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前方高能

※请不要寄刀片

※一开虐就掉粉丝orz

※这章没有死人,突然感觉自己很棒棒(๑•̀ㅂ•́)و✧

※食用愉快~\(≧▽≦)/~

———————————————————————————————

第二十七场

 

风天逸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一重,然后眼睛就被捂上了。

“猜猜我是谁?”

“还真。”风天逸早在被身后的人抱住的时候,嘴角上扬,把遮住自己眼睛的手拿开,“每日这样玩不腻吗?”

羽还真摇摇头,“你就同意我留下吧。”

“想都别想。”风天逸果决地回答道。

“摄政王已经催促你很久了,你还是早点回去。”羽还真劝道。

“你什么时候不愿意待在霜城了,我什么时候就回去。”风天逸又说道,“人族挺好的,白庭君供我们吃住,虽然和祁阳宫没法比。”

羽还真看着风天逸,发现他是认真的,率先败下阵来,“为什么不回南羽都?”

“你为什么不回南羽都?”风天逸把相同的问题抛给了羽还真。易茯苓死亡的消息被风天逸瞒得死死的,在霜城多待一天,这个消息就有可能传到羽还真的耳朵里。等回了南羽都,羽还真就算想回霜城,风天逸也绝不会同意,更不用提羽还真偷偷溜回来了。

羽还真深吸一口气,“宜修在这里。虽然他是天机门的叛徒,我的命运他肯定也知晓,说不定我并不需要解救苍生。”

风天逸握着羽还真的手,“你没有骗我。”

“我没有。”羽还真点头道。

“若是羽皇不放心,朕会帮忙看着宜修,不伤害到羽还真一分一毫。”白庭君走进来,说道。

“插手别人两口子的事情,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风天逸皱眉道。

“莫不是羽皇又有什么事情适不适合羽还真知道的。”白庭君状似沉思道,“大婚?”

“白庭君,你是想打架吗?”风天逸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呵,若是不想朕继续讲下去的话,羽皇可以试试。”白庭君气定神闲。

“你们两个别吵架了。”羽还真一看气氛不对,连忙劝解,“天逸,你就让我留在霜城吧。我还可以陪陪苓姐姐。”

风天逸脸色一僵,白庭君神色不变,风天逸深深地看了白庭君一眼,白庭君也不害怕地对视。

“好,我同意了。”风天逸又说道,“但是我有条件,月云奇得时时刻刻跟在你左右,我还会给你十个羽卫,这点担心人皇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白庭君摊了摊手,“祝羽皇一路顺风,安全着陆。”

“那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去了,不许反悔。”羽还真深怕有变,也不敢待在这个气氛奇怪的房间里,借个由头,离开了房间。

“你不要在还真面前多嘴。”

“哦?”

“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放心,羽还真会好好的。”

“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

“我只会让你尝尽比我更痛苦的滋味。”

“那你试试看吧。”

 

羽还真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内心有些挣扎,深呼吸,然后面带笑容地推开了门,“姐姐,明日你和天逸先回南羽都。”

“那你呢?”雪飞霜感到奇怪,这件事情羽还真和风天逸快磨了有三天,怎么今日就同意了?

“我想从宜修再学点东西,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避开之庸师父先前解出的预言。”羽还真从桌中央茶盘上拿了一个茶壶倒水,“有白庭君在一旁保证我的安全,天逸就同意了。”

雪飞霜心道,怕是威胁吧。

“这些东西你帮我带回去,放在我们的秘密山洞。”羽还真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雪飞霜。

“好啊。”雪飞霜也没多想,“那你早点回南羽都。”

“会的。”落寞的神情在脸上一闪而过,“一定会回去的。”

雪飞霜抚摸着羽还真的头,“我的弟弟长大了。在霜城,毕竟不是南羽都,更何况还是皇宫里,做事小心一点。要是不开心,就马上回来。你本不该负担这一切,都怪我。”

“姐姐,这不怪你。很多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况且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没有雪家,却有你,有天逸。”羽还真感叹道,“我不管做什么,姐姐都会支持我的,对吧。”

“去做你想做的吧。”即便做不了,我也会帮你前面的障碍都扫清。

“每次都是这句话。”羽还真噘着嘴,似是不满。

“真希望你永远都是个小孩子,被我保护着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可是我也想保护姐姐。”

“你一定得活着回来啊。”雪飞霜轻声说道。

羽还真的心一颤,“我会的。”

 

 

白庭君环顾四周,“怎么,羽还真不在?”

“他还在睡,不必打扰他了。”风天逸在打扰二字用了重音。

白庭君笑道,“你多心了。”

“天机门的东西还真不过学了两个月,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风天逸拍了两下白庭君的肩。

“学以致用。只要学的东西够用就好了。”白庭君学着风天逸的样子。

“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不会的。”白庭君又重复了一遍,“我们定会相见。”

风天逸一甩衣袖,挥了挥手,毫不在意。

白庭君看着远去的飞车,忽然说道,“你真的不送他?”

羽还真仍旧待在角落里,仰望天空,“恐怕就走不了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看在苓儿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你回去。”

“不用了。”

“走,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雨瞳木闯进祁阳宫,大喊道,“陛下,不好了!”

“怎么了?”风天逸正在烦恼为什么羽还真从前日开始便不再给自己寄信,雨瞳木的举动让他更是烦躁。

“人皇白庭君要和我们开战,打出的旗号是皇后娘娘被羽族处心积虑歼灭。现如今十万军队都在边境线上。”

“什么?”风天逸大惊,“白庭君他疯了不成,人羽两族和平条例还在拟定,这么快就要撕破脸面了不成!还真呢?”

雨瞳木有些难以启齿,“人族不知道哪里弄来了一艘飞车,有人说这里面……”

风天逸不用再听下去,便知道里面是谁,“召集禁卫军,调遣所有的军队。”

“陛下三思啊!若是这么贸贸然进攻,得不偿失,有了羽还真做挡箭牌,我军必定束手束脚。”

“我先去和白庭君谈判。”

“还是派属下前去。”

“那才是真的什么也谈不出来。你和向从灵和我一块儿过去,然后在外等我便是。让杜若飞通报皇叔一声,说不定这次得御驾亲征了。”

“属下遵旨。”

 

风天逸狐疑地走了进去,不动神色地看着白庭君的大帐。这一路走进来实在是太顺畅了,一看到是他,守卫自动放行,连雨瞳木和向从灵都可以跟在自己的身后。

“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朕只想和苓儿相守一生,连这个愿望都达不到,朕不介意做一个暴君。”白庭君突然抓住风天逸的衣领,“朕说过朕会让你过得比我还痛苦。”

“你疯了。”风天逸扯开白庭君的手,“你现在肯定不会动还真,本皇不介意跟你开战,顺势拿下霜城,一统澜州大陆。”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庭君仰天长笑,“风天逸就算你得到霜城,也不过是被战火荼毒,没有一丝一毫的利用价值。”

“本皇毫不介意。”

“朕命人明日巳时分成三路,攻打第一关卡——零瑰关。我一日只攻打一次,我也只攻击五日,无论你怎么攻击我只会防守。”白庭君指着沙盘上红色的区域,抬头看着风天逸,“你可以不信。不过我第五天会给你一个惊喜。”

“若是本皇赢了,霜城就是本皇的了。”风天逸在绿色的区域画了一个圈。

“可以。”白庭君欣然同意。

“如果你赢了呢?”风天逸总觉得里面有诈。

“朕说了,期待第五日给你的惊喜。”白庭君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送客。”

“哼,也对,本皇不觉得自己会输。”风天逸转过身说道,“白庭君,易茯苓希望你活着,就请你不要浪费自己的命。”

待风天逸离开,白庭君喃喃自语,“来不及了。”又冷笑道,“不过是刚刚开始。”



第二十六场

第二十八场

评论 ( 17 )
热度 ( 2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