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邬松】入骨相思

前文: 1 2 3


※虐!很虐!超级虐!

※配合BGM秘密,食用更加好哦~


4.

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班小松无力地看着霸占了整张桌子的玫瑰花,截然不同的包装,不用想也知道一个是尹柯,另外一个是邬童的。

“哟~班老师,最难销售美人恩。”

“这么多花啊!得花多少钱。”

“毕竟我们班老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大家多拿几枝,美化美化教室吧。”班小松拿起卡片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进垃圾桶。

“谢谢班老师啊!”

“最近真的是靠班老师,又有花拿,又有点心吃。”

“班老师,真的一枝都不留啊?”

“不用了,你们都拿去分了吧。”班小松摇摇头。片刻之后,留在自己位置上的只有一些掉下来的树叶,打扫干净后,面对着整洁的桌子,班小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怪异的情况就是从邬童送自己上班的那一天开始起的。

“上车。”邬童摇下车窗道。

班小松只当没听见,想要绕车而行,结果邬童直接就下车了,“上车。”

“我还要上班。”班小松试图跟邬童讲道理。

“我送你。”邬童说着,就把班小松往车上拽。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班小松没想到十年以后的邬童还是那么的我行我素,往相反方向走。

“如果你不想迟到的话,你可以和我一直耗在这里。”邬童也不动了,就这么握着班小松的手腕。

“我上车,上车,还不行吗?”班小松尝试了许久,最后只能选择妥协。

当天,月亮岛的师生们都看到班小松从一辆敞篷跑车下来。

结果,班小松指导完棒球部训练,准备回家的时候,就在校门口看到了尹柯的车,“怎么今天你也来了?”

“我刚好顺路,就来看看你。”尹柯就是知道邬童送班小松,所以才会特意在校门口等班小松。

“谢谢啊。”班小松不疑有他,上了车。

从那天之后,早上有邬童送,下午有尹柯接。班小松实在是受不了,明确地告诉两个人,他不需要接送。这才消停一段时间,就该送东西了,像是比赛一样,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包裹。

邬童送了日本生巧克力,尹柯就送上手工硬糖。

邬童送了一台小型香薰机,尹柯就送了一台空气净化机。

也是巧,从来没有送过一模一样的东西,倒是今天都不约而同送了玫瑰。

班小松打开电脑,才发现原来今天是七夕。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都不敢和他对视,怕是他会再把这花要回去。若是别人送的倒还好,若是邬童和尹柯送的,在这特殊的节日里,还是换回去得好。

思及至此,班小松分别给邬童和尹柯发了消息,“今晚六点,地址复康路600号。”然后他就打开了一封邮件,主题是回复辞职报告。

 

街上的人大多两两成对,不少商家都打出七夕促销,形单影只的班小松穿梭在人群中并没有被这气氛感染半分,神色匆匆,走到一家小饭店门口。看似店面不大,走过一个深邃的通道,豁然开朗。

在节日里,当天订饭店怕都是没有空,只有这家饭店一定还有一个包厢。这是班小松父母朋友的店,常年都会留一个空位,就为了能让班小松一家有一个吃饭的地方以此报答班父班母的恩情。现在刚好能让班小松在一个足以私密的地方见邬童尹柯两个人。

“小松。”尹柯敏锐地发现桌上摆了三副碗筷,把原本要拿出来的东西重新放回口袋里,还是以往的笑容,“这家店还挺难找。”

“是,但是架不住做的菜好吃。我已经把菜都点好了,你有什么想喝的吗?”班小松把桌上酒水单递给尹柯。

“小松!”邬看到尹柯立马拉下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叫他来的。”班小松说道。

邬童心生闷气,却又不好表现在脸上,强颜欢笑,无奈地坐在班小松对面。现在怎么会还不明白班小松是故意的?就连这椅子的安排,一共三把椅子,碗筷都摆好了,不给自己任何机会,他只能和尹柯一起坐在班小松的对面。

菜上得很快,大概是熟客,菜量也比一般的店多。就三四个冷菜,摆满了整张桌子。

“阿柯,我觉得这边的素鸭做得挺地道的,你尝尝看。”班小松放下私筷,拿起桌上的公筷给尹柯夹菜,还不等邬童说话,就自觉地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他的碗里,“如果我没记错,这个菜应该挺合你口味的。”

邬童和尹柯对看一眼,不知道班小松想干什么。

菜是好味道,只不过吃的人没这心思,味同嚼蜡。

热菜差不多都上完了,班小松突然说道,“首先,很感谢你们这些天送的东西,但是还请你们不要再寄了,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烦恼,尤其是今早的玫瑰花。”

“小松,你难道看不出来我送这些东西是在追你吗?今天是七夕,我陪在你身边这么久,你察觉不到我的心意吗?”尹柯突然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接受。”

“因为他吗?”

“和他无关。”

邬童的脸色一变再变。在尹柯开口的时候,心一紧。好在班小松拒绝了,可惜并不是因为他。

“那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尹柯只当班小松敷衍他。

“你爱的人,真的是我吗?”班小松慢悠悠地开口,后一句话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真的不是因为邬童爱我,所以你才爱我的吗?”

“我爱你,当然是因为你这个人!”

“班小松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每一次我和邬童吵架,我都要靠你帮我去劝邬童,让你来做这个中间人。我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比我更加了解邬童,谁能比我更加容易惹邬童生气。”班小松突然拔高音调,“你不累吗?这么处处关心我的男朋友!”

“小松,不是这个样子的。”尹柯连忙解释道。

“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是蠢,是笨,的确和你一点也不像,但是对于邬童的事情我比棒球还上心。为什么邬童收到那么情书我从来不害怕,因为我最害怕的就是你啊!邬童可以跟我聊天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就是因为你离家出走!你不见,只有他找得到你。他的事,也只有你知道。

“那是因为我们是初中同学……”

“我知道。邬童的事情太容易知道了,去后援会问一圈就都知道了。拼拼凑凑我就能知道我想要的。”班小松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眼神迷离,“不过,你可能不知道邬童转进来的那一天,你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尤其是每当邬童面对着我的时候,你更加明显,你的眼神,你的言语,你的举动全部暴露了你。”

“我承认,之前和邬童……不过是不懂事,闹着玩而已。但是你不一样,你让我认识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你一直吸引着我,眼里只有你。之前的事情你可能误会了,我一直爱着你,从高中开始就是了。”

“班小松,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奇奇怪怪的消息。我和尹柯……”邬童握着班小松的手,不自然地看了尹柯一眼,“只是兄弟关系,所以我才了解他。我从来都只爱过你一个人。”

班小松立即挥掉了邬童的手,讽刺地笑道,“你是觉得我得多傻?你衣柜里的队服,都小了,黄了,还要挂在你的衣橱里。明明衣服已经多到没地方放了,却从来不把那件衣服收起来。还有你房间里的那个箱子,全部都是尹柯的东西,那个钥匙圈,那个笔记本,你还有我说下去吗?”

“那个箱子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留念?初中生活的美好回忆?邬童,你是有多不了解你自己?对你而言重要的不就是你自己和你母亲。”班小松看到邬童脸色一沉,自嘲地说道,“我知道,这对伯母不尊重。我从不怪你,因为你的母亲而把我抛下,毕竟……我从来都不重要。你只是觉得很新鲜,顺便还可以气一下尹柯。腻了,就可以随时扔掉。”

“不是这个样子的。事情从来不是这个样子的。”邬童只觉得自己越说错,反而让班小松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我本来以为我很快就可以回来的,结果才知道我被骗了,所有的通讯设备我都没有,结果就来不及跟你说一声……”

班小松当即打断邬童的话,“整整十年,你都没法和我说一声。五年前,尹柯要去应聘,我在外面等他,就看到你从那个大厦走出来。想要和你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尹柯出来了。”

“这只是巧合,我这十年从来都没有见过邬童。”

“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巧合。反正这不过是许多事情其中一件,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班小松深呼吸,苦涩地笑道,“我受够了这样的生活。原以为你不回来,我可以继续糊涂下去。可是你现在回来了,我受不了了,你们放过我吧。”说完,班小松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往外走。

没走几步,邬童就挡在自己面前,“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谁的替身,你也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一直都是班小松,只是班小松。”

班小松看也没看邬童一眼,绕道而走。

突然停下,“别再往学校和家里寄东西了,不会有人收了。”

他不难过,这个秘密已经放在心里太久,现在说出来,只觉得轻松了不少。

他也知道,自己不过是邬童人生的一条岔路,被风景所吸引,肯定会有离开的一天。

尘归尘,土归土,终于各自要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路了。

———————————————————————————————

简而言之,邬童和尹柯曾经在一起,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分开,结果邬童认识了班小松。抱有气尹柯的成分在里面,接近的班小松。但是在接近的过程当中,他真的喜欢上了班小松。而尹柯的确被气到了,所以他同样选择接近班小松,然而他的确被班小松吸引了。

一句话,邬童尹柯→邬童班小松,尹柯班小松  

这就是一个三角恋套着一个三角恋的故事!把自己玩脱了的一个故事!好孩子千万不要学!

表达出来真是有些复杂,恰好昨晚早睡,因为今早去了b站的漫展。琢磨了两个晚上,终于想清楚了。其实前面还是埋了一些伏笔在里面的,有兴趣的亲可以再把前面几章再看一遍。明天大概是完结不了了orz如果完结了,番外我也不更了,开新坑作为这篇的前传,关于尹柯邬童班小松的高中时代,甜甜的,比巧克力还要甜的那种。

最后的最后,不收刀片!



5

评论 ( 15 )
热度 ( 6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