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照实】恋爱手册都是骗人的!

前文:前言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三条 第四条 第五条


恋爱手册第六条-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她(他)就是你的弱点

 

“我过会儿要去买衣服,去IDC广场。”陈秋实突然说道。

“好。”蔡照身为保镖,没法反驳,装作不知道今天陈秋实看了他的衣柜。

陈秋实想着法儿地对蔡照好,可是发现饭是蔡照做的,衣服是蔡照洗的,平常出去坐在街上都是蔡照走在最外面。终于在今天偶然间放衣服的时候,发现只有几件衣服空荡荡地挂在衣柜里。陈秋实总算可以有总裁的气场,给蔡照买买买!为了避免蔡照不想要,陈秋实就说是给自己买的,顺便再给蔡照买几件。就算他不想要,也要霸气地买下来。

 

营业员正在把新一季的秋装放到橱窗上,就看到两个男的走了进来,“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帮忙的吗?”

“我们随便看看。”陈秋实说道,随手拿起了一件oversized的外套,比在了自己的身上,“好看吗?”

“好看。”蔡照点点头,陈秋实本就瘦削,穿着宽大的衣服显得更加小,让蔡照很有一把抱住的冲动。

“这件有没有他的尺码?”陈秋实指了指蔡照。

“应该有的,我去找一下。”营业员说道。

“我不用了老板。”蔡照连忙拒绝道。

“怎么信不过我的审美?”陈秋实带着蔡照买衣服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穿情侣款,恨不得从里到外都和他的是一个款式,打上陈秋实的标记。自从蔡照来了山幽居之后,营业额又变高了,不少女生慕名而来。陈秋实又没有办法让那些女生不看蔡照,只能一个人生闷气。

“信得过信得过。”蔡照发现陈秋实板着脸,赶紧哄道。

“哼。”虽然现在正值八月,可是秋季的衣服已经上市,陈秋实想起来蔡照的衣服全都是夏天的,准备再买几件秋装。

不一会儿,陈秋实手上就有许多衣服,“都给我拿他的尺码。”

“好的,麻烦在这边先等一会儿。请问红茶还是香槟?”营业员预感到这是一个大单子,拿出贵宾级的待遇。

“苏打水就好。”陈秋实问道,“蔡照你喝什么?”

“和你一样。”蔡照还没有反应过来,并不知道陈秋实问了什么,就给了一个万能答案。

“两杯苏打水。”陈秋实回答道。

“好,衣服正在给您拿,麻烦稍等片刻。”营业员立马让人去倒水,她去找衣服。

“买这么多啊?”蔡照悄悄地凑到陈秋实的耳边。

“谢谢。”陈秋实喝了一口苏打水,“不啊。你穿了好看才买。”

“那也太多了吧。根本穿不过来。”蔡照很享受陈秋实关心自己的态度,但是这么多衣服,每件都要试,想想就令人害怕。

“身为我的保镖,我二十四小时都得看着你。你每天穿得不一样,让我有点新鲜感,而且身为我的人怎么可以每天都穿一样的衣服。”陈秋实说道。

“好吧。”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蔡照也没法拒绝。

“衣服都在这里了,更衣室在那里。”营业员推着一个衣架走到蔡照陈秋实面前,用手指了自己的后方。

“蔡照,你快去吧。”陈秋实催促道。

蔡照为了省自己的时间,把裤子和衣服两两搭配。陈秋实就坐在沙发上,看着蔡照不断地换衣服,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嘴巴长得太大,怎么能这么帅呢!真的好想拍下来啊!

陈秋实不耐烦地接起电话,“喂,妈。怎么了?”

“你今天给我回家吃饭,有事要跟你说。”陈母语气平淡,听不出是好事还坏事。

“妈,到底怎么了?我在忙呢。”陈秋实跑到商店外面,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待着,伪装自己在办公室。

“也行啊。我来找你。”陈母说道。

“还是我回家,不麻烦您出来了。外面天多热啊。”陈秋实殷勤道。

“我限你一小时内回家。”陈母说完就挂了电话。

陈秋实感到不妙,这一小时是刚刚好从山幽居到家里的时间,还是把堵车算进去的。好在IDC离家里比较近,估计不到一小时内可以到家的。

“这些衣服我都要了。”陈秋实回到店里,拿出卡。“我后面还有事,麻烦快一点。”

“好,我让其他人先给您烫衣服。”营业员说道。

“怎么都买了?”蔡照讶异道。

“我觉得你穿得都挺好看的,你要是回去不喜欢再来退。”陈秋实又说道,“我过会儿得去趟我妈那儿,你过会儿拿着衣服先回去,还有晚饭我也不能和你吃了。”

“知道了。”蔡照心一紧,该不会是陈父猜到自己的存在了吧。在这一个月里,他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和陈秋实坦白自己的身份。被陈父告知和自己坦白完全是两种性质。现在贸贸然地说出来,也无济于事。

“先生,麻烦你在这里签名。”营业员在签名处打了个叉,递了支笔给陈秋实。

陈秋实签下自己的大名,拿着卡就往外跑,“发票给他就好了。”转过头对蔡照说道,“你把车开回去吧,拜拜。”他原本想开车回去的,但是现在的家道山幽居走路就到了,开车就暴露了自己不在山幽居,只能打车去了。

“拜拜。”蔡照拿着车钥匙,往家的方向背道而驰。

 

陈秋实一到家就喊道,“爸,妈,我可想死你们了!”

“哟,终于舍得回来了。”陈母说道。

“妈~”陈秋实靠在陈母的肩上。

陈父一听完这话,报纸翻得哗哗响。

“爸,我可想你了。”陈秋实道。

“妈就知道你搬出去不按好事,我怎么也没想到,你怎么做得出包养这种事情!”陈母恨铁不成钢地点着陈秋实的额头。

“啥?我啥时候包养了?”陈秋实一脸惊讶。

“还和我装!”陈母拿出照片拍在桌上。

“他呀!”陈秋实一看就知道是蔡照,“这我保镖。我之前从山幽居回家的时候,被人劫持了,他是个好人,帮我擒住了那个坏人,还送去警察局了。我就雇他当我保镖了。”

“什么?”陈父的反应比陈母还大,“谁干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也不跟家里人说一声。”陈母关切地看着陈秋实。

“早没事了,一个月前的事情。”陈秋实说道,“还有啊,我现在正在追他,你们别给我捣乱。”

“不会的。”陈母一口答应了下来,“什么?就这人啊!”

“我觉得他挺好的。现在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你们别瞎掺和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我喜欢的。”陈秋实太了解陈父陈母了,急忙打预防针。

“好吧好吧。”陈母摆了摆手,陈秋实当年出柜的时候,做父母的总归希望陈秋实只是骗他们。尤其是都到现在了,也没见陈秋实和一个男的交往。但是现在陈秋实珍重地跟他们讲了,陈父陈母只得接受。

 

陈秋实吃完饭后就离开,陈父陈母本来想把他留下来的,可刚刚听了陈秋实在山幽居还被抢了,就让他早点回去,也没带个保镖,不太放心。

“唉。”陈母叹气道,“也不知道秋实找了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觉得这个照片上的人和一个人挺像的吗?”

“谁啊?你别卖关子,快说呀!”

“蔡照。”

“是蔡照啊!他怎么不来见我们啊?”

“这不是被秋实拉去当保镖了嘛。估计也没什么坏心。”

“如果是蔡照的话,我就放心了。好了好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也不早说,害得我担心到现在。”

“好了,早点睡吧。秋实都不让我们插手了,你就当不知道。”

“行。”

——————————————————————————————

本来打算早早地睡觉,可惜十点多给咳醒了。码个文,顺便请个假,接下来我要好好地去修养。啥时候病好了,啥时候再回来码文orz大家在夏天可千万不要贪凉,多穿点,听妈妈的话QAQ

 


第七条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