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照实】恋爱手册都是骗人的!

前文:前言 第一条 第二条


恋爱手册第三条-恋爱过程中,一定要让对方感受到你的爱是独一无二

 

粤菜对于选料严格、做工精细,尤其讲究摆盘,所谓“一菜一味碟,一味一特色”。又因为广东人认为药食同源,药补不如食补,每道菜的营养价值极高。总的来说,价格也会偏高。

而陈秋实选的这家粤菜酒楼——恒荣记,是个H市百年老店,连续三年被评为米芝莲一星。他还记得恋爱手册上说,要给对方独一无二的爱。那就得从衣食住行开始,他就想给蔡照最好的。

不过陈秋实的心思都不在吃饭上,顾忌到会把人吓跑,他都偷偷摸摸地看,记下蔡照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陈秋实特地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实则是在看倒影在窗上的蔡照。

突然,蔡照夹了一块牛肉放在了陈秋实的碗里。

陈秋实吓了一跳,满脑子的都是蔡照给自己夹肉了!

“我看你一直盯着这块肉,就放你碗里了。”蔡照笑笑,牛肋骨的确好吃,每块肉十分酥软,外面一圈脆脆的,唇齿留香。刚刚蔡照拿了最后一块,以为陈秋实也想吃,毕竟是自己的老板,蔡照就放在了陈秋实的碗里。

蔡照看陈秋实愣了很久,“你是不是嫌弃我的筷子?”

“不嫌弃不嫌弃。”陈秋实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块肉是蔡照用过的筷子,有种间接接吻的感觉,脸好烫。

“老板,你多吃点,又不胖。”蔡照有点不好意思,桌上大部分的菜都在自己碗里。

“好。”陈秋实内心有点骄傲,很明显蔡照被自己骗过去了。

陈秋实的吃相很好看,这都是血与泪的教训。别看陈家一个一个都跟掉钱眼里了,但是骨子里都带着文人的风流倜傥,透漏着上层人士的高贵。这都是陈家专门请人教导个人仪态,从穿衣着装到吃饭礼仪,女生的话还包括妆容搭配。稍有不听话,各种你能想到,你想不到的惩处轮番上阵。

蔡照吃得差不多,就放下筷子,陈秋实却还在慢悠悠地夹菜。没想到人看着瘦瘦小小的,还挺能吃的。然而陈秋实有一米八,在男生当中算不上矮,和蔡照一米九的身材比起来,往他后面一站,就看不到陈秋实了。

其实陈秋实根本吃不下了,只是离方姨打扫完卫生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他不得不拖延时间。“蔡照,有什么想吃的甜品吗?”

有墨镜挡着,掩盖了蔡照眼里的吃惊,“上个水果拼盘吧。”

陈秋实暗暗咬牙,切个水果多块啊!“再来个核桃露吧。”反正就是些水,这点位置还是有的。

 

“老板,你能把地址给我,然后我想先回趟家,理一下搬去你家的东西,行吗?”蔡照问道。

“我过会儿送你。”陈秋实有些期待,想去蔡照家看看。

“不用了,那边不好停车,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蔡照连忙拒绝。

陈秋实脑补出一番,蔡照过得很惨,但不想让人知道,只能同意道,“那你先去吧。我把地址发给你。”转念一想,方姨已经走了,自己还可以看看有什么地方会暴露自己不住在那边的事实。

“我乘公交车就好了,老板你先回去吧。”蔡照看着陈秋实远去,再走到停车场,把车开走。如果陈秋实在,他一定会惊讶,那辆车是法拉利限量款,全球不超过100辆。

 

王青原本坐在地上打电玩,也没有理会蔡照什么时候进来的,发现蔡照拉着一个行李箱出门的时候,“你又要走了?”

“不是。”蔡照正在想办法找一个破旧一点的行李箱,他刻意诱导陈秋实,估计现在他以为自己是个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人,却又让自己看上去很体面。

“那你在我这儿住得好好的,干嘛要搬?”王青一只手搭在沙发上,“莫不是找到女朋友?”

“不是。”蔡照的动作停了下来,“碰上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看来我们的蔡大少又一次陷入爱河了。”王青戏谑道。

“那总比你想追,追不到好吧。”蔡照讽刺回去。

“哼,早晚会追到手的。”王青操控着人物,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三个月好像要过了吧。”蔡照毫不犹豫地往王青心上捅了一刀。

“还是不是兄弟了!”王青怒道。

“是啊。”蔡照敷衍道,“我大概这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有事别找我。”

“是是是,不会打扰到你的。”王青重新拿起手柄,“别忘了关门。”

“这样看上去破吗?”蔡照最后只能把这个造价不菲的行李箱,标志撕掉,还狠心地往上划了两道,有些地方都凹进去了。

王青竖起了他的大拇指。

“我走了。”蔡照挥了挥他的手。

王青继续打游戏,想了想,还是气不过,拿起手机,“大宇~”

 

“老板!”唐庭发现是陈秋实,立马站了起来。

“辛苦你了。”陈秋实说道,“这里我来看着吧。”

“老板明天见。”唐庭难掩兴奋,今天又是加倍工资,还早退,可以找女朋友了!

“少爷,我之后还要不要来?”方姨问道。

“不用了。你继续照顾我爸妈吧。”陈秋实摆了摆手,万一和蔡照发生了些什么,方姨突然来了,不就很尴尬。而且陈父陈母一定会靠方姨来监视自己,他还没打算让他们知道蔡照的存在。

“知道了,少爷。”方姨在陈秋实还小的时候,就开始照顾他,这一照顾,就是二十几年,“别老是吃外卖,回家里来吃也是可以的,实在不行,方姨做完给你带来。”

“没事的,方姨,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陈秋实有些无奈,也不能说出口还有一个人和自己住,只能听着方姨的唠叨。

“少爷,我走了。”方姨絮絮叨叨说了好久,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就离开了,还得回去给陈父陈母做晚饭。

“方姨,路上小心。”陈秋实说完,把人送走,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和蔡照碰上。说起来,蔡照怎么还没到?

 ——————————————————————————————

大姨母这种东西为什么要存在!!!!昨天疼的我死去活来。大热天开着25度空调,还要捂个热水袋,我选择死亡orz



第四条

评论
热度 ( 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