦躁。

“人是要靠自己把握住的。这个世界的确只有你和002两个同类。可是谁知道你还是002会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夏常安觉得好笑,即使有了情感的AI还是这么的迟钝,“不要像我和玉玉,错过了再想起珍惜。不是所有事情都来得及弥补的。”

“我上楼了,你们也早点休息。”001拿起杯子,不想再和夏常安说话。

夏常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明明那么像,其实还是两个人。

 

“玉玉。”夏常安轻轻地推了推隋玉。

“我还要睡!”隋玉想翻身,结果一下子给痛醒了,“都怪你。”

“是是是,都怪我。先吃一点再睡吧。”夏常安把熬得快和水没什么区别的让隋玉咽下。

“楼下怎么了?”隋玉听得不确切,似是吵架。

“没什么事。刚刚去餐厅的时候看001和002还好好的,你不是困吗?再睡一会儿吧。”夏常安敷衍道。

隋玉的确有点累,再一次睡了过去。

夏常安无意加入001和002的争吵,他和隋玉本就不应该再掺和其中。从他们拒绝被销毁的那一天,就是自由的,端看这二人如何抉择。

 

“你自己不高兴,冲我发什么火!”002不满地看着001,自从昨晚之后,001就一直不太对劲,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离夏常安远一点。”001说道。

“我只是帮他拿个杯子!”002不满道,“你怎么了?”

“没事。”001眨了眨眼睛,想到夏常安的话,无力感袭上心头。

“你到底怎么了?”002一把抓住要走的001,“你有话就说,板着一张脸给谁看。”

“这家里除了我和你还有谁?”001轻而易举地抽出手。

002愣在原地,他想他是知道001话中的含义,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之所以他们能和平相处,就是因为隋玉和夏常安。一旦没了他们作为联系带,002就不知道还能和001成为什么关系。

连床都上的朋友?

还是说爱人?

002想到这儿只觉得可笑,就如同无名指的戒指,毫无意义。

 

“我能找隋玉谈谈吗?”001对着夏常安问道。

“可以。”夏常安挑了挑眉,让001进来。

“能请你去找002聊一下吗?”001又问道。

夏常安看到隋玉给他使眼色,还是能帮则帮,拍了拍001的肩,“我们只是外因,你们是内因,事情的成败靠的是内因。”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为什么爱夏常安而不是我。”

“啊?”

“我有着和夏常安一样的外貌,性格几乎没差,除了我是AI,为什么你会选择夏常安?”

“就算再这么像,你也是001,而常安是常安。在我眼里看来,你跟他一点也不像。”隋玉露出怀念的神色,“你的确对我很好,掌握分寸,从不惹我生气。可是常安不一样,他很霸道,骨子里的占有欲,是外表怎么也遮掩不掉的。我们有时候吵架只是因为我不听他的话多吃了一块糖。”

“那……”

“你看,我可以精准地讲出你的优点,但是常安不行,因为全部记在了心里。”

001紧皱眉头,他不懂。

“情啊,爱啊,如人饮水,你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知道什么是好的。你应该没有仔细观察002,其实他也和我完全不一样,而你们可以在一起待上超过一整年,也许有我和常安的因素。可你扪心自问一下,你真的无时不刻都是透过002看我的吗?”

001嘴唇抿成一条线,想到昨晚的事情,无力反驳。

“作为一个AI,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呢。”

另一边的002感到奇怪,夏常安不陪着隋玉,坐在他旁边做什么。

“001在和玉玉聊天,我就下来了。”夏常安刻意隐藏了一半的真实消息。

“哦。”002不自觉地攥紧手中的抱枕,变得有几分扭曲。

“毕竟我们也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坦白地告诉我,你爱上001了?”夏常安问道。

“不知道。”002不知道怎么去描绘这种感觉。

“在我们人类看来,和一个同性上床,一般都是爱的表现。当然不排斥床伴炮友的情况,就算有,也不会像你们两个在一幢房子里,戴着对戒,像个夫妻一样生活。”

“我上楼休息了。”

“AI不需要休息,现在连我的问题都要逃避了吗?”

002只好又坐了回去。

“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你们这样的AI,所以有些有恃无恐,觉得对方一定会属于自己。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被销毁,或者RE再研发出第三个,甚至是001喜欢上另外一个人类呢?”

“不可能。”002果决地反驳,001只可能喜欢隋玉。

夏常安在心底叹了口气,“不要被玉玉的记忆所束缚,都已经生了心智,就得用心去思考。”

001摸着被夏常安戳的地方,作为一个AI,这里是没有所谓的心脏,怎么去思考?

夏常安不多说,只怕适得其反,“你好好想想吧。”

 

“早知道我们两家住得那么近,就不打扰你们了。”隋玉踮起脚点了一下001的额头,001躲闪不及,下意识地去看站在左边的002,“要好好相处!”

“反正就住隔壁,有事情来找我们好了。”夏常安握住隋玉不安分的手,隐晦地捏了几下。

隋玉乖巧地笑着,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点醋也吃?”

“那我现在就回去找002。”夏常安作势就要往回走。

隋玉连忙缠上夏常安的手臂,“我错了我错了我吃醋。”

夏常安冷哼了一声,眼里的笑意怎么也遮盖不住。

明明他们已经走远,001和002仍然站在门口,不知所措。001手扶门框,左脚往后挪了一步,想要说些什么,002回到房间,把书遗忘在客厅的茶几上。平衡被夏常安和隋玉无情地打破了,找不回适合的相处方式,像一头迷路的羔羊不知是在原地等还是应该追上去。

碍于夏常安和隋玉,001和002少不了接触,尴尬地站在一起,衣袖却互相碰触。本就不需要睡眠的AI,依然背对着对方躺在床上。现在,001和002更是毫无交流。相处在同一个空间下,001无心看着手中的平板,一不留神视线就会落在闭眼晒太阳的002,而在001低头的时候,并不会发现002包含着种种复杂情绪的眼神。

视线里只有你一个人。

 

一周后,001和002被放了假,强制性出去旅游。隋玉特地准备了一份给新婚夫夫的路线,不过并没有告诉001和002。这算是001和002第一次出门是漫无目的,行走在不同的地方,接触当地的人、事、物。

离开了那个房子,身上无形的枷锁不再,两人的关系也有所缓和。说说笑笑,走走停停,互相陪伴。看过五光十色的夜景,翻越巨山,观赏奇形怪石,踩在绵软的沙,感受冰冷的海水,犹如咸鸭蛋的日出,玫瑰色的日落。

世间美景似乎已经看遍,仍不愿停下,理应还有一个向往的地方,这场旅游只能以遗憾落幕。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起点。好像什么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你要带我去哪儿?”002问道。

“跟我走就知道了。”001拉起002的手,推他进入副驾驶座。

002看着刚刚被001握的右手,感觉有些陌生,没有半分留恋。这才发现001的左手光洁如初,没有了戒指。

“我去停车,你先进去,路上有标识。”001说道。

002下了车,本来昏暗的道路,他每踩一步,就亮起一盏灯。

五步之后,002发现这是个岔口,而左边的那条路上放了一枝桔梗。

接下来只要走几步路,就会有一种花,紫色蔷薇、风信子、红色三色堇,薰衣草和天堂鸟002全部都捡起来抱在怀里。

而最后的一束花,就在001的手里,香槟玫瑰和黄色玫瑰参杂在一起,。

002深呼吸一口气,走到001的面前,“这边什么也没有……”

“选择权在你。”

“你明知道我不喜欢黄色。”002无奈地把黄色玫瑰挑出来,却发现香槟玫瑰上的戒指,“这?”

“收下我的花就是我的人了。”001把002无名指上的戒指拿了下来,穿在一根项链上,戴上了新的戒指,“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们的思维比常人快,再难得问题也可以在十秒内解答,为什么没有想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后来我明白了,这是用心才能回答的问题。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002抽出自己的手,仔细打量这枚新戒指,“看他这么好看的份上,勉勉强强答应了。”踮起脚尖,张开双臂抱住001。

001紧紧抱着002,指关节发白。所幸一切都还来得及,找到这世间属于他的珍宝。

 

在回去的路上,002突然问道,“万一我把香槟玫瑰挑出来怎么办?”

“可是你已经拿着风信子了。”001笑道,“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

“你耍赖!”002斥责道,“这主意谁教你的?”

“我自己想出来的。”001不自在地挠了挠头发,其实是夏常安帮忙出的主意。

002怀疑地看着001。

001趁着红灯,捏着002的下巴,吻住他的唇,轻柔地撬开贝齿,缠住他的舌头,交换着津液,汲取对方嘴里的空气。绿灯亮起的时候,001才轻轻地用舌头描绘了002的唇形。

002低头细嗅花香,遮掩自己发烫的脸。

 

 

 

桔梗-无望的爱

紫色蔷薇-禁锢的幸福 美丽而执着 悲怆

风信子-重生的爱——忘记过去的悲伤,开始崭新的爱

红色三色堇-思虑,思恋

薰衣草-等待爱情

天堂鸟-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

香槟玫瑰-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梦幻的感觉;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

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黄色玫瑰-分手

——————————————————————————————

看超少年密码的时候,就有种三角恋的感觉。于是嫌不够乱的我,开了四角恋双替身。最一开始的脑洞是偏执和来不及合在一起的,但是写着写着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已经忘记了QAQ,结局确定就是BE 因为身为正常人的隋玉受不了夏常安的偏执,才有了001的出现,而夏常安为了控制,就会有002。

而偏执当中,因为夏常安把自己偏执的一面暴露在002面前,隋玉永远都不会知道,而002也不会爱上夏常安。隋玉的人格分裂是觉得对不起002,而那个屋子的存在提醒了他002跟他讲的最后一句话,打开了那个房间感到害怕。002人格的觉醒是隋玉的一种逃避。至于新家最后的布置,是隋玉对夏常安的一种接受,不在意他的偏执。

这篇来不及,是说这四个人不断的错过。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对的时间遇上错误的人。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夏常安再次遇见隋玉,而001和002也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

最后一段要结合花语来看,桔梗是指001对隋玉的感情,也是指002对夏常安。紫色蔷薇指的是001和002刚刚住在一起,仍然把隋玉和夏常安放在心底,却不是幸福的。风信子是指001放下了对隋玉的爱,而是想要和002重新开始。红色三色堇是指001在和隋玉聊完之后,对于002的感情。薰衣草和天堂鸟要放在一起看是指001正在等待002,天堂鸟的话语就是001向对002的告白。001说的选择权在你,就是让002答应或者拒绝他。而002把黄色玫瑰挑出来,就是他不分手,想和002在一起。

不要问为什么他们记得住这么多花语,他们可是AI啊!脑中有度娘,一搜即知。

评论 ( 4 )
热度 ( 37 )
  1. 🦄连凝 转载了此文字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