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照实】恋爱手册都是骗人的!

前文:前言 第一条


恋爱手册第二条-一定要让心爱的人知道,女人(男人),你只属于我

 

陈秋实难得早起,和陈父陈母一起吃早饭,把嘴里的面包咽下去,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我打算搬出去住。”

“住哪儿啊?你打算住多久?”陈母问道。

“我十八岁那年,爷爷不是给了我一套房子,我想住那儿,时间还没想好。”经过昨晚的深思熟虑,陈秋实已经想好了。

“那就好。”陈母松了一口气,“现在B市房子这么贵,但是租房子的话,把钱给别人还不如给银行。如果你住的时间不长,买套房子也麻烦。”

陈父赞同地点点头,“而且那套房子去山幽居也近,更加方便你翘班了。”

“我才不会。”陈秋实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勤劳了。”

“是是是,反正你也搬出去了。”陈母当然了解儿子陈秋实,也懒得说他。

“我今天就搬,不要太想我。”陈秋实抹了抹嘴就上楼了。过会儿,要和蔡照见面的,陈秋实得好好想想穿什么。

“都没打扫过的房间,你住什么住啊?”陈母喊道。

陈秋实刚想说不要紧,但是今天晚上就得让蔡照住进去,都是灰的话,不就暴露了自己的想法,“那就让方姨去打扫一下。”

“方姨每小时工资五十,别忘了到时候给她。”陈母道。

“行行行,只要打扫三个小时,十一点到。”陈秋实早就习惯陈母的作风。不过,陈家有一条祖训就是只有读书的人才能享受免费的东西,如果能够拿奖学金,家主还会再给一笔一样金额的钱。但一旦开始工作,让家里人帮忙都得明算账。这一条规矩就是为了鼓励家里人多读书。

 

若是放在平常,陈秋实会和陈母讨价还价。毕竟市面上钟点工的工资也就三十一小时,最多到四十一小时,陈母明显是在陈秋实身上赚钱。然而陈秋实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打开自己的衣柜,开始翻找穿什么好。

挑挑拣拣,出门的时候,就快要十一点了。陈秋实去了车库,才想起来昨天是蔡照送自己回家,所以车还停在山幽居附近的停车场。不得已之下,陈秋实只能开一辆酒红色的跑车,开在路上回头率一定爆表。这辆车还是陈秋实过生日,王青送的。陈秋实并非不喜欢这辆车,只是在B市堵车已是常态,根本体会不到自己是在开跑车,但现在也没办法了。

 

“哇!”

“他好帅啊啊啊啊啊”

“他在走向山幽居!不会是老板陈秋实吧?”

陈秋实戴着墨镜,把车钥匙给泊车人员,自然听到这些人的声音。摘了墨镜,冲她们一笑,又是一番尖叫。

“老板,有一位姓蔡的客人已经到了,说是和您预约了。他在办公室等你。”助理唐庭早已见惯不怪。

“昨天让你准备的合同弄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放在您的办公桌上了。”

“做的不错。”陈秋实突然有些紧张,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问唐庭,“我今天怎么样?”

“挺挺好的。”唐庭有些奇怪。

“那就好。”陈秋实刚走两步,又转过来对唐庭说道,“你去一下这个地址,今天有人去打扫,只做三个小时,帮我盯一下。对了,顺便看看哪里缺什么生活用品都都帮我买了。”

“可是……”

“工资翻倍。”

“好的,没问题!”唐庭拿过陈秋实手中的钥匙和纸片。

 

陈秋实深呼吸,推开门,“让你久等了。”

“不会,是我早到了。”蔡照从沙发站起来,勾起嘴角。

陈秋实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个笑容简直就是犯规啊!怎么可以这么帅!“要喝茶吗?”

“不用,白开水就好了。”蔡照说道。

陈秋实有些失望,本来还想给他表演一下自己的茶艺,“这是合同,你过目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签了。”

蔡照接过合同,仔仔细细看完了所有条款,“没有问题,就是这工资是不是太高了一点?”昨天晚上还是三万,怎么今天就变成五万了。

“我好歹也算是个有名人士,还有后援团,所以有些私生饭也是没有办法。给你高价钱就是避免昨天晚上的问题再次发生,而且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这个价不算高。”陈秋实说道。他这是昨天新学的一招,签了这个合约,你就是我的人啦!

“那行,我没什么问题了。”蔡照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支笔,结果没摸到,“能借支笔吗?”

陈秋实帅气地在一式两份的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就把笔给了蔡照。

发现蔡照都签完了,其中一份给了他,陈秋实伸出手,“接下来我的人身安全就靠你了。”

“好。”蔡照握了陈秋实的手,格外的软,不像他的手上都是老茧。

蔡照只握了一下就松开了手,陈秋实努力维持住面上的冷淡,怎么就不知道多握一会儿呢?!

“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陈秋实深怕蔡照会拒绝,“就当昨天的答谢了。”

“嗯。”蔡照点点头,“都签了合同,应该陪你吃饭。”

陈秋实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犯傻了,不会在蔡照留下自己不好的印象吧。

“老板,我们去哪里吃啊?”蔡照问道,“还是我给你做?”

陈秋实刚想点头,但是现在家里肯定还在打扫,只能忍痛拒绝,“都说了是我想要谢谢你,怎么能让你亲手下厨。这里附近有一家粤菜,我们就去吃这个吧。”其实陈秋实更想吃火锅,想到自己营造出来的形象,只得作罢。这种清淡的菜肴比较符合自己的身份。

“接下来,我们同吃同住,有机会做给你吃。我的手艺并不差。”蔡照还以为陈秋实是不相信自己会做饭。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不会做饭,都是外面随便糊弄的。以后就靠你了。”陈秋实睁着眼睛说瞎话。陈家的条件不差,说不上锦衣玉食,起码不会缺衣少粮。而且陈秋实一直住在家里,根本饿不着他。

蔡照笑了笑,不说话,略含深意。



第三条

评论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