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入骨相思

前文: 1 2 3 4 5


6.

咫尺画堂深似海,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浣溪沙·夜夜相思更漏残》

 

班父班母早已经开门营业,顾不上他们三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并没有准备早餐。昨天晚上吃得又是面,班小松从冰箱里找到吐司,烤一烤,抹个果酱。邬童和尹柯本想帮忙,但被班小松嫌弃,只得老实地坐在椅子上。

班小松心不在焉地把面包撕成条状,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你们不是昨晚有话要问吗?如果没事的话,就该干嘛干嘛去。”

尹柯看了一眼旁边的邬童,“我有话想和你单独说。”

“我改天再来找你。”邬童没有半分的不满,叼着面包就走了。

班小松猜到尹柯和邬童私下一定做过什么协定了,不过这一切很快就和他没有关系了。不得不说,单独面对尹柯反而更加让他紧张,“说吧,什么事?”

“我们认识也十几年了,你什么样的个性我很了解,我什么样的人你也很明白。所以你也没必要在我面前撒谎。”尹柯说道。

班小松像是知道尹柯的下一句话,抬头看着尹柯。

“你是不是还爱着邬童?”

“是。”

两人相视一笑。

“从始至终我就没有介入你们之中。面对邬童的时候,我靠的是和他以前的交情。现在面对你的时候,我靠的依旧是这十几年的相处。因为我永远都比他慢一步,所以这就是我输的原因。”尹柯自嘲地说道。

“不是的。你很好,只是你没有邬童爱我。”班小松摇头道,“你太理智了,做任何事情,你永远先分析利弊。可是感情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理智的。一旦你发现弊大于利,无论是邬童还是我,你付出的都没有我们两个多。”

“原来理智也不好……”

“很好。无论是走在马路上,让我走里道,还是认真地听我倾诉的时候。”班小松的手指不断在桌上画圈圈,脸上的笑容甜蜜而耀眼,“但是你不会像邬童一样,半夜两点我想吃蛋糕,邬童就会一路跑到我家送我一个小蛋糕。那个时候,其实我发现我要的不是蛋糕而是邬童。”

尹柯是个明白人,叹了口气道,“所以我只能是你的朋友。”

班小松重重地点了点头,“你永远都是我超级好的朋友。”

“那邬童呢?当初的事情……”

尹柯还没说完就被班小松阻拦,“我喜欢现在的生活,短时间内我不想改变,你明白吗?”

“我不信邬童会这么简单地善罢甘休,你哪里来的清闲日子好过?”

“会有的。”班小松狡黠地眨了眨眼。

“我不会帮你忙的。”尹柯连忙说道。

“不会麻烦你的。”班小松说道。

尹柯沉默了片刻,“让我再抱你一下。”

班小松大方地张开手臂,尹柯把班小松牢牢地抱在怀里,像是要嵌入自己身体里那般用力。这是他第一次把自己压抑在内心的情感全部释放出来,投入在这个怀抱。这也将是他最后一次,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尹柯松开自己的手,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还是那个平常的尹柯,“不要把所有事都闷在心里,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你们已经浪费了十年,人生百年,就不要再浪费更多的时间了。况且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等着你。”你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你才比较惨吧,先是栽在邬童身上,再是我。你一定会找到那个真正爱你的。”班小松祝福道。

“好。那我走了,照顾好自己。”尹柯摸了摸班小松的头,就好像是每一次和他分别。尺度把握在朋友这个度,不多不少,刚刚好。这场戏里他从来都不是主角,自然落寞退场。

班小松没有看到转身而去的尹柯红着眼眶,或者是他明白,但他选择不说。就如同这十年,尹柯从不把他对自己的爱意宣泄出口,一样的道理。

懂他的欲言又止,知他的话外之音。

班小松和尹柯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可往往朋友二字,最是伤人。

 

 

下课铃声突然响起,班小松无奈地放下课本,“我们来布置今天的作业,把练习册翻开,把3A全部做完。”

“起立。”

“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记得早点回家。”

“班老师,我有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啊?”班小松擦了擦手中的粉笔灰,“这道题不是上节课刚讲过的吗?这个公式带进去,然后解开来不就好了,今晚回去把这章的内容再复习一遍,明天中午到我办公室,我检查。”

“啊!”

“没什么好啊的,回家去吧。”班小松把自己的讲义书笔记本都收好,正准备往门外走,就听到一个故作稚嫩的声音,“班老师,我有问题。”

班小松的心停一拍,抱紧了怀中的东西,转过头,果然是邬童,“你怎么在这里?”

“为什么辞职?”邬童走到班小松身边,居高临下地问道。

“我不是辞职,只是月亮岛开了新校区,师资不够,我调职到这里的。”班小松反驳道。

“我是很讨人厌吗?我一回国,你就调到新校区,还不在一个市,跑到要坐两个小时高铁的地方。你瞒得到挺好,所有人都不说,你是想瞒一辈子吗?要不是我去学校问,都不知道。”邬童每说一句话,就往前走一步,班小松便往后退一步,直到班小松无路可退,双手撑在墙壁上,“你可不要忘了,我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分手。”

“你说完了吗?”班小松撇过头说道,“如果说完了,我就回去了。你以后还是别来了。”

邬童一把抓住想要离开的班小松,手被压在头顶上,手中的东西散落一地,强吻了上去,动作粗暴又带着一丝讨好,不知所措的舌头被品尝着,舔舐着上颚,齿龈,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班小松呼吸不上来,腰发软,所幸有邬童抓着他的手,只怕整个人会跌坐在地上。

班小松嘴上发亮,微微有些红肿,急促的呼吸,差点以为自己要做世界上第一个因为接吻而死的人。大脑缺氧,有些反应不过来。

邬童压低嗓音,略带情欲的慵懒,“我不知道你和尹柯讲了什么,但是我想知道你还爱我吗?”

“如果我说不爱,你可以离我远一点吗?”班小松靠着墙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班小松!”邬童大声喊道。

“邬童,你不明白。”班小松想要捡起地上的东西,刚伸手,就被邬童全部捡起来。

“既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让我明白?”邬童眼里满满的痛苦。这次找到班小松,尹柯出了不少力,话里话外都是他放弃班小松,所以他只身前来,还是说问题所在依旧在尹柯身上。

“和他没关系。”班小松皱眉道。

邬童明白过来,刚刚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那这样我每说一件我觉得你的搓事,你都要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没有。十年前事出突然,我爸把我骗出国,本想和你发消息,但是没有任何通讯设备,因为我爸知道我们的事情。如果我不闯出自己的事业,他是不会给我机会去找你,或者他甚至有可能伤害到你,我不能冒险。”

邬童看着班小松的表情,不像是生气的样子,继续说道,“尹柯的事情更加属于子虚乌有。我和他关系好,和谈恋爱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我并不是想和你吵架,只是看你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找尹柯谈心,是因为他每次都先去找你,我气不过。”

……

“我做的蛋糕的确不怎么好吃,但我已经做坏了好几个,那是里面最好吃的一个了。”

“是我特别喜欢粘着你,就是不想让你回家,所以我买了好多你想要的东西。”

邬童实在是想不到说什么了,“说实在的吧,我真的挺喜欢你父母的,他们也一定会喜欢我的吧?”

班小松突然凑上去吻住了邬童,一触即离,“傻瓜。”也不知道邬童怎么记得住那么多陈皮烂谷子的事情,净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原本以为遗留在时间的长河里,却又觉得每一样都好像才刚发生过。

邬童反客为主,班小松双手搭在邬童的脖子上。两个大男人被讲台挡着,坐在地上难以自制地拥吻。打开的窗户,风轻轻地往里吹,窗帘被吹得张牙舞爪。风一停,窗帘盖在邬童和班小松的身上。

邬童抵着班小松的额头,双手捧着他的脸,像是对待珍宝般的慎重,“我们这算和好了?”

“才不。”班小松一把推开邬童,往外跑。

“班小松,你给我等着!”邬童追在班小松后面。

两人都没发现站在后门的尹柯,这次是真的要放手了。习惯性帮两人收烂摊子的尹柯关上门窗才离开。

班小松被邬童从背后抱住,“抓到你了,以后就是我的。”

“你赖也赖不掉了。”班小松握着邬童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

“你就在我的心里,哪里也不去。”

“哪里也不去。”班小松回应道。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南歌子词二首 / 新添声杨柳枝词》 

——————————————————————————————

终于完结了!最后一句话就是对应着标题,入骨相思,是指着故事里的班小松邬童尹柯。大家其实可以去看一下这首词,

“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
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前四句讲的便是移情别恋,心里却还是执着,后四句讲的是相思之情。这首词算是高度概括《入骨相思》

每一章开头的那首词都是对应着这章的内容。

比如第一章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折桂令·春情》,讲得就是邬童对班小松,阔别十年的相思之情,同样意味着邬童是不可能放弃班小松的。

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了解一下。

不可否认,班小松对邬童是爱的,就像他和尹柯说的,尹柯太理智,没有邬童的冲劲。可是班小松害怕地从来就是邬童爱的并不是他,这个念头在脑子里深根发芽,而结局的邬童如数家珍把他们过往的事情讲出来,阴差阳错的让班小松找到了安全感,愿意再试最后一次。未来怎样,没有人会知道,人生百年,现在很重要,他才会决定未来会怎样。

本来是想在文里穿插回忆,但是发现光这个三角恋就已经花去很多篇幅,所以我大概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更新开新坑,关于甜甜的过去,应该是会对应文中提到的几个,还有就是篇幅一样不会太长!我们下个坑再见啦>3<

完本链接下载链接: http://pan.baidu.com/s/1jIDqx1O 密码: ubwk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