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的cp太多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捉虫~一起愉快的玩耍~

【逸真衍生】因缘

第二十三场 

 

一望无垠的天空,点缀着稀疏的白云,仿佛一幅画,偶尔有几只鸟飞过,增添了几分乐趣。 

而这样的天空并不属于人族,是羽族展翅飞翔的地方。千古以来都是人族仰望着羽族,即便如此,天空波诡云谲,只有少数人才能参透这之后的秘密。 

天机门,就是由这样的一群人所组成。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羽两族和平共处,可是人羽两族的矛盾由来已久,并不是两三句话就可以平息。唯一的一次人羽合作就是共同追杀天机门,毕竟皇室里的那些腌臜之事都被戳破或是阻拦,激起了人羽两族的不满。直接导致了天机门现在的避世,每年只公布三条预言,却反而被人羽两族所忌惮,变得越发的有地位。追杀早已是从前,现如今只是一个在天机门挂名的弟子也可在俗世得到人们的尊重。 

人心就变了,也有保持本心的。 

譬如宜修,譬如之庸。 

白庭君知道宜修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在不伤及易茯苓的份上,他可以一直容忍。事已至此,白庭君不得不提防着他,坦白的说,直到如今白庭君还是不知道宜修到底想干什么,换言之,他并不知道天机门的人都在想什么。或许这就是天机门被称之世外之人,跳脱在人界,无限接近于神,却始终都不是神。 

 

在天空的远方有一个小黑点,不断地变大,正是风天逸的飞车。因为是皇室,所以外表极尽奢华,刻满了金羽的纹路,虽然从未看见过内里,但是以羽族追求舒服的性格估计不会差到那里去。 

“见过羽皇陛下。这里是人皇为您准备的寝宫,余下的侍卫可住在一旁……” 

风天逸抬起手道,“不必,本皇这次出行没有带很多人,这个寝宫就够了。” 

“是。”夜林说道,“人皇盛邀羽还真一叙。” 

“是吗?”语气漫不经心,但是话语里的威胁夜林听得一清二楚。 

羽还真还想说些什么,被风天逸一蹬给吓回去了,老实地站在风天逸的身后,偷偷地看着夜林。夜林的额头都是冷汗,羽还真每看他一次,风天逸的脸色更差。 

“朕亲自前来,不知道够不够格请羽后前往雨凌宫?”白庭君说道。 

“这么急,不怕坏事。”风天逸的脸色明显有些缓和。 

“朕等不及了。”白庭君道。 

“那本皇要一同前往。”风天逸看了一眼羽还真道。 

“我也一起,帮真真的忙。”雪飞霜插嘴道。 

“那就一起吧。”白庭君也不在意。他早就从易茯苓的嘴里了解关于雪飞霜的事情,不算陌生。更何况风天逸和雪飞霜大婚一事早先传得沸沸扬扬,峰回路转,最后娶得是雪飞霜的弟弟,真是巧。 

 

羽还真闻到雨凌宫里有一股呛鼻的味道,是回魂草,常常用来消除麻醉的效果,但是这味道里还夹杂了其他东西。 

易茯苓躺在床上,脸色红润,胸膛一起一伏,一般人只当她睡着了。羽还真撩起了易茯苓的头发,脖子上星流花的印记却有些黯淡。 

“这里有一股草药的味道,能把药渣给我看一下吗?”羽还真问道。 

“可以。”白庭君道,“还不把药渣呈上来。” 

“回陛下,这药都是国师亲自熬制,所以没有药渣。”侍女声音发抖,小声应答。 

“没有药渣也无妨,把药端来,不过结果不是很精确。”羽还真道。 

“奴婢这就拿来。”侍女说完,从厨房拿来正在热的汤药。

羽还真先闻,然后要了一个小碗,往里倒了半碗,滴了两滴不知名的东西,颜色立马从黑到紫,最后伸出一根手指蘸取药,尝了尝味道。“果然有回魂草,却加了星流花。如果说回魂草,是为了帮助苓姐姐醒过来,可是这星流花,还不是花粉,而是叶子。” 

“星流花田一直被人看管,守卫森严,机关颇多,基本上没有人敢靠近。况且每个羽族都知道星流花的重要性,根本没有人会去那里,别说是碰一片叶子了。”雪飞霜解释道。 

“本皇从不知道有人潜进星流花田。”风天逸皱眉道。 

“最重要的是星流花的叶子有什么用没有人知道。”羽还真无奈地说道,“我只能靠苓姐姐现在的样子去推测星流花的叶子可以克制回魂草的功效让苓姐姐无法醒来。若是停下用药,明日午时,阳光最烈的那个时辰,再配合一个阵法,说不定有效。” 

“今日不行?”白庭君急切地问道。 

“已经过了时间。星流花属阴,再加上韶舞,而苓姐姐……”羽还真越说脸越红,“白庭君是人皇,身上的阳气比较足,长时间相处,苓姐姐还是能克制住星流花神,这也是为什么苓姐姐一直在沉睡。”但是羽还真还是不懂为何星流花的印记十分暗淡,是易茯苓克制不住韶舞,还是韶舞即将灭亡。 

“那就照你说的办。”白庭君点头道。 

风天逸一把拉过羽还真,“给我过来。” 

雪飞霜出乎意料地没有拦下风天逸,仍由他拉着羽还真离开,无视了羽还真求助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雪飞霜道,“这里有我看着就好,人皇陛下若是不放心,可派一个侍卫跟在我左右。” 

“那就劳烦飞霜公主,庭君感激不尽。” 

“唤我飞霜便可。我待茯苓如亲妹妹,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多谢。”白庭君双手抱拳。雪飞霜精明,寥寥几句话白庭君也得不着什么便宜,难怪羽还真如此单纯。

 

风天逸骤然放手,羽还真一个踉跄没有站稳,险些摔倒在风天逸身上。好不容易站稳了,羽还真对着风天逸露出一个傻兮兮的微笑,让风天逸心里的气消失得一干二净。

“据我所知,羽家的没落是因为阵法的失传。而失传的理由是因为羽家再没有一个精神力足够强大的人接受传承。那你所说的阵法可对你身体有碍?”

“没有啊。我使用的是之庸师父教我的。”羽还真停顿了一下,“我母亲只懂理论,若让她实践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也没怎么见过我娘,也没机会学。”

“……抱歉。”

“我进去照看苓姐姐了。”羽还真小跑着走了,突然停下,又跑回来道,“明日你可千万不能出现!”

“记住了。”

羽还真得到肯定的回答,放心地离开了。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的背影,最终他还是没敢说出口。

雪飞霜临走前和他说的一番话,在天机门发生的所有事情,总算是把他觉得疑惑的地方给解开了。

羽还真是救世主。

这怎么听怎么荒谬,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而他也傻愣愣地决定拯救苍生。

风天逸想要拦住他,不过他早已把羽还真救易茯苓之事和自己的双翼以及人羽两族的和平挂上了钩。

开弓没有回头箭。

风刃的问题一直存在,是皇位还是羽还真?

当真两者不能共存。

风天逸握紧自己的双手,本不信命,若天命所至,强行改之。

 

 

次日正午

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羽还真的额头上滑落,没入一身紫色的衣袍。羽还真没时间去擦,专心地在地上画符,颜色是淡蓝色的,正中央是易茯苓,放了一块花神阴佩,整个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羽还真割破自己的手指,白庭君还来不及阻止,就眼睁睁地看着羽还真往符咒上滴了两滴血,符咒一下子就亮了,明显地感觉到花神阴佩在发光,仿佛所有的太阳光都被花神阴佩吸收了。白庭君感觉到自己周边的温度降了两三度,而羽还真坐在符咒的起始处,嘴里不知道在念什么,易茯苓的脸变得扭曲。

白庭君更加不敢上前阻止,深怕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而被勒令禁止出现的风天逸在自己的行宫里闭目养神,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一般的疼。往外看了一眼,明明是正午,但是这太阳显得有些黯淡。

片刻,天空不再明亮,仿佛下一秒就要下雨。白庭君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眼花,他好像看到了月亮,可现在是正午!

羽还真的面色十分难看,苍白的脸,嘴唇却是鲜红的。放在易茯苓身上的花神阴佩悬空,快速旋转,易茯苓闭着眼睛在挣扎。风天逸觉得自己疼痛难忍,莫不是……

羽还真晕倒在地。

易茯苓睁开了眼睛。

——————————————————————————————

声明,我并没有不更新。只不过我6.10毕业典礼之后,6.12就是毕业旅行。虽然有时间更文,用手机可怜巴巴的码字,但是国外的LO根本不让上,还得用VPN 可是网太慢,总是上传不了想哭QAQ其实我有一万字没发orz结果回来的时候,航班被取消,该死的黄梅天cnm回来之后,电脑坏了,又去修,好不容易弄好了新电脑,今天就发其中一部分的更新,明天继续发。真是对不起!!!!



第二十二场

第二十四场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