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前方高能

※请不要寄刀片

※好不容易吐出来的便当又要吃回去了orz

※这章让我有些难产,可能是逸真快要结束了吧QAQ

※明日最后一章!

※想要写傻白甜的裴童调剂自己的心情,可是我的坑实在是太多了【绝望】

※食用愉快~\(≧▽≦)/~

———————————————————————————————

第二十八场

白庭君挑起的战争给南羽都上上下下打了个猝不及防,若不是白庭君并非有意想要攻下南羽都,只怕现在零瑰关已经被攻陷了。风天逸一直在暗自派人去寻找羽还真的下落,不知道是白庭君把羽还真藏得太好,还是羽还真已经悄悄地逃出来,至今都没有找到羽还真的踪迹。

据见白庭君那日已过了五日,明日便是送上惊喜的那一刻,风天逸已无暇去应对。原本被风天逸铁血手段以及风刃的辅佐下,一众南羽都贵族面上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只待风天逸的展翼礼那天一举推翻,毕竟风天逸没有翼孔并不是个秘密。然而人族突然的攻打,让他们手足无措,决定一致对外,办事效率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好景不长。

白庭君这种每日只攻击一次,且只维持一个时辰的举措让贵族们开始怀疑,这是不是风天逸和白庭君联合做的一个局,就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每日惴惴不安的上朝,深怕自己被安上了私通敌国的罪名。雪家的惨案还历历在目,不是每个家族里都会有雪飞霜和羽还真这样的特例。即便伤亡的数目在不断增加,贵族们心中的疑虑逐渐加深,越想越觉得风天逸是想把他们困在殿前。

就在昨日,不知为何人族的军队只攻打了半个时辰,就被号令召唤,风天逸心知不妙,决定御驾亲征,却被贵族们一句,“先皇遗愿,待羽皇展翼礼之后,才可干涉国家大事”顶了回去。

风天逸立即展翅飞了出去,“本皇已有羽翼,办不办展翼礼也无所谓,所有政务交由摄政王处理。”

风刃在心里叹了口气,“各位大人近日为战事寝食难安,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明日停朝。”

“多谢摄政王体谅。”贵族们面面相觑,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有些事情只有亲眼见过才会体会到里面的各种滋味。

风天逸并不相信白庭君真的会做到他说的那样,可是他居然做到了,并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族的地盘固若金汤,而自己每一次发出的号令都被一一破解。这很难让他不联想到一个人,羽还真。风天逸觉得自己魔怔了,在他心里他仍然不愿意这样去想,还找了许多借口,“羽还真做不到的。”“羽还真怎么可能想得到?”就事实来说,风天逸根本不能制止这个想法在自己的脑子里深根发芽。

一切便说得通了。

这应该就是白庭君给他准备的惊喜。

风天逸陪着将士们站在城墙上,等待人族巳时的攻击。

战鼓雷鸣,所有人聚精会神,不敢眨眼,手持弓箭。

风天逸的瞳孔微缩,“快跑!”居然是飞车,再继续待在城墙上便是活靶子。

“能展翼的跟本皇上了飞车,剩下的攻入人族!”风天逸还有些不太熟练地使用双翼在天空飞翔,不少羽人都超过了他。

“陛下,可能中计了!”羽卫对刚登上飞车的风天逸耳语道。

“怎么了?”风天逸警惕地看着周围。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那就把这里都给拆了。”风天逸手持鞭子,冷静地说道,“小心,也许有机关。”

“是。”羽卫顿时呈鸟兽状散开。

风天逸踢开了驾驶室的门,“还真!”

羽还真的手一顿,不敢回头。

风天逸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羽还真的身边,一把抱住,“我就知道是你。”然后又松开,“白庭君对你做了什么?我就说让你跟我一起回来。”

“苓姐姐……我知道了。”羽还真突然说道。

“你不要相信白庭君,这件事情……”风天逸说到一半就被羽还真打断。

“是我让白庭君开战的,也是我让白庭君每日只能巳时攻打零瑰关,包括你可能会有的计谋,我都告诉他了。”羽还真抚摸着面前的舵轮,“都是为了天空城,我弥补了师父的命门,现在它是无敌的。”

风天逸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是因为易茯苓吗?”问完,他自己摇了摇头,狠狠地握住羽还真的手腕,卸掉了流光手环,“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拯救苍生吗?你看看你现在像是被命运选中的人吗?本皇告诉你!要不是零瑰关没破,你就是南羽都的罪人!”

“我不后悔。”羽还真声音虽轻,但十分坚定。

“本皇不知道当你面对雪飞霜的时候,还会不会说这句话。”风天逸说完,就拉着羽还真往外走。

羽还真根本抵不过风天逸,只能被他拖着,双手都被风天逸用鞭子捆着,根本解不开。

“羽皇抢朕的人,是不是得先经过朕的同意?”白庭君身着一套白衣,一点灰尘都没沾上。

“本皇可不知道人族还有蓝眸。今天说什么本皇也要带他回去。”风天逸讥讽道,“穿着白衣服守孝?可别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说不定羽皇可能也要穿上这白衣服了。”白庭君从地上捡了弓箭,立马举起来对着风天逸,“你说朕是先射你还是他呢?”又指向羽还真。

“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箭快还是他们更快?”话音刚落,羽卫全部围住白庭君。

白庭君并不担忧,“朕不妨让朕的机关师给你讲解一下天空城的构造。”

“天空城的动力来源于星流花粉,足以支撑三个时辰,开到皇宫上方绰绰有余。”羽还真道。

“你当真有这么恨我。”风天逸掐着羽还真的脖子,“在你眼里,易茯苓重要。雪飞霜重要。澜州大陆重要。那我呢?”

羽还真闭上了眼睛,充耳不闻。

白庭君鼓掌道,“喜欢朕送你的礼物吗?”

风天逸把羽还真随手一扔,却把柱子也砸断了,“那就让本皇还你一份,当做谢礼。”

天空城开始剧烈晃动,白庭君冷笑道,“拖延时间吗……但是朕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天空城一旦掉落,可是会砸死一大片人。”

“这就不劳人皇操心了。”风天逸刚想带羽还真一起飞走,人却不见了。

“羽皇还是快快离开这里。”白庭君状似好心地提醒道。

“陛下,天空城要支撑不了多久了,该离开了。”羽卫催促道。

“给羽皇一个提示,我刚刚说了什么?”白庭君微笑道,“十、九”

“得罪。”羽卫一听白庭君在倒计时,不管如何,也得安全带出风天逸。

“三、二、一。”

天空城发生了爆炸,一瞬间的冲力把羽卫不能控制自己的羽翼,风天逸最后的一个印象便是火烧云。

有一个弯着腰驼着背,皮肤黝黑的人拉着一箱货物,看了看天上的奇景,不由地长大了嘴巴。路上的人都害怕地在逃窜,守卫只顾着维持秩序,都没发现他进了城。他回头看了一眼,上面写着零瑰关。然后,他又努力地往前拉,一直到没有路为止,再扛着一个木箱子进了一个山洞。

一不小心绊了一脚,擦破了皮,他不在意地擦了擦灰尘,手臂上的皮肤竟然是白色的。他熟练地打井水,整个人都浸在里面,又拿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往脸上抹。他便是羽还真,扛着的木箱子是易茯苓和白庭君的尸体。

白庭君本就没有想活,早就服了药物,拜托羽还真把他们两个人葬在一起。羽还真答应了,想要回过头,却发现脖子火辣辣的疼,一圈红印。羽还真的眼眶有些泛红,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对着倒影说道,“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要结束了。”



第二十七场

第二十九场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