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邬松】入骨相思

※邬童x班小松

※设定十年后,私设众多

※OOC也许会有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三角恋

※有虐有虐有虐!

※HE妥妥的!

※以上都可接受者,请阅读下文,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1.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折桂令·春情》

 

“邬童,董事长想让你和他一起住,东西都准备好了。”王秘书在出海关的通道上看到邬童,想要推行李车,却被拒绝,自然地把手放下,跟在邬童的身后。

“我不去,我回我原来的地方住就好了。”邬童一身休闲装扮,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若不是挺拔的身高和生人勿进的气场,根本看不出他已经二十八了。

“可是那个地方很久没有打扫了,而且你也有十年没回来了,董事长很想你。”王秘书劝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明天我会亲自去见他的。”邬童突然停下了脚步,“车停在哪里?”

“这边走。”

 

“要到了。”王秘书轻声地叫醒正闭着眼睛的邬童。

邬童只是假寐,车一停,他就醒了过来,一手拎一个行李,“谢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王秘书站直道。

邬童头也不回地走到家门口,拿着钥匙的手微微有些抖,一推开门,就有股奇怪的味道,因为太久没有人住的缘故。他把箱子放在地上,打开窗,掀开盖在家具上的白布,灰尘纷纷扬起。邬童扭过头,躺在沙发上,坐了大约有十三小时的飞机,整个人疲惫不堪,缩着腿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睡着了。等他再一次醒来,已是晚上六点,邬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拿起钥匙和手机就出门了。

迟了十年的约,总是要赴的。

 

“邬童!”焦耳眼尖,立马喊了出声。坐在他身旁的班小松,满眼的不可置信。

“好久不见。”邬童刚说完,就被焦耳给抱住了。

“你走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大家都可想你了,尤其班小松他……”焦耳还没说完,就被其他人给挤了出去。

“邬童真是越来越帅了啊!”

“邬童,大家可想你了。”

“邬童邬童,你可好几次没有参加同学聚会了!该罚!”

“没错!一定得罚喝酒,把以前的都补回来。”

“焦耳,这么大的消息你也瞒住我们!”

“我们先罚焦耳吧!”

“别啊!放过我吧,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啊。”

“不管,谁?快去把啤酒拿过来,今天不让这个胖子喝下三罐,都别走了。”

邬童脸上有点挂不住笑,被众人推搡,好在这个主角立马变成焦耳,才得以喘息。仗着身高优势,看到了仍然坐在位置上,孤零零地两个人,尹柯和班小松。

邬童坐在班小松旁边,“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不介意。”班小松心里嘀咕道,你已经坐下来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好久不见,看样子是今天才回国的吧。”尹柯说道。

邬童一愣,又恢复了脸上的笑容,“你还是那么聪明,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还好。”尹柯夹了一块鸭肉放在班小松的碗里,“你先吃吧。”

班小松自然地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你也多吃一点,等他们回来了,就没东西能吃了。”

“有焦耳在,还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惊喜。”尹柯看了邬童一眼,“只怕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过来。”

邬童好像被尹柯和班小松忽略掉了,但是他也不开口说话,拿起桌上的红酒,一个人自饮自酌。一种奇怪的气氛弥漫在三个人之中,和在沙发那儿拼酒的一群人格格不入。

“你……你就一直待在国内了吗?”班小松放下手中的筷子,略微有些长的刘海在低下头的时候遮住了眼睛。

“是啊。”邬童迫使班小松看着自己,“那么不愿意看到我啊?”

“小松不是这个意思。”尹柯拍开邬童的手,班小松的下巴上赫然有一个红印子,“到底谁不愿意看见谁心里清楚。”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作为小松的朋友,关心他而已。倒是有些人和以前一样,丝毫没有成长。”

“那也总比有些人不怀好意,来得好。”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班小松说道,“焦耳,我和阿柯先走了。”

“才来没多久,就要走啊!”焦耳的脸通红,晃悠悠地走到他们面前,看着手表,“哦,是九点了,那你们慢走啊。”

班小松一看就知道焦耳喝多了,明明现在才八点不到,“你也别喝太多。”

焦耳不停地挥着手,“我……我没有喝醉!我还……还能再喝,就不……送了!”

邬童冷哼一声,“说起来,我们三个也很久没见了。改日再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房。

尹柯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班小松拦下,不停摇头,“你应该还没有吃饱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店做日料挺好吃的。”

“不用了,我今天想早点回家。”班小松拒绝了尹柯的要求,“我一个人可以的。”

“顺路的。”尹柯快步走到班小松的身边。

“你不用担心我的。”班小松突然说道,“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只能存在于过去。”

“我知道的。”尹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回家记得吃药,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快去忙吧。”班小松催促道。

尹柯脸带笑容,挥着手和班小松离别,下一秒就黑着脸,握着手机,打了一辆车。

 

邬童手中提着两三个袋子,却发现自己家门口站着一个人,尹柯。

“你怎么在这里?”

“吃完饭消消食。”

“消食?为了过会儿再吃一顿。”邬童嘲讽道,“让开。”

尹柯往旁边挪了一步,看到邬童开了门,连忙挤了进去。

邬童从储物间拿出拖把,就发现尹柯正在翻塑料袋,一只手压在上面,“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一个人得打扫到什么时候去?”尹柯把手抽出来,“这些吃的东西得放在冰箱里,天热东西要坏的。”

“随便你。”邬童把拖把放一边,先把行李箱放进自己的房间里。

即便有阿姨定期打扫,但是十年没住人的房间,灰还是不少。有了尹柯的帮忙,大概一个多小时,房子就变得干净许多。邬童开了一罐可乐递给了正在擦窗的尹柯,“麻烦你了。”

“没事。”尹柯把可乐放在地上,自己站在窗台上继续擦玻璃,“你为什么要回来?”

邬童坐在地上,一只脚屈膝,手搭在上面,“想回来了就回来了。”

“真是大少爷风格,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当初也是,想走就走了。”

“是啊!我一直都是自私自利,那总比你惦记着别人的东西好吧。”邬童一下子捏瘪了手中的罐子。

“小松他根本就不是一样物品,也不曾属于你。就算曾经是,但现在肯定不是了。”尹柯平静道,但是紧握抹布的手暴露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都十年过去了,小松不一样只把你当朋友。”邬童还没说完,就被尹柯一拳打在地上。

邬童捂着自己的脸,冷笑道,“怎么被我说穿,不高兴了?”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对小松起什么不好的念头,我一定饶不过你。”尹柯拽着邬童的衣领。

“当初的我就和现在的你有一样的心情。”邬童用手点着尹柯心脏的位置,“被人觊觎的滋味可不好受。”

尹柯渐渐地松开了手,“你喝醉了,改日再聚。”

“我现在可清醒了。择日不如撞日,后天晚上,地点就我家好了。”邬童低着头,发出的声音有些沉闷,“不过是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尹柯并没有听清后一句话,“小松今天跟我讲了这样的一句话,我再告诉你,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只能存在于过去。”关上门,尹柯背靠在上面,有些事情埋在心里就好,何须他在这里推波助澜。

邬童笑出了声,以至于躺平在地上,把手伸直在空中,又握成拳,“我不会放弃的。”

 

班小松回到家后,给自己又煮了碗面。今天他的确没吃饱,左边尹柯,右边邬童,他怎么吃得下。从自己的生命中突然出现,又一声不吭地离开,不可否认,班小松对尹柯撒谎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邬童。

他的笑,他的不可一世,和他在一起的每个场景,走过的每一条路,就如同昨天那般的鲜活。

只是这样的他,太高不可攀,班小松很没有安全感,深怕有一天醒来,却发现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这样的一天,就真的来临了。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让班小松从回忆中醒来,发现是尹柯的电话。

“小松,药吃了吗?”

“吃了。”话是这么说,班小松连忙倒了一杯温开水和手里的两粒药一起吞了下去。

“那就好。”尹柯又说道,“邬童他,他约我们后天去他家里。如果你不想去,就别去了。”

“躲了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我会去的。”

“你早点睡吧,晚安。”尹柯温柔的嗓音从话筒传来,让班小松放松下来。

“谢谢你,晚安。”

尹柯躺在床上,一只手臂挡着自己的眼睛,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

为了薛之谦和唐禹哲看得我的少年时代,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写了凯源文orz打了自己好几年以前的脸,不萌未成年的QAQ这部剧看得我实在是太gay里gay气了,大概是因为腐眼看人基吧。终于写了一个复杂的三角恋,为自己鼓掌!昨天晚上就做了这个梦,所以决定把他写下来。本来只是想摸个鱼,后来发现一万字根本不够我写的,仿佛回到了当初我写昊健的时候呵呵。于是默默地开了坑,应该不长,五章以内一定完结!反正我坑多不愁,坑品有保证,总有一天会填完的!

 

 

 2

评论 ( 36 )
热度 ( 15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