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安玉】偏执(一发完)

被 @喜欢王炸 安利的超少年密码,出现的脑洞。本来这个设定,感觉到最后一定会是BE,被 @喜欢王炸 再三要求HE,于是把他拆成两个。如果明天出来的alevel results是个好的,我就更另外一个,如果不是好的,那我也些,但是就BE

※夏常安x隋玉

※超少年密码背景 私设众多

※开放性结局偏HE 虽然我认为这就是一HE

※应该不虐……吧

※以上都OK 请往下看吧!希望你能喜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纱斜射进房间,不留一寸阴霾。夏常安依然在睡梦中,闭着眼睛下意识地避开光源。翻了个身,左手迷迷糊糊地摸索着,突然睁开双眼,旁边空荡一片。

夏常安这才挣扎着起床,果不其然,要找人的就在他的面前,双手环住腰,埋在肩窝处,细嗅和自己身上一样沐浴露的柠檬草香味,“隋玉,你怎么不把我叫醒?”

隋玉早就透过面前的镜子看到向自己走来的夏常安,对于他的举动似是习以为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隋玉吗?”

“是啊。”夏常安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他们笑道,“做噩梦了。”

隋玉一把扯开自己的T恤,“那这是怎么回事?”

入目,是平滑光洁的皮肤,夏常安轻轻地吻在了锁骨下方,留下一块浅粉色的印记,再整了整隋玉的衣服,“如果想要按时吃早饭的话,还是不要给我这么大的刺激。”

“夏常安!”隋玉喊道。

夏常安早就看到了隋玉放在一边的手机,放下刚挤好牙膏的牙刷,一把握住隋玉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在刚刚印记的地方,用舌头不断打转,又或是唇瓣吮吸,恋恋不舍离开之时,用力地咬了下去。隋玉忍不住皱眉,想要挣脱,力气不敌夏常安,只得作罢。

“不要胡思乱想。”夏常安抹掉了嘴边的鲜血,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隋玉的头。

这个样子的夏常安添了几分妖艳,隋玉不去看他,而是用手摸了摸那个伤痕,的确是血,那么在记忆里出现的蓝色印记是怎么回事?

“我去给你做早饭。”夏常安看着呆站在原地的隋玉,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你还记得我当年给你的承诺吗?”

“我爱你,只因你是隋玉。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你爱我,只因我是隋玉。我生你生,我死你死。”

隋玉脱口而出,脑袋一阵疼痛,他怎么感觉一片空白,仿佛拥有的是别人的记忆。

夏常安抱紧隋玉,下巴抵着他的头,“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大概是没睡好吧。”说完,一把抱起隋玉,让他平躺在床上。

隋玉闭着眼睛,紧皱眉头,他的脑海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时时刻刻都带着温柔的笑容,难怪夏常安会喜欢他?隋玉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嗯?

我不是隋玉吗?

我是谁?

002

那又是谁?

隋玉猛烈地咳嗽,身体超出负荷,他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夏常安去而复返,“玉玉,喝点水吧。过会儿,我带你去复诊。”

隋玉靠在夏常安身上,慢慢地咽下,“复诊?”

“对啊。三年前你出了车祸,虽然现在好好的,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暗伤,每年我们都要去复诊的。”夏常安说道,“你先休息,我打电话给张立群。”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去吧。”隋玉垂下眼帘。

“真的没事吗?”夏常安担忧地看着隋玉。

“我没事。”

夏常安看隋玉一再坚持,只得同意,“那早饭总得吃吧。吃完我们再走吧。”

隋玉轻微地点点头,闭上了双眼。

 

张立群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口袋,接到夏常安的电话,就等在门口了,“隋玉,好久不见。”

“张立群,你好。”隋玉面无表情道。

张立群一愣,快速地看了夏常安一眼,“李护士,把他带去10号诊所。”

“玉玉,我在外面等你。”夏常安道。

“知道了。”隋玉跟着护士往前走。

“你跟我过来。”张立群脸上的笑容一收,颇有敌意地看着夏常安。

夏常安依旧带着笑容,并没有因为张立群的表现而影响,熟门熟路地走到他的办公室,坐在他的对面,“今天玉玉问我他是谁?我猜002的人格被唤醒了。”

张立群皱眉道,“去年这种情况明显得到了控制,照理来说不会再复发。你不要告诉我你舍不得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每一样东西都是玉玉的,我为什么要丢。”夏常安摊手道。

“你疯了!当初我就不应该……”张立群还未说完,就感受到来自夏常安冰冷的视线。

“如果没有你,当年就不会发生,玉玉也不会人格分裂!”夏常安的脸上突然浮现了扭曲的笑容,“我疯?我只是爱他太深了。”

张立群无比怀念隋玉的存在,夏常安这个疯子,只有隋玉可以拯救他,深呼吸道,“现在看来就算那个房间处理掉也没有用了,我建议你搬家,换一个新的环境。同时,每周都要到我这里,我会进行催眠疗法。”

夏常安心里有些挣扎,还是不甘愿地同意了。

“因为车祸导致的PTSD,再演变成现在这样。一旦002觉醒,你的隋玉可就再也不是隋玉了。”张立群看出夏常安的犹豫,警告道。

“我知道了,就麻烦你了,立群。”夏常安站起来,伸出自己手,脸带笑容。

张立群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正常了,“隋玉既然是我哥们,我一定会让他痊愈的。你就在这等着吧。”

夏常安坐回了原位,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撑着头。看似随性的动作,张立群知道都是夏常安算好的最佳角度。不就是靠着这幅皮囊,把隋玉追到手的。

 

张立群放在门把的手一顿,他突然想到那次撞破夏常安的秘密。被隋玉拉着一起去夏常安的家里做客,张立群到的时候,隋玉已经在他的房间了。

“右手边第二间,玉玉在等你呢。”夏常安背对着张立群,正在专心鲜榨橙汁。

“好的。”张立群没由来地一慌,把左右弄反了,结果推开门一看,正是铺天盖地的照片和躺在床上的“隋玉”,也就是002。

“你怎么在这里?房间在你的后面。”夏常安平淡地说道。

“我不小心走错了。”张立群离开那个房间,快步走过夏常安的旁边。

夏常安用手抵着墙,张立群根本走不过去,“这件事情希望你保密。”

“明白。”张立群连连点头,夏常安身上散发的气场就差让他跪在地上了。

等到下一次再去的时候,那个房间依旧神秘消失了。即便张立群想把真相告诉隋玉,也毫无证据可言,便一直把这个秘密保存在心里直到如今。

“隋玉,有没有等很久?”张立群把自己的白大褂脱掉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卷起自己的袖子,拉着椅子坐在隋玉旁边。

“没有,只是晚到了三分钟二十秒。”隋玉说道。

张立群知道自己的办公室并没有时钟,而隋玉也没有手表,他怎么知道时间的,看他的神情也不似作假。“我们坐在沙发上,就随便聊聊。”

“夏常安说把我带来复诊,到底是来看什么的?”隋玉问道。

张立群把自己的手放在沙发上,努力营造出一种随意地气氛,“是这样的。因为车祸给你留下了阴影,所以要给你做心理疏导。”

隋玉闭上双眼,开始回忆,的确有车祸,但是为什么旁边还有一个人站着,和自己一模一样。“我到底是谁?002又是谁?”

“你是隋玉啊。怎么会想到问这个问题?”张立群暗道还好。

隋玉沉默。

“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告诉我。我们本来就是同学,而且还是你这些来的心理医生,你完全可以信任我。”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有两个我,他说他是隋玉,说我是替代品。”隋玉觉得头很痛,双手抱头,“还有……还有夏常安抱着他……”

张立群立马制止了隋玉,“想不起来就算了。夏常安最爱的人就是你了,怎么会有什么替代品。大学四年你们两个如胶似漆,即便毕业了,两个人还是十分恩爱,羡煞我们所有人。连七年之痒都熬过去了,怎么现在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隋玉有些困惑,又似乎事情的确是这样的。

“你还记得夏常安给你求婚的那天吗?”张立群一点一点试探着隋玉的记忆。

隋玉缓缓地点了点头,“蓝天白云,有你,还有飞机在天空。”

“对。夏常安派人在飞机拉出I,爱心,U,SY的字样,然后从天而降,当着整个公园的人,单膝下跪。你当时笑得可灿烂了!”张立群不得不说,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越是不想要让隋玉知道真相,把002的存在隐瞒了下来。

隋玉微微勾起嘴角。

 

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张立群骗他出门,说要一起打篮球。刚巧夏常安早上出门说公司里有事,隋玉便答应了。走着走着才发现不是去篮球场的方向,在追问下,张立群推脱说,要去另外一个篮球场。隋玉不疑有他,继续往前走,时不时低头和夏常安发消息。

突然,张立群拉了拉自己的衣袖,示意他抬头看。阳光有些刺眼,万里无云,一望无垠的蓝天。隋玉还不知道为什么要抬头的时候,下一秒,一架飞机就出现了,是蓝绿色的烟,更加显眼。隋玉感觉到自己的手机一震,是来自夏常安的消息,“看到那架飞机了吗?不要眨眼!”

就这几秒钟的功夫,天空中依旧有了I,爱心,U的字样,隋玉的心一紧,果然最后两个字是SY,他名字的缩写。公园里的人都在感叹,也有羡慕的。

飞机上突然有一人跳了下来,背着降落伞,缓缓地停在了隋玉的面前。

“惊喜!”

消息还没收到的那一刻,隋玉就知道那个人是夏常安,想要冲上去抱住他的时候,夏常安就这么看着他,跪了下来,“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如此疯狂,从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就是那个对的人。我爱你,只因你是隋玉。你生我生,你死我死。”举起戒指,“那么,隋玉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

“答应他!”张立群马上反应过来喊道。

“答应他!”

“答应他!”

慢慢的,整个公园都起哄道,衷心祝福这一对。

“我不愿意。”隋玉故意停顿,夏常安依旧跪在地上。

“也不可能啊。”隋玉又道,夏常安就知道,给他戴上戒指,分毫不差。

 

张立群看到隋玉陷入沉思,并没有打断他。心病还须心药医。若是能自己想明白是最好不过。002早就被毁灭,只是隋玉不肯忘记,觉得抱歉,让002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说来说去,最不好的还是夏常安。若不是他造出了002,现在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不过若是没有002,只怕现在不是夏常安疯了,就是隋玉疯了。

隋玉睁开眼睛,转着手上的戒指,“是不是之后我就出车祸了?”

“是啊。也怪夏常安不好,偏要你去接他,结果就被车撞了。”张立群小心地措辞。

那场车祸的真相就是夏常安要把002送去销毁,结果碰到了正要去找他的隋玉。如果不是张立群随口提了一句,“你不去接他下班?”让隋玉心血来潮去找夏常安,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据说隋玉还和002有过交流,说着说着,隋玉就跑了出去。迎面碰到了一辆急速飞过的汽车,隋玉躲闪不及,然而最后倒在路上的人却是002,隋玉只是轻伤。

隋玉刚醒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关于002的记忆,更不要说有第二人格的倾向,只有对于车祸造成的心理阴影,不敢出门,感觉自己深受重伤。所幸在夏常安的陪伴下,隋玉的病慢慢养好。就在前年,隋玉意外地发现了夏常安的那个房间。自那之后,隋玉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谁,有时候他是隋玉,有时候他是002,大多时候就如同现在这个样子,处于迷茫的状态。好不容易在去年,把病情都控制稳定,结果突然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夏常安不知道,张立群更加不会知道,唯一知道的只有隋玉,可又不能问。

“是吗?”隋玉有些不确定。

“是啊。”张立群点头道,“你要记得你是隋玉,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提到什么002,你肯定是隋玉!”

隋玉看着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一如从前,大大的笑容,温暖人心,“谢谢你,立群。”

张立群暂时放心了,打开门,夏常安立马站了起来,“回去让隋玉好好休息。之前的药也不要吃了。隋玉心里应该有个结,不知道是什么,可以下次催眠疗法试试看。有任何的变化都要及时告诉我。”

“知道了。玉玉呢?”

“在里面。”张立群提醒道,“我今天只是把隋玉当成一个普通心理有障碍的人,没说他有别的什么心理疾病。”

夏常安什么也没说,就走进去了,“玉玉。”

“常安!”隋玉转过身来,一把抱住夏常安。

夏常安紧紧地搂住隋玉,“怎么样?”

“和立群聊得挺好的。”隋玉仰着头说道。

“那就好。立群让你回去好好睡一觉,省的你胡思乱想。”夏常安轻敲了一下隋玉的额头。

隋玉也不躲,略带傻气地笑着。

张立群看着夏常安和隋玉结伴而行的背影,不知是好是坏,而他亦是帮凶。

一个偏执狂,一个人格分裂。

爱情这东西,真是不懂。

 

夏常安走到厨房,打开橱柜,拿出一瓶药,细细磨碎成粉末状,倒入其中,“把橙汁喝了,就上楼睡觉吧。”

“好。”隋玉捧着玻璃杯,一直看着夏常安。

“走了走了。”夏常安确定隋玉喝完了一整杯橙汁之后,就催着隋玉去睡觉。

隋玉本来不是很困,打算躺在床上,偷偷摸摸玩手机。结果一躺在床上,困意袭来,接二连三地打哈欠。

“玉玉?”夏常安试图叫了隋玉几声,都没有反应,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冷漠地走出了房间,径直地走向左手边的墙壁,摁倒了墙上的路灯,墙悄无声息地往有移动,是一扇门。

夏常安打开了门,墙上贴满了隋玉个人照和他们两个人的合照。仔细看,会发现有一些照片是经过合成。然而除了这些照片,就和刚才的主卧是一样的摆设。另外一个不同就是床上有四个镣铐,不管怎么挣扎都不会逃脱。

张立群说夏常安疯了,他早就疯了。其实夏常安遇到隋玉是初中的时候,他们不同校,因为一场校外活动,夏常安认识了隋玉。那个时候的隋玉已经是大发光彩,可以说的上是校内名人。而夏常安刚经历了母亲去世,父亲不管不顾,自暴自弃。

隋玉一个人拖着比他人大好几倍的麻袋,夏常安本来是不想管的,但是路过的老师看到了之后,就让他去帮忙。

“给我吧。”夏常安说道。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隋玉连忙拒绝道。

“我说了,给我。”夏常安一把拿过隋玉手上的袋子,十分轻松地背在身上。

“谢谢你!”夏常安比隋玉高了半个头,步伐迈得也大,隋玉得小跑才能跟上他,“前面就是了。”

夏常安把东西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正准备往外走,却被隋玉拉住,“我请你吃冰淇淋。”

“啊?不用了。”夏常安本能地拒绝。

隋玉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夏常安只能点头。

“给你。”隋玉拿出一只巧克力味的冰淇淋递给了夏常安。

夏常安有些莫名,看隋玉吃得津津有味,还是拆了包装,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隋玉,快过来!”

“来了!”隋玉挥着手,“我先走了,下次再见。”

夏常安握紧了手中的冰淇淋,轻声说道,“下……次再见。”

从那之后,夏常安开始留意隋玉的一举一动,但他又不敢主动找上隋玉。他就偷偷摸摸地跟踪隋玉,想法设法地知道关于他的一切,嫉妒着他身边的所有人。

两人初中都毕业了,夏常安还是没敢和隋玉见上一面。总算两人考上了同一所高中,虽然不同班,夏常安已经为此欢喜雀跃许久。不过隋玉并不记得他,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夏常安再一次打退堂鼓。

于是,借着父亲的职务之便,夏常安居然真的创造了002出来。看着和隋玉一模一样的脸,第一反应就是把他藏起来。最后,这栋房子里夏常安开辟出了一个独立的房间,里面全部都是和隋玉有关的东西,甚至还有隋玉随手扔掉的情书也被夏常安好好地保存在这个房间里。

夏常安抱着002,不断地发出冷笑,类似野兽受伤的呜咽声,他知道如果自己得不到隋玉,说不定就会把他囚禁在这个房间里,就如同002。

父亲知道自己不能常伴夏常安身边,所以002被设计成一个陪伴型机器人。在朝夕相处下,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识。夏常安表面上是一个乖小孩,认真读书,知进退,乐于助人,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人。可他心底里的暴虐都因隋玉而起,再全部发泄在002身上。因为是个仿真机器人,身体上不会有任何的伤痕,或者说正是因为机器人,否则早就被弄死了。

“隋玉,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我不够好?”

“隋玉,今天又没有来学校上课,身体是不是还没好?”

“隋玉,总是和那个女生走得很近,为什么不看看我?”

002会说话,但是他从来不说话,因为夏常安说声音没有隋玉好听,就禁止他说话,意外地学会了腹诽,不断地和人类无限靠近。可这又有什么用,他是走不出这个屋子的。

夏常安找002的次数越来越少,他知道一定是因为那个真正的隋玉陪在夏常安身边,他就不被需要了。说不上一种依赖,他又不是斯德哥尔摩,只是最后的下场就是被销毁,有点不甘心罢了。

第一次如同一个正常人走在大街上,却是因为要被送去公司被销毁。002毫无怨言,本身就是个机器人,哪里来的情感,却看到了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便是隋玉吧。突然,有种想要和他说话的冲动。

“请问,你是隋玉吗?”

“你是?”隋玉有些讶异。

“我是002,是你的替代品。”

“我的……替代品?”隋玉指着自己,瞠目结舌。

“是的,我被发明出来是因为夏常安想要得到你。”

“得到我?”隋玉越来越听不懂,还以为对方是在说笑。

“我马上就要被销毁了。祝你和夏常安可以永远在一起。”

“今天不是愚人节啊……”隋玉依旧不相信。

“我的确是AI,”002抬起右手,“这是我的芯片。”

隋玉难以置信,“为什么要把你创造出来?”

“你可以去那个房间看一眼,在二楼拐角处,记得摁下墙上的灯。希望你可以毁掉它。”

隋玉立即跑了出去,他相信夏常安不是这样人,但002的话听上去并不像是谎言,只有靠自己亲眼去看才能一辨真伪。

一片混乱的隋玉并没有发现正朝他开的汽车,听到喇叭声时,他已经无法躲开。刹那间,隋玉感受到一股推力,回头只看到被撞飞的002,而他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等隋玉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夏常安正躺在自己的身边,专心地看着平板。

“你在看什么?”隋玉问道。

“玉玉,我们搬家好不好?这里可以离妈住得近一点。”夏常安把房子的图片给隋玉看。

“可你之前不是舍不得这个房子?”隋玉自然是喜欢的。

“和你在一起比较重要。”夏常安搂着隋玉,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他留念的只是隋玉,那个房间没有了就没有了,“我们在新家里专门一个房间放我们俩的合照好不好?”

“好啊好啊!”隋玉点点头,“这个房子挺好的,还有游泳池啊!”

“那我们明天就搬家。”夏常安说道。

“这么赶?”隋玉惊讶道。

“东西我都打包好了,家具这种大东西全部再买新的就好了,新家的东西我们明天去买,先住在妈家里,刚好她也很想你。”夏常安早就把所有事情都准备好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挑家具。”隋玉掀开了被子,兴致勃勃地说道。

“好啊。”夏常安向来不会拒绝隋玉的要求。

 

七天后

夏常安和隋玉搬入新家,开了暖房派对,邀请了一众好友。

“立群,你来了!”隋玉打开门,“快进来啊。”

“就是些水果,这点礼物还是收下吧。”张立群说道。

“下次真的什么都不要带了!”隋玉无奈地拿着水果果篮,“常安,立群来了。”

“立群,欢迎,随便参观。”夏常安笑道。

张立群还是有些怕怕的,就被隋玉拉着往前走,感受到夏常安落在身上灼热的视线,松开手,紧跟其后,“去哪儿?”

“我给你看!是不是很甜蜜!”隋玉自豪地带着张立群看他们爱的小屋。

“天哪!”张立群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房间,担忧地看了隋玉一言,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都是玉玉自己挑的照片。”夏常安宠溺地看着隋玉,“下面又有人来了,你去开门吧。”

“你居然还敢弄一个这样的房间!”待隋玉走后,张立群压低声音说道。

“玉玉同意了,而且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包括002的那个人格。”夏常安说道。

张立群还想说些什么,隋玉就跑了上楼,“常安,楼下那个黑不溜秋的我不会弄。”

“好了,我知道了。”夏常安道。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002?”隋玉问道。

“没有啊。”张立群连忙摆手。

隋玉也没有深究,追上夏常安,趴在他身上,然后夏常安就背起隋玉往楼下走。

张立群回头看了眼这个房间,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一切都被关起来。

无论是夏常安的偏执,还是不应存在的002。

——————————————————————————————

我不会细讲这里面故事情节,因为我要等我更另外一半,一起讲一下,这个脑洞的心路历程2333希望你们会喜欢吧>3<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