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照实】恋爱手册都是骗人的!

前文:前言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三条 第四条 第五条 第六条 第七条 第八条


恋爱手册第九条-就是要滚上三天的床单!

 

等蔡照排了好长的队,才发现忘记问陈秋实要买什么点心了,碍于后面还有很多人在等,只能每一样都买回来。好不容易回到了家,才发现没带钥匙。摁了门铃,等了许久,陈秋实才开了门,神色有些异样。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伯母喜欢吃什么,就都买回来了。”蔡照说道,“这家店的生意也太好了吧。我把这些放冰箱里。”

陈秋实突然挡在蔡照的面前,“给我就好了,我来放,你歇着去吧。什么时候我叫你,你再过来。”

蔡照拗不过陈秋实,只得坐在了沙发上,一边偷瞄厨房里的情况,可是什么也看不见。

 

“你过来吧。”陈秋实故作镇定,“我也就是随便做做,没什么别的意思。如果做得不好吃,我也没办法。”

蔡照明白过来陈秋实是做了一顿烛光晚餐,还准备了酒。“你做的我都喜欢。”

陈秋实也知道自己的厨艺不精,就煎了两块牛排,拌了个沙拉,去超市买了点菜,拼拼凑凑做出一桌菜。“如果不好吃,别勉强。”

蔡照尝了一口,牛排的口感还可以,本应该再配上酱汁,不过估计陈秋实不会,他还是不要问出口的好,“还可以,你尝尝。”

陈秋实其实在厨房已经偷偷吃过了,但还是怕蔡照会觉得不好吃,“你觉得好就好。”

蔡照举起手中的杯子,“cheers”

“cheers”陈秋实本只想喝一口,却发现蔡照已经全部喝完了,不得已之下只能全部喝完。

蔡照知道陈秋实不胜酒力,基本上没怎么见过他喝酒,估摸着再喝个两三杯就醉了。不过,他可不需要陈秋实醉倒,只要微醺就好。

被蔡照一杯接着一杯忽悠,陈秋实的大脑在酒精的影响下,已经变得迟缓。

“秋实,我扶你上床。”

陈秋实点了点头,整个人都靠在蔡照的身上,迷迷糊糊的,一个劲的傻笑,“蔡照!”

“诶。”

“蔡照!”

蔡照被喊得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秋实倒在蔡照的颈窝处,“我好……喜欢……你,嗝”

蔡照无奈地点了点陈秋实的额头,“我也很喜欢你,小醉鬼。”

“我……没醉……我,我还能喝!”陈秋实被这句话刺激到了,想要甩开蔡照去喝酒。

蔡照想想也觉得自己有点蠢,和一个醉鬼讲什么情话,根本听不进去。虚扶着陈秋实要不然动作更大,免得伤到自己和秋实,可还是让陈秋实摔在了地上。

“秋实,秋实,你怎么样了?”蔡照担忧地问道。

“要蔡照的亲亲,才起来”陈秋实说完,自己开始傻笑。

“真拿你没办法。”蔡照敷衍地在陈秋实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好了,现在可以起来了吗?”

“要亲这里。”陈秋实指着自己的嘴,亲了蔡照的脸颊。

“秋实可以起来了吗?”蔡照一边说道,一边把人抱起来。

陈秋实还是赖在地上不肯起,“嗯~蔡照亲亲!”

蔡照堵住了陈秋实的嘴,肆意地吮吸陈秋实的舌头,不断地挑弄,不放过嘴里的一丝一毫。陈秋实只觉得嘴里发麻,青涩地回应着,却又觉得呼吸不上来,想要推开蔡照。

蔡照终于舍得放开了陈秋实,“下次得学会用鼻子呼吸啊。”满脸通红,连耳朵都红了,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

蔡照眯了眯自己的眼睛,还是下次再讨回来吧,一把抱起陈秋实。

“飞,飞起来了。”陈秋实感觉自己的身体悬空,张开双臂。

“是啊。”蔡照就跟哄小孩似的,现在他是明白了陈秋实在自娱自乐。

蔡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陈秋实扶到了床上。因为陈秋实紧紧地搂着蔡照的脖子,蔡照一站起来,就倒在了床上。

“不要走。”

“不走不走。”

一旦蔡照有任何起身的举动,陈秋实都会死命地压住蔡照,像只树懒一样。蔡照没有办法,只能哄道,“让我起来好不好,给你换衣服。”

陈秋实没有回答蔡照,发出来哼唧哼唧的声音,估计是睡着了。

蔡照小心翼翼地把陈秋实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正要挪腿的时候,手又搭上来了。如此反复几次,蔡照总算可以站起来。原本还想着要不要给陈秋实洗个澡,就现在看来,能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真的是要谢天谢地了。

“热。”陈秋实开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蔡照从枕头下拿出陈秋实的睡意,顺势给他换个衣服。蔡照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意志力,自己喜欢的人把衣服都脱光了躺在床上。只可惜蔡照不想把美好的第一次放在陈秋实半睡不醒的状态。

蔡照给陈秋实盖好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拉住了。正是陈秋实抓着衣角,眼神清晰地好像在发亮。但是仔细看,其实不然。

“别走。”

蔡照只得在陈秋实的边上躺了下来,又一次地被陈秋实抱住。然而,这次的陈秋实可就没有那么老实,用脚划过蔡照的腿,呼出来的气全部喷在喉结处,整个人蹭来蹭去,弄得蔡照心里不断烧着邪火。

蔡照翻身,把陈秋实压在身下。情况是太平了,可蔡照心里的火更是烧的不行,尤其是腰部以下的部位特别精神。蔡照只能看不能吃,仿佛要憋出内伤。突然,感觉到抵着一个硬物,好像是陈秋实,被自己弄精神了。

“难受。”陈秋实的嗓音特别软,眼角红红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是你招惹我的。”蔡照恶狠狠地说道,“明天早上起来你可别后悔。”

说完,蔡照快速地扒掉了陈秋实和自己的衣服,手上的力气有些不知轻重。大概是因为酒精的关系,陈秋实也不觉得痛,全身更是燥热难耐,只想催促着蔡照快一点。这句话显然刺激到了蔡照,更是不知节制,一遍又一遍。而陈秋实已经没有力气,全有快感主导。

夜,还很长。

——————————————————————————————

大夏天吃肉对身体不好,还是吃点素的! 

 


第十条

评论 ( 11 )
热度 ( 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