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前方高能请注意!!!!

※私设一堆请注意!!!!

※之前第二十三场的更新,我又补上了一段,记得去看哦!!!!

※通天塔的故事改编自巴比伦塔,是个希腊故事,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不过这个故事应该挺有名的吧orz

——————————————————————————————

第二十四场

 

通天塔

白庭君赐住宜修,望他能早日通晓天机。

通天塔还有另外一个故事,传闻人族为了抵抗羽族,便想要筑起一高耸入云的塔。如果羽族侵入过来,第一时间便能知道。可是建着建着,不是材料不够,便是建筑到一半便会掉下来。于是,人族不得不停下这个工程,只留下一半的塔留在那里。

人羽两族再一次开战,人族因有了一半的高塔,发现了潜伏在云后的羽族。这是头一次人族和羽族在弓箭上略胜一筹。可是,人族发现这高塔虽好,却不能移动,羽族攻击过来,只能用盾挡,除非耗足羽族的箭,否则根本没有反击之力。还未等羽族破坏了高塔,就已经被人族自己毁坏了。

白庭君还希望这个名字可以告诫宜修,老老实实的,否则不等天机门的人,他就可以把宜修就地正法了。

这个实则是监视的牢笼,宜修并不紧张。他在天机门隐忍了十几年,更何况他一直在想办法和天争,这小小的通天塔真的看不上眼。比起天机门的小园舍,这儿可住得舒服多了。

宜修正着手配制新的药物,却看到天气骤变,脸色不变。这便是之庸教出来的徒弟吗?

被天选中的人啊……

之庸的命当真好,孤寡一生,无父无母,唯一的师傅也早死了,真正的无牵无挂。虽然凡人看起来是不祥,在天机门的众人眼里看来,是修无情道的好命。输在他手上,宜修并不觉得亏,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做的事情。

不过可惜了这阵法,一切早就晚了。

 

白庭君立马冲到易茯苓的身边,“苓儿!”

易茯苓虽睁开了双眼,但是没看着白庭君,就直愣愣地不知道看向哪里。

白庭君刚想抱起易茯苓,就看到她转过头看着自己,“你便是白庭君?”

“你不是易茯苓。”白庭君一愣,这个人的语音语调不像是现在人族的发音,而是更像以前,很久以前,当人族和羽族的语言还没差多少的时候。

“看上去倒是相貌堂堂。”易茯苓脸上的表情瞬时变得痴迷,“片羽呢?我的片羽呢?”

“你把我的苓儿还回来!”白庭君揪着衣服的领子,他不知道做什么好,这具身体还是易茯苓的,他不敢损伤一分一毫。

“看来我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苓儿。”韶舞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韶舞片羽每一百年才能相遇一次,可是你的片羽早就死了。”白庭君说道,“这一世的片羽怎么可能是你认识的片羽。”

“胡说八道!”韶舞怒道,“我的片羽不是你们这种凡人,他一直都只是我的片羽,是不会变的!”

“可你已经不是你了,你占据的是苓儿的身体。”白庭君恶狠狠地说道,“只要我把你关起来,你见不到片羽,迟早有一天我的苓儿会回来的。”

“休想!”韶舞顿时腾空,背后凝出一对双翼。

白庭君冷笑道,“现在是有月亮,才能勉强维持你的双翼,等太阳出来,只怕你就会灰飞烟灭。”

“不可能。”韶舞陷入疯狂,“片羽!我的片羽!换回我的片羽!我只想要见我的片羽。”

“是你吗?阻拦我见片羽。”韶舞不知哪儿来的弓箭,指着白庭君。

白庭君下意识地反击,他擅长近战,刚好克制韶舞的弓箭之术。在不伤害易茯苓的情况下,也不会让韶舞的箭射在自己的身上。不过韶舞的弓箭似乎都是靠月光之力出现的,不知是否真的会令自己受伤。

白庭君卖了个破绽给韶舞,果然她中计。的确有疼痛感,可是身上并未流血。而进入疯狂状态的韶舞并未发现这个问题,依旧在攻击,白庭君发现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说是攻击,韶舞更像是发泄自己的怒火,而且自己身边有白月军团保护,十箭里最多一箭能射到他,嘴里不断地念叨着片羽。

白庭君起了恻隐之心,但是易茯苓就因为她终日醒不过来,怒气填胸,只留白月军团去应付韶舞,“羽还真!你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羽还真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根本没有听见白庭君叫他,突然跑着离开了。

“没有。”宜修回答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庭君问道。

“见过陛下。”宜修鞠躬道,“韶舞的降临说的好听是转世,说的不好听只是一股执念。经历了上百年的轮回,与片羽无数次的擦肩而过,让她的执念越发加深。而且陛下难道没有发现一件事情,韶舞是星流花神,星流花全没有盛开。”

“此话怎解?”

“这只能说明星流花神还没有完全占据皇后娘娘的身体。眼下最好的情况便是白日是易茯苓,夜里是韶舞。只需趁日夜交替之时,毁了韶舞便是。”

“你说的倒是轻巧。”

“若陛下不信,可过会儿问一问羽还真,相信他会给陛下和我一样的答案。”

白庭君审视着宜修,他可以确保看守宜修的人都是自己的心腹,断然不可能把消息告诉宜修。通天塔在皇宫的角落,基本上没什么人会过去,宜修怎么知道羽还真的存在。“哦?”

宜修只是深深地鞠了一躬。

“朕这就去问问。”白庭君甩袖离去,“把她关起来。”

“是。”

“恭送陛下。”

两三个人吸引着韶舞的视线,另一个人悄悄地靠近韶舞的身后,一个手刀,让她陷入昏迷。

 

“天逸!”羽还真一路狂奔,急促地喊道。

“还……真……”风天逸只能小声地说话,从喉咙里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

“天逸,你怕是要凝翼了。”羽还真握住风天逸的手,他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

风天逸已经无力说话,早在身体第一次剧烈疼痛的时候,他就猜测到可能要凝翼了。没想到,羽还真竟然跑了回来,这般狼狈的姿态都被他看到了。明明没什么力量,却让自己握着他的手。风天逸怕伤害到羽还真,只是虚无地握着,另外一只手死命地攥紧背在身后,不被羽还真发现。

羽人头一次展翅需要月光,可今日是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让本就没有翼孔的风天逸的凝翼更加困难。羽还真只能内心祈祷风天逸可以快些熬过这段时间。

“离我……”远一点……风天逸还未来得及喊出口,就拼尽最后一口气把羽还真推了出去。

随着一声惨叫,风天逸展开翅膀,约有十二尺的金色羽翼。

下一秒,风天逸就跌坐在地上。

“羽皇陛下!”雨瞳木等人闯进了房间。

“没事,他只是在凝翼的过程中消耗太大,还不快扶他上床休息。”羽还真道。

除了知道真相的雨瞳木以外的人都很惊讶,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连忙帮着整理床铺让风天逸躺上去。

“真真,茯苓的情况现在不是很好。”雪飞霜拉着羽还真外面的院子。

“什么?发生什么了?”

“现在韶舞附身在了茯苓身上,白庭君已经把韶舞给关起来了。我怕过些日子,等韶舞的力量都回来了,是不是就要来找天逸了。”

羽还真听完,松了一口气,“不怕。等月亮下去了,韶舞就没有力量占据苓姐姐的身体了。待日夜交替之时,就是韶舞最虚弱的时候,就可以趁机消灭。”

“看来我的国师和羽还真有同样的想法。”白庭君道。

“那你们慢慢聊,我去看着韶舞。”雪飞霜道,“劳烦带路。”

“夜易,保护好飞霜公主的安全。”

“属下领命。”

 

 

第二十三场

第二十五场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